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28|回复: 18

自选诗(24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2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堂姐家下了五场雪

堂姐打来电话,说她家下了五场雪
肥肥的雪,一场接着一场
如果不眨眼,几乎看不出间隔
这是时隔多年后,再次见到这么大的雪
她兴奋得只顾自己滔滔不绝
完全没有我插话的机会

哦,忘了告诉你
这是你给我买的母羊,下了五只崽
就像五场纷纷扬扬的大雪,落在我家羊圈里

因病致贫的堂姐家下雪了
我高兴得泪流满面,哽咽着说
姐姐,祝福你!瑞雪兆丰年啊

张小美的秋天

秋天到了
稻子饱满,果子圆润
空气中,飘满秋的气味
我们的少妇张小美,被一片
金黄的稻浪,淹没在田野深处
她抚着苹果般圆圆的肚子
给丈夫发微信
“到处都是秋天的味道
孩子怕是经不住诱惑呢!”

秋天没有理会她,自顾自地黄着
黄得张小美有些把持不住
丈夫回了一条微信
和一个大笑的表情
“秋天是馈赠,是恩情。感谢!”

站在田埂上数落麻雀的公公
一袋烟,点燃了夕阳
大手一挥,把这片金黄
推向辽远的天边

母羊

冬天有多瘦,它的渴望就有多深

走出冬天的母羊,对漫山遍野的青草不屑一顾
却对肚腹下拱奶的小羊羔,付以柔情
我将羊羔抱到它看不见,也无法抵达的岩石背后
任凭一声声凄厉的哀鸣,随着料峭的寒风奔跑

多年后,我仍然对当年的恶作剧
心怀深深的歉意

蝙蝠诗人

梁溪苑的水泥地上
一位不修边幅的中年诗人
张着祥林嫂的嘴
兜售自费出版的诗集
他说,自己写诗二十年
写死了缺医少药的父母
写跑了不堪贫困的妻子
女儿今年十三岁,正读初中
再不能把她写失学了
他充血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像是乞求,更像谴责
最后,他朝我咧开嘴
露出两排香烟熏黄的牙齿
仿佛那只寓言里的蝙蝠
以此证明,他是我的同类

