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44|回复: 33

【脱马甲】满街客栈,不收留一个失败的导演,武林外传,还待来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0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慢走的云 于 2019-6-13 15:24 编辑

《急急如律令》

挑战者出现在人群边沿
杀手就在五步外磨刀
这乌啼中的敌意,这早晚的敷面霜
他脸孔苍白
看到后视镜里急速倒退的春天
有人模仿傅红雪
拖着一条病腿

乌云催生山雨
当有一场雪,压垮城垣
夜宴中打翻杯盏,一座城池的骚乱
难掩一个人,内心的慌乱

不如把屠城换个说法
提着人头游行,不如五花大绑推出午门
许你以太平
不如直接送你一座玫瑰园

1、江湖

土匪在深山日夜操练
乔先生每天在黄角树下执黑子
城破前一天,他压低嗓子叫了声打吃
整个下午就蹦俩字
城门闭合,满街脚步乱跑
乔先生棋子一扔,也不盘点江山
就那么晃悠悠去了
有什么要紧的,反正明天还来这儿
顶多换一个对手
红袖反正是不来添乱的
红杏过了季节,估计也不会躲在墙角
冷不丁吓人一跳
乔先生把肚子放在心里头
又开始想那一脑门子浆糊的江湖大侠
今夜不知会在哪棵树上吊死
伐木人从山中回来
说砍树时斧子碰到铁砂子
砍了一棵枪毙过了的树
乔先生想到十多年前被肢解的野猪
一时幻听到松涛中的嚎叫
他想哭一嗓子,或者唱也行
只是被砍下的那棵树
就躺在车床上,还在以体内的铁
交换锯齿的能量
抵抗失效就是瓦解
溃退的树被钉成一口松木箱子
乔家留下老长的笔记
断断续续。尚存纸色与墨迹的排序
最后一本写至中页,戛然而止
一个家族的鼎盛叙事
竟在一个早晨如一粒灰尘被拂去
女眷的诗词残章,不见血迹
只见春日迟迟,吹着寂寞衣冠
落子的棋盘,有擦拭不去的茶渍
此后的凌辱更胜于凌迟
一百年培养不出一个贵族
乔先生的江湖记
极有可能是个孤本


2、江湖补记

江湖就是一桶浆糊
何况还被夸饰出很多名堂
大侠们交换了招式和功夫秘籍
铁布衫、金钟罩,乃至坊间盛传
刀枪不入,足以向列国开战
如此庞大的人群
死一半,还嫌拥挤
剩下一半搞运动,舞狮、舞龙
玩诗舞。再想火爆点,砸车,摔手机

而某些时候,江湖会成为一个人的枷锁
一个愁容骑士的风车
一个马甲混迹其中的诗舞专区
一个夜色里的梦魇

《孔雀令》

给一个晚上,认识一只孔雀
它是蓝的,极有可能还是个男的
蓝蓝的夜,蓝蓝的孔雀


《飞花令》

小李飞刀掏出来的是花
李秋水掏出来的是花
东方不败掏出一朵最大的葵花

《追魂令》

要吃下三张令牌
夜晚才不饥荒。真到千里饿殍
派黑白无常去追,那也是追不上的

《赤血令》

反正多的是人标榜
血是红的,热的
我就不多此一举研究下去了

《疾风令》

风要是敢吹得慢一点
它就是今晚的反派。跟东方不败、岳不群两个
娘炮一样坏

《青云令》

最先想到的是个电影演员
浓眉,大眼袋,男性
演啥角色都是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

