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9422|回复: 105

【公告】诗歌报2014年度诗人奖揭晓:紫穗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31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度诗人紫穗穗奖牌.jpg

诗歌报论坛2014年度诗人奖公告
——————————————


  诗歌报网站年度诗人揭晓经诗歌报网站版主推选、网站管委会提名、管委会成员投票,产生2014年诗歌报网站年度诗人:紫穗穗。

评选条件
 1. 热爱诗歌报,常在论坛发帖和活动;
 2. 诗歌水平整体较高,能代表诗歌报网站水平;
 3. 就具备广泛的人气,在论坛有广泛的认同。

参与投票评委(7人):

 站长:小鱼儿
 论坛总版主:无哲
 网站常务副站长:石生
 网站副站长:见闻
 管委会常委:低处的迷雾(中国网络诗歌年鉴 副主编)
 论坛副总版主:这里有阳光(诗歌报2013年度诗人)
 管委会常委:半遮面

奖品
 1.聘请为诗歌报网站《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及《诗歌报月刊》编辑;
 2.奖品:诗歌报网站免费为年度诗人出版个人年度诗选一册。


授奖辞:年度诗人——紫穗穗

  2014年我们荣幸地推举出年度诗人紫穗穗,她的高票当选,体现众望所归。做为诗歌的坚守者,她给出我们爱诗的理由,像与生俱来被灵感的美好牵引,诗句在生命的每一次行进中,释放属于诗神的光华。做为活在当下的个体,大时代大社会大存在,更似大诗歌中的缤纷异彩的大意境,任其掘进,在她笔下尽现词语的光芒,带着对世间酸甜苦辣的认知,冲击着我们的视觉。做为诗创作的引领者,紫穗穗内心的强大诗气场,为她的创作高产和强势,提供了波谷、思考、激情、沉静、孤寂,及时时喷涌的热烈,以此带动和感染了更多的诗者,向诗歌。及未来,层楼不穷;观苍海,云间意象。

  无哲 执笔
  2014/12/3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1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紫穗穗诗歌作品选读(四组 29首)

0000.jpg


■ 《野兽》与《无调的散拍》

·野兽

此刻,我冥思苦想。
没有出路,就向天空学习,创造出路。

“每一个真正的诗人都是野兽”,
我感到泥土深处的力量,正在体内生长。
我搬起石头,重重地压住……

越是压抑,它就越是冲动。
作用力多么可怕,它就存在于它和她
互为目睹或梦见的虚构里。

世界在上方召唤,我不知道
哭泣的野兽,是否还算人间的野兽……


·道路

再一次,道路沉默
黑色的寂静,布满前路

我写下冬天,大雪就突兀而来
将整个人间和视野覆盖。它将我
推入天堂,用白色的火焰灼烧注目
它还躺在我的身上,用暮色的浪涛
里里外外地浣洗

我是天使吗?
在这片真实又虚拟的茫茫雪野
我不停地挥手,不停地
拍打空气,像上岸又落水的鱼
来回地折腾一个海洋和大陆
……

……

不取悦思想,只取悦身体。
周遭的空气,闻起来像一勺
桂花赤豆汤,把我的嗅觉
带回童年。

我闭眼陶醉,仿佛云朵。
只是云朵,飘在单纯的愉悦内。
每一个挂在天空之词,都保持
距离,竭力闪烁。俯看云朵、
陪伴云朵。

如果我愿意
飘落,就化身为雨。
不取悦天空,只取悦大地。
这是一首快乐之诗,仅听命我
存在一刻。


·盛年之歌

一种陌生的失落感
从剥开的花生里溢出

三个饱满的花生,红衣主教
正穿过记忆唇齿。一双眼睛
就有一处明亮大地

孤独是个谜,蜜糖覆盖,蜜蜂萦绕
祝福的灰飘洒,众口铄金,沉默炼金

溺死的词,纷纷上岸
你谈笑风生,向内空旷
以难以磨灭的盛年之歌
抑制破损

时间黑白分明,那失去的
夭亡的还将在别处延续……


·无心树

成为一棵树,无心树
我就可以在风中招摇
沿着天空,向上妖娆
黑暗快乐,光芒愉悦
哪怕仅有一片树叶……

今天,是冬日的起点
万物收藏。我想成为
夤夜的原野一棵凋零之树
把属于我的叶子、花朵、果实
和故事,一并归还大地

我听见翅膀和飞翔
我目睹废墟及飞雪
月光在歌唱,它正抚慰
人间所有的失去……


·死亡对话

我不想深入,不想深入死亡
将自己的手,当成上帝

我就想和你在一起
和你变成一个人。没有喻体
只有我们的“我”或你

这样,就没有分离和怨言
没有屈从和矛盾。但这依然是
想入非非之事。灵魂这款软件

也需时常升级,也需防卫
东南西北,四方的病毒侵扰
当身体与死亡同城对话时
玫瑰被伤害很深


2014年11月7-10日作


·无调的散拍(二十六)


151.

