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诗歌报》论坛 论坛文摘 查看内容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

【地方诗群】南召诗人推荐

2020-10-29 15:50| 发布者: 小鱼儿| 查看: 1179| 评论: 0|来自: 特约组稿

摘要: 河南南召县诗人群落集中推荐。

 

  张玉峰  朱晓雨  布非歩  王森  臧建国  乔乔  李德强  慕容真子 
  陈学现  王璇  孙涓涓  张银河  张天一  朱付新  冯凌松  郑慎玲 
  李冰  李璐  和天云  孙暖  方家欣  田桑



■ 张玉峰(一首)

张玉峰,二级作家,河南省作协会员,南阳市作协理事,炎黄出版社特约编审,曾任南召县文联主席、《杏花山》报主编。曾获《诗刊》社第二届、第三届全国田园诗大奖赛三等奖。出版小说集《飘逝的岁月》,诗集《红色鸟》《紫贝壳》等4部,散文集《听雨》。



·秦 陵

尽管由一筐一箩的搬运而成
金戈铁马依然
在冥宫里纵横驰骋
尽管历史的深处堆满血腥
无尽的白骨飘荡着幽灵
尽管铁与血炙红了神州大地
兵与民的哭声振聋发聩
毕竟车同轨尺同寸
华夏从此一统

多少岁月漫漶
也不曾浸蚀你伟岸的仪容
你的雄才
你的残暴
你的罪恶
你的丰功
像黑白千层的波浪
隐约在历史深处
让人无法把你和时间的浪花
平衡



■ 朱晓雨(二首)


朱晓雨,河南省作协会员。大学时期开始诗歌创作,曾两获“屈原杯”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暨首届《诗刊社》“珍酒杯”诗歌优秀奖等。作品散见于《诗歌报》《莽原》等国内数十家报刊,作品曾入选多种诗歌选本。



·正在消失

2011年4月。小城郊外
原野上的岚气
丝丝缕缕,犹如轻梦一般
正在消失,速度很快
好像黑夜的闪电 
一转眼就消失于郊外
这些草地、小树林、鸟鸣
太阳初升的脸
微风好像正传递着某种信息

还有什么正在消失?
我看到一位少年
姿态轻盈,跳跃在我前面
擦肩而过的一刹那
我发现时光在他背后
留下风干的影子
很薄,很脆,被风一吹
就在空气中散开,瞬间无影无踪



·在远方

在远方
在那条大河流经的地方
水草肥美  诞生座座人类的家园
也留下了祖先长满迎春花与柏树的坟墓
在大河两岸,逐渐生出码头、港口和人丁兴旺的城镇
河面上,小舟,驳船和拉纤的号子

在远方
峰峦绵亘,分割阴阳
森林,峡谷,成就了飞鸟的羽翅
飘逸的白云游向苍穹深处
阳光充裕,雨水丰沛
崖壁上,攀援而上的小路融化于风景

在远方
家乡和亲人们,正在梦境中行走
带着富足或忧伤的微笑
赶着羊群,或者开着拖拉机
刚刚收获的庄稼,满怀喜悦地集合在打谷场上



■ 布非步(二首)

布非步,女,本名布独伊 ,河南南召县人。现居广州,系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星星》《作品》《青春》《中西诗歌》等,并入选多种诗歌选本。

·病中记

 
她必须把毒药全力含着。
在虚空里,她华发早生
卑微的时光变成沙漏
一丝一丝褪尽红颜
怯懦之人穿着现代的盔甲
逃逸去了异乡
三分药七分是毒
这属性与她的爱情相生相克
夤夜里,在唇齿间互相折磨
就算身体里有一千根针
她也不想说出具体的下落



·失语的叶赛宁

 
他苍白的脸,映着红色手风琴的绝唱
在白银时代,像个独特而深刻的思想家

 
“与其说是一个人,倒不如说是世界
特意为了表达对一切生灵的爱和恻隐之心,
而创造出的一个器官。”

 
那时,他19岁,把故乡的白桦, 木屋,原野,狗吠
等统统带入彼得格勒。
而叶赛宁情调,与那些秘密组织无关,譬如
歌舞伎,譬如自由逃逸者

 
目睹被蹂躏的田野,异乡人喝下第三杯伏特加
他说:我要把这个恶趣味的世界的赞美诗
统统塞进欧罗巴的马桶!

