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91|回复: 2

[其他] 诗人版图;夏末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2 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夏末:女,80后。祖籍河南,现居深圳。
诗歌选稿:
后来,我告诉自己,她不是孤独症患者。
                                          ——序
一个人舞
看到他躺下
她也躺下——
向着他的方向倾斜
她抚他左手
她哭,她笑
她要和气球一起飞起来
后来,她睡着了
在梦里,像个孩子
第二天醒来
面对雪白的墙壁,她依然笑着
她的笑声——
是遍地盛开的野花
小小
那么多树
那么多花
那么多绿,纷纷流淌
那么多红和白
静静地开
三月,在一夜之间
苏醒了
像你的名字
那么多小
像风,细细地吹
当你老了
你不说话
鸟儿也不说话
空荡的房间里
循环播放我们喜欢的曲子
听着听着——
眼睛,就湿了
风,静静地吹
经过我们所在的城市
“读首诗再睡吧”
午后,阳光格外温暖
一声亲爱——
仿佛三月从未老去
仙人掌
为什么那些细细的刺,
我总是看成毛茸茸的花?
为这雪白的花,
我从指头拭去无数缕血丝
我在练习穿心术
像七月——
一只红色的小狐狸——
只为看你从体内掏出一滴
新鲜的碧绿。
仙人掌,仙人掌!
如果疼可以重生——
我要站在旷野,喊她:
爱的女儿!
雪莲花
给我山
给我水
给我赤裸裸的土地
和泥巴
我要扎在你的臂上
生根,发芽——
还要在石缝里
开出洁白的花儿
相见时难别亦难
这是怎样的壮观!
窗外,暴雨倾盆
室内,阴雨连绵
离别的人在唱红颜旧,研磨相思引
大把说书的人兴奋不减,还没把看客说笑
却先把自己说红了眼
通往秋风的路上,有人望而却步
有人早已半路折返
经书太重
西天太远
不如今晚,就去你的中军帐
踩踩你的野帐篷——
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之后华丽丽地转身
和你一起,回到珍贵的人间
三千年,五百年……
那一晚,我是你
你一定不会记得
火车离开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只精通砸碗,摔花瓶子
并再一次闹起绝食,卧床不起
是因为七夕当晚,我玩了一场英雄联盟的游戏
幸好我的游戏手柄,我的PSP
一直相安无事
哦,回忆是一件很伤脑筋的事情
胜过写一万字的心情日记
我承认,你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我讨厌你的任性,你的无理取闹,和你与生俱来的矫情
但是,我时常忽略一点
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夜深人静。输了游戏后
我开始抽烟,码字,禁不住写你
我习惯在漫无边际的海里,打捞一点一点
难以抑制的欣喜
遇见
人间没有永远:
总有一天,你我都会老去。
当我们老了,白发苍苍,夕阳下漫步,
回忆我们曾经走过的路,在一起的时光,紧紧相拥的瞬间,
我们的内心是何等美好——
回忆多么美好:
于千千万万人中,我遇见了你。
我们的一生都在寻找断失的手臂,今天我找到了你,
而你,就是我的精品。
摇摇晃晃
他们对绿质疑,对红追捧。突然
又孩子一样迷茫。
他们扛着铅笔,硬币,锄头。
年轻的,古老的,强壮的,瘦弱的——
数不清的影子,
涌向海的方向。
太阳,在他们的肩上
升起,降落——
又燃烧。
寻找一个名叫青海的姑娘
写下她名字的时候
我想到了洱海,鸟岛,小西山
无数次,我在清晨描绘她
像在谱写一座青藏高原
我甚至,还想到了文成公主,王母娘娘
哦,三年。她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看到了三月的傍晚
布哈河口的西北风和鸟岛的赤色风暴
为此,我特意赋她一个高原的名字
一袭流水的波澜
此刻,我期待
——她来。像眺望窗外
长长的火车,轰隆,轰隆——
穿过寂静的雪山
哦,瑶池!措温布——
世界在她手中,变成一座热情的岛屿
一片鎏金色的海湾!
奔走的麦子
在深秋被摁进泥土
在初夏被拔出,被截肢
饱满的,瘦弱的,干瘪的
统统被卷入收割机——
剥了壳,削了皮
塞入农夫的口袋,商人的铁皮
之后被运往世界各地
他们浑身疼痛,瘙痒无比
却必须保持干净的肉体
他们雪一样安静,沉默一个冬季
来年的三月,又雨点一样
回归大地   
巨婴
“我爸是李刚”
“我妈是站长”
他们都有一个叫李刚的父亲
或者叫站长的母亲
他们的父亲,父亲的父亲......
他们的母亲,母亲的母亲......
一世接一世,一代接一代
世世代代把他们宝贝一样捧在手心
饿了,有热气腾腾的包子
累了,有遮风挡雨的房子
困了,有温暖的沙发,靠背
手里空了,有红色人民币,金色提款机
他们脑袋痒了,就拿别人的女儿当纸飞机
拿人行道的老人当宝马,当靶子,当滴滴——
去撞,去辱,去骂,去撕,去砍,去奸,去杀
去焚尸,去灭迹
“我的女儿是公主”“我的儿子是宝贝”
“我的孙子还没长大”
.......
什么宝贝儿子,憋头孙子?
什么包办婚姻,无罪释放?
人类在地球上,安安稳稳生活了几个世纪
祖祖辈辈,吃喝拉撒——
谁他妈不是儿子!
谁他妈不是孙子!
2018-09-06
时光机
她终于想起了他
N年前的一个早晨,他带她
去临海小镇
陪她,去观日出,去看海
去吹西伯利亚的海风
她坚持要去海底世界
他和她一起,潜到海底
探索珊瑚礁
美人鱼
她爱养花,种草
她喜欢在自己的小园子里
养无数种不知名的野花
她喜欢看他读书,写字
偶尔耍一下小赖皮
喜欢看他——
一次一次,把她当小野花一样
安插在诗土里
他知道
她喜欢听故事
六十岁,他还在读《一千零一夜》
录《格林童话》《球球老老鼠》
写《千寻的日记》《无雷区的幸福生活》
陪她一起在童年过家家
永远都不要长大
他们一直没有孩子
后来,她一个人去临海小镇
九十岁那年,她像个孩子一样
失去记忆......
“十八岁,写第一首诗”
“二十岁,和他去看海”
“二十三岁,读他的日记”
“六十岁,还在听童话故事”
……
这样的话,她又念了三次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末:女,80后。祖籍河南,现居深圳。


