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47491|回复: 113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19 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诗歌报,你在哪里?——探访诗歌报和原来的主编》
      
  探访原来的《诗歌报》编辑部所在地——合肥探访宿州路9号,有这个想法已经很久了,但一直没能成行。
  秋末的一个下午,终于下了决心,放下手中一切事情,马上买票动身,前往合肥。
  长途车一路的狂奔,终于把我从上海拉到了中国先锋诗歌的延安——安徽合肥,到达时已是深夜9点,合肥的冬天,已经开始冷了,找个地方住下,和原《诗歌报》主编蒋维扬和原《诗歌报月刊》执行副主编乔延凤通过电话取得了联系,约好了时间,准备次日拜访。

  ·乔老爷,和他的一屋子书报刊

  天公作美,第二天是个晴天,按照事先的约定,先拜访乔延凤。我们约好上午到他上班的单位——安徽文联理论研究室见面。进门时,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因为事先看过他的照片,有点印象,而且他们研究室就两个人上班,非常好分别,乍见乔延凤,我们客气地握了握手,慢慢谈了起来,他比我想象中要老的多,乔老师说话的声音也很小,聊了不一会,中午下班时间快到了,于是,我们一道打车去他家,5块钱的出租车钱, 我抢着要付,乔老师坚持他来付。下车后,在二里街省文联宿舍小区门口的菜场,老爷子很熟练地买了菜,看样子是经常做饭的。我说,乔老师,中午我请客,就在附近的饭馆吃点东西算了,咱爷俩聊聊吧,老爷子坚持回家做饭(因为他夫人出差了,而13岁的小儿子乔独行中午放学要回家吃饭),进屋后,我帮乔老爷修理他那不太好用的电脑,乔老爷子则自己下厨房做饭,中午,我们把酒话往事,几杯老酒下肚,一起聊了很久,谈话中,我也知道了诗歌报历史上的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感慨诗歌刊物的诸多无奈,我拿到了一份珍贵的诗歌资料——《诗歌报》刊授版全部的老报纸,上面,我看到了现今驰名诗坛的很多诗人、编辑的名字,那些报纸已经发黄,……
  老先生陪我聊了很久,到天快黑了,我不忍再叨扰晚饭,告辞出来,他送我出门,到马路上,回头看时,才发现乔老爷所穿的两只半旧皮鞋不是一个颜色的,因为那两只都是他不忍扔掉的“好”皮鞋,只是颜色不一样而已,再想想他屋子里那满屋的书刊、稿件、诗歌资料,没有书架,堆着,一堆一堆架的老高,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宿州路9号,不得其门而入

  原《诗歌报》主编蒋维扬先生和我约好晚上在原来的诗歌报编辑部所在地宿州路9号(现在改号为55号)和我见面,他在开一个会,会后饭局结束了才能脱身,于是我提前到了宿州路9号,很容易就找到了原来的编辑部旧址,它就在“安徽商之都”大厦的对面,当年的《诗歌报月刊》,就是1999年2月在这里被安徽文联强行砍杀。当年编辑部的那两间办公室,现在三楼那两间房子,已经被相关部门挪用,出租给社会单位办公(原来所有的旧办公桌和珍贵稿件、存刊,都被赛到一个偏僻的旮旯,慢慢发霉去了),因为现在已是下班时间,那两间屋子也没法一看,在楼下我仔细问问了大院的看门人,这样的办公室,租金是多少钱,他说,大约一间600吧,两间一千多点……。
  唉!我要是有钱人,就明天去找安徽省文联,把原来的办公室租回来,办一个“诗歌报纪念馆”,专门陈列老的《诗歌报》报纸和改刊后的《诗歌报月刊》,一直到1999年2月份停刊那期,还有86年诗歌大展的所有原始资料……

  约见蒋维扬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在宿州路9号对面的安徽商之都闲逛一会。其实商场都是千篇一律的,自动扶梯旁站着微笑的礼仪小姐,我看见她时,她冲我点了点头,电梯一级级上去,各种柜台,和上海的差不多,没什么看头,于是走了出来,在附近找个网吧上会网,合肥的夜,天已有些冷,我在网吧敲着键盘,等待与另一个诗歌报元老约见的时间。一首小诗,记录当时的心情——

