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07|回复: 44

【脱马甲】半月清谈。嘉尔远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0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苏慕遮 于 2019-6-10 19:51 编辑

【江湖】

月与扁舟子,小诗小令。杏花飘远,是江湖
贩夫走卒与荒沙驼队。是江湖
帮会行堂规。匪类拔镖旗,刀与枪,风云际会。是江湖
一壶老酒。吐出的事,与茶马古道
是江湖
江湖是夜行人的。缄默

是儿女共洒的泪
是正,是邪。是兴或寂灭


无题

1、

六月。有软绵绵的画外音,响起
像花走到尽头
扑朔而落
或一场说来即来的雨水,漫过天沟

窗子轻启。又如时关闭
亲爱。这就是岁月
波澜不惊。如果蝉的单音听厌了,我们就一起把旧风景。卷起
你看。“青果站在枝头
像一只安静的雏鸟
倦于飞翔……”

素衣。写到六月,忽然悄无声息
仿佛语言迟于心意。仿佛你的名字经过我的村庄


2、

说到打谷场。我像一棵久立于山凹的谷穗
饱满时。被秋风收起
说到故乡。我像一条静止的船
在无涯的水路。护卫沉默
说到深海。我像月光下的小蟹
拨远帆的弦。又执拗地
以沙滩上的脚印为家
说到青果与飞鸟
七色翎羽
化成酒,在木桶中沉睡

3、

在路边,数马蹄印
或撩起风尘
林间。一枚果子应声而落
七月。很多无名的花,你不见
仿佛就不存在一样

众鸟飞远。蝶随意安身
七月,有提前腐朽的叶子
许多真切的事。平淡下来,仿佛从未发生


之后。陌路上的水车,也可以看成童年

南山桃花,兀自一季一季地开。小蝉唱着雨
一地,零落的
云。与被架空的槐香,七月,蝶的目光远于六月


飞鸟

1、

它。多出一个维度。在红尘之外
有羽,有翼
有第三只眼,和一颗通灵的心
白蚁在时光中熬。背负飞花。念恪守与秩序
素衣。这让我想起
旧林里一一慈悲的故人。与云上袍衣

以及站成远古的。岩画
我们可以称她为爱,欢喜,或图腾

2、

三生三世,或溺水三千
皆为浮图中一粒芥子
七月蝉,八月飞萤。与镜心蹉跎
胸针、发簪,松针
或一枚超脱倦意的茶梗。纷纷坐化

夜霜,流放到清晨结露
我们转白塔
关心
飞鸟一一
白雾,沧海

3、

白驹过隙,或白云苍狗……
一种鸟儿
注定吐血而死
另一种鸟儿,一生只重复一支歌
挂在荆棘刺上……
更多的飞鸟
用浮游。诠释生命与灵魂
爱惜自己羽翼


想念一座城

1、

从浅水流露的倦意。到苇花照影
悠悠脉脉地飞
城。进入意兴阑珊的时代
不写烟火色,只拣
花落,草黄,叶红。风劲,月清,露重,霜白
写秋虫。与夜雨撼梧桐叶
小城四街冗长
忧郁而寂
燕山就在身后。素衣,此时想你
雁字成行
绵柔的锦书自灯花上开

2、

很多旧事,掺入呓语。只要有笑意
也是常新的
比如蛙声中的稻香。边城侧影
及栗子花的沉郁
雾茫茫的晨
直抵内心的。巷内呦喝声
蝶返回到幼虫年代。蝉丢弃翅膀。滑行。暮野,轻烟
雨水回旋或低溯
远山,与情人新衣。燕子
离开苦寒的城一一我轻轻唤声“素衣……”

3、

巷内木棉花开。古藤开在更远的
白雾里
我经常想起
你唱的第一支。羞涩的歌
或遇见雨时的赤足奔跑
想起某一清晨,你在静谧的林间。久坐
菌子。与你的眼,都是水汪汪的

素衣。允我将你注视的羽毛写进字里

4、

捏泥人的不见了,爆米花不见了
沏茶糖的不见了
卖针线,与布匹的人不见了
城。空荡荡的
没了,评书,捣衣声,马灯与打谷场。还有很多很多熟悉的人
霓虹灯下,小城臃肿许多。走失的。似乎是
被截去的肢节。
素衣。记下一些小句子。想你,可以冲淡莫名的抑郁

