《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第九届金秋诗会大会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诗歌报》论坛 论坛文摘 查看内容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

翻译与传播:中国新诗在英语世界 | 海岸

2019-2-16 14:53| 发布者: 小鱼儿| 查看: 123| 评论: 0|原作者: 海岸|来自: 作者授权

摘要: 本文为作者海岸先生授权发布。

摘 要:

中国诗歌在英语世界的翻译与传播已历经几个世纪,但重心无疑落在中国古典诗歌,对新诗的译介起步晚,在近三十年间才获得迅速的发展,经历了从译介朦胧诗派到第三代诗人、70-80后诗人的转向,却也承接了西方源自《玉书》译介中国诗歌的文化传统。近十年来翻译家、诗人海岸,参与翻译出版双语版《中国当代诗歌前浪》(2009)《归巢与启程——中澳当代诗选》(中国卷, 2018)项目,译写/编辑中国大陆近百位在20世纪50-80年代出生,坚持汉语写作的先锋诗人的作品,发现中外译者真诚的合作也为英译中国诗歌提供了非常有益的示范与启示。这不仅是一篇对中国新诗翻译到英语世界的介绍性文章,对优秀的当代汉语诗歌如何在国际文化界进行有效传播指明了方向。



十年前,笔者在编选《中西诗歌翻译百年论集》(2007)时,发现中国诗歌在英语世界的翻译与传播已历经几个世纪,但重心无疑落在中国古典诗歌,对新诗的译介显然起步晚、影响弱,但也经历了中国古典诗歌从欧洲英伦传入美国的相似历程,在近三十年间获得迅速的发展。


中国新诗的译介与传播


最早的中国新诗英译本见之于英裔作家哈罗德·阿克顿(Harold Acton)和其北大学生陈世骧先生(1912-1971)合译的《中国现代诗选》(Modern Chinese Poetry,伦敦达克沃思[Duckworth]出版社,1936),随之是美籍英裔作家白英(Robert Payne)英译的《中国当代诗选》(伦敦,1947)。优秀的中国新诗英译本出现在美国,例如,美籍华裔学者许芥昱教授(1922-1982)编/译的《二十世纪中国诗》(Twentieth Century Chinese Poetry: An Anthology,双日[Doubleday]出版社,1963),第一部全面介绍中国现代诗的英译诗集,常被认为是英译中国现代诗的经典。香港著名翻译家宋淇与英国汉学家闵福德(John Minford)较早地在《译丛》(Renditions,1983年春秋19-20卷)向外译介《朦胧诗选》(Mist: New Poets fromChina,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研究中心翻印),编/译出版《山上的树:中国新诗选》(Trees on the Mountain: An Anthology of NewChinese Writing,译丛[Reditions]出版社,1984);同时,新西兰汉学家路易・艾黎(Rewi Alley,1897-1987)在北京编/译出版《大道上的光影:中国现代诗选》(Light and Shadow Along a Great Road: An Anthology ofModern Chinese Poetry,北京新世界出版社,1984)。而著名美籍华裔诗人叶维廉教授选编翻译的两部中国新诗选集:《中国现代诗歌:1955-1965》(Modern Chinese Poetry: Twenty Poets from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55-65,爱荷华大学出版社, 1976)、《防空洞抒情诗:中国现代诗歌,1930-1950》(Lyrics From the Shelters: Modern Chinese Poetry, 1930-1950,1992)可谓是英译中国新诗的里程碑式译本,明显改变了以往在英语世界翻译与传播中国诗歌重古典、轻新诗的局面。他在第二部选集中选译了包括“九叶派诗人”在内的18位中国现代诗人的作品,其中一篇长达68页的绪论,几乎占全书三分之一的篇幅,集中探讨“为什么在三十、四十年代的中国诗坛会出现现代主义”这个问题,对西方读者了解与接受中国新诗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在英译中国新诗领域做出了令世人瞩目的贡献。