诗歌选稿:

后来,我告诉自己,她不是孤独症患者。

                                          ——序

一个人舞


看到他躺下
她也躺下——
向着他的方向倾斜

她抚他左手
她哭,她笑
她要和气球一起飞起来

后来,她睡着了
在梦里,像个孩子

第二天醒来
面对雪白的墙壁,她依然笑着
她的笑声——
是遍地盛开的野花

小小

那么多树
那么多花
那么多绿,纷纷流淌
那么多红和白
静静地开

三月,在一夜之间
苏醒了
像你的名字

那么多小
像风,细细地吹

当你老了
你不说话
鸟儿也不说话

空荡的房间里
循环播放我们喜欢的曲子
听着听着——
眼睛,就湿了

风,静静地吹
经过我们所在的城市

“读首诗再睡吧”
午后,阳光格外温暖
一声亲爱——
仿佛三月从未老去

仙人掌

为什么那些细细的刺,
我总是看成毛茸茸的花?

为这雪白的花,
我从指头拭去无数缕血丝
我在练习穿心术
像七月——
一只红色的小狐狸——

只为看你从体内掏出一滴
新鲜的碧绿。

仙人掌,仙人掌!
如果疼可以重生——
我要站在旷野,喊她:
爱的女儿!

雪莲花

给我山
给我水
给我赤裸裸的土地
和泥巴

我要扎在你的臂上
生根,发芽——

还要在石缝里
开出洁白的花儿

相见时难别亦难

这是怎样的壮观!

窗外,暴雨倾盆
室内,阴雨连绵

离别的人在唱红颜旧,研磨相思引
大把说书的人兴奋不减,还没把看客说笑
却先把自己说红了眼

通往秋风的路上,有人望而却步
有人早已半路折返

经书太重
西天太远

不如今晚,就去你的中军帐
踩踩你的野帐篷——

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之后华丽丽地转身
和你一起,回到珍贵的人间
三千年,五百年……

那一晚,我是你

你一定不会记得
火车离开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只精通砸碗,摔花瓶子
并再一次闹起绝食,卧床不起
是因为七夕当晚,我玩了一场英雄联盟的游戏
幸好我的游戏手柄,我的PSP
一直相安无事

哦,回忆是一件很伤脑筋的事情
胜过写一万字的心情日记

我承认,你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我讨厌你的任性,你的无理取闹,和你与生俱来的矫情
但是,我时常忽略一点
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夜深人静。输了游戏后
我开始抽烟,码字,禁不住写你
我习惯在漫无边际的海里,打捞一点一点
难以抑制的欣喜