中秋夜

月光从窗口爬进来的时候
姐姐悚然一惊,从梦里跌了出来

壶中烫了又烫的酒,已经冰凉
旁边的酒杯空着,座位也空着

哐当一声,风吹闭了窗户
那一瞬,月光碎了一地

在秋天

秋风来的时候,会带走一些东西
譬如树叶,以及站了一季的庄稼
它也会带来一些事物
譬如秋菊,桂花

站在一株矢车菊旁边
它无忧无虑的快乐,将我的心情
染成和它一样绚丽的色彩

我不敢离开,甚至不敢眨眼
我怕一个小小的疏忽
回头时无法面对它的凋亡

我将火焰牢牢地摁在体内
以免蹿出来将它烫伤
大雁在空中诵经的声音
已让我学会了节制

我已忘记了身外世界的模样
还未迈步,已穷途末路

爱上一只陶罐

我爱上了一只陶罐。一只
土里土气的陶罐,如同我的出身

如果需要,我愿意将它借给
那位丰满迷人的女人,盛上水
从肩上优雅地倒下,濯洗她的胴体
让陶罐取代我凝视的尴尬

下雨的时候,我用它接雨水
对于干渴的人生,你知道
一罐水,会有多么重要

我还用它泡药酒,逼出
体内的寒,以及陈年的风湿

最后,我希望陶罐能够
装下我的骨灰。它照顾了我一生
我愿意陪伴它,回到它久别的故乡

枣红马

一匹枣红马,刺破历史的迷雾踏踏而来
飞扬的马鬃是一面呼啸的旗帜

它从我的身边箭也似地穿过
像一道红色的闪电消失在天边的地平线

一匹纵横驰骋的枣红马
密集的蹄声踏碎了我梦里的坚冰

它坚硬的四蹄,让大地震颤
秋水般清澈的眼睛,为远方而生

但此刻,它已离我远去
只留下一溜薄如蝉翼的轻尘

我为没能跨上它的脊背与它一起奔腾而懊悔
只得扛起一串串聒噪的蝉声进入苦夏

将梦境塞回笨拙的身体,继续在人间
流汗、流泪,并且隐姓埋名

花祭

一朵花从树上落下来
请别急着将它扫走,要像对待
刚刚走完一生的人那样
让它静静地躺上一会儿
接受阳光和风雨的最后祭奠

人间如此美好
就让它多躺一会儿吧



这个动作对于我太重要了
我将体内的一些东西掏出来
远远地扔出去,或焚烧于炉火之中

我感到疼,一种撕心裂肺的疼
但我必须掏,随时随地掏
掏出愤怒,掏出暴力
掏出狂妄、自私和贪欲
掏出怯懦,掏出带有毒素的念头

我一点一点地掏,一秒一秒地掏
当那些带血的东西被掏出来
我发现,自己变得身轻如燕

窗外

打开窗户,看见几只麻雀
在楼下的草地上觅食
披着一身温暖的阳光

这一幕,我见过多次
但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
让我欣赏之余,心生感动

麻雀,草地,食物,阳光
原来我的窗外,竟然集合了
这么多美好的事物

蝉蜕

晚上下班回家
望着床上卷成的人形状的被子
不禁哑然失笑。这是我早上
匆忙中抽出身体留下的慌乱
像一只蝉,留下躯壳,飞走了

给自己道声晚安

平静地看待风雨,就是沉着地直面沧桑
多年以来,我都怀抱诗歌
在疲惫的旅途,收获几分快意

夜阑人静,寒风又起
我将孤寂与伤痛的身体放到床上
左手抱紧右手,轻轻地给自己
道声晚安

隐忍

为了建造一间遮风挡雨的房子
我和父亲,从三十里外搬运木头
尽管牙关咬得够紧,饥饿
和劳累,还是排山倒海地袭来
我的骨头仿佛就要散架,腿脚剧烈地打颤
父亲走在前面,不停地回头鼓励:
忍忍。再忍忍

六月的太阳,在头顶烈火般炙烤
十五岁的少年浑身湿透
身子像泄气的皮球,最后一丝力气
正一快速漏走。被压得面红耳赤的父亲
喘着粗气,一遍又一遍地回过头来:
忍忍。再忍忍

是啊,作为尘世的两只蚂蚁
除了隐忍,还有谁能将你救赎

群狗吠夜

夜阑人静,有狗狂吠
开始是一只,叫声时断时续
继而是两只、三只
最后是一群。流感似地
从村东传染到村西
再从南庄蔓延到北庄
一浪接一浪的狂叫声
颠覆了夜晚脆弱的宁静

其实,除了风吹草动
和星光下模糊的树影
夜里什么也没发生
我甚至相信,那群狗也说不清
自己为什么要叫

幸福的初夏

大雨过后,云开雾散
知了在树上心无旁骛地歌唱
蜻蜓在池塘里调皮地点水
一只只蝴蝶,安详地停在芍药花上

如此幸福的初夏
我只想安静,什么都不想索取
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羡慕
淋湿我的暴雨,我已经遗忘
抬起头来,我又看见蔚蓝的天空

捡拾影子

小区昏黄的路灯下,老太太
在垃圾桶里,捡拾着自己的影子
塞进脏兮兮的蛇皮口袋

春天虽已到来,但夜晚的风
还是那么刺骨。老太太不停地颤抖着
影子跟着她,战栗不已

守门老头关门的吆喝声,惊得影子
从垃圾桶里滚了出来,牵着老太太
颤巍巍地拐出大门



在我的眼睛里
鹰总是在飞
它的翅膀比高山高
它的视野比大地广
比闪电更果断
比雷霆更惊心
飞,飞,飞
飞成一个小黑点
依旧
保持鹰的形象

镜中

他来看表姐,一脸平静
表姐看着他,露出明眸皓齿
闺房里飘出阵阵香气
表姐的笑容,羞怯而迷人

他盯着表姐光洁的脸,不露声色
而表姐和众多情窦初开的女子一样
胸无城府,为自己的美丽而陶醉
甚至转着身子,让他欣赏
自己引以为傲的身材

他看了表姐多少年
表姐就向他展示了多少年
那无穷无尽的凝望
一定隐藏着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多年后,他转身去看表姐的女儿
从此,恋上了她的年轻和美丽

月光

月光,透过窗玻璃
落在被子上
仿佛贴紧身体的膏药
撕也撕不掉

人到中年

中年,我对自己层层狙击
中年,我蹒跚着回到自己体内
中年,面对身外风,江湖浪
心如止水

中年,越来越没有激情
爱上一个人,就懒得再看别的脸

冬夜,给自己写条短信

靠在床背上,打开手机
给自己写条短信:
亲爱的方世开先生,寒冬来了
请盖好被子,好好照顾自己

将短信存入草稿箱
权当收到一条温暖的问候

这十年

这十年,我一个人
从遵义到深圳,又从深圳到南昌
再从南昌,到无锡

这十年,桃花谢了
又开。开了
又谢。至于果实
我已记不起它的味道

无数的人匆匆离去
无数的事如影随形

为自己写首诗

我一直想为自己写首诗
写我这半生的悲喜,荣辱
以及藏在心底隐秘的忧伤
还要写上爱我的亲人,和
被我伤害过的邻家妹妹
我青春无敌所犯下的罪愆,待我
化为泥土,开出鲜花,向你们
点头致谢,或弯腰谢罪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4-12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堂姐家下了五场雪

堂姐打来电话,说她家下了五场雪
肥肥的雪,一场接着一场
如果不眨眼,几乎看不出间隔
这是时隔多年后,再次见到这么大的雪
她兴奋得只顾自己滔滔不绝
完全没有我插话的机会

哦,忘了告诉你
这是你给我买的母羊,下了五只崽
就像五场纷纷扬扬的大雪,落在我家羊圈里

因病致贫的堂姐家下雪了
我高兴得泪流满面,哽咽着说
姐姐,祝福你!瑞雪兆丰年啊

张小美的秋天

秋天到了
稻子饱满,果子圆润
空气中,飘满秋的气味
我们的少妇张小美,被一片
金黄的稻浪,淹没在田野深处
她抚着苹果般圆圆的肚子
给丈夫发微信
“到处都是秋天的味道
孩子怕是经不住诱惑呢!”

