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诗歌报》论坛 诗坛快讯 查看内容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

【诗歌报20年】孙文涛回忆:诗歌报、小鱼儿、我

2021-1-13 10:08| 发布者: 小鱼儿| 查看: 666| 评论: 0|来自: 孙文涛

摘要: 原《诗刊》编辑、诗歌报网站栏目共建人孙文涛,著文回忆在诗歌报网站的坚守岁月。


回忆录:诗歌报网、小鱼儿、我

——纪念诗歌报网站20年(2001——2021)

 

作者:孙文涛

 

“庾亮楼中初见时,武昌春柳似腰肢”(唐 / 元稹)

结识小鱼儿,要感谢梦亦非,2001年我与梦亦非在北京通州弄《诗前沿》,那时电脑刚流行不久,他每天晚上与小鱼儿在网上聊,不久把我也沾上,我学会了网,开始给《诗歌报网站》投稿,写随笔,没想到一写就是多年。。

(关于《《诗前沿》,我事后曾与梦亦非说,我们在一个错的时间,错的地点,办了一份错的刊,太古老,回忆还没写,不早)

 

小鱼儿,名于怀玉,测这名,一条鱼怀着美玉,沧海月明,蓝田日暖,形同一只蚌怀有珍珠,能不沧桑磨砺?他那时在锦江大厦(好像换了数次地方)办网,并出版《诗歌报月刊》与我们《《诗前沿》交流,那时我们的交流可谓广大,广东的《打工诗人》报正当年,西南的发星的《独立》,很多很多,但我们绝没预测“第四次美学”浪潮会从网络喷出,这技术魔兽的威力。

2002年,我的《大地访诗人》一书采访了小鱼儿,他认为网络诗歌出现了,有几个特点:唱和性、消遣性,直接从网上起步写诗,在网上得到认可,并预言“网络诗人时代”在急促到来!锦江大厦的灯火最初是与安徽《诗歌报》灯火辉映的——但后来他们创出了一条前所未有的路,谁也没有预想“将来”的能力。

 

我采访过乔延凤,小鱼儿采访过蒋维扬,他们是安徽《诗歌报》的两位前主编,两位《诗歌报》的灵魂人物,小鱼儿是巢湖地区的无为人,距离海子的家乡也不远,他在做乡下文学少年时就对《诗歌报》怀有很深的旧情。

回看,我觉得,从美学进步意义说,1979年左右的北岛们、及其后梁小斌们(可合为一次美学浪潮),为新时期第一次,海子在80年代中期尝试了一次“语言突破”,90年代民刊追踪祖国文化,形成一次地面覆盖,再就是2004前后的“网络诗歌”狂欢,创造出新的“网络语言”,共四次,每次时间大约三几年,短暂。

 

如说四川是诗歌现代精神的“火焰库”,那么安徽可谓诗歌当代精神的“策源地”,公刘、梁小斌、海子、《诗歌报》……都出在安徽,一切都有源泉、根脉,地理,水土。

 

2004年经李小雨介绍,到《诗刊》工作,抽时间给《诗歌报网站》写文章,随笔、回忆录、访谈、评论等,才感到小鱼儿几乎整夜在工作,有时候我夜里十一点多睡了,还看见他在网上忙,上海夜未眠。有一次版主花语搞“临屏写作”,很轰动,这只是那几年活跃的例证之一,“网络夜未眠”。

我也给他写了一些北京诗坛消息,都发了,速率很快。

 

我欣赏《诗歌报网站》的网络口号“只讲交流,不问来历,来去自由,只重作品,不认权威,求同存异”,2007年我的评论集《大地谈诗》中,有篇“鸢飞鱼跃诗人掠影11家”,中一段素描小鱼儿,说他的沪上背景是霓虹橱窗闪烁,“惨红怪绿”,小鱼儿尝了“办网三味”,我和梦亦非尝了“办刊三味”。80年代台湾商界有句玩笑:“你要让哪位老弟破产,就鼓动他去弄文学产业”,以小鱼儿的聪明才干,不跌进这个“角子机”,安徽人在上海大都擅经商,若打理一个纯商务公司早发达了。

但我2004年还写过一篇“2004静静诗歌田野摭拾”,是说纸面的,网络那时正“狂欢”,把纸面撞得落花流水,但人们只以为那是暂时的,我也是。

 

印象里《诗歌报网站》,有一群生猛海鲜:小鱼儿、石破天、石生、匪君子、潇湘妃子、花语、兰逸尘、无哲、红袖玉容、见闻、寒轩、低处的迷雾……你看这些名字新不新?猛不猛?