5、

午后。不时有人影晃动
融入宽窄不一的小巷
我相信。真正懂得相思的人是不会忧伤的
绿杨遮住井水
蝉的痴鸣化成叶子的脉络
素衣,素心。时光就是迷人的小句子
思念时。像旧时光
跨过河,然后。久久回望
你看。那朵高原的花。遥远的雪山之雪
闪着圣洁光芒

6、

这个,容我再想一想


目光。落在小路的长尾雀上
总觉得她有什么话要说。又匆匆飞远
西边是一片石榴红
大部分天空是灰色的,陷落一刻
呈献出花儿的初生,伤,与逝
沙缓缓坠下。一种落寞,是语言无法陈说的
归鸟如寄。羊群在护墙河的
北岸。吃草
素衣。请允许唤声“亲爱”。请允许我走进你的城

那些年

1、

那些年,浮光遮眼。却也安然
红豆只需一颗。在袖中变色
在指尖。生出冰花般的裂
她说,“你的白衣是旧的,你的马蹄声是虚拟的……”
我用十里山路的风,吹入左耳
我们一起相信了古渡,桃花与红笺

2、

她说,“我是担负太多亏欠转世的”
我就相信了,每次忧伤的缘由
也许。未及扯开缠绵的茧
在玉兰季,睡进雨中。昏沉
也许焚烧过相思叶。或者。在南坡的。雪与梅林中
背道而行

3、

幼年。我曾大病一场,若流沙
在风中沉思
喜欢上,古老的船。喜欢
摇铃声
以及人间的。所有清寂

4、

他怀念的,半支曲子
像淋湿的木棉花,或潦倒横卧的六弦琴
三月。不停歇的风。拂过枝头
没有留下青果
也许。只是雨的眼迷离。丛生的
虚妄之念

5、

三月。适合将雨水写老,触摸沉入昨日的船……
适合懒在故里。听见的都是乡音
低头是自己的影子。抬头看最近的月
临一首飞花令,就有酒至半酣的不安份,挂枝头十万朵踯躅
引风。排雁字。递一千夜锦书
就有数十里青山痴缠。喊出“呜呜的”。回声

6、

载忧者。唯陈年酒
杏花只是代入词。所有亏欠入梦
行船与浪迹人……在烈火上织锦书
在水上种烟花
无非是一一
燃起的。熄灭一一吹熄的
燃起

◇六月雨

素衣,今天为你写一次完整的雨水
从云初生,咬紧风的衣角开始
红蜻蜓低飞
或悬停,多像一道尚未揭开谜底的谜面
啄泥,剪水,如果眼中见的是双燕
她们一定来自于同一屋檐下的,同一巢穴
红嘴雀在雷与闪电中,有些失措
它依然没有勇气
躲进身侧密境
六月雨
是忍不住的小情绪。趋于美丽地
飞进盛开的丁香。与海棠

◇ 可以的话

可以的话,就把桃花的粉。或玉兰花中的雨
留下来
做成永恒的三月。像明信片,或硬木框内的原风景
像纯色密蜡,或透明水晶

素衣。可你也要原谅
我的表达有时也像零落的。碎瓷
有纷乱的刃和棱角

你要有耐心,等我把它们一一粘合起来
以后的日子,是有形制的
是骨质的。沁凉而温润

◇ 她说

她说,“雨一直下着
后院的海棠果又红了几颗……
雨天不适合雀鸟出门
想必。它们应是安然的。芭蕉叶在雨的反斜面
只能听见扑簌的声音
今秋尤其水濛濛的
不宜赏荷。耳边全是,凋零
与莲子落水声音”