 
而漫长的柔情毫无出路
俄罗斯啊,久病的饕餮之人
扯掉向日葵的头颅,掏出一个流氓的爱情。

 
念诗吧!念诗!

■ 王森(二首)

王森,南召县人,有作品发表于《青少年文汇》、《躬耕》等,多次在全国诗歌大赛中获奖,作品被收入多种诗歌选本。
 

·一只黄鸟的爱情

 
大风
从旷野上卷过
三千年前就已经启程
三千年来我一直苦苦等待
这阵大风
等待与你重逢
等待你
一次次用鼓锤敲响天空

思念的鼓声
将记忆的河床上
那些沉睡几千年的声音
从黑暗之水中唤醒 
让一只深埋的陶罐
睁开眼睛 
照亮无边的大野

你看见它了吗
三千年前您在泉边汲水
而我就是当年那只
饥渴的黄鸟
曾在你肩头小憩
你可知否
这只古雅的陶器
曾经承载过一只黄鸟的爱情
  

·陈三寡妇

 
她男人姓陈
挖煤的时候死了
大人们都叫她陈三妮儿
她是我童年时代
村子中的美人  我一见她
就笑着喊她“三婶”
我喜欢她红红的嘴唇和白净的手
喜欢她棉花糖一样甜润的微笑
喜欢她眼睛里流动的水
喜欢她穿那件带小碎花的红衣裳
喜欢吃她给我的糖葫芦
喜欢她抱我时绵软的胸膛
以及 从她脖子里流出来的
淡淡的 香甜
使我立刻想起那年夏天
妈妈切开的一个熟透的小甜瓜

可是  就在那年夏天
三婶上吊死了
那天我和小伙伴们跑去看她
她在一张高粱秆子织成的灵簿上
睡着了一样  我看不见她的脸
大人们在她脸上
盖了一张粗糙的黄纸


 ■ 臧建国(一首)

  臧建国,笔名小蚂蚁,南召县作协主席,河南省作协会员。出版有长篇小说《网》《壳》,中短篇小说集《初涉人生》,随笔集《萤光点点》《一笑了之》等。

·桃语

亲爱的
请在美丽开花的时节
多来看我
别让我灼灼其华的等待
随风飘落

亲爱的
当我成熟了的时候
尽情品尝我
别等我灼灼其华的欲想
飘离枝柯

亲爱的
当我只剩一枚桃核
请葬我入泥土
来年还会为你开花
为你结果



■ 乔乔(一首)

乔乔,河南南召人。诗人,85后青年电影导演。著有诗歌、散文集《玫瑰女孩》《青春无奈也优雅》,导演《诗意的栖居》《长江长江》等多部影片,曾获国际电影奖。

·小雪

冬季说来就来了
雪,说落就落了

你说你喜欢雪
我说雪很像你

我用情人的柔唇
推敲雪的韵味

那雪肯定
落在了柳永的杨柳岸
那大片大片的
宋代的雪

真的很像你

这个冬季,我没生炉火
周身披满了
雪莱的诗句



■ 李德强(二首)

 李德强,有散文、诗歌、小说散见于报刊杂志,现供职于南召县委办公室。

· 每天都有看不见的生命在死去

灰尘跌落在阳光的旋涡中
小鸟在雪山之巅折翅
马把热气吐到草原上
海水喷发于寂静的春天里
每天都有看不见的生命在死去
也有看不见的生命在出生
阳光蒸熟了未来的某个正午
雪山酝酿着翱翔远方的第一滴融水
马开始啃尚未露头的草芽
雨把天空降落到大海里
一些生命正在结束
一些生命正在开始
每天带给我欣喜
就象追忆中期待的初恋



· 爱

起初
一张纸写满了字
后来
一张纸只有一个字
最后
一张纸空白了



■ 慕容真子(一首)

慕容真子,女,本名冯建珍。河南省作协会员,河南省散文学会会员。2012年至今,于《河南日报》《奔流》《中国文学》《文学月刊》《岷州文学》《躬耕》《南阳日报》等省内外报纸杂志发表散文、诗歌、时评400余篇(首)。

·今夜,我不要行程

日光沉落了燥热,秋蝉唱衰的白
苍翠覆盖了蚱蜢飞行的翅膀
锋利的刀刃隐藏于身下的浅行道里
爬行的速度缩短了乌托邦的行程
蛐蛐不知疲倦地呼唤,月上柳梢时
远山的暗影在沉默