还有一些“龙宫水军”诗人作者:小兰、小杨柳、远山一黛、长河落日、曙东方、平林舟子、白马非马、天天杠上花、左后卫……暂时想起这几个。

她(他)们的名字像不像一首首飞舞的诗歌?

(网络诗歌有个特点,作者用的基本是网名,有的4个字——70末的时候笔名是2个字——网名具象征性,奇幻飘逸,唯美虚拟,本身就是诗)

 

 

《诗歌报网站》有许多栏目,记得最热火的是“论坛”“诗歌大厅”,及专为女诗歌作者开辟的“红颜诗国”,其次还有:新闻、随笔、理论、图像库、活动、翻译等。

 

说一句,女性作品突然从网上杀出,人数之多(其实散文领域也一样),意味深长(我大胆预测21世纪东方的艺术是女性的世纪)

人们以为她(他)们在玩,其实付之以生命里的热情、才情、“疯狂”、一切(艺术就是一种游戏,艺术是给众人“造梦”的)

 

人是保守的东西,承认新的东西总是太迟。

 

 

我手里,收藏有小鱼儿赠我两本书,(他曾邮寄来许多《诗歌报》网站纸刊,最初好像双月,《诗歌报季刊》《中国网络诗歌年鉴》等,印了无数),一本诗集《今天我进了聊天室》,一本是近年诗集《二十年,二十首》,后一本书名令人有点酸,“给他人做嫁衣裳”,你当编辑、办网站,当版主,百分之九十五时间都贡献了,作品当然会少。

小鱼儿的短诗,我爱读,有穿透力,又掌握了一套“网络语言”,(更直截、透明、简洁、犀利、概括——网络完成了“美学转换“):

“我在路上

你在我心里

 

我们都在尘世

 

那些被抛弃的

终将回来”(《流浪的脚步》

 

“北方,就是向北去的地方”,“活着,在北方,其实,是一种悲壮”,“历史总是被拆了重建”……

“那只蝴蝶,已经老了,怅望故园门外的江水”,“我的白帆,漂流几时,江湖上没有几个人,能够说,了的起”(《中国流浪者》)

 

看看他的《无题》一首:

 

“在我的外壳里面

是我的自己

 

在我自己的外面

是一些伪装

 

在我的文字下面

有我的一些忏悔

 

我痛苦地流下泪水

但我必须更加狡诈地活在人世

 

我读了他的诗,受启发写一首《上海》,有句“一条鱼在海上拨弄风云”。我为什么写诗歌随笔?我跟诗就这么点缘分,年轻时写诗没地方发,后来有地方发了又不合时宜了,岁月爱开玩笑。

 

有一次我在《诗刊》编辑部,给李小雨轻读小鱼儿的《今天我进了聊天室》,以向她阐释“网络诗歌”,她听了连说两个字“新、新”(李小雨师今永矣)

 

小鱼儿有一些《论诗短句》,我喜欢看,我认为文学、诗歌,都无关形式,点到即到,“当论坛里版砖飞扬,硝烟弥漫时,我就想……”,他教习写诗歌,要“离题万里、正话反说、荒诞措辞、离奇结尾4大要素”——其实可做网络诗歌“定语”,“很难区分论坛诗歌帖子是草稿还是定稿,但有一点不能忘记,这些句子都是一个灵魂片刻的光,一种活着并等待你说点什么的欲望”(这就说到编辑的犹豫,作品的永远未完成性),“好诗其实很简单,或惑人,或大气,或为民代言疾苦,或神性不可言”

 

我与小鱼儿见过四次,一次北京人民大学诗歌节、一次河北霸州诗会、一次梦亦非操办的海南博鳌民间诗歌论坛,一次南通许仲打工诗歌研讨会,我爱听他讲话,“言必称希腊”,先说网络诗歌,网络问题,诗歌问题,他说“一回相见一回老,能得几时为弟兄”,他说“诗人能活多少年?能写多少年诗?中途还要谈恋爱,忙于生计,为生意东奔西走,所以说人是一种忙碌而脆弱的动物”,他有“一语中的”能力——这是诗人特点。

 

“当激情退却

物是人非

网络   不再是我们自由的乐园

 

那时,我也会走

我在全球的电网上奔突

时而220v

时而380v”(《致暂别网络的左后卫》)

 

——这就是典型的“网络诗”吧?(让我联想马雅科夫斯基的短诗、阶梯式诗歌)

哲学家别尔嘉耶夫认为“任何一种创造的任务在于:创造另一种存在,另一种生活”

为何诗人要“一语道破”?人生苦短,“艺术的使命在于“发现真理””(!)