素衣。只要听你一直这样说着,就是良辰


◇  瞬息或永恒

素衣。我们终究是要离开渡口的一一
就像逆时光的
回首
扁舟子和月,瘦湖或西塘
红笺与十里风。把身后修饰得那么美好了
我们有兄够的时间。关照前方
那些长短亭,幽僻的路,成片的
原野和荒漠
素衣。你念起小句子,时光就如词令一般
注定有。同行或陌路的蝶。飞来飞去

◇ 暗涌

之后。谁也不知道路。素衣,你要在我身边
一起走。就像水面的船
时疾时缓。时而采渔火与酣眠。时而沉溺。隐密若微光
念及梅子雨时。相互望一眼
浊浪。或陡峭。也成了安暖的词
取礁石前倾的三寸。与暗河失态前
十里心胸
岿然或流动的
都是妥帖。都是回眸里,稳定的江山
于是,不怕花谢。不怕月。某一夜不再圆。以及月光下,所有残缺声音
念着会者定离。我们在三月。最后一次微雨中
叠起水袖。等粉色的
四月

◇ 雨还是不停的落下

想一想,午后时光
是闲暇的,你流露出的慵懒
也如一股茶烟。有愉悦余音。或
烟花般的缭绕
平淡中。也会记起很多
比如。一别多年的人。又在恰当的某一天
出现
无事可做时。独享淡而唯美的疏离
素衣。在雨中,响起的音乐。忧伤也是迷人的
像一片病叶子的。残缺
落花声中的。掌心纹
也许。有刀伤一样的脉络

◇ 自拍

素衣。我写雪或芦花。写眼中普通的叶子
只想要时光再慢些
我们可以更安静地看。湖面散逸的纹
看云水荒凉,桃子的刹那一世
鱼游向对岸
星河寥落
浮沉于美,而恒久的秋水。与夜
闪着瓷质的光
不需要。光线、角度,距离的
变形。与讨好
你选好风景。我在意的,只是风景中的你

◇ 安然无恙

就这样。无言也好
避开目光。与焦点
六月蝉吐出尘埃。封闭一座城
有些花,注定开在眼外。就像月光跳进井。沙追向凉。与无涯
每场雨都有惊呼声。渡者袖尽落絮,也未必时时安稳
并不是每一阵风都拥有荷香。与快意
蝶。
隐入角落。或幽闭中,我只是这样写着
用一些字覆盖了另一些字
素衣……
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依然平庸的过了一天

寒衣调

听夜雨的寂。想你的城
你的巷
玉兰花。轻轻浮起一片白
丁香的忧伤
撑起旧时光。谁肯为流浪的歌声。执伞
晨昏,花事,荼靡,青瓦片。一片雪逆风
冰裂纹中
闯入黑色小蝉


深海之恋

1、

我们同时喜欢上一片海。蔚蓝
广博而神秘
忽然浮动的。海妖歌声
未知、魅惑,忧郁和死亡。也同样迷人
不需要多说什么。不必关注航线
水手有他的方向
指北针和罗盘。有坚毅眼神。和黝黑色躯干

2、

远帆与鸥鸟。那些七彩壳
或许已失去肉身
在沙滩安家。陪椰林。与椰林的脚印
夕阳像睿智的钓者
展颜。会有深海鱼尾露出水面
我毫不犹豫地爱上了海
把海的蓝,与深邃。想像成,爱人的眼睛

3、

之后,是小海星的世界
她与浪花踏上礁石。唱起悠远的曲子
或者在深海。用荧光排列出
幸运符。与幽幽叹艾
她与我一样。很少说话
就这样。日复一日地,静默、想着。仿佛携手而立
仿佛。远方与小岛就近了一点

4、

不知道。我们建的小房子,还在不在
是否已如时光般斑驳
不知道。被酡色夕阳拖长的,牵手。还在不在
以及,留在沙滩记忆中的。身影
那片帆是否保持着恰当距离
阔叶林是否还会在黄昏展露笑意
亲爱的,我经常梦见。一片海,与风,与浪花。月光与小蟹的追逐