在黎明打开第一缕曙光前
我在黑夜里沉沦了眷恋,时而坚强
时而柔软的意识深沉地发着光
苞米的馨香早已剖离了这片土地
另一粒种子因成熟而萌芽在午夜时分
萤火虫在星空下闪耀梦的轨道
触手可及的心脏浸润了所有的情感
我躺在始终安详而舒适的目光里沉睡着

今夜,我不要行程
浮云隐不住所有的不舍,蛐蛐在喊魂
一滴雨露洒落在阡陌纵横的田野
与大地的声息融合在一起
疼痛割舍不开的粘连,今夜
我不要行程,我冲着远山哭喊
今夜,我不要行程!

  ——于2018年8月28晚

■ 陈学现(二首)

陈学现,1968年生,河南南召人,河南作协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作品见于《文学港》《莽原》《精短小说》《小小说选刊》《工人日报》等报刊。现供职于南召县政法委。

·楚长城写意

豫西以南
这绵延不尽的岩崖和峰峦
用朴素的石头
把两千六百年的历史
垒成一道
烽火烛空的防线

天宇宁静
映山红随意烂漫
翠鸟的啼啾
从远处的垛口传来
真切而生动
眼前城堡
像一只搁浅滩头的孤舟
而我立于孤舟之上
仿佛呼风的帆



·雨

我们正走着
雨哗哗地就下了
山中没有遮雨的屋檐
惊恐和逃避都显得多余
那么就让我们听雨好吗
听雨清澈透明的声音
打湿蓄满阳光的花朵和绿叶
打湿我们碧绿的爱恋

天空很快就会晴朗
而我心深处  另一场雨
还在绵绵无期地下



■ 王璇(二首)

王璇,1968年生,河南南召人,河南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一级检察官。著有散文集《敲开这扇门》《孤独的鱼》《开满鲜花的大地》等。连续两届获得全国检察系统“金剑文学奖•散文奖”。


·写在蓝天上的话

月,是弯弯的月牙儿
像笑的眼
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
一个天上的仙人
非要我在蓝天上题字
我假意推辞了一回
便一挥而就
在羊群般的云朵上
写下三个大字“我爱你”
这本来是我一直要保守的秘密
这下好了
全世界都知道了谜底


·下雪了

该还的都还了
包括收藏的照片
该删的都删除了
包括电脑里的信件
手机里的短信
可是
总觉得还有你留下的东西

记忆在季节的河流里
一遍又一遍漂洗
阳光  被日子一次又一次拉长
却抵达不了向往的地方
红叶在不知东西南北的风里
展示着最美的舞蹈
大地敞开无边的怀抱

这一刻
下雪了



■ 孙涓涓(一首)


孙涓涓,1971年出生,河南南召县人。南阳市作协会员。诗歌作品散见于《星星诗刊》《躬耕》《大众诗歌》《检察日报》等。

· 五垛山

一生有多少事会被我们遗忘
那些错过的河流、山岗
还有匆匆走过的游人
和一些快乐的时光

一次旅游会在记忆里留下什么
我们乘上缆车
把一路风光变得高深莫测
去高高的山顶
看祖师成道的地方

看风轻云淡变幻的云海
让语言无法捉摸
山风夹着树木青草的味道
在阳光下飘浮
好像在诗行里穿行
穿越时空
和那些细碎的传说



■ 张银河(一首)

张银河,河南南召人,现任河南省盐业协会秘书长。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著有《河流》《中国盐业诗歌》《中国盐业文化史》《张银河文艺论文集》等。诗歌《望夫石》获第九届新星杯全国诗歌大奖赛“探索诗人特别奖”。


·河 流




自盘古身躯里自岁月的年轮中
自天际自地腹
河流
携一路豪迈  壮阔  滚滚而来
滋润沃土  滋润植物
哺育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民族
书写历史  书写春秋
鲧死羽山  只想堵住泱泱水患
禹疏九河  洪水低下高傲的头颅
愤世嫉俗的三闾大夫
投水  寻找千古不朽的抱负
孔明用草船收获的不是箭矢呵
而是一江智慧
百万雄师过大江
复苏了一个伟大的国度……
啊  河流  数不尽的千古故事风流人物



携一路阳光  一路月色  一路汩汩
流淌的河流呵
带着染坊的馨香
带着外婆在青石板上捣衣的星斗
带着母亲纤细指缝间漏下的皂荚籽
带着搓衣石  鱼儿的嬉戏  蝌蚪的起舞
带着河畔的芦苇荡
带着思念和激动的泪水……



■ 张天一(一首)

张天一,南阳市作协会员,曾在《南阳日报》《散文诗》等报刊发表作品60多篇。

·接近


阳光接近大地。云朵接近蓝天。
河流接近海洋。群山接近家园。

再接近些,伫立风中的玉兰显得睿智;
再接近些,脚步轻缓得谁也听不见。

我接近了你,却相距越来越远,
就像那模糊的海平线,
何时走到眼前?