     合肥偶得之一:在合肥宿州路9号对面

   商业的宿州路
   风有点冷
   《诗歌报月刊》早在5年前关门
   编辑部房子被出租

   诗歌女神
   身着短裙 绶带斜披
   站在对面“安徽商之都”百货商场电梯旁

   这里空气温暖 人多
   东西很贵
   电动扶梯缓缓上升
   礼仪小姐的笑容甜甜

   买了点东西走人
   在大堂 给某人打了个电话
   《诗歌报》季刊明年还要办
   缪斯会死而复生

   女神的裙子虽短
   但世上
   还有很多洁净的眼神

   2005年11月20

  ·城父,一个认真而和蔼的文人

  约定的时间八点到了,蒋维扬老师站在原宿州路9号文联大院门口,他就是86大展的真正操办人,笔名城父,在诗歌报任职长达11年的一个老编辑,一见面,我就对他说起了把如果能把原来的房子租回来办个诗歌报纪念馆的念头,城父先生摇了摇头,拍了拍我的肩膀,没说什么,我们进到院子里,走到稍微靠里面一点的一栋楼,城父先生就住在这楼上,这是一栋很老的公房,房子有点破旧,他已经在这住了很多年了。

  进了门,我问要不要脱鞋,城父夫人说不用,于是,我们就穿过狭小的客厅,进了更狭小的不足10平米的书房,这书房确实是很简陋的了,摆下一个书橱,沿窗是张办公桌,上有一台很老的电脑,中间不大的地方,一个茶几,就这些了。

  说实在话,我对诗歌报的历史知之甚少,所以我先得补课,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听城父先生讲了诗歌报的发展过程,以及当年办大展的往事,看得出,他对诗歌报的感情很深,他说,我人生最年富力强的10年光阴,就是在诗歌报度过的,直到后来,经济大潮涌动,省里对生存困难的刊物撒手不管,刊物办了停,停了办,最后无奈休刊。蒋老师说了很多,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样三句话——。一,诗歌报认新人,发无名作者的诗。这是诗歌报的传统,我们那帮编辑,我一年只给他们一次上刊物的机会;二,诗歌报不赚诗人一分钱,一有积蓄就办活动,为读者服务,开改稿会什么的,当年诗歌报鼎盛的时候发行量达到6位数,定价一直保持很低;三,很多诗人确实让人很心痛,当诗歌编辑多年,经历了很多事,见识了很多人,甚至对某些人、某些事失望透顶,最后选择了离开,到安徽日报去上班。城父先生说,当年我就想,“我要一直沉到底,直到不冒一个泡……”。这些年,我基本不和诗坛来往,今天如果不是你来访,我是从不和人谈诗歌的。

  临别时,城父先生送了我一张发黄的报纸,《诗歌报》创刊号,那期报纸已经很黄很脆了,出版日期是1984年11月6日。我将自己的诗集送了他一本,他回赠了我他的三本书——《盗火者说》、《北窗琐记》、《黄金国度》。这本书的作者简介上这么写着:“蒋维扬,笔名城父,1948年夏生于南京,在淮北平原一个淳朴的县城里长大……”

  出得门外,大街上已是灯火辉煌,一边走一边回头张望,宿州路55号的门牌,在暗处,老老实实地贴在墙上。

  ·第三天,和老编辑们喝酒

  主编们拜访完毕,剩余的心愿就是会一会当年的老编辑们了,祝凤鸣、蓝角,等等,这些人,我都没见过。上午买好了晚上回上海的火车票,下午,颇为仗义合肥诗人张岩松,张罗着帮忙约人,定地方喝茶。
  第一个到达茶馆的,是在电视台工作的祝凤鸣,不知谁说过这句——诗人和诗人可以一见如故。随后是蓝角,他带来了两瓶好酒,晚上解决。下午聊天闲话不表,天快黑的时候,我们转移到琥珀山庄的一个酒馆开喝。喝酒的过程不表,兄弟们无非吹吹牛,较量一下酒量,基本上大家都是神交已久了,所以谈诗歌就不多,话题总之离不开合肥的女诗人们。距离火车剪票大约还有半小时的时候,我悄悄地上了个洗手间,再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回到包房,端起杯,和大家喝干,告别,众兄弟送出门外。
  火车出发后,我用手机蓝角报了个平安,蓝角回说:“不好意思兄弟,今天把你喝多了点”,我一个人笑了笑,觉得没事。
  我这人喝酒有个特征,喝一点点也是晕乎,再喝点也无非是晕乎,但是喝到一个危险的临界点,快醉了的时候,我会放慢速度,说话快了,端杯子慢了,这样可以保持清醒的头脑。所以,我和诗人喝酒几百场,从来没有倒下被抬走,因为我不能倒,我还要留着我的头脑保持清醒,不被酒精破坏,把诗歌报发扬光大,走向下一个辉煌。有诗为证——

     合肥偶得之二:诗人们谈论美女

   整条街 没见一个美女
   她们
   只在诗人们的舌尖流淌
   男人们喝着酒
   顺便流着口水

   绿绿、芯片
   象缎子一样 轻轻地
   扰乱着诗人们的心

   告别的时间终于到了
   陈先发说 我靠
   你打招呼告别前 连
   出租车都叫好了?

