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93|回复: 1

[其他] 诗人版图:山茶蛋蛋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2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茶蛋蛋

苍茫大地(组诗)

杨柳湾

杨柳湾没有杨柳
有的只是一条
像父亲的腰杆被生活压弯的路

山泉水是甘甜的
等着父亲捧起一捧后
“呼噜”一声
一饮而尽
额头上来不及揩尽的汗水
顺势溜进他的肚子里
透过毛细血孔分泌出更多的汗水

山坡上的野花是绚丽的
只等着他鼓足勇气
晨曦拨开天空之时
伸手采摘
人生中一次最美丽的春天

一朵小花风中摇摆着
让更多的人看见

后山的采石场

后山采石厂的石头很大 很大
大过一个七尺男儿的身板
男人们
左一锄右一锄
刨去了覆盖在石头上面的泥土
虎口刨出裂缝
流着血
刨出来的石头
有人加工成墓碑出卖

我亲眼所见
村子里
一位刨了一辈子石头的大叔
覆盖在他亡灵上的
只有和他虎口淌出来的血
一样鲜红的泥土
坟前没有立碑
多年后
我不知道
他的亲人们是不是
还能准确地指出他的葬身之地

豺狗箐

小时候
听长辈们说
村子背后的山有一条箐
当地人都称为豺狗箐

那时人烟稀少
山中时有豺狗出入
当地的老百姓到山里放牧
时有牛羊丢失

数日后
在一条深箐中
人们看见许多牛羊的白骨
我们这些小屁孩
吓得晚上撒尿都不敢出去
后来
为了防范豺狗
老百姓就地砍伐了一些木材
围成栅栏
从此以后
再也没有牛羊丢失过

如今
从前五百多人的小村子
发展到一个拥有近两千人的村
人烟旺盛
豺狗自然不敢再来
可是
时常听说
村子里总有孩子和老人被吃


与君书

月亮怎么皎洁
与我们何干
祭月这道程序还是要搞一下的
吃月饼是必须的
劳动后的成果
是要在今夜分享的
至于嫦娥的传说
无论会勾动多少颗年少的心
由他去吧

今夜,仰望苍穹
月光同样注视着我
中年这段告白
大概可以省略掉其中的浪漫

我们可以岔开话题
用情感煨酒
休要管酒里到底有没有桂花香
让我们再来一杯
无论怎么醉
醉成什么样
酒里散发出的馥香
一定更加接近
秋天的稻香
玉米香
荞麦香

瑞泉寺

春风一吹
我看见过满山的绿
沉淀
一只画眉鸟清悦的歌唱
如万顷碧波翻滚过山梁

秋风掠过
满山的黄叶溅落进泉水
汇入我的血脉

坐在黄昏里
空山寂静
庙宇无声

苍茫大地

一树树
白的叶子
红的叶子
镀上了一层深黄
喻意渐浓

冰雪之后
淡淡的鹅黄
牵引着嫩绿沿着大地奔跑

一片叶子被时光打开
一棵树被打开
一座山被打开
一条河被打开
一个人被打开
再次接受阳光
再次捧饮一泉甘露
再次在河面奔走
再次在深山做一块孤独的石头
再次把一把贱骨头
投向熊熊燃烧的篝火
再次把自己密封在冰雪里
做着更完美的梦

