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52|回复: 8

我的黑太阳《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0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黑太阳《组诗》


《我写下一块煤》

我写下一块煤
就写下黑
就写下挖掘
就写下黑暗
就写下一个火焰
如何像一个花朵
遮蔽住一块煤的乌黑
我写下一块煤
这一首诗,就嫁接成一道闪电
它镶嵌在黑暗之中








《黑暗的俘虏》




一块煤等待的时刻
它已经被黑暗俘虏
而我看见,它燃烧时
火焰多像它松开的头发




看一块煤的时候
我去掉了对一块煤的怜悯
一块煤燃烧时,它抱紧自己
它,与火焰犹如一对情人
你看,它们甘心情愿,
与自身的黑暗同归于尽




《欠,与偿还》




火焰欠煤一腔热情,就燃烧了
燃烧就是偿还,没有了债务
矿工仿佛欠煤一身债,就为煤出力流汗
煤于是就黑了矿工,黑得不分你我
这首写着的诗,欠一个灵感的火焰
灵感就若一小块煤,燃着我的心




《井下,我做一个试验》




井下,我做一个试验
熄灭头顶的一盏矿灯
立马,就伸手不见五指
这时候,我多像一个盲人
我身边,就是远古的森林
我想摘一个苹果,解解渴
我更想听一声虎啸
我更想嗅到一朵野花香


《煤是大地内的夜色》



矿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都在下井
井下的煤,是大地内的夜色
这夜色一块块,一吨吨
搞到地球之上,还是黑色的
可这夜色,曾经是后羿射落的太阳
这么说,太阳的碎片,该是一枚枚阳光啊
于是,遇到了火焰后
这一块块煤都亮了起来




  


《洗澡的矿工》



澡堂里,矿工拿着一面小镜子
他是在照照眼圈没有洗掉的煤黑




这一个司空见惯的小动作
像一俊俏女子,在一下一下描眉



他们一个是在抹掉一种黑色
她们一个是在涂上一种黑色







《死神踢进的一个球》



一个工友愤怒地说,矿难
就是死神踢进的一个足球




一个安全的球,踢来
踢去,很难踢进去



死神说,违章、蛮干
就是我进球的最佳时间!






《矿工那张黑脸》




看见他的那张黑脸,
就看见八百米的深
这一张脸,绝不是一张面具,
绝不是一张变脸,一次窑变
黑是井下瓦斯的隐身术,
是死神吹灭的一盏灯
是死神用黑打了一个哑谜,
然后开始打盹




唯有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让黑淋漓尽致泼墨——
让我看到,泪水哗哗淌下的女人,
男人走了,她塌得是一个天啊
于是,我要说,
黑的另一边,很少看见春天!


《赞美:黑暗之于它》



每块煤都有它的一小块黑暗
它的痛苦,在它的枯枝败叶上



花朵之于它,犹如火焰、蝴蝶
黑暗之于它,犹如深渊,和死海



时间缓慢,矿工是它的自画像
一种美,在它的身上,可以是雀斑



赞美这一个词,对它是病句
而雪对于它,倒可以是莲花



我写一小块黑暗,像放出一只乌鸦
一只乌鸦,同我的孤独近在咫尺

《吐出的闪电》


  
一块块被埋葬的煤,多么沉重
黑暗压迫着它,像一条巨蟒



一块煤的嘴唇,吐出闪电
一团小火焰,开始摇曳——




通过疏密有致的叶子怒放
它的一片片花瓣,颜色殷红





劳动之后,枕于一堆稀薄的梦,
矿工们打着鼾声,吐着一股酒气




此刻,一块块燃烧的乌金,如星星一般
照亮了远处的一座森林花园  




《蛇》




八百米深的矿井
被我想成一尾黑蛇
下井的矿工
一个个都是要到蛇肚子里去




这一尾蛇
一头扎进地球里
叫它眼镜蛇
叫它七步蛇
叫它响尾蛇
叫它花斑蛇
叫它青蛇
叫它草蛇
叫它蟒蛇
叫它什么蛇都行




经常有一个一个矿工
在这一尾蛇阵痛时
跑不了几步而亡
成了蛇咽下的口食



《悲愤的诗》



写悲愤的诗
一句一句燃烧
一行一行,像是纵深挖掘
突出的黑暗压迫着
让一块块乌金被逼上梁山
瓦斯发生暴动,死亡
是它的黑旋风




我在八百米深处
只做一块鱼化石
只做一棵草的标本
我突然看到
警车一辆辆开成儿童玩具
雨后送来的伞
只遮住女人的眼泪




射日的后羿,一根根箭矢
只剩下最后一根








《煤在拒绝着自身的黑》


火焰是一个动词
煤就这样子,在拒绝着自身的黑
我仿佛看见,一只蝴蝶的标本
折翅于一朵黑牡丹
每次私约和一个春日有关
黑,仅是一个布局和毁灭
苦难在复制更小的一块煤