   黑夜很黑
   跳上一辆车
   我将乘8:13的火车离开本城
   琥珀山庄某酒桌
   灯火暗淡
   男人们继续喝

   这时小鱼儿打来电话……
   “已上车”
   蓝角不假思索
   今天把你喝多了点
   小鱼儿说没事
   早着呢!

   老乡们
  我向诗歌报保证
   在合肥 没有艳遇
   我对这里那些尚未动心的女人
   比较喜欢
   但我只停留在这一阶层

   2005年11月20
   (注:绿绿、芯片、缎轻轻,皆安徽诗人、PLMM)

  ·尾声,诗歌报继续办下去

  我已经结束了3天的合肥之行,拜访了乔延凤、蒋维扬,都做了长谈,和原来的编辑祝凤鸣、蓝角,以及安徽诗人陈先发、张岩松、罗亮、红杏、芯片等人喝酒谈诗。
  在合肥,我拿到了珍贵的一些老诗歌报资料,包括《诗歌报》创刊号休刊号、停刊绝版号,还有90年那种方本子的诗歌报月刊,上面有现在诗歌报论坛总版无哲同学的无极主义介绍和诗歌作品,真是亲切啊……
  当前的网络兴盛如斯,但一份纸刊也是需要保留的,但是让诗歌报回到以前安徽文联的老诗歌报状态已经没有可能了,我们必须自己想办法恢复一份真正意义的诗歌报,这需要朋友们的参与和支持,集资办刊的路子也许不再实用了,愿对诗歌报有感情的兄弟姐妹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我们网站的会员制《诗歌报季刊》在2006年改名为《诗歌报月刊》,继续办刊,这次是民间力量独立操办,为诗歌再续前缘。
  有诗的日子真好,我与原来诗歌报月刊的编辑们都是一见如故,兄弟们约好了,老编辑们集体支持我们每人一批稿件。把新的《诗歌报月刊》办出特色来,诗歌报将继续先锋、前倾,关注新人,做国内最有品位的诗歌刊物。
  合肥归来,想法很多,但是具体实施起来也不是很容易,如何行动,路,要靠我们自己脚走出来……

  2005-11-19 02:38


[小资料]故人行踪——《诗歌报》编辑今何在?

城 父:原名蒋维扬,1995年8月诗歌报月刊休刊,调至安徽日报社工作至今。
黎 阳:原名乔延凤,诗歌报月刊1999年被迫停刊后,在安徽文联工作至今。
歧 山:原名祝凤鸣,诗歌报月刊1999年被迫停刊后,在安徽电视台工作至今。
蓝 角:原名刘军,曾任诗歌报月刊选稿编辑,在安徽省计生委工作至今。
魏 克:曾任诗歌报月刊选稿编辑,画家,自由职业者。
叶匡政:安徽合肥人,曾任诗歌报月刊兼职编辑,书商,现居北京。
雪 鹤:原名贺羡泉,老诗人,来诗歌报前在《安徽文学》任诗歌组长,曾任诗歌报月刊选稿编辑,已故。
于 飞:原名胡兴,某高校研究生,在诗歌报看稿数月,后去国外深造。
巫 蓉:原名俞凌,女,曾任诗歌报月刊选稿编辑,现居合肥,经商。
牧 菁:原名黄牧青,女,美编,现在安徽文联工作。
贺建军:贺羡泉之子,在诗歌报从事编务十余年。
王明韵:曾任诗歌报月刊选稿编辑,现为诗歌月刊主编。

(早期还有严凌志、姜诗元、周志友,调出都很早。)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1-19 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一份已经泛黄的报纸,但在诗人的心目中依旧相当有分量,安徽的老诗人,俺对公牛老师记忆最深:)
问好:)
发表于 2005-11-19 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站长辛苦...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9 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这个贴子最后由小鱼儿在 2005/11/18 06:58pm 第 1 次编辑]