5、

之后。你是长大的女孩,变得忧郁矜持
开窗。又时时遮上
薄的面纱
像陌上。轻盈的花的声音。或流星划过
像久封的桃花笺与马蹄印

或许藏下太多时节。心里已经有了一场雾濛濛的雨
字间情话更为温柔、委婉

6、

你在三月,小睡。沉沉
我的黯然。与昏聩
又一次。错失初醒瞬间。像一棵树。默默生满着懊悔的花
你像一只小蝶破茧,一寸一寸的
展开翅
多少人目睹到你的美丽。与惊艳
我站在人群外,独自为你承受的艰难。落泪

一笛.风雨.一城絮

1、

白月光。映在孤城
或落进碗。都值得怜爱
一步是笛声
一步是清凉地。有蝶,有蝉。满袖,满院的风
曾经挥霍地妄自抒情。如今愧谈北方
累了,就躲进最小的壳
将心经
读一遍

2、

朱唇、横笛。落梅与雪,无一不是昙花惊眼
想起我的城。我的风,与絮。无一不是梦至阑珊
缭绕迷人的小句子,美丽。失于用心
不说圆满,它会引出伤心事。一击即溃的,妄谈持久
雾恋上山路
清净人,赶着他的白鹅

3、

写一写杨花,昔时柔软物
今日妖娆纷乱的舞者。说长亭,与风,与旧时荒草
折一段柳
就应了相伴
就有漫长孤旅的
光。与温暖。梦。与一生所念
说时光缓缓,白日迟迟。说闲来滋生的厌与逃逸

一山高过一山,落日还在长河之外

4、

木、草、花、叶。皆有因、缘、果
禅者茶,饮中智慧生
隐前世雾霭,岗岚。示以屈蜷之态
等香,等白衣素手
等水在火上沸
自唇齿动七窃,于纤毫间撼百骸
或曰,斗室,风自何处来,何时梦凉,何故门窗开
或曰,心动。何物随之动。雨入帘帷
色入空门,无际无涯的,雾茫茫的白。谁与雪同寂


【寒衣调】

我的故乡人,不善箜篌。只有竹笛
或不时响在南山的,野调
像。风中草,或水里搁置的船。苍郁、荒茫
默默生着歧义
听雨凋谢,热茶如何在雪后。转凉
曲中人飞出曲外
曲外人闯入曲中。他们
得到什么…失去什么…
琐碎、痴缠。竹笠、蓑衣哪里去了,浣纱声哪里去了
云浮沉得大起大落,水鸟与山鸟,交汇
你的一生所爱。成为
风中花,或月下禅。随你
无语、激越。欢愉或孤寂

【深邃】

昏黄的灯,与小月。适合放纵
回想古人。或追思来者
无休无止的白。蔓延
适合在寂静中。添入你的海,风与鸥鸟
想你腕上青胎,眉间痣。或指间柔荑
饮尽一杯酒,守到茶凉。云淡
然后将梦做到极致。嚎啕一场
次日,我恢复沉默
做计划
阅图、排产、转现场,在机器声中
像石子一样。硬朗


《你会,等到更好的一个人》

~
灯火初明。又一个漫长的
无语之夜,想哭也没有泪水的。夜
比忧伤还忧伤的是,你发现
很多疼的无指向。就像
偶尔陪虫子坐过的一个下午
或苦苦等的
风一样的女人。相思多像犯下的错
或一场局,局外人
算超脱还是无辜呢。理论不清
我也珍惜柳芽。送信人的脚步声,或近或远
见了错愕旁生的枝节之后。只用余下的坚持,缅怀初心
我的山水,陡峭而瘦硬
更想在白雾的假意柔软。或疏离中。独自走一走

~
你的眼中,藏着多么美丽的绿梅
在洁净雪后
适合倾诉,装订成。优美的时光辞
我不敢轻易冒犯。与打扰,但这并不影响
我暗暗送去,真诚的祝福
就像,很久之前。经过一扇窗
一次回眸。与祈下的愿
南南,你值得有一个更好的人,爱你
他有干净、澄澈的眼晴,流水一样的温柔情话
不要只相信硬币。也许短暂无言
音乐就会瞬间响起
我,会因为你们的精致,欢喜。或泪流满面