秋天没有理会她,自顾自地黄着
黄得张小美有些把持不住
丈夫回了一条微信
和一个大笑的表情
“秋天是馈赠,是恩情。感谢!”

站在田埂上数落麻雀的公公
一袋烟,点燃了夕阳
大手一挥,把这片金黄
推向辽远的天边

母羊

冬天有多瘦,它的渴望就有多深

走出冬天的母羊,对漫山遍野的青草不屑一顾
却对肚腹下拱奶的小羊羔,付以柔情
我将羊羔抱到它看不见,也无法抵达的岩石背后
任凭一声声凄厉的哀鸣,随着料峭的寒风奔跑

多年后,我仍然对当年的恶作剧
心怀深深的歉意

蝙蝠诗人

梁溪苑的水泥地上
一位不修边幅的中年诗人
张着祥林嫂的嘴
兜售自费出版的诗集
他说,自己写诗二十年
写死了缺医少药的父母
写跑了不堪贫困的妻子
女儿今年十三岁,正读初中
再不能把她写失学了
他充血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像是乞求,更像谴责
最后,他朝我咧开嘴
露出两排香烟熏黄的牙齿
仿佛那只寓言里的蝙蝠
以此证明,他是我的同类

中秋夜

月光从窗口爬进来的时候
姐姐悚然一惊,从梦里跌了出来

壶中烫了又烫的酒,已经冰凉
旁边的酒杯空着,座位也空着

哐当一声,风吹闭了窗户
那一瞬,月光碎了一地

在秋天

秋风来的时候,会带走一些东西
譬如树叶,以及站了一季的庄稼
它也会带来一些事物
譬如秋菊,桂花

站在一株矢车菊旁边
它无忧无虑的快乐,将我的心情
染成和它一样绚丽的色彩

我不敢离开,甚至不敢眨眼
我怕一个小小的疏忽
回头时无法面对它的凋亡

我将火焰牢牢地摁在体内
以免蹿出来将它烫伤
大雁在空中诵经的声音
已让我学会了节制

我已忘记了身外世界的模样
还未迈步,已穷途末路

爱上一只陶罐

我爱上了一只陶罐。一只
土里土气的陶罐,如同我的出身

如果需要,我愿意将它借给
那位丰满迷人的女人,盛上水
从肩上优雅地倒下,濯洗她的胴体
让陶罐取代我凝视的尴尬

下雨的时候,我用它接雨水
对于干渴的人生,你知道
一罐水,会有多么重要

我还用它泡药酒,逼出
体内的寒,以及陈年的风湿

最后,我希望陶罐能够
装下我的骨灰。它照顾了我一生
我愿意陪伴它,回到它久别的故乡






这个动作对于我太重要了
我将体内的一些东西掏出来
远远地扔出去,或焚烧于炉火之中

我感到疼,一种撕心裂肺的疼
但我必须掏,随时随地掏
掏出愤怒,掏出暴力
掏出狂妄、自私和贪欲
掏出怯懦,掏出带有毒素的念头

我一点一点地掏,一秒一秒地掏
当那些带血的东西被掏出来
我发现,自己变得身轻如燕








蝉蜕

晚上下班回家
望着床上卷成的人形状的被子
不禁哑然失笑。这是我早上
匆忙中抽出身体留下的慌乱
像一只蝉,留下躯壳,飞走了






在我的眼睛里
鹰总是在飞
它的翅膀比高山高
它的视野比大地广
比闪电更果断
比雷霆更惊心
飞,飞,飞
飞成一个小黑点
依旧
保持鹰的形象



这一组语言表达质朴,情感饱满。我挑出来的几首像活火山上空被烤着的月亮。



欢迎大家阅读和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8-4-12 21:01
堂姐家下了五场雪

堂姐打来电话,说她家下了五场雪

谢谢点评鼓励!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生动的想象和比喻,五场雪。印象最深的是《冬夜,给自己写条短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诗确实感人肺腑,催人泪下,可贵的,诗人历尽沧桑,仍保留着一颗滚烫的童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18-4-13 13:44
很生动的想象和比喻,五场雪。印象最深的是《冬夜,给自己写条短信》。

谢谢支持鼓励!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3 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生活的文字,诗歌需要内涵,周末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佩 发表于 2018-4-13 13:51
这诗确实感人肺腑,催人泪下,可贵的,诗人历尽沧桑,仍保留着一颗滚烫的童心,

谢谢点评!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18-4-13 19:19
来自生活的文字,诗歌需要内涵,周末好

谢谢点评!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有生活。不放空炮。
语言也很漂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渔郎 发表于 2018-4-17 10:03
写的不错,有生活。不放空炮。
语言也很漂亮

谢谢点评!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好诗,推荐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光宏 发表于 2018-4-17 18:13
一组好诗,推荐精华。

谢谢支持鼓励!晚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8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问好世开诗友,诗写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8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边有推荐,我操作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2-19 07:5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