翻译家哈罗德·阿克顿&陈世骧英译《中国现代诗选》(1936)书影

翻译家许芥昱英译《二十世纪中国诗》(1963)封面与内页

诗人叶维廉英译《中国现代诗歌:1955-1965》(1976)封面与内页   

翻译家宋淇与闵福德英译《朦胧诗选》(1983)书影

翻译家宋淇与闵福德英译《山上的树:中国新诗选》(1984)书影


翻译家爱德华·莫林英译《红色杜鹃花:中国文革以来诗歌》(1990)书影


然而,许多重要的英译本未能收录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出现的中国新诗作品,致使中国当代文学的先锋诗歌看起来近似历史的陈迹;例如,美国翻译家爱德华·莫林(Edward Morin)编/译的《红色杜鹃花:中国文革以来诗歌》(The Red Azalea:Chinese Poetry  Sincethe Cultural Revolution,1990)、著名美籍华裔汉学家奚密(Michelle Yeh)教授编/译的《中国现代诗选》(An Anthology of Modern ChinesePoetry,1991)、美国诗人翻译家托尼·巴恩斯通(Tony Barnstone)编/译的《风暴之后:中国新诗》(Out of the HowlingStorm: The New Chinese Poetry,1993)。个人诗集的英译大多集中于朦胧派诗人;例如,汉学家杜博妮(Bonnie S. McDougall)英译的北岛诗集《太阳城札记》(1983)、《八月的梦游者》(1990)、《旧雪》(1991),大卫·欣顿(David Hinton)英译的另三部北岛诗集《距离的形式》(1994)、《零度以上的风景》(1996)和《在天涯》(2001),艾略特·温伯格(Eliot Weinberger)等英译的北岛诗集《开锁》(2000),克莱顿·埃什尔曼(Clayton Eshleman)与柯夏智(Lucas Klein)英译的北岛诗集《容忍》(2011)。又如,陈顺研(Mabel Lee)英译的诗集《面具与鳄鱼:中国当代诗人杨炼及其诗歌》(1990),霍布恩(Brian Holton)英译的杨炼诗集《无人称》(1994)、《大海停止之处》(1999)、《同心圆》(2005)、《骑乘双鱼座:五诗集选》(2008)和《叙事诗》(Narrative Poem,2017)。格里高利·李(Gregory Lee)和约翰·卡雷(John Cayley)英译的多多诗集《从死亡的方向看》(1989)、《陈述》(1989)、《捉马蜂的男孩》(2002)。森·戈尔登(Sen Golden)和朱志瑜英译的《顾城诗选》(1990),艾伦·克里平(Aaron Crippen)英译的《无名的小花:顾城诗选》(2005),约瑟夫·艾伦(Joseph R. Allen)英译的《海之梦:顾城诗选》(2005),孔慧怡(Eva Hung)编译的《舒婷诗选》(1994)以及梅丹理(Denis Mair)英译的严力诗选《才华的可能性》(Talent Possibility,2013)和《诗歌的可能性》(Poetry Possibility,2016)等。①