《相思引》

他把棋屏放入小院,等三月的雨水
敲棋子。或溅起小花。寡淡
又荒凉啊
脚步声无人认领
瓦罐的旧谷物。是无辜的
它不是种子,却萌芽
煮化的。重构,也再不如前
她说,“旧光阴是灰色的”
眼前的
新光阴又添,白发

《一夜的雪》

白梅,是江南尤物。我却
用它喻北方的雪。旧事是用来遗忘的
放手了,就不必遁空门
冷月亮不必出鞘
飕飕的光。若龙呤。虚写
马蹄与一个女人。无语,或痛快的哭一声。都不算过份
一夜小巷,装满了风
诺大思绪,也是团团簇簇的白。在指间晃
蜂麻燕雀讨生活
浮起是空
落下也空。我的城,自知冷暖

纸上江湖
文/嘉尔

影儿。既然是写给你的江湖,就避开
暴戾与冷血,它是宽泛的。像一个巨大的空容器
此时,我可以放入……桃花
鱼先后游过渡口。淡粉色的水
男子与女子,红衣、白衣。联袂
穿越佩剑人眼中的,岭上云,风中尘,烟中柳
我不会让你清贫
也不会让彼此间产生嫌隙,我们会化解亏欠与辜负,压制判军
不让城门失火。我们的江湖,有孤城,清笛,小诗,素笺。也有
茶楼酒肆间,南来北往客口中的,异域

雨水.五月

1、

柳枝是寻常物,依然需要珍视
包括蒿草和燕子。菖蒲与枝头的鹂鸟
越发不能忘的。是某年五月
小岛上的,一生记忆
我们写着阔叶林,与白月光。一个在岸,一个在深海

2、

我不止一次提及雨水。只想
喊醒记忆。经历是美好的,也是易逝的
需要召唤
就像此刻读你双眸。读眸间美好事物,世界就安静下来
读你。就是恒久的,玉兰花闪着瓷质光芒

3、

田野是广博的,也是慈悲的。青草、虫声,沟壑
以及池沼
都是向善的,亲爱的,风也并不薄幸
如果同途,亲爱。请与我缓缓行
如果已在陌路。请留意,我托与蝴蝶的问候

4、

南风一直在吹。桃花开了、红了、谢了
眼中不见了,但她,曾经真真切切地。美过
亲爱。就像在南风之前,相约写起的桃花笺一样。美过
过了谷雨,我也不许你哭
在你喜欢的麦田,等六月。我陪你,站成稻草人

《孔雀令》

我的远方,或荒芜。或青翠,是一曲至美小调。我的爱
不必广博。静谧也同样迷人
我独自建房子,削竹笛
养一匹健硕的。白马
丁香花被歌手唱成忧伤。我不喜欢,索性一直隐忍
学伐木,用斧头。或刀,做朴拙器物,盛水。或种子
每一天都有,萌芽声、花落声、虫声、雨声、雪声
每一天都有,忧郁、死亡、重生或再现
羽毛落下一刻,像风。或心爱的人

《飞花令》

我的金丝鸟。飞走一刻,我也恰好醒悟
索性丢掉精致的小笼子
她的歌,不论唱给谁听
都是迷人的。我伤心的是
这些年忽略的藤花。淡雅古香,以及。曾经的寂寞
她最柔弱时。我脚步未来
她最完美时。我是匆匆过客。她有泪水
冬,有雪,有月光啊。她却藏进轮回。寻也寻不见

《追魂令》

舍利子。无非是前世病灶,火也烧不化的
斑斓石子。供人敬仰,或朝拜
我用笛声的慈悲,呼来风,唤来雨
养育枝上青果
兜兜转转一圈。东北,西北,东南,西南,江城,山城
我还是钟爱我的边城
四关,阁,护城河。回回的羊汤,汉人的麻糖
老德号包子,罗文峪隘口,禅林寺钟声,和千年的古银杏
笔架山,卧龙山,滦河上行走着衰老的船。鹫峰山的舍身台
昌瑞山,每年的七十二场透陵雨(此时请原谅我的纷乱……)
古槐花下,不知名的小巷,与连成串的呦喝。峰火
桐花。将寂灭诠释得那么美
眼中没有一种花更像栗子花那么执迷
风,散不开,雨,浇不殁
从长城脚下,飘进。镇海街,水泉路
抽出燕山的骨骼。投胎
小城,供奉着铁血,与魂魄