鸟儿接近林荫,黄昏接近夜晚。
感觉寂寞的梦啊,想象朝霞的容颜。

再接近些吧!
如果只剩一缕呼吸,
我还要送你——
纯真加上纯真,
温暖乘以温暖!



■ 朱付新(一首)


朱付新,河南省作协会员。迄今已在《经济日报》《光明日报》《法制日报》《人民公安报》《河南日报》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等150多万字,有诗文在全国性征文大赛中获奖。出版有诗集《英雄三弦琴》。



·豌豆开花

                 
    妗子妗子你别瞪
    豌豆开花儿俺就走……
        ——童谣


一首儿歌
在外婆的豌豆地里
青青且淡淡地生长着
流着口涎
我们匍匐在豆棵中
与豌豆花儿  豌豆荚儿
挤眉弄眼
豆青味儿遂漫过
外婆家的记忆
已经忘了那时妗子
是否瞪过眼
不过邻家的幺妹
倒是以会说话的眼睛
安慰了我客居的心

正是豌豆开花的季节
点点豆花儿
低眉垂首
开成幺妹发辫上
垂缀的花饰
秧儿藤蔓一样
纠缠离别的脚步
而现在城里时兴用玫瑰
表达爱情
朴素的豌豆花儿
早已过时
只适合开在我心中
久远的外婆家

■ 冯凌松(一首)


冯凌松,女,河南省作协会员。现在南召一中工作。有散文、诗歌等在报刊发表或获奖。

·我这样看待走过的路程

        


我为生活而来却走向了诗歌
我为欢笑而生却要正视苦难
我经历了不同寻常的春天
仍能够以最大的热爱拥抱世界

我甩掉了所有的拖泥带水
我用比原初更丰富的韧性了解生活
我看到了人的多面性
我对一些从未理解的人重新认识

我从不灰心地对待迎面碰上的一切
我认识丑恶的假象
它有几副可伶而无辜的脸
在它没有羞耻的肮脏的口袋里

        二

我对黑暗的了解似乎多了一些
但我对光明的信念更多
有时候,我在自己力量可及的范围内
像一个真正的战士
与扑过来的黑暗激战

我学会了识别,因为对比
我看到各种手段和门道
我看到高尚与卑劣近在咫尺
但它们水火不容

我熟悉我的生长之地
我的热爱、执着、善良、维护
与土地、河流、树林、飞鸟
相亲相爱,与各种小人无关

     三

我为之命名的云彩出现在星辰的一边
我为之命名的水浪没有走出我的视线

我喜欢小城之外的风光,但不雷同
我喜欢陌生人,但略带戒备

我热爱生活比读书丰富
我热爱实践,甚于不能被击破的真理


       四

我通过时间的台阶到达高旷山顶
我穿越光明殿堂而不容许黑暗

我是拥有祖国和自由的公民
我是习惯于在音乐中分别真伪的人

在未被知晓的生存背后
可能隐藏着一些蠢蠢欲动的蛀虫

——我习惯于这样看待事物
我还习惯于责任、追求,还有尊严

我不仅在广大的背景下聆听世界
我还在不懈的询问中阅读自己

所谓的到达,其实还在远方
我在前人走过的路上探索着千回百折的路



■ 郑慎玲(一首)


郑慎玲,笔名郑晓玲,生于1970年,南召县人。曾在多家报刊发表过散文、诗歌作品。


·这样就不寂寞了
      ——怀念一位老人


你陪我
我陪你

你不需要我陪
你已深深地沉入忘川

 
我需要你陪
你已深深地扎根我心底

 
荒草该清理了
是的 该清理了

 
坟该添新土了
是的 该添新土了
 

■ 李冰(三首)