黑,是黑夜的一只蝙蝠
我涌出的寂寞
保留着仅有的一粒光
一条黑布丝绸一样
蒙住了一个矿工的眼睛
每天,到八百米深处去
八百米,一年三百六十个八百米
一块煤,已经失语
它无法陈述自身的苦难




《煤说,看看我的脸吧》



煤说,看看我的脸吧,它就是黑暗
它不再是一截春天的树木
这八百米深处曾是一个糟糕的地方
而在时间的低处,腐烂成为蝴蝶之梦
鲜花朵朵成为记忆的芬芳
死亡之吻,令一个少女眩晕
闪电抽身,逃离劫难




煤说,看看我的火焰吧,它就是舞姿
它就是我的铁血丹心,让我终于有了一丝幸福感
我也就这样默默成为一块懂得柔情的煤
引领火焰,见证黑暗,悄然遁去
轻盈,温暖,火焰是我的嘴唇



燃烧,燃烧
哦,这自由的舞姿是何等曼妙!



  《煤,我的黑姑娘》




煤啊,我的黑姑娘
八百米深处,我是黑小伙
下了井,就扑身于你的怀抱里——
每逢我拥抱住你黑暗的身躯
从你唯一的,火焰般的嘴唇上面
初尝到,你储藏亿万斯年的吻
我便知道了,我是一个幸福的矿工



煤啊,我的黑姑娘
你看到了吗?
我是那个挖掘你的矿工
让你离开了被埋葬的日子,像离开了你的囚房
我们的爱情,就是拿出彼此滚烫的心
而爱,就是一簇簇火焰
这火焰,就是生命涅槃出的花朵啊



煤啊,我的黑姑娘
你知道吗?
倘若没有这乌黑的爱情
我也不会懂得柔情,看见爱的火焰
是你用赤诚的爱,俘虏了我的初心
我从你的怀抱里,知道了美的花瓣
一个深情的吻,劫持了我们
我要赞美这种刻骨的燃烧,并说,我深深爱你



哦,煤,我的黑姑娘!






《如此,我叫她黑女郎》



一块煤,从地球里孕育出来,
它在矿工的手上发芽,并在脸庞上狂吻不止。



如此,我叫她黑女郎。
最初的火焰,像花朵戴在她的鬓角上。



这就是一块煤的个性,
她用热情掏空自身的乌黑——甚至不惧怕
死亡。




叫一声黑女郎,八百米深处
黑小伙露出洁白的牙齿,露出憨厚的笑容




黑暗在这里,并非丑陋,它是这个世界的一张胶片,
因为有了它,这个世界才会显影




也因为有了黑姑娘和黑小伙的爱情
乌黑的世界,才如此迷人,令人向往!




  


《乌金》




我看见,火焰变得明亮 ,
因为此刻正有黑暗出逃 ,
或曾经有矿工的劳动挥汗如雨下。我宛若置身
森林,一些词句,犹如掉落的松果 。






谁听见它内部的轰响 谁就会倾听到
大象的踱步 。幸福的麋鹿始终
在这一首写着的诗里,奔跑和栖息。而腐朽的春天 ,
裸露它复活的、炽烈的墨色。






哦,乌金,你这被禁锢亿万斯年的太阳石,
你这蒙住了眼睛和心跳的囚者,
必将从遗弃返回家园 ,
并让一丝闪电的裂纹趋于光明 。






我更要赞美挖掘者,他用宙斯的手臂托举你,
八百米深处的瓦斯,这死亡的吻,
没能让他怯步。此刻,我的诗行犹如钢轨,
让这一首诗,习惯于黑暗中的抵达。


《这帮汉子是死神的隔壁》



光焰,从后羿射掉的日头那里发芽,
黑暗之中,痛苦的手掌有它的变戏法。
回答一块煤说:那火,是你黑暗的内衣,
黑暗会成为冰冷的尸体,挖掘如同解剖地球的内脏。



燃烧,是黑暗和光明分离的手段,
太阳永远是一个法西斯。一块煤有它的尖叫,
一个矿工用浸透肌肤的黑暗,虚拟内心的春天,
他离开冰冷的铁罐,醉于一碗酒水,痛苦低于女人的寂寞。