《赤血令》

寅时,天地为青色
壬癸水动,则东南木生。生火、生土、生金
生智、生勇。生杀气
我的鹰。站在山顶,风吹草
雨是十面埋伏
雷是紫禁令
我的箭搭在弦上。等异动,或伏兵

我的父母,在故乡耕种。他们善良的,只关心田园
我的女人怀抱小羊。栽花,插秧
种明晃晃的月亮



《疾风令》

师傅说:“练拳要稳,步步如过山”
知五行,明六要
要空,要含胸、拔背。气息鼓荡,要惊,要诈
青龙出水要急,一马三践为了击远
狸猫上树要轻灵。老猿回头,时时望。为了莫作浪子
调肾水。提顶、吊裆
槐虫步聚力,七星步。要知进退
起手似横非横
鸡闯营。熊出洞入洞
吸气要匀,吐气发声。天地开阖。星月轮转,世间有百态
莫轻道。尘子、英雄


《青云令》


升腾,就遮蔽太阳。飞落,就咬紧山峰
等风来。等幽谷中的蝶,斜穿三月
燕潜形,红嘴山雀
也见惯聚散了吧。或缓,或疾。或缠绵,或一双泪眼
桃花在渡口酿酒,说,“粉色微醺可以冲淡忧伤”

伏虎令

四月,野蔷薇开花,暗藏小刺。粉的,红的
预示纷乱。或欣喜
四月的,虎越过深涧。踩着清溪的石子。变得多情
而忧郁
虎不吃素。下山。只嗅蔷薇的香

眉间雪

是一阙小令。困在昨日了
她在院落种瓜、点豆
也深深植蛊。日复一日的,没有讯息

蝶争先飞向相思引。六月,蜻蜓成了悬疑的谜面
惆怅了眉间雪
也许习惯寂寞了吧。她避光,避桃花,避软语
穿黑衣。等阳光下的马蹄



六月。杨花落满城,蝶脱开茧
尚在野外
蝉声与雨水,唯美、简约。互争高下,又适时和解
像寂寞与欢愉
刻完窗棂。又刻掌心纹

子规鸟不再啼血,小蜗牛长大了。我的童年
孤单的。只剩一盏马灯
渡口。只是传说
旧人转身,新人十指相扣
多少亏欠入梦。夜才有了不尽的落木声

我的燕子啊,用细尾
剪出池塘纷乱

某镇

亲爱的。去S镇吧,住进我们的房子
豆角秧、篱墙。绿的
白的、蓝的。像风中,祖母绵密的叮咛
西窗适合梳妆。画眉
适合将菊花与霜。装进铜镜
没有教堂、白鸽。不必刻意向外物抒情
北方装满。高原之花,芨芨草
与海岸线
芭蕉、木槿,是过路风景。徽州与大雁塔
挂的是他乡月
亲爱的,放走鱼和燕子。只想你
想你与S镇、苔花、古老的水车与童谣。想你时
风就来了,扬花来了,芦花来了。温良如你
填满瘦硬的城
我用兽骨笛,拟漫天的雪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打头,没办法,好吧,容我慢慢汇总,先眯一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就知道嘉尔是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去脱。我也认下舒姑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写了很多。。嘉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子青,你写的依然那么好,我读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慕遮 于 2019-6-10 13:46 编辑

婉清姑娘,写的好,汇总的也快,只是媒婆当的……唉,一言难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嘉尔,常有互动,谢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来看脱马甲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进来看还没填上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尔尔是苏哥哥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才子,印象很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飒野 发表于 2019-6-10 13:40
嘉尔,常有互动,谢谢了

互动是应该的,这次我互动不多,恰好遇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呀,我也脱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19-6-10 16:03
进来看还没填上坑

晚上填,阿梨还不换衣服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6-26 08:3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