在一颗微弱的小星星之下
朗读黑暗,朗读拐角处安置的旧爱新欢
再没有比黑暗更迷人的思索之钩
垂钓受孕的文字。以及其中的刑责、庆典
与一份尘灰满布的履历表

“认识人不如让人认识你”
尽管人生漫长,垃圾遍野,目光里的风景
一再被更替。码字的你仍和尘世一墙之隔
和自己失之交臂。你无法写诗,无法转身
无法替代头顶的星辰闪烁,替代一路的山水
抒情、叙事。战胜脱下又穿起的黑暗袈裟
和每日降临万箭穿心的光芒手谕

别把我当一回事,别把任何取悦带在身上
永恒多么可耻,荣耀多么浪费
只有“荒凉无懈可击”。请,继续倾听世界
朗读黑暗,继续在回忆的走廊安置旧爱新欢
让自己成为可爱的囚徒——
肉身之岛,或放逐之诗


152.

意淫真美
铺满天空

南山真远
不可触摸

我们真空
无所不在

无所不在的想象
仿佛病因

那留下来的生活
继续清空中

活着的文字
挂满病痛

死去的世界
为之哭泣

你恨那个,那个成为你自己的人
在一首《盛年》之诗


153.

我相信语言自己会唱歌
相信冬天的诗行自己会押韵
相信取栗的手指自己会修复
相信伟大的诗人自己会到来

我相信事物自己会完整
相信落山的太阳自己会升起
相信熄灭的炉火自己会复燃
相信失落的影像自己会归来

我相信一切。只因美——
正自己发生着,自己变化着
自己敞开着……它以仁慈的面容
满足抚摸。满足一切渴求之眼
之手,包括其后的子孙万代


154.

喜欢,不能当饭吃
喜欢,可以当饭吃

两种喜欢,两条道路
简单和复杂,手持罂粟和缰绳,在其中隐没

文静说:不要喜欢,一旦喜欢就没完没了的唱
像一只无脚鸟,无休无止的飞……

你看她躺在云层里,独自支撑着天空
比鲁迅笔下的阿Q,更像笑话。把喜欢当饭吃

南辕北辙。想到达南方,车子却向北行。诗究竟是
什么东西?不能当饭,当路途中拥有或失去的饭吃吗?


155.

在梦里
和一枚白色纽扣交谈

它一张嘴,就露出
黑森森的伤口

我低头
缝补睡眠。扣眼中的女子

娇嫩无比
仿佛刚刚出生……


2014年11月9-10日作



■《剩下的长夜》等四首

·剩下的长夜

剩下的长夜
和残余的情感
都是一只沉默羔羊

黑色,主宰了一切
往昔的画卷
越是明艳夺目,涂抹的手
越是颤抖不已

语言离开了它,随后是
灯火阑珊的一处暗喻
它从最亮的部位
开始剥皮

越剥、越黑,但这向内的黑
比不过心底柔软的煤层
那渴望发光的
黝黑与孤独

剩下的长夜
接纳合理的废墟和残余的情感
焚毁腐烂沉默的羔羊
自由的火炬永属人民


·思想之牛

我头戴犄角,步履缓慢
望着低声告别短促的夕阳与黄昏
乡村正在消逝,还有我眷念的田野
秧苗、泥腿、山歌、眼泪、调笑、狗吠
与山菊花、篱笆墙温暖如故的影子

我想起留住大地深处的记忆
富饶的农耕时代的慢与悠闲
又被时代的风统统刮走驱赶

我带着古旧的鞭痕,牧童悠扬的牧笛
回溯打谷场丰收、喧哗、原始的一幕幕场景
每一次回忆都是一次复述的哀悼

我在思想的草垛上黯然卧倒,感慨不已
我是牛。我想干活,请给我一处用武的荒野
请让我劳累,让我的汗和天上星星互相辉映
照亮历史,和历史里淹没的无数农人和农妇

最后,我想带上下岗的伙伴们,去另一个星球
去帮那里的人类走出蛮荒,开辟富饶的新家园
留下我余生最后一滴有用的汗与识途笑声
我头戴犄角,倒卧如山。仍保持生前憨厚
原生的尊严,野花、红土和蔚蓝,埋葬我
簇拥我,那回不去的人间乐土……