遇见

人间没有永远:
总有一天,你我都会老去。

当我们老了,白发苍苍,夕阳下漫步,
回忆我们曾经走过的路,在一起的时光,紧紧相拥的瞬间,
我们的内心是何等美好——

回忆多么美好:
于千千万万人中,我遇见了你。
我们的一生都在寻找断失的手臂,今天我找到了你,
而你,就是我的精品。

摇摇晃晃

他们对绿质疑,对红追捧。突然
又孩子一样迷茫。

他们扛着铅笔,硬币,锄头。
年轻的,古老的,强壮的,瘦弱的——

数不清的影子,
涌向海的方向。

太阳,在他们的肩上
升起,降落——
又燃烧。

寻找一个名叫青海的姑娘

写下她名字的时候
我想到了洱海,鸟岛,小西山
无数次,我在清晨描绘她
像在谱写一座青藏高原

我甚至,还想到了文成公主,王母娘娘
哦,三年。她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看到了三月的傍晚
布哈河口的西北风和鸟岛的赤色风暴
为此,我特意赋她一个高原的名字
一袭流水的波澜

此刻,我期待
——她来。像眺望窗外
长长的火车,轰隆,轰隆——
穿过寂静的雪山

哦,瑶池!措温布——
世界在她手中,变成一座热情的岛屿
一片鎏金色的海湾!

奔走的麦子

在深秋被摁进泥土
在初夏被拔出,被截肢
饱满的,瘦弱的,干瘪的
统统被卷入收割机——
剥了壳,削了皮
塞入农夫的口袋,商人的铁皮
之后被运往世界各地
他们浑身疼痛,瘙痒无比
却必须保持干净的肉体
他们雪一样安静,沉默一个冬季
来年的三月,又雨点一样
回归大地   

2018-09-05

巨婴

“我爸是李刚”
“我妈是站长”
他们都有一个叫李刚的父亲
或者叫站长的母亲
他们的父亲,父亲的父亲......
他们的母亲,母亲的母亲......
一世接一世,一代接一代
世世代代把他们宝贝一样捧在手心
饿了,有热气腾腾的包子
累了,有遮风挡雨的房子
困了,有温暖的沙发,靠背
手里空了,有红色人民币,金色提款机
他们脑袋痒了,就拿别人的女儿当纸飞机
拿人行道的老人当宝马,当靶子,当滴滴——
去撞,去辱,去骂,去撕,去砍,去奸,去杀
去焚尸,去灭迹

“我的女儿是公主”“我的儿子是宝贝”
“我的孙子还没长大”
.......

什么宝贝儿子,憋头孙子?
什么包办婚姻,无罪释放?

人类在地球上,安安稳稳生活了几个世纪
祖祖辈辈,吃喝拉撒——
谁他妈不是儿子!
谁他妈不是孙子!

2018-09-06
时光机

她终于想起了他
N年前的一个早晨,他带她
去临海小镇
陪她,去观日出,去看海
去吹西伯利亚的海风
她坚持要去海底世界
他和她一起,潜到海底
探索珊瑚礁
美人鱼

她爱养花,种草
她喜欢在自己的小园子里
养无数种不知名的野花
她喜欢看他读书,写字
偶尔耍一下小赖皮
喜欢看他——
一次一次,把她当小野花一样
安插在诗土里


他知道
她喜欢听故事
六十岁,他还在读《一千零一夜》
录《格林童话》《球球老老鼠》
写《千寻的日记》《无雷区的幸福生活》
陪她一起在童年过家家
永远都不要长大

他们一直没有孩子
后来,她一个人去临海小镇
九十岁那年,她像个孩子一样
失去记忆......

“十八岁,写第一首诗”
“二十岁,和他去看海”
“二十三岁,读他的日记”
“六十岁,还在听童话故事”
……

这样的话,她又念了三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七月与安生
  
很多时候
我开始学会
闭上眼睛与镜子说话
或者用硬币模拟爱情

每一次坠落
姿势,都像叶子在飞
深入很美。却总是,把根
隐隐刺痛
  
夏末,适合把衣衫裹紧
把七月流火,安置在体内
继续穿着乳白色的茧——
幼蛾一般。蜷曲,酣睡
  
其实。这样的镂空,是我
早已预留好的缝隙——

为每一次闯入死角之后
分身,撤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6-20 05:3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