《伏虎令》

没叫你三拳两脚打死
要你给它栓个套。每天牵出去拉屎
跟在屁股后头,遛弯


《江湖》

攥紧的拳头松开了一只
不代表与这尘世彻底和解
姐姐,今夜我在六合寺
荒凉的雨水掠过荒凉的城
孤灯照见粉壁上的窗洞,是圆,不是死寂

你如影随形
种桃道士还在招魂
萨满摇铃。雨花打在石头上
遍地石头都在尖叫。边城出现一个浪子
深山多一个出家人


《眉间雪》

到雪地里撒野,去湖心亭看雪
天地无物,就见几个纨绔
你说太上忘情,太下不及情
我在记录时写错了日期
姐姐,今夜你不要笑话我
三千里归途,都在落雪,落叶
残花不扫,风不吹,山中怪石嶙峋
山下的小屋,像朱耷的眼珠

《笑红尘》

鸟的箭矢在疾飞。昏鸦的化骨绵掌
又徐徐劈下。徐徐的
还有车马,还有一天暮气,和
灰尘。有太多的人写诗
余生将是一个很好用的动词
把红尘推给我,而你
天高水远,在一朵白云下失去了踪迹

《半张自画像》

侠客行的最后一个名字
是个不会使剑的人
飞越蜀山,坐的是键盘的复兴号
车窗外,初夏的绿野和水泥
比赛着谁跑得更快
岷江只匆匆露了一个断面
恍若陌上归者的半张脸
车内的不文明乘客
脱了鞋,慢慢割着脚后跟的老茧
这个杀手不太冷
冷的是旧空调嘶嘶的吐气声
想起某姑娘的牙疼
自画像画了几笔,鼻子不是鼻子
眼睛不是眼睛

《深邃》

路过南京,总能遇上几个贵妇
按李商隐的说法,此地分得过天下
望海潮,不止十万女娇娘
人老建康城,就一句戏言。我老了吗
顶多半老。脑子像口深井,全是水

半妆的桀骜,等你杀够了人
自然练成。趁夜黑风高
抓紧向梅超风姐姐看齐。到时
我从瓜州渡口乘风而来,像李乘风那样
做个死鬼给你品鉴

《与此无关》

首先这是个伪命题
杀手与江湖,导演与沙发
互为故事与故事之外。这是其次
我没说的,是其三

白云苍狗
不代表时光倥偬。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孩
手指头一动,给自己起的网名

《妹像月亮天上走》

来吧
风中的铁拳动车般疾驰,铁轨上卧着等死的人
死耗子的小眼珠
装着整个夜色。这弥散的
迷醉的,奔跑起来的。兽夹,谷仓,月亮,与农药

月亮升上山顶,月亮升上山顶
又大又圆的月亮,垂下阿细的梯子
神木岭的子民穿着五彩衣裙
这提前的,提速的,让人想哭的节奏。动词、动词。。。动词的,叫人想抽的速度

妹像月亮天上走,祖母的闺房安睡在云朵
哟哟,来跳舞吧,哟哟。拉着手的男人甩起兴混的小尾巴
观光客,我也要送你一个沉默的火堆

来吧,灵鹫宫自己掉下悬崖,妹呀
吊桥上猎人喝得烂醉,绿藤结满坠楼的躯体
哟哟,小河发洪水,死耗子乘着月亮飞去

这一夜的黑火药,即将在枪管里炸膛。哟哟,崖壁上的小矮人
即将复活

《十年》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寂寞
是一个人的狂欢。”,这首歌是阿桑唱的
“她的嗓子里有碎玻璃,和一段斜斜的草坡”

阿桑死了有十年了吧
十年的寂寞,十年的狂欢
当有一天另一个男歌手嘶吼起来
“至少这十年……”
猛然发觉,我在这世上又虚度了十年

“时光就是用来浪费的”
说这话时,我至少要装得像个哲人
十年中我们跨过的大野茫茫
好些人用生死丈量过了
十年意味着什么
在苏东坡的诗句里,我没找到真正的答案
十年的随风而过,粗略的算
大概,约等于,相逢时的一笑而过吧