·晨歌

有如门前腼腆含蓄的修竹
细长的枝叶
迎风款曲。他日夜不舍,站在我的窗前
秘藏欢乐颂


·杯中诗

熊猫杯
野菊茶
时间杯中香
一饮而尽的唇齿
你将谁的纯洁
开花的野性
畅饮,而后搁置一旁


2014年12月25日作


■《半个女人》等八首

·小情绪

站着读诗,走着读诗
在一条哑巴街

你看见阳台和对面的塔楼
觉得自己就是阳台和塔楼

如果我说:傍晚,其实不是
傍晚是另一首走失的阳光之诗

如果你是,我最最心疼的疯孩子
在雪地堆积刺眼的词语,半边坚硬
半边柔软。他们就会笑我——

不穿人间的花衣裳。还是安静下来
用诗歌镜面照见你我,智识的虚妄


·香蓝

我的香,湖水深深。
我的蓝,天空森森。

我想留在你的身边,
留在你农耕的汗里。

花儿,你要去何方,请带上我盛开的舞姿。
草啊,你太多情,什么风都爱。用倒伏的臣服,
养育原野深处更大的一场飓风。

请给我一个海螺,倾听大海和草原的马蹄。
春一浪涛,夏一潮汐,
秋来萧萧,冬去茫茫,四季就镶入香蓝的耳朵。


·裂缝

周末的睡眠有裂缝。
镜子里的摇篮曲有裂缝。
那个迷上词语、热爱挥发的人,灵魂有裂缝。
哀鸿的空气有裂缝;彩虹的羽毛有裂缝;
蝴蝶的新坟有裂缝;月光的草场有裂缝;
它们共同编织的天衣与美梦同样有裂缝。
我遇见了裂缝,遇见了一生的裂缝。
在一场垂死挣扎的爱情,灰烬的婚房,搂住其内
不断下陷的呜咽和屋檐下无助的心跳。据说呜咽
是巨大的天使、提琴和狗……


·缥缈的爱

一切,多么缥缈。
只有唇角的微笑,知道孤寂雕刻的鱼尾;
知道人群眼泪的走向和心事河道;知道那些
披麻戴孝的雪花与冬天的文字,住在哪里。

瞌睡的马匹,轻轻地带走它们。
一半在生命的旷野盛放,一半在死亡的海洋微澜。
别叹气,我的黑骑士。路途虽然遥远,紫罗兰的歌声
从不间断,那缥缈的爱啊,云端陪伴……


·上帝不在

蜜糖罐里的小欢喜
烟灰缸里的小悲伤

一甜一苦,一热一凉
路过唇齿里居住的小天使
舌头满足、大脑沉醉

水仙飞来,水仙飞走
安静的梳妆台,不表达欢喜
也不显像悲伤

“你不在,我不在,谁还会在?”


·我累了


我累了。

我想睡,去花园路1314号,听
音乐喷泉,途径海洋、果园,重返
苏莲托。

葡萄藤的心事和一米阳光,缠在
十二月还未到来的一条盲巷。魔幻的
活,可以点石成金,偷换痛苦的现实。

我想睡,做甜美的果实。在绝望
找到肉体,抑郁抢婚灵魂之前提前安寝

……我累了。


·半个女人

不是你,也不是忙碌的上帝
是我,半个女人!残缺的我

正创造着思想的子宫,羊水之诗
像一个幸福的孕妇,抚摸浑圆鼓胀的
肚皮,和腹中未知性别、相貌的孩子
安静对话,低声哼唱

她不是哲学家,却喜欢抽象的概念
赋形后行走、哭闹、踩踏后幸存的真理:
寻常人只看表象,只有分裂的伟大灵魂
才能看清本源。


·我的天赋

我的天赋,在一首诗里比重很小
不过一处诗眼或诗题。剩下的句子、内容
和结构,全是辛苦的风雨声,语言挖掘者
醒着的汗水与美梦的鼾声。有生之年,我
还有多少天赋,未曾支取或兑现。这取决于
我生命的长度,更取决于我生命的厚度,和
精神的自由度。我的出生,不是真正的出生
我的死亡,也不是真正的死亡。