杜博妮英译北岛诗选《八月的梦游者》(1990)书影

柯夏智等英译芒克诗选《十月的献诗》(2018)书影


霍布恩英译杨炼诗集《叙事诗》(2017)书影

约瑟夫·艾伦英译顾城诗选《海之梦》(2005)书影

格里高利·李英译多多诗选《捉马蜂的男孩》(2002)书影


梅丹理英译的严力诗选《诗歌的可能性》(2016)书影




美籍华裔诗人/学者王屏编译的《新一代:中国当下诗选》(New Generation:Poems from China Today,纽约,1999)开始重点关注朦胧诗之后出现的新一代诗人的作品。旅居中国的美国诗人梅丹理翻译出版了《中国当代诗歌》(2007)、美籍华裔诗人/学者张耳、陈东东编选与美国多位诗人合作英译的《别处的集合:中国当代诗选》(Another Kind of Nation:AnAnthology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Poetry,Talisman House Publishers,纽约,2008)、中国大陆诗人/学者海岸与英美诗人合作翻译的《中国当代诗歌前浪》(The Frontier Tide: Contemporary Chinese Poetry,欧洲/青海,2009)则将目光转向、聚焦于后朦胧诗诗人九十年代以来的作品。旅居英伦的诗人杨炼编选、英国诗人威廉·赫伯特(WilliamHerbert)、翻译家霍布恩(Brian Holton)等英译的《玉梯:中国当代诗选》(Jade Ladder:Contemporary Chinese Poetry,英国血斧[Bloodaxe]出版社,2012)、旅居美国的诗人译者明迪与美国诗人译者通力合作的《新华夏集:当代中国诗选》(美国蓝果树[Tupelo]出版社,2013)、旅居澳洲的诗人译者欧阳昱英译的《打破新天——中国当代诗选》(BreakingNew Sky:Contemporary Poetry from China,2013) 、旅居新西兰的诗人译者梁余晶英译《零距离:中国新诗选》(美国鱼雷[Tinfish]出版社出版,2017)、旅美诗人译者金重编译《大篷车:当代中国诗选》(美国SurvivorVillage Books,2017)、中国大陆诗人孙冬与美国诗人詹姆斯•谢里等英译的《中美诗人互译计划》(美国屋顶出版社,2017),复旦-科廷中澳创意写作中心推出的《归巢与启程:中澳当代诗选》(中国卷)(Homing and Departure:Selected Poems from Contemporary China andAustralia,青海人民出版社,2018)则将这种译介中国当代诗歌的浪潮推向更深处,给西方读者带来更大的惊喜。


王屏等编译《新一代:中国当下诗选》(1999)书影

张耳&陈东东等编译《别处的集合:中国当代诗选》(2008)书影

海岸&杰曼等编/译《中国当代诗歌前浪》(2009)书影

欧阳昱英译的《打破新天——中国当代诗选》(2013)

詹姆斯•谢里&孙冬等编/译《中美诗人互译计划》(2017)书影

梁余晶编/译《零距离:中国新诗选》(2017)书影

《归巢与启程——中澳当代诗选》(中国卷,包慧怡海岸主编,2018)书影


值得注意的是,外国翻译家近十年来的译介不再局限于朦胧诗派的诗人;例如,爱尔兰诗人帕迪·布希(Paddy Bushe)与余建中英译上海女诗人张烨诗选《鬼男》(The Ghost Man,爱尔兰脚印出版社,2004),是她在纯情的自我拷问中表达着迷茫。美国翻译家唐纳德·威廉姆斯(DonaldJohn Williams)英译的吉狄马加诗选《彝族》(The Yi Nationality,英国中国之声出版社,2007)仅是他第一部向外传达彝族心声的诗集;澳洲翻译家西敏(Simon Patton)与陶乃侃英译的伊沙诗选《饿死诗人》(Starve the Poets,英国血斧出版社,2008)向英语世界英译中国大陆口语诗;旅居澳洲的诗人翻译家欧阳昱出版了英文诗集《自由眩晕》(Faintingwith Freedom,2015);翻译家美国翻译家柯夏智英译的西川诗选《蚊子志》(Notes on the Mosquito,新方向出版社,2012),以译者“渊博的学识和语言天赋”获得2013年度美国翻译协会卢西恩·斯泰克(Lucien Stryk)亚洲翻译奖,一种专门奖励优秀的亚洲诗歌翻译奖,六年后又推出芒克诗选《十月的诗》(2018)。


我来到世上的目的之一,便是被蚊子叮咬。它们在我的皮肤上扎进针管,它们在我的影子里相约纳凉,它们在我有毒的呼吸里昏死过去。

(西川:蚊子志)

One of my goals in this world is to be bitten by amosquito. They pierce their needles into my skin, they convene to cool off inmy shadow, they expire in the poison of my breath.

(英译:柯夏智)


平时总是在这里转悠的狗,

这会儿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一群红色的鸡满院子扑腾,

咯咯地叫个不停。

  

我眼看着葡萄掉在地上,

血在落叶中间流。

  

这真是个想安宁也不能安宁的日子,

这是在我家失去阳光的时候。  

                    (芒克《葡萄园》)


the dog that usuallyhangs around

has gone off who knowswhere

a brood of red chickenstramples through the yard

with their endlessclucking

I see grapes on theground

blood flowing on fallenleaves

this is a day thatcannot find peace

the day sunlight waslost from my home

                        (英译:柯夏智)


正是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译者抓住了芒克诗歌中的“严肃、直白,甚至天真,给读者带来美的享受”,也正是这两者的相遇——最优秀的中国当代诗歌与同为敏锐的读者、诗歌爱好者的译者的结合,向英语世界了解到中国新诗的现状与进展。


