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80|回复: 14

《夜歌》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1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歌》组诗

之一

谁从世界的外面进来,从未来过,又如此熟练的进入。外面,光是光的陷阱,你是你的梦境。绝望也是一样的,与一场半途而废的性事,如影随行。桃花恰好,在每一个杜撰的枝头绽放,她们努力让蕊显得多姿又妖娆,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而你还是想说外面。外面,遗失了所有可能。春风不度,一地残花。每朵死去的桃花都饱含眷恋,每朵中都藏着一场绝望的性事。而你所说的绝望,并不比一场夏夜暴雨更绝望,你被顺利关在外面,无可触及。

之二

世界之外,她有更多可能。绝望却永远属于春天及春天里的每一场花事。娇小皮囊都是谎言,裹胁着一匹未上鞍具的烈马,背道而驰。夜轻易撕碎矫揉造作的伪装,赤裸着亲吻,舌尖与舌尖的战斗,汗液与汗液的交流,每一粒体内的盐都自有主张,混在一起就是世界碎裂本该有的样子,万花筒。抵入、迟钝又犹疑,在荒诞的彼岸,每句咒语都有毒。背叛季节的冷气房,娇艳的花固执守候着她的好名声,咫尺之外藏满厌倦。而每一下冲刺都孕育生死,每一次抵达,虚无瞬即扑面而来,猝不及防让一切可能都成了虚无的一部分。

之三

世界与他之间,唯有一扇虚伪的玻璃窗。优雅与无耻之间,也是一样。他还有大把未及播放的民谣,死于时间与谎言。一些白发再无耐心,借助雨季,迅猛爬满鬓角,固执的坚守成绝望与平庸该有的样子。痴肥的胖子,不再养猫,不再整夜写诗,不再把蓝色种子撒满逼仄的房子。他烧得一手好菜,看无聊的肥皂剧,每日关注CCTV里中国伟人的一言一行。然后,顺手扯下一颗球型海南凉茶丢入玻璃壶中,看着沸水是如何将其变成几片满是虫眼的树叶子。

之四

还有什么可能呢?2009年的仲夏夜,他曾拥有一支未绽放便被切下的夜昙。他将她泡在一只盛满清水的杯子里。他光着膀子坐在异乡出租屋的一台破电脑前,看着一支将死的昙花如何耗尽最后一丝气力在昏暗的台灯下努力绽放。当然香,腻人的香,迷醉的香,死的香。他看着她如何绽放随即萎顿而死,甚至他为此默默流下眼泪,为此写下一首诗歌,为此诱发他无尽的怀念,并终将死去的昙花放入冰箱,如同将一具新逝的女尸推入太平间的冰柜里。第二天,他便拥有了一碗味道鲜美的昙花蛋汤。

之五

你还在徒劳期盼一个注定要来的秋天,相信银杏的黄叶子能够粉饰整个荒凉的世界。爱情是一把又薄又锋利的小刀子。你将自己扮演成一个雨中的江南女子,安静成画中该有的样子。但如同每朵错季的花都不好命,每片无风自动的叶子间都会透下些许冷清的月光。时间被关在外面,世界被关在外面,你及你的梦被关在外面。春天之后,唯有荒芜。月亮学着再次圆满时,天又快要亮了。

                                                                      2017年7月10日凌晨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7-7-11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昨晚刚从你的空间里读了一遍。好久不见坟头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的少,写的也少,但还是『习惯性』在这里发一下。顺祝各位友人,夏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毅】先生 发表于 2017-7-11 10:34
昨晚刚从你的空间里读了一遍。好久不见坟头兄!

看样子是穿着马甲在玩游戏,想来也是老朋友,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咫尺之外藏满厌倦,多好的形容。足以粉碎所有的感官与神经末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坟,我真身,好久不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泰戈尔的诗就这么横着一排排写下去。有时候想,哪天我也这么试着写写,简明扼要,语言流畅的,顺着文字的沟壑一路前行,在行进过程中,用气息控制着,深入浅出,让读者在透析明亮里感受文字的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朵错季的花都不好命,每片无风自动的叶子间都会透下些许冷清的月光。时间被关在外面,世界被关在外面,你及你的梦被关在外面。春天之后,唯有荒芜。月亮学着再次圆满时,天又快要亮了。

好深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唔,二大爷,我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等我安静些再来说点啥吧,也可能不说啥,但是这都不重要。还是那句话,我们就算看上去面目全非,但骨子里还是那么回事儿。嗯,我换个时间再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1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坟头你好,坟头拜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3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春天,也是在红颜,我对你心存感恩与歉意。

今年夏天,依然是在红颜,你在安静写字,冷峻沉思,

短句是碎片般的思考,又连成奔涌的意识流动,冰冷桀骜又热烈模样。

来读过。留个爪。问个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8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所谓写的好,或者哪部电影拍得好,哪首歌唱得好,都不过是感觉到似乎“与我有关”。
比如恰恰说了“我”想说的话,恰恰象唱给“我”的歌,或者片子里有“我”的身影。
你用了三小节,提到了6次绝望。再用两小节来细细的支解绝望的细节。
花、梦、性事、生活、太平间和终不得圆满的月亮,无力感无处不在。
其实最可怕的不是装给别人看,而是装给自己,镇定也罢,作息规律也罢,无动于衷也罢,都不过是无用的自我麻木。
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突然又觉得懂得的,不用说。
那就这样吧,就好像我们日复一日,重复着宿命,什么都没变,除了白头发。忽然庆幸人终得一死,不然永生将是多么令人恐惧的事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8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唔,又觉得调子起得有点低。那就追加一句,庆幸还能感到绝望,那是因为怀抱希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谢过诸位友人。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断断续续,但从未真正停滞。人生呐,就如是了,有所坚持,已然幸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GMT+8, 2017-11-20 01:5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