村子背后的山

牛犊子山
老尖山
十二箐
一座比一座远
一座比一座高
一座比一座巍峨

心的体积太小
我只有在梦中
把父亲的脊梁
再临摹一遍
梦到更多的山

灵魂

满山的坟茔
灵魂得以安息
他们不是孤独的
神去了什么地方

针松阔林
荞叶灌木
仿佛都具备着某种灵性

亲人们
生前一直在奔赴墓穴的路上
踏着泥泞
跌倒了爬起
爬起来
再跌倒

无休止的漩涡
有的时候
也有粉红色的花瓣卷入
就在此时
我心里流动的血
没有了颜色
一只小蜜蜂蜇了我一口
我的胸口得以再次疼痛

个人简介:山茶蛋蛋(原名闫建斌)农民,文字爱好者。
个人诗观: 生活如诗,岁月如歌! 写诗不能悦人,但愿愉己。深信坚持就有快乐;努力就有人生方向。


写给玉米

嫣红的璎珞
是母亲梳妆时的红头带
捆紧着生活的细腰
系着青春的梦想

消瘦的流水漫过乡村
田野里泛起一片银色光泽

汗水滚动四季
每一个平凡的日子沸腾着

静坐秋野

天空中没有鸟
它们在我劳作的田野漫步

丰收之后
一片萧然荒凉的画景
让我走过的夜又一次鲜活起来

母亲端坐在我的正前方
微风吹动她满头的白发

深深的谷草垛
藏不住蟋蟀们的鸣唱
月光下。一张被时光的乐谱擦拭的脸
铺满着沧桑
跳跃着欢悦幸福的音符

人间麻雀

它们就蹲在我干活的地方
离我不远

高压线 沙沟边的桉树林子
铁丝网 棘荆之上
都是它们做跳跃运动的地方
老家土坯房的墙洞眼
它们组建过一个和谐完美的家庭

它们用羽毛和麦秸取暖
它们有儿有女
除四害那时
它们是受害者

我种植的蔬菜和瓜果
总会有虫蛆生长
它们总是无法一一捉尽
是不是麻雀太少
还是虫子繁殖的速度太快

牧鞭下的童年

他以童真的眼睛守望着这片土地
当我的目光和他羞怯的目光对接
他迅速把目光转移至山坡上的羊群

我心里瞬间涌出一串羞涩的词
多么像一枚枚锋利的钉子
死死钉在这座野花和青草衍生的山岗

我静静地注视着他的背影
他紧紧地握住了牧鞭
用童年抽打日暮黄昏

夕阳下山之时
我像寻找一只丢失在大山深处的羊
他的背影
渐渐走远
渐渐缩小

夜幕降临
一阵咩咩的叫声
由远处的山岗传出

阳光下

那些细微的颗粒跳跃着
扭着黑色的身段
万物练习着发声
我的声音混入了其中

一只小鸟飞翔着
多么地不小心

更远的地方
母亲呆滞的眼神
放射出幽蓝色的光

从我眼睑滑落的泪
打开了一条河流

又一次描述春天

时光之利韧把喜悦一劈为二
一边是大山
每一块石头都是劳动者响铮铮的骨胳
钢枪刺喉
只是卖艺者惯用的雕虫小技

一边是河流
涌动着亿万人民奔腾的血液
催生幸福的花

露珠在春天眼眶打转
我的眼睛介于大山和河流之间
静静地凝视着一朵素雅的小雏菊
经历风霜雪雨后
希望开出洁白的花瓣

人间之所以美好,是因为我们一直在创造

青枝绿叶间。鸟儿亮开雏翼翱翔
我们奔忙于晨钟暮鼓之间
又怎能
在大地这张宣纸留下一页缺憾

蘸着汗水书写
就是挨一擦二填写
一个个跳动的音符
哪怕人生旅途坎坷多艰
也要用勤劳的双手托起一个白玉盘
装满甜蜜的果实

故乡书

回到故乡。我们就是一块被风化的石头
情感的碎沫随风飘散大地
往事。沾染雪花的白
鲜嫩的花朵挂在柔韧的枝头

独坐暗夜。扣动一块带血的泪斑
记忆的扉页
印着一个鲜明的邮戳
一阵春风把一片凋零的花瓣
寄回故乡

此时
风的拥抱就是我们温暖的拥抱
雨水的亲吻就是我们甜蜜的吻

关于苦荞的赞美

芒种节令。母亲冬天播种下的苦荞
荒坡之上和母亲打着暗语
鸟儿们故作高深的样子
与农事无关

春来秋去
雨水助长着田地里的庄稼
镜片背后反弹出火焰
灼烧着女人的额头
汗水迸射

月儿弯弯。父亲握紧银镰
割去腮帮一茬又一茬崩溃的胡须
月儿圆圆。像母亲少女时代漂亮的脸蛋
每一场风雨之后
如花绽放

而我临写在山坡上的句子需要像野草一般安静
用苦荞喂养不会说话的诗歌
在人间画出一个圆

有人去了远方,米粒儿和鲜花留在了故乡

远方远吗
远方不远
远方真的不远

云走得很慢
风走得很快 很快
阳光很暖 很暖

当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林
泛黄的叶子被风高高抛向空中
米粒儿和鲜花没有移步
远别多年的人啊
想着家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4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6-26 22:0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