帕迪·布希&余建中英译张烨诗选《鬼男》(2004)书影

西敏&陶乃侃英译伊沙诗选《饿死诗人》(2008)书影

柯夏智英译西川诗选《蚊子志》(2012)书影

格伦·斯托威尔英译颜竣诗选《你跃入另一个梦》(2012)书影

梅丹理英译孟浪诗选《教育诗篇二十五首》(2014)书影

欧阳昱英文诗集《自由眩晕》(Fainting with Freedom,2015)

史春波&乔治·欧康奈尔英译王家新诗选《变暗的镜子》(2016)书影

梅丹理等英译杨克诗选《地球,苹果的一半》(2017)书影

萨姆·里格尔英译的姚风诗选《一爱至死》(2017)书影

梅丹理等英译杰狄马加诗选《从雪豹到马雅可夫斯基》(2017)书影

徐贞敏英译杰狄马加诗选《火焰与词语》(2018)书影

奚密等英译《心之鹰:杨牧诗选》(2018)书影

初雪英译李少君诗集《碧玉》(2018)书影

微信图片_20190216144606.jpg

戴潍娜诗集《用蜗牛周游世界的速度爱你》(2018)


又如,美国诗人梅丹理英译吉狄马加诗选《黑色狂欢曲》(Rhapsody in Black,俄克拉荷马大学出版社,2014)、杨克诗选《地球,苹果的一半》(Two Halves of the World Apple,俄克拉荷马大学出版社2017)。在香港梅丹理英译出版了孟浪诗选《教育诗篇二十五首》(Verses on Education: Twenty-fives Poems,2014),在北京梅丹理英译出版了《火焰与词语——吉狄马加诗集》(Words of Fire——Poems by Jidi Majia,2013),随后更多翻译家以波兰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希腊语、土耳其语、斯瓦希里语、捷克语、亚美尼亚语、法语、塞尔维亚语、罗马尼亚语等二十多个语种在海外转译出版。吉狄马加,这位彝族伟大的诗人带着浓郁民族性的思考,从民族的历史、文化、传统和命运等人文角度入笔,以诗歌的方式向世界倾诉历史、倾诉民族文化。2014年南非乌卢鲁(Uhuru)出版公司出版他的英文诗集《群山的影子——吉狄马加诗选》(Shade of our Mountain Range——Jidi Majia’s Selected Poems,梅丹理英译)和演讲集《诗歌——见证和推动中国文化复兴的工具》(Poetry:Tool and Witness to China’s Cultural Renaissance,黄少政英译);2016年英国奥罗拉(Aurora)出版公司出版他的英文诗集《身份》(Identity);美国夏威夷乌诺阿(Manoa)出版社出版他的英文诗集《我,雪豹…》(I,Snow Leopard);2017年美国旧金山倾倒(Kallatumba)出版社出版他的最新诗集《从雪豹到马雅可夫斯基》(From the Snow Leopard to Mayakovsky,梅丹理英译,2017);2018年夏威夷大学出版社出版徐贞敏英译的吉狄马加诗集《火焰与词语》(Words From the Fire,2018)。四川人民出版社汇集出版了20余种语言、54个版本的《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他的诗歌汉语原文非常优美,诗人对故乡彝族山川的深情眷恋跃然纸上;例如,他的诗歌《自画像》“用奇妙的想象构建的童话世界让人想起爱尔兰诗人叶芝早期的诗歌,译者梅丹理简练的英文更让我们联想到叶芝的诗句,译者似乎谙熟诗人的用心,很巧妙地用英语把这种用心直接地表现出来没有增加多余的修饰,语言简练质朴,保留了汉语中两种角色之间的张力,为读者留下丰富的想象空间”。②


风在黄昏的山冈上悄悄对孩子说话。

风走了,远方有一个童话等着它。

孩子留下你的名字吧,在这块土地上,

因为有一天你会自豪地死去。

(吉狄马加:《自画像》)


Wind blows over a ridge,speaking softly to a child at twilight.

The wind goes off into the distance where a tale awaits it.

Leave your name on this land,child,

for your time will come to dieproudly.