李冰,笔名沙子,供职于南召县交警大队。河南省作协会员,南召县作协副主席。有诗歌、散文等在多家报刊杂志发表。


·失眠


对面楼上的窗子亮了
黑暗一下子拥堵过来
我的夜色更深了
但我不盼望天亮

我保留着清醒
以便尽快回到梦里
寻找一个和你相似的月亮
紧紧护住我存放的病痛

对面楼上的窗子忽然灭了
我小心翼翼的落泪
元宵节藏在窗帘的褶皱里
和我的孤独不期而遇


·闪电

只用一秒,便把黑暗撕成无数碎片
把天空撕成无数碎片
还有云幕
瀑雨从伤口倾泻
冲洗着更多的伤口。雷声滚滚
贴着泥土和森林
有时匍匐在阴影里一动不动
——其实,它只是个婴儿
出生时就老了



·月亮老了

子萌说,月亮为啥跟着我?
又说,月亮老了
月亮脸上爬满了胡须
长长的胡须垂下来
象天梯,又象巨大的蛛网
很多人都在爬——对,叫攀岩!


■ 李璐(一首)

李璐,1971年生,笔名射雕李三郎、射雕三郎,河南南召人,现旅居江南。有诗歌、散文等散见于国内报刊。


·北上列车

列车一路向北
回忆沿着枕木后退
飞驰而过的田野
熟悉而又陌生
倔强的玉米倒伏于七月的雨中
让我想起告别故乡的场景
又看到了青葱岁月
禁不住潮湿了眼睛

午夜的列车
适宜播种一些期待
也适宜心情
摇曳飞奔
车窗外牵牛花开闪烁
谁的心事氤氲成
三月的一抹粉红

北上的列车
如约和往事重逢
黑夜在车速中褪色
车轮声声撞击谁的心情
站台上各色笑脸和送行
往事清晰现实却已朦胧
听吧车轮声带上了
爱与哀愁的的凭证



■ 和天云(二首)


    和天云,河南邓州市人,现居南召。出版过诗集(与人合著)。


·我爱这雪


我爱这雪
深爱着这莫名的雪
于今夜静静地飘落

是什么沉默着这夜色
平静中翻滚着浪波

我知道啊我的心
早已沦陷这雪的漩涡
渴望着大雪能把我心灵抚摸
把所有曾经属于心灵的意念
变成雪花在空气里
无声坠落

我爱这雪
因为我的心灵在渴望着
恍惚间我看见了我
轻扬长袖和她们一起飞舞
旋转飘扬直至
和天地混为一色

·解读仓央嘉措

人说  不相见便可不相恋
于是
我走遍天涯海角
只为
错过每一次
和你相见的机缘

人说  不相识便可不相知
于是
我与你相遇的每一天都薄纱蒙面
只为
你永远看不透
命运的容颜

人说  不相思便可不相忆
于是
我从不去想你也从不想过去
只为
让自己活得清明
雍容坦然

人说  不相知便可不相惜
于是
我把心放逐出去在沙漠戈壁上晾干
只为
下次与你相遇
像陌路一般



■ 孙暖(一首)

孙暖,1973年生,河南南召人,中国作协会员。现居北京,在国务院某部位工作。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莽原》《北方文学》《星星诗刊》等报刊,出版有《少年南来》等4部诗集、散文集。

·长春的晚上


我从秋天的背后
认识一座多云的城市
天空凄凄的雁鸣没有出现
花落时我碰见
一场异乡的雨

很熟的雨声下着
我看见一位吹口哨的女孩
陌生的脸庞
闪着清辉的灯
和一些细微的内容

认识这座城市的晚上
迷路心情如箫如雨
佯装回家
是唯一的心事


■ 方家欣(一首)

方家欣,河南南召人,做过报纸杂志编辑、记者多年;近年主要从事影视策划、文化创意等工作;有散文、诗歌、评论作品散见于省内外报刊。


·泪水和萨克斯

泪水和萨克斯,
请告诉我,是谁在伤害你们?
是谁在你们内心的裂缝上
独自狂舞?

从他脚下流出来的是什么?
从音乐中流出来的,是什么?