《十日之约》


剑是好剑,刀是金错刀
美人相赠,打马并州。嗨
我已走在你的薄暮里了

十日之约。九个浅浅的黄昏
九朵玫瑰的
浅浅睡眠
最后一个,是午夜的三岔口。迫不及待的雨点
一双手
黑暗中的
摸索

我要你,是新近流行的一首新歌
新欢旧爱,都在一张拉长的马脸上流泪
我要你,给予十日荒芜,足够
毒发身亡。或者
给我十次日落
十次饮弹,十次意淫中的猝死


《洛神》

如此,适合将话题转向一个女性
水边的阿芙洛狄忒

中国的魏晋时期,大概雅典卫城早已建立
柏拉图就一标准的清谈派
苏格拉底的学说至少影响到三个中国人
建安风骨,在李白诗中有所记述
我想,那是一个后来者,对前代美人的五体投地

身体俯伏,天地就变得开阔
乃至逍遥游。庄子跟柏拉图长得不是很像吗
洁癖加夸张的想象能力
任何人都可以在洛水之滨
领到一次外遇。在我罗列出许多毫无关联的名词后
按橙子的说法:你已神

一夜睡眠,脑中的杂质被梦过滤,而后雾化
挥发。我获得一个清新明目的早晨
电风扇吹出的风,在光着的胳膊上制造了几粒鸡皮疙瘩
我并没想要关掉它
我想我应该出去走走了
在蓝天白云下感受爱和孤独

像一只野鹤飞临
想象中的曹子建牵着白马
他走至黄昏,然后在一片水的哗响中出神
千多年前的黄泛区,有大量倒伏的芦苇
所谓伊人,泛指伊洛地区的女子。蒹葭苍苍,宛在水中央
缥缈的国风,缥缈的爱情,缥缈的乌托邦

魏晋人的祖国瘦如毛驴
而云从龙,虎从风。一个世家公子,必有相配的乘舆与随从
神仙中人,则是我们从绢本上获得的认知

阎立本与顾恺之,是否具有师承关系
不得而知。后来阎立本的人物,稳重的走在红毯上
个个怀抱大象。顾恺之的神仙和凡人,则一会被风吹来
一会儿又被风吹走


本帖最后由 【武】林外传 于 2019-6-8 22:41 编辑


《盥手观花图》

盥手观花图,从视觉上讲
足够我吃惊的了。美人的站姿,以及那张
不合人体比例的脸,满月般孤悬夜空
简直就是一阕找不到词牌子的宋词

难道不知名的宋人,在几百年前
已经预见到我要写一首以月亮为主意象的诗
不可思议。这幅画上的贵妇,显然有唐风的遗存
在今世,我们再不能那样,气定神闲的
欣赏一束牡丹了



《紫白丁香图》

这外国老头儿真坏,画两只黑头蜡嘴雀
却说什么紫白丁香图,要是画中国画的那些人
都这么写实,丁香就是老老实实开花的树
山雀就是两只大嘴巴鸟
我们如何到山水中去找放浪形骸的洒脱
如何在一幅工笔花鸟面前,摇头晃脑
点赞假装精致的生活


附录:

《蜗牛与黄鹂鸟》

手本来是干净的,架不住一天十二次盥洗
美人在一束插花面前,有口难言
牡丹开至初夏,而后度过漫漫夏日
在某夜的白月光下。几案,铜觚,断掉根脉的
花团锦簇,被一尺纸再现。而在更早的早春
我所经过的寒意里,一树花开了
风一吹。我说,这遍地的渣渣。。。。。。。。

第二幅画是两只鸣禽。鸟儿从五岁长到十岁
没能建立起对身体的准确认知,从喙,到眼睛
它们说不出自己是喜鹊,还是乌鸦
栖枝下偌大的江湖。要是一人左手提刀
右手拎酒瓶。佯装着走过
没准会被徐来的风中,那迷的人丁香颜色缴了械
或者,饮酒过量,就地瘫坐如泥
呀,好开森。它们说,这就是你一心要去的远方了。。。。。。。
