这个年代,有几个人真正了解自己?
知晓一种热爱“从生到死、再死而复生”的历经
真正的诗,是天地间最狂飚的烈火,真正路过他
迎向他的诗人,少之又少。地狱和天堂、自然与尘世
入世或出世、热爱或冷漠,种种自信和自毁
自由人格与功名利禄……谁又能逃离这些词语
和它们内心深处矛盾的对话与赤身肉搏。

我的天赋,在一首诗里比重真的很小。有时
可以忽略不计,以此摆脱捷径、名利的诱引
与绝望之爱。成为词语里最原始的风雨声和
风雨声里生长缓慢、无用多年的古树……它
看我在诗行里慢慢地衰老死去,也不动声色
我的出生,不是真正的出生
我的死亡,也不是真正的死亡。


2014年11月30日作




■《我的荷塘》等十一首


·我的荷塘

梦境仍在持续,痴心渐成古莲
我的确有说话的权利。当石头
开始风化,荷叶渐次枯败。体内的矛和盾
又开始针锋相对时

平衡一旦打破,就需要一场洪来淹没
一冬雪来覆盖。我就不再是——
一个简单而婉约的女人。自由,和欢喜
一般眩目,能说出口的都是
花团锦簇、道貌岸然的人间祝福

从浪漫到残酷,十根手指竟折……手中沙
记录漫长的夭亡过程。爱,终是奢侈之物

我庆幸自己,仍有倾诉的欲望。哪怕失去双手
失去一座幻觉构建的空中廊桥。仍能怀抱天空
放飞内心的鸽群……

甜酒、苦酒,自焚的人,何惧水淹土埋
她死了,也能自己从痛苦中爬出,再次复活
烧毁的芦苇荡,来年更加繁茂。我的荷塘
仍会娉婷依旧


·洗尘歌

清心,而后寡欲。一杯茶香,萦绕
寻隐者不遇之鼻。日出和霞光涌现
认路的小松鼠,研究着松果、大山和大山对面的尘世
它要琢开一层坚壳,掏空其内果肉。我目睹它
在枝头跳跃、心满意足后遁隐。那是多年前
大山深处的一次偶遇。它带走了我路途的彷徨、疲倦
与微笑。现在它再一次来到我的陋室,唤我同行……


·米粒人

哦,傍晚的风
无孔不入的风
尽管来嘲笑我吧

我的爱,的确
需要一首挽歌
但我越来越轻
越来越轻
竟然压不住
一张夜色的稿纸

这是文静的初冬
冥想的一座闺房
一些惊蛰情绪
跟随目光车轮
左冲右突中

回忆的车灯
照不完
绵绵不绝的黑

此刻,我多想爬上
那幅陡峭的绝壁
成为画中擎天接地
吹不化的米粒人


·复述的冰川

“我感觉我可以变成冰霜”
“你的缺席像是一股残忍的力量”
“悲伤开花,悲伤找到它回家的路”

此时此刻,除了学舌和啼血,我不知
该如何庆祝我的新生,在一张白纸的后花园
“我感觉我可以被两次埋葬”,而后是烈焰
是矿石、是圣坛、是触手可及的墙,以及
任人践踏的泥土。我感觉我真的可以变成它们

当我念着它们的名字:冰霜、烈焰、矿石
圣坛、墙、泥土、落雁等,身体的一部分就进入
它们。如果爱,也可以这般简单轻松多好
念着念着,它们就充满了我的身体。身体的
每一部分,都有回音和回应,都是爱的代名词
什么都好听,什么都耐看……

我感觉我可以变成大海,如果你需要……需要
蔚蓝的遐思、水手和无尽的旅程。我全部的感觉
都在泪流满面,(几个世纪的)漫长化冻中!