 

给他(她)们的“诗国红颜”再次鼓掌,靓丽风景——小鱼儿——诗歌生活,她们,他们,创造出一种幻觉,(诗,本是幻觉),魔术师要变露馅了谁还看?李白是幻觉,唐诗都是幻觉,苏轼也是幻觉,造梦,要造的像梦,(形同演电影),小鱼儿们表演出色,借助网络制作,图片,技术,“春水船从天上过,老来花似雾中看”,“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我也迟来赶上,眼福不浅,岁暮惊艳。

 

小鱼儿给每年网络贡献者颁奖,奖牌做得精美值钱,他顾了这个,顾了那个,常忘了自己,所以补他一赞。

 

网络诗歌有什么不得了?“第一个吃螃蟹”!乔治-丹东说“大胆,大胆,永远大胆”,贞德说“我不干谁干?!”小鱼儿投一个网站等于贴一个公司,但意义大于100个公司。

 

“网络诗歌”好玩,好玩——通向艺术、人生、本质。好玩会成功。

 

应该感谢一句,网络使我们这些“被遗忘的”中老年作家、诗人,重新与青春重合。《诗歌报网站》发过最好的中国诗人随笔(当代诗歌不经随笔阐述已无法弄清艺术背景)、最精彩的网络诗歌理论的谈话、片段及文字(理论不一定大论长篇、玄学莫名)(理论有时就是一句话),70年代发表一首诗“难于青天”,80年代繁荣好一些,但还难,90年代有了民间,多了一点路径,新千年的网络,自由发布,你写1000首算什么多,网海无限、浩瀚宇宙任你遨游。

 

我喜欢“帖子“,有时想亲吻那些好帖子,帖子才是婴儿、襁褓,未来……

 

网站,等同一个个“网络诗歌学院”,培训了版主、义工、同仁、爱好者,队伍等,有自己的专栏作家、批评家、更有自己的诗人,对推广诗的现代方向有无量功德。

 

网络没缺点吗?!“丑小鸭”怎会没缺点!……天下有没缺点的事物吗。

网络诗歌是什么?一种新载体,一种新写法,一种新美学。

网络诗歌,是现代诗拓进里程的——一次突变。

 

“青春请你归来,再陪我一刻”(《天若有情》)——青春的意义在于创造。

2004网上诗歌“狂欢盛宴“像什么?一群缤纷蝴蝶,在黄昏的湖面上,舞蹈,歌唱,交’’媾,莫非预知此后会有大寂寞?……

有人初次敲击写诗,有人此生可能唯一一次写诗,却写出最好的诗歌,写完诗歌,隐入青史。……

(走笔至此,忽想起几十年前的青年时光,我在寂寞的北方图书馆里,读过的18世纪法国浪漫伤感诗人缪塞的回忆录《一个世纪儿的忏悔》,此时也有无限感伤涌来,莫非虚浮的时光层云总有某些描摹相似?——)

 

——诗人有可能以新的姿态,重新构入人类生动活泼的历史进程(唐宋已降,此伟大功能不断弱化,直至1919新文化蓬勃),网络又一次叩醒了这一千古壮丽梦幻,“变化气质,重建信心”,无限网络——……

——网络有史以来首次廓清了:个人稿件、艺术观点的自’’由发布及表达,天马行空,星辰起落,僵化的旧昔文坛模式瞬间“土崩瓦解”……

但黑格尔认为,任何过于热烈的燃烧,都会引起力量的暂时衰竭(大意)

 

 

情潇潇兮雨蒙蒙,美人如玉兮剑如虹,南朝四百八十寺,手起剑落削如尘,狂飙突进乎——

——海洋不是一种地理标位,海洋是一种文化精神,诗歌、传奇!……

……

谈了一滴,海,真大。


(孙文涛回忆录:“再见了,诗歌岁月”系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4-14 03:3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