端午节安康

“端午节快乐!”起床后
我这样跟老婆打招呼
想由此打开快乐的一天
“不能说端午快乐,要说安康。”
“为什么?”
“因为这一天屈原死了
你要表示哀悼。”
,伟大的屈大夫
我写诗纪念你,你要还我的快乐


眉间锁

小广告很顽强的生长起来
某著名新闻主持人,在电视上幽默地评论此事:
“城市牛皮癣。”
说出这个比喻后
他并没有轻松一笑
而是面色凝重地锁紧了眉头
好像某种顽症
长到了每个人的皮肤上

端午节一早,准备去买条鱼
走至半途,尿急
公厕墙壁上一溜黑字
前头是“学生妹”,后头是数字
拎鱼回家,电梯间几个红字
前头是“周二娃”,后头是“开锁”
我想,藏在这城中不知哪条陋巷的周二娃
真能开锁
不如去电视里表演他的神乎其技
顺便帮我打开,主持人老师那忧国忧民的深锁的眉头


怀中沙

有怀璧的,自然就有怀沙的
明年端午,我一定要搞一个大型活动
召集一帮人,写诗
然后每人抱块大石头
往江心走。走得最远的
奖一个肉包子
嘻嘻,想到这,我已控计不住我记几了
谁来,给一年时间报名
食宿免费
江水免费
诗歌报论坛发帖免费

人兽鬼

读钱钟书《人.兽.鬼》,只读了个标题
三种境界,三种生物学分类
三种意识流归档
写下这三字,在人生边沿
足够我们不懂装懂

这一次诗舞的时间太长了
好些人已经错乱。木鱼敲破
佛号都念得跟鬼嚎似的

《我要你的黑白无常》

我要你重复的唱着
这一曲新词
这些年我们忙于的互相追杀与
背道而驰,比风快n倍
比网速慢好多
空客380的飞行在我意念之外显得很平稳
十只飞镖,如雁字排列
是很小资的利器
想叫几个名字,黑白无常,也不会答应
就算黑白两道有人罩着
要命不要命
就看某美女此刻的心情


【附加题】《我要你的狂浪摇摆》

深夜听歌,足见一个人
的病。我要
这些年的沉疴,在一首新歌里
泛起浮沫。低徊中涌现
浪花的白与轻
她展开双臂像飞行。我的摇摆,深藏在内心
肢体语言所透露的行迹
是你没亮出利器
我的无措来自这万籁俱寂,四野无人中
可以开足音量吊一嗓子
狂浪不狂浪
反正是年华大好的尾音

《空鸟窝与一首歌里的幸福》

猛然发觉,我还有个遗落在世间的鸟窝,细碎发丝
与枯瘦的春草。鸟鸣里的突然转调
多么惊心。小女生漫漶的歌声,潮水般涌来

我是偶尔回头的独行客,白云变幻中有一双手
用力拍打着孤寂天空。我知道,翻唱者有意加入了幻想
目的是要润泽草木

而干涩,从来不是一个歌手的必杀技
我不会用回忆来指斥昨日
身无寸管,如何杀进你歌声的围城

就这样看着,如手捧一只空鸟窝
发现,是空落里稳稳的叙述。是晨鸟总相信一个童话
早起的鸟儿,有别于其他听话的小耳朵

当天空印上爪痕,你离枝前的蹬踏和轻轻一跃
谁的木屐掉在了秋千下。谁的脸,迎向了天气的瞬息万变
要我说,在六月一个雨前的清晨

听一首歌,削一截铁
直到削出它内部的闪电。让突来的山雨
淋到一个凡夫俗子的头上

@木婉清

首先,你是个女的
有点小闷骚
熟读楚辞
不学邓选,没通读完圣经
所以,你胆子小了一点
步子慢了一点
我很失望
但你又是个热心肠的人
所以,我爱你
原定十日之期,也不等了
脱了也做不成啥事
与其空中碎碎念
不如早点告知
我真的没认错人
港荣蒸蛋糕
对你,我是真的