我在一首诗中醒来,挖掘的灵感里,
带有森林的符号。矿工们在八百米深处活着,
几乎没有声息,偶尔用黄段子打骂,
谁也不知道,这帮汉子是死神的隔壁。



如此,他每天的黑,还派生出多种的火焰,
他会叫她的名字:亲爱的!
幸福吝啬,他找不到更好的自己,
石头一般的人,过着浮萍的日子,
无法比喻的楼价,永远无法试图分享它们。



《像遁于地窖里》




像遁于地窖里,属于黑暗的利益,
在这世界关闭的门上,这是一个迟缓的春天。
摇荡在子宫的阴影中。
一个矿工,犹如一只蚂蚁爬过地板间的裂缝。



陷入沉思的普罗米修斯,和逐日的夸父
一同发现了火焰的天堂;
一个墓地会埋住一个女人闪烁的幸福,
而混杂的咒语,正在成为我笔尖的尖叫。



这个矿工,像被遗弃在黑暗里,
黑暗是一个胜利者,他有许多的筹码挥霍。
我与黑暗握手言和,像和一个非洲的兄弟握手,
黑暗之间,我写出赞美的诗句,矿工万岁!


《和黑暗在一起的人》



一块煤,是截取的一小块黑暗
我的心,和黑暗的距离,等于一厘米
它的燃烧,让我的寂寞成为一种丝绸
这丝绸,是火焰向上伸出的手臂
这丝绸,舞蹈成一块煤轻柔的内衣
可此刻,我就是一个下了八百米深的矿工
与一块块煤,在井巷一起小憩
是一个和黑暗在一起的人
我吐露的语言,掩映着枝叶
身边仿佛是森林,走兽和象群



从一块煤到一团火焰
有多少阳光炸裂,有多少深藏不露的热情
一块煤掏出来的心,是火焰
一块煤最后的骨头,是一柄光之剑
一块煤在黑暗之中,都挂着一个小壁炉
一块煤燃烧之于我,如是花朵吐蕊
它金黄色的宫殿里,暗藏阳光,鸟语花香和雷霆
此刻,我在八百米深处,亦是一盗火者
这里有众多的矿工,他们用劳动舞蹈
这里最美的墨汁,是一滴滴泼墨的汗水
看那大地的纸笺,尽是黑色的抒情



和石头不同的是,它们会通过火焰进行自救
盗火的普罗米修斯是它们的一个头目
它们是会舞蹈的,是会口吐莲花的缄默者
它们一闪身,就会遇到黑夜和闪电
它们在一个春天,曾经花团锦簇
它们把痛苦咀嚼,视寂寞为琥珀
而此刻,我的赞美,正如一个少女
手提一个花篮,从春天的山坡走过




黑暗可能就是一个子宫内的比喻
我曾经在一块煤上,镌刻内心的孤独和光
于是,我身上的黑色纷纷剥落
这是我对一块煤燃烧的模仿
我知道,一块煤深藏的矿井
是一个涅槃了的春天
你看,每一块煤在燃烧时
它们都举着一杆热烈的旗帜——
燃烧,燃烧,这是一杆美丽的旗帜!



一块煤,会有一身火焰的嫁衣
一个火焰,是一个花苞,一个拥抱的姿势
一块煤不会反对黑暗里的沉寂
曾经的森林,是深藏的地下宫殿
死亡是一个春天的传说,是对生命的复制
灵魂化蝶时,春天的花园打开
蜜蜂,和心灵,是一个偎依
燃烧,和心灵,是一朵黑蔷薇的爱情



叙述的词句,和乌鸦的羽毛大致相同
飞翔和火焰,它们披着一身春天的霓虹
我看见雷电,小心翼翼躲过黑暗
在一块煤的血液里蛰伏
让一块煤炸出的黑暗,与一种美起舞弄影
看那火焰,是如何陶醉于黑暗的簇拥
身临其境,一个人会像草叶发芽
以轻盈的心,享受一块煤对痛苦的融雪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8-10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一组诗。有生活的质感。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0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写人,写事,写煤,反映出生活不易,用煤的“燃烧”品质,喻意了劳动艰辛,付出也会有的收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八部半 发表于 2018-8-10 15:15
不错的一组诗。有生活的质感。赞

谢老师批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8-8-10 15:15
通过写人,写事,写煤,反映出生活不易,用煤的“燃烧”品质,喻意了劳动艰辛,付出也会有的收获。

谢谢快快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3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象非同一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3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象非同一般,是因为体验非同一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利拉 发表于 2018-8-13 09:12
想象非同一般,是因为体验非同一般

在八百米深处燃烧过,有感而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5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8-15 23:1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