·美的高度

怎么提升,才能到达美的高度?
是不是踮起脚尖,站在善良的板凳上
将自己十年的长发一把提起……

我的家族里没有人写自由体的新诗
天堂的父亲喜吟古体诗,他还喜欢
用阅读名著的手指,潮一潮吐沫
沾着月光和翻书声,夜读武侠

我絮絮叨叨的叙述,源于想念
世界上每一个夜晚,都适合想念
不管能否到达……到达美的高度


·离去之诗

你要习惯我明智的孤独
时而风趣,时而冷漠
时而充满弹性和欲望
又轻飘倦怠,遥不可及
总之,你知道的——
那些挫败,那些伪装
那些牢牢的习惯和角色的责任
一部分是损耗的日用品
一部分是我们衣服上纽扣和拉链
这样的譬喻,并不能稀释抽象的
痛苦。“生活就是慢慢地死去”
你目睹我的,我目睹你的……


·未来之诗

我跟空气说笑,谈论未来之诗
它的走向和地貌。一种生活,需要修补
需要甜美的嗓音,满屋子的盛开

我企图长出枝叶,变成玫瑰的幼年
然后等候自己慢慢地拔节,出色的红
长成玫瑰青年

深圳的夜,独一无二
哪里的夜晚,都独一无二
就像没有人走的路才是路,不可替代的
基因图谱。哦,我要盛开

我要盛开,独一无二,甜美地盛开!


·植物赞

风淡,云清
南方的初冬
很像北方的暮秋
受孕花朵仍在奔跑
沐风树叶欣然鸣叫
它们不知
忧愁为何物
接纳一种色彩
又跟随季节流转
接纳其他
更为丰富的色彩
悲悯和忧伤
都是人间事
植物们从不计较
它们比我
比人类更加睿智
也更加通透
更懂得赞美
风淡云清的
人间四季


·幻想与现实

好冷,好冷……裹着厚厚的棉被
也无法将自己一寸寸捂暖。仿佛
有座千年冰山,提前飞来。邀请我
攀登,而后雕刻它。这么巨大、生硬
而透明的神殿棺椁,显然我无福消受
我打算,余生卖了它。好买一座岛屿
真正的岛屿,抵制台风和严寒。那是个
充满足迹却无人烟之地……蹊跷吧?
好玩吧!神啊,快点划亮一根火柴吧

我们都是虚构的人。我们找不到北
我们甚至不知悔改,在文字里长袖善舞
其后长线埋伏,长年手淫……不要怪我
褪下裙装后,尖锐又轻浮的话儿。我们
类似于灰尘,渴望联合崛起,咳出一幅
肺痨人民幅员辽阔的未来蓝图……请
严肃一点,遵守凡间秩序。你可以
答非所问,补天或射日,在日新月异的
更替里庆祝幸运活下来。继续划亮火柴


·

偏要我说。说遗忘;说放下;说白日梦里
撞倒南墙也不懂回头的,那只笨猪吗?哦
她早已飞上了树梢,飞出了性别的靶子或巴掌
我们广告语的一生,就是“相信未来”!
在梦想的高度。哦,打住、打住。一脚踏空的人
终于有了解脱的翅膀;有了语言的盗梦空间,和
多维人生。请继续悼念我!说遗忘,说放下,说
“曌”。


·异名者我

我在这里。
我,无数次的,在这里。
看不见我吗?真的,看不见我吗?

等我躺下的时刻,总有几滴眼泪
会路过,几双足迹会停顿……

这鳄鱼皮般耐磨的历史,仍在
生产和定制中。走卒的人群,围拢又散去。

只有我,还在这里。
无数次的,在这里。
被历史看见,又被历史淹没。

真相本身就是一次虚拟。
无论异名者我,出名与否。


2014年11月3-7日作


0002.jpg
【诗人简介】紫穗穗,本名梁文静,网名:穗穗、紫穗穗。安徽芜湖人。过程诗学倡导者。曾从事记者、编辑、主编、演员、金融经纪人等职。著有诗集《女人书》、《我一直在奔跑》诗话集《穗言穗语》系列等。诗歌报论坛原创区版主,注册时间2006-6-23 帖子45300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告】诗歌报网站年度诗人揭晓

祝贺——

2014年诗歌报网站年度诗人:紫穗穗。


请大家轮流祝贺、拥抱。不得拥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实至名归!祝贺穗穗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紫穗穗!芜湖人的骄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勤勉自有回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穗穗,记下一个叫梁文静的姑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早就应该是穗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之无愧!
穗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严重祝贺,诗歌报的骄傲。抱抱穗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梁文静女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31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美女诗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1-19 07:42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