(英译:梅丹理)


澳洲流浪者(Vagabond)出版社出版了由美国诗人格伦·斯托威尔英译的颜竣诗选《你跃入另一个梦》(2012)、中国旅美诗人明迪与尼尔·艾特肯(NeilAitken)合作英译的臧棣诗选《仙鹤丛书》(The Book of Cranes,2015)和萨姆·里格尔(Sam Regal)从葡萄牙文英译的姚风诗选《一爱至死》(One love only until death, 2017);美国新世界译丛推出一本由中国诗人史春波和美国翻译家乔治·欧康奈尔(George O’connell)合作英译的王家新诗选《变暗的镜子》(Darkening Mirror,2016),2018年获美国翻译协会卢西恩·斯泰克(LucienStryk)亚洲翻译奖提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奚密等英译《心之鹰:杨牧诗选》(Hawk of the Mind,2018)以及亚马逊推出的李少君双语诗集《碧玉》(Green Jade,初雪英译,2018)。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与美国和风(Zephyr)出版社从2012年开始陆续联合推出中国第三代诗人的双语诗集系列,例如,诗人于坚的《便条集》、欧阳江河的《重影》、《凤凰》、韩东的《来自大连的电话》、柏桦的《风在说》、翟永明的《更衣室》、蓝蓝的《身体里的峡谷》、宇向的《我几乎看到滾滾尘埃》、张枣的《镜中》、王小妮的《有什么在我心中一过》、香港女诗人西西《不是文字》、台湾女诗人夏宇的《Fusion Kitsch》、臧棣的《慧根》(2017)等十余本个人诗集。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另有一套“古老的敌意(精选作品集)”,如陈东东诗歌精选《译自亡国的诗歌皇帝》(The Emperor of PoetryTranslated from Conquered Nations,2018)和陈先发诗歌精选《养鹤问题》(The Question of Raising Cranes,2018)。和风(Zephyr)出版社在美国策划、出版、宣传出版中国当代诗歌是业内的佼佼者,尤其是英译者在英译新诗领域首屈一指;其中由美国翻译家凌静怡(Andrea Lingenfelter)英译的翟永明诗集《更衣室》(2012)“用娴熟的笔触译出了翟诗中的新意、勇气、敏感与钢铁般的柔情”,2013年荣获美国第31届北加州图书奖诗歌翻译类大奖:


她秘密的一瞥使我精疲力竭

我突然想起这个季节鱼都会死去

而每条路正在穿越飞鸟的痕迹

(翟永明:组诗《女人·预感》)


Just onesecretive glance leaves me spent

I realizewith a start: this is the season when all fish die

And everyroad is criss-crossed with traces of birds flight

(英译:凌静怡)


凌静怡先后负笈耶鲁大学和华盛顿大学,是一位勤勉的翻译家。她的英文译著包括绵绵的小说《糖》、李碧华的《霸王别姬》《川岛芳子》等。她还曾参与笔者主持的2008-09年度《中国当代诗歌前浪》的英译工作,提供了包括诗人吉狄马加、海子、翟永明、王寅的译作,并为在欧洲出版的诗选作序。另一本由美国诗人翻译家顾爱玲(Eleanor Goodman)英译的王小妮诗选《有什么在我心里一过》(2014)精湛地译出诗人沉实的比喻和精准的语言,描写帘幕后世界的运行方式,并展现出她惊人的、敏锐的观察力,荣获2015年度美国翻译协会卢西恩·斯泰克亚洲翻译奖并入围加拿大格里芬(Griffin)诗歌奖:


骨瘦如枝的贵州胆小又紧张

越坐越古老越陷越深

像黑山羊的尸体钻出风暴掀乱的墓地。

(王小妮《过贵州记》)


Twig-frail Guizhou is timid and nervous

the older the longer it sits there, dug in deeper and deeper

like a cemetery where a black goat’s corpse has just been unearthed in awindstorm.