@隐娘

武林外传没开成机
全怪你
横刀抢女猪脚
还偷偷骂导演了一声
“胎神。”
不带这样搅黄滴
小心我打无人机来你的三D魔幻城
找你吃一顿王抄手

@任盈盈

萧秋水说我动次打次的虐了你
这场相遇
就此成为污点
虐女人,尽管她是个武功高强的女飞贼
也是一个男人的伤心事
旧事不可重提
你蒙面,我乔装
相逢一笑,上东山看月亮
盈盈,只有你的名字配得上一夜癫狂
原本我是要虐不才书童的
那小子是个脑门锃亮的滑头
尺八口径的煎蛋锅,挂在楼顶冒充月亮
月下弹琴
唱起歌来比王铮亮还要亮


《有更多的猪,需要鼓励》

春天上树,啃食桃花
把抒情肥硕。如小镇之野,如麦垛

你的蝴蝶翻飞之时
更多的猪,已受到鼓舞

草莓地里,想酸一个
假装闭上眼睛,让你往嘴里塞一颗

你钟爱的还是那张木纹桌
修长手指,白。神情专注,谈着人生

邻桌的人,无精打采
你讨厌
他桌子底下不停晃动的腿

小能是个孩子
没长大,在窗外表演
手撕蜻蜓

小镇快下雨了,很多人收拾摊子
没人再关心游客



《没有周二娃开不了的锁》


叙述是一把万能钥匙
在六月能打开荷朵
他绕开红玫瑰,薰衣草
这些西域原生的芳菲之物
在你的楼梯间摔倒
他捂着胸口
那里装着整幢房屋的结构图
进门左拐是衣帽间
穿过起居室
阳台上有一把修枝剪
夏日葳蕤啊,花草没人打理
他被陡峭的楼梯阻止
坐在工具箱上喘气


《江湖路上回令狐冲》

我用句子编织的江湖,成吨成吨落下来
像某姑娘的春天
但是春天,总会走远的
你的岳琳珊,任盈盈
被我化为了少数民族。一个在竹楼里织布
一个是山寨的导游。哟哟
我与你,不可避免的遭遇一个狂欢之夜
思过崖与灵鹫峰
都特么浮云
死期注定。你的广州已陷落
黑人云集,他们都有一口好牙
撕绵软的中国肥牛
接下来是湖南,湖北
楚辞里的峨冠切云,不如你我在龙舟竞渡里的自撸
而你依旧戴竹笠
以倭寇的面目,挥刀于江湖
你的穿梭,是一场夜雨
刀是好刀,些微亮光
就可照见眼中的杀气
你若归隐,完全可以做一名安稳的牙医
冷光美白的技术可以传之后世
而我们最终都会快乐的死去
我死于手机耗尽了最后一格电。你的死因
还要靠一双白手套
遍检日历,履历,与阅历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6-10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急慢慢整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脱了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板的外传后来感觉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侠】六月柠檬 发表于 2019-6-10 19:48
云板的外传后来感觉是了,

但是,你一出场我就知道是波伏娃再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来顶霞霞和阿桑的帖。抱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慢走的云 发表于 2019-6-10 20:02
没来顶霞霞和阿桑的帖。抱愧。

无需如此,写字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怎么那么油滑而又不讨厌,问好慢二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喜欢你给我写的辣个评。。。评比诗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慢二爷,你的字我都读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咋就脱了,秧子也插了,苞谷还不太成熟,你在忙啥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摁爪签到。我来过,你还没有汇总,

那就明天再来看你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0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等你整理好了,回头再来看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1 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慕遮 发表于 2019-6-10 20:11
我说怎么那么油滑而又不讨厌,问好慢二爷

就你说我油滑,人家都不这样说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6-26 07:3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