以下文字属于转载——
惜别《诗歌报》            
荷东     
  订99年报刊的时候,我一定要订一份诗歌杂志,就订了印象中一直是先锋诗歌之阵地的《诗歌报》。已经十年没看这本杂志了,不知现在是什么样子。读了第一期之后,觉得诗歌的水平一般,虽然仍有“挑战者第一千零一个”这个栏目,但其中的诗已经有些平庸。倒是每页底下的“谬斯信箱”让我有些激动——天南地北毕竟还有这么些热爱诗歌的朋友!    但第二期却迟迟没来。
  2月底,传达室来了一纸退款通知,在退款原因一栏里写着:停刊。吃惊之后我便难过。当初这张报纸(那时是报)还是诗爱者集资办起来的,可见诗爱者之众,也体现了那时青年人的追求里,还有一点精神一点诗意的东西。与以往诗歌刊物的呆板不同的是,《诗歌报》以其灵活和挑战性,很好地反映了中国诗歌的民间状态。这些年诗歌不景气,我也曾听说《诗歌报》一度停刊,但终于又办了起来,可见主办者的执着。记得那最后一期的《诗歌报》上,印了长长的一串董事会的名字,我当时还想,往诗上投钱,恐怕是“明”珠投“暗”了,这年头,有几人读诗?其实,也不是诗歌,纯文学就是这样,不是早有几份文学刊物宣布停刊了吗?未停的不少也是在苦苦支撑或改良从娼。这其中的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中国社会人文意识的日趋淡薄是最重要原因。
  早有人戏谑:读诗的没有写诗的多。随便扔一块石头就能砸到一个诗人的头上。戏谑之外,也反映了写诗人之多。现在这句话早改成了随便扔一块石头就能砸到一个经理的头上。诗歌是彻底地边缘化了,纯文学是彻底地边缘化了。这是否一种精神的沦落?现代社会,文学的边缘化似乎是一种正常现象,海外好象早已经边缘了。最优秀的诗歌刊物之一,台湾的《现代诗》不是也有数年的停刊吗?(《现代诗》80年代末由鸿鸿主编复刊,但笔者去年跟台湾诗人洛夫在青岛共饮,被告知再度停刊) 只是在大陆, 这个还未现代起来的社会,诗以及纯文学的种种似乎还不必急于边缘,因为许多情感和主题需要它去承载。边缘,是一种良知和使命感的丧失。
出处——
http://www.pmcy.com/bbs/dispbbs.asp?boardid=117&id=1880
——————————————————————————————————————————
诗歌祭:合肥市宿州路9号
晏弘
曹操点将的教驽台旁
姜白石有约的赤栏桥西
包拯故里  曾有一座诗楼
     
从小东门到邮政大厦左拐
或者沿着商之都前行
一枝香烟还没抽完,就到了
      
英雄折腰之地  十几年的江湖论剑
最是那杂色的种子涌进炉里  争鸣不休
诗楼的金钢烈焰曾使老天分岔
百姓以此点火  人丁兴旺
穿道袍的家伙说:油烟呛人,关掉火葬场!
           
那么多骨头铮铮  敌不过一枚红头文件
靠哲学和翅膀糊口的飞鸟
终究支撑不了高悬的凤巣
           
乔木维杨蓝角里  人去楼空
西陵下  风吹雨
废墟上野草丛生  兔死了  狼狗烹了
拜祭的老生面对空坟  鼓盆而歌
            
偶尔在虚拟的墓碑上闻到五个字
——诗歌报月刊
那是痛哭后灰红的回声!
发表于 2005-11-19 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这个贴子最后由北溟在 2005/11/18 09:30pm 第 1 次编辑]

固,谢谢站长,期待你的后续探访.
发表于 2005-11-19 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我有个提议,让我们诗歌报的所有斑竹共同出资,重办诗歌报月刊!
:)
大概得20万吧
发表于 2005-11-19 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站长为诗忘已,,,,,为诗付出.....我们却是相当的惭愧了..真想帮着分担点什么,..哎,,只可惜,天高地远的,,../
世俗的人们眼中哪还有诗歌呀,,有的只是眼前的利益..和现实的钱财....
哎,,,,,
问候站长为诗所付出的那份执着,同时也万分地想念先前的诗歌报..想念诗歌,想念那些歌者.,,,,,,,,,,
发表于 2005-11-19 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嗯,此行有意义:)
发表于 2005-11-19 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站长辛苦了。事业难做,但不必灰心。
发表于 2005-11-19 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感慨!唯有感慨。。。
我到现在小心珍藏着那一本本《诗歌报月刊》,那些熟悉的名字、熟悉的文字。。。
发表于 2005-11-19 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好!还有蒋维扬先生的访谈吧,期待下文。
发表于 2005-11-19 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心里有点酸......
发表于 2005-11-19 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文中提到建立诗歌报纪念馆很有意义。
发表于 2005-11-19 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许多年前,也许是1999年或200年,我在媒体上获知诗歌报停刊,并有官非一事,我为表示支持它,曾向该报刊地址寄去100元钱呢。但从没有听到有任何过回音。不知是谁取走这笔款了。不知还可以查实吗?
发表于 2005-11-19 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缪斯圣殿今何在——探访诗歌报编辑部和原主编

下面引用由北溟2005/11/18 09:01pm 发表的内容:
我想比你了解一些,我一位诗友赖子参加过当年诗歌报的改稿会,大概是97年的事,他跟我说了一些事与人,祝凤鸣,庞培等,我自己也订了好几年的诗歌报月刊,我对它是有感情的.嘿嘿
如果你这样道貌岸然的说话,我会那样说话吗?嘿嘿,来往不为非礼也.常务斑竹不是代表你自己,请你自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2-10-1 07: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