(英译:顾爱玲)


2013年秋笔者为完成一项国家社科项目远赴波士顿收集资料时见到诗人王敖听他聊起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有位优秀的诗歌翻译家顾爱玲,那年她正在北京大学做中美富布莱特访问学者,2014年在上海才见面,2015年在复旦中文系“奇境译坊”一起参与“北极光诗系:经典译丛与当代译丛”的策划,继翻译出版《王小妮诗选》(2014)后,她在2017年又推出臧棣诗选《慧根》(The Roots of Wisdom)、陈东东诗歌精选《译自亡国的诗歌皇帝》、《铁月:中国打工者诗选》(Iron Moon:An Anthology of Chinese Worker Poetry),后者还入围2018年BTBA最佳翻译书籍奖,即2007年美国罗切斯特大学发起的致力于挖掘最佳国际虚构文学与诗歌奖。可喜可贺!

2016年笔者曾在上海纽约大学一次诗歌活动中遇见一位毕业于耶鲁大学的诗歌译者温侯廷(Austin Woerner),讲他正在翻译的杨键诗选,目前他已翻译出版了两本欧阳江河诗选《重影》(2012)和《凤凰》(2014),他精通英文诗歌语言又喜欢创造性翻译,“捕捉到欧阳江河诗歌中的散漫哲学,以及一时幽默/一时暗黑的风格特征,成功地将诗人最晦涩的诗行介绍到了中文不同的语言学语境中”,显然也注入了译者自己独特的理解。③


手枪可以拆开

拆作两件不相关的东西

一件是手,一件是枪

枪变长可以成为一个党

手涂黑可以成为另外一个党

(欧阳江河:《手枪》)


a handgun canbe disassembled

into unrelated things:

a hand, a gun

a hand plus its opposite equals a weapon

a gun plus its opposite equals itself

(英译:温侯廷)


2019年最值得期待的一本个人译诗集是美国译者尼克·阿德穆森(Nick Admussen)英译的哑石诗集《花的低语》(Floral Mutter)。他自2013年起开始翻译中国四川诗人哑石的作品,据称2017年以“完美的平衡与润色”能力,有望重塑哑石难以模仿的独特声音,成功地获得美国笔会海姆翻译基金的资助。


凌静怡英译翟永明《更衣室》(2012)书影

微信图片_20190216144552.jpg

菲奥娜·施罗琳英译柏桦《风在说》(2012)书影


温侯廷英译欧阳江河诗选《重影》(2012)书影


顾爱玲英译王小妮诗选《有什么在我心中一过》(2014)书影


顾爱玲英译臧棣诗选《慧根》(2017)书影

顾爱玲英译陈东东《译自亡国的诗歌皇帝》(2017)

何丽明(Tammy He)英译陈先发《养鹤问题》(2017)



顾爱玲英译《铁月:中国打工者诗选》(2017)书影


从“玉书”到“玉梯”的文化传统


据诗人杨炼私下透露,《玉梯:中国当代诗选》诗选的立意在于达成中英诗人间的深度交流,在思想上和语言上,必须传达出当代中国文化转型的特征:观念性和实验性。这部诗选其实是在描绘一张文革以来的中国思想地图。我们刻意用极端的原创,挑战极端的翻译——不是空谈诗歌的可译与否,而是由原作设定美学要求,不容不可译的可能!事实上,当听到诗人杨炼及其编译者将他们英译的中国当代诗歌选集命名为《玉梯》时,笔者立刻就明白了编译者的意图——自觉地将中国新诗的翻译归入到西方对中国诗歌译介与传播的文化传统中,心中不免为之暗暗叫好,显然《玉梯》试图攀越《玉山》(The Jade Mountain,1929,美国诗人宾纳(WitterBynner)与江亢虎合作英译的经典:唐诗三百首)轻松地抵达《玉书》(俞第德,1867)这一译介中国诗歌的西方源头。而诗人译者明迪及其编译者将他们英译的当代中国诗选命名为《新华夏集》(New Cathay,2013),不就是想将中国新诗的翻译纳入到庞德(EzraPound)在《华夏集》(Cathay,1915)中开创的创造性翻译与传播的文化传统中。



俞第德《玉书》(初版1867)封面书影


《玉书》(又名《白玉诗书》)1902年版 封面书影


宾纳&江亢虎英译《玉山》(1929)书影


威廉·赫伯特&霍布恩等英译中国当代诗选《玉梯》(2012)书影


庞德《华夏集》(1915)书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3-21 22:3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