泪水和萨克斯,
你们的伤口就是我双眼,
此刻,这双眼睛一无所见,
这双眼睛垂下眼睑。


■ 田桑(二首)

    田桑,1966年出生于河南省南召县,1988年毕业于郑州大学中文系,县供职于某出版社。大学时代开始诗歌写作,曾自编过阶段性诗集《田桑诗抄1990》《耸立的声音及其阴影》,出版有诗集《藏身于木箱的火》。


·游百尺谭小记


  
与上次一样,我们途穷下车
道路尽头,干枯的河床上堆满了
巨大的鹅卵石,像是夸张的
恐龙蛋带着史前气息

沿河拾级而上,忽听闷雷
阵阵于山谷中滚动
转过弯儿,透过枝叶的缝隙
但见一道瘦削的白光从绝壁之上
直插下来,轰然入鞘

呵,这百尺长剑足可斩蛇!
但哪有蛇可斩?除了盘踞于
我们头脑中的那条行踪诡异之蛇——
它有潭水的阴柔和深邃,也有
不逊于瀑布飞泻的迅疾
与凶猛,恰如蛇信上分岔的毒箭

但问题是,仗剑之人何在?
我们仰观山谷之上,一朵闲云
仿佛拭剑的白布,而落日偶尔会
给它溅上几丝血迹,或许
只是铁锈,无须多虑

没有英雄的年代,剑一无是处
而蛇同样也倍感寂寞,它只想钻进
深幽的潭水,变成恐龙
裹着梦的百尺床单,快快入睡



·腊月廿九夜,车过怒江大峡谷

 
夜浓如墨
墨水瓶深不可测
大巴车在瓶子里蠕动
车灯刺穿墨汁
在十步之外也变成了墨

 
没有风
没有咆哮
没有想象中的狂怒与暴烈
没有怒江
但我知道此刻怒江就在大巴车外
幽深的峡谷之中
墨水瓶底部
流淌,抑或睡眠

 
窗玻璃上偶尔闪过几粒光
我知道那是山中人家的
卑微生活
墨水中的金子
我知道我也是墨水一滴
想推开墨水的窗
滴入怒江
喑哑、冰凉、漆黑的嗓子


我不想弄黑怒江
我不想弄黑它
被压抑的怒吼抑或悲鸣
我只愿成为它隐忍的声音中
最黑的部分
与整座高黎贡山和大峡谷融为一体
被一管狼毫饱蘸于笔端
龙蛇狂舞
瞬间写出胸中的块垒及闪电

 

特约组稿:田桑

 

 

中国最美县城之一——河南南召


  南召县,河南省南阳市下辖县,位于河南省西南部,伏牛山南麓,南阳盆地北缘,东邻方城,南接南阳市卧龙区、西临内乡,北靠鲁山、嵩县,素有“北扼汝洛、南控荆襄”之称,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全县辖16个乡镇、340个行政村、2017年总人口64万人,总面积2946平方公里,其中山地丘陵2800平方公里,耕地49.7万亩。

  南召历史悠久,夏商时属豫州,秦时置雉县,唐时为向城县,明成化十二年置南召县,是中国早期人类重要发源地之一。现存距今50万年前的中原人类始祖:南召猿人、被列为国家名录的:楚长城遗址等遗址。

  南召县交通便利,旅游资源丰富。焦柳铁路纵贯南北,二广高速、国道207线纵横穿过,南距南阳机场60公里,形成了高速、国道中心线,4条省道辐射线的公路交通网络。南召拥有:五朵山风景区、真武顶风景区、南召宝天曼、白河第一漂、猿人大峡谷、丹霞寺、鸭河口水库、莲花温泉水城等著名景区,先后荣获“中国最佳休闲度假旅游名县”和“中国优秀生态旅游名县”称号,荣登“2018中国最美县域榜单”
(资料来自百科)



 


 


 【编辑的话】

河南,一直是中国网络诗歌的重镇,为中国网络诗歌的发展贡献着巨大的能量,也付出了感人的力量,诗歌报网站四位主要创始人小鱼儿(安徽)、石生(河南驻马店)、石破天(河南安阳)、潇湘妃子(河南新乡)中,有三位来自河南,在诗歌报发展史上,曾经的行政总监红袖玉容也来自河南南阳西峡县。他们见证河推动着新世纪以来中国诗歌的互联网传播。河南,也是诗歌创作大省,实力诗人众多,以前,石生曾主持地方诗群推荐栏目,推荐河南河全国的诗人群落。在诗歌报网站公众号編务调整后,一度暂停编发。如今诗歌报网站主编的《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学术年刊将接棒此项推荐,本次预选的南召诗人群落,就是一项延续。(主编:小鱼儿)


(责任编辑:小鱼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1-28 00:1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