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80|回复: 11

【探索者89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8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辰奕 于 2019-11-12 18:28 编辑

【探索者89期】
文 / 辰奕


《过敏》

蝶舞,付之予庄周。
在这之前,它们必须是一种毒虫。

可以邂逅一个人,和他
来一场肌肤相亲(浑身红斑痒肿)。


《红叶飒飒》

黑的背面压逼着梦境,
老去了颜色。
多年来习惯了月下谈情,
那时放飞的蝴蝶,至今未归。
相同的水调,还在唱着不老的歌谣。
谁是谁的错失?

红枫飘飞的季节,飒飒天凉,
还在做着梦。风儿向着阳光,
关乎温情。你是我永远不变的爱恋,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又或者是将来。
一直都是。我是这么想的,
也一直在做着。

你在我心底最深处。


《掌心向下的日子》

你的默然,不愿意
在人前轻易说出。

一句话的事,拉长了距离,
柔和而且优美。

所有设定了的界限,
不仅仅在当前。

其实,所有的隐喻,
一支笔,就够了。

阳光的样子,比那些灰色调,
显得热力与趟亮。


《路中间有一块石头》

十月,放飞了秋风和暖阳,
还不是很冷,
温度适宜。
从西北走入南村,
从大海走入星辰。

闪烁烁的日子,
不用转音,慷慨的高调子如此明亮。
这时候,其实还应该幻想一些森林,
以及一些水村山郭酒旗风,
还有一些鸟鸣割据的清晨。

多余的片段,沸腾的碎语,
还是不要再说了。
满园的蝶舞,
早已经把故事的情节,
挤得满满当当。

路通了,便好。
很好。心里晃荡多年的月牙床,
终于静止得安稳。


《在月亮》

母亲对于父亲夜半不归家的解析:
“父亲去大山里打虎了,
打完虎便会归家。”
一直在月亮的牙尖儿上挂着,晃荡多年。
和天荒地老,和海枯石烂,共同见证。

从孩童到少年,
从过去到现在,
我竟已经习惯了间歇性的失眠。
静坐,抽烟。吊着脑袋瓜儿,
打瞌睡。

一直不肯安然睡着了,
等待着父亲在夜半归家的开门声。


《拆散的笔记薄》

又再一次发现,束藏在书架最上面的角落里的日记本,
泛黄的书目上写着《那年那月那些事》。
已经被翻烂的书页,分成了几个不同的季节,
每一个季节都有一个不同的人,在唱着不同时期的同一首水调。
他们轻吟浅唱。与山风,与水月唱的没有不同,
低沉的音调,旋律含蓄隐约而哀伤。

那些调子,它们像绣花针一样,
在锦屏上刺绣着旧日子。
那些美好的,缺憾的,与你,与我,也与他不同,
针尖,筋骨血肉。狗尾草,脚底板。
谁是谁的瘙痒,谁是谁的阵痛,谁是谁的错失?
各有各自滋味,各有各自模样。


《诗人的孤独只是一个模型》

他每天把自己,
摆放成一个又一个的形状,
固定于人前。

一说行为艺术的形象,
一说那些已经定义的雕像。
维纳斯。大卫。等。

独一,无二。
却又与你我一样,
没有什么不同。

《到帐通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1-8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亮读欢迎,周末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的样子,比那些灰色调,
显得热力与趟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阳光,周末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19-11-8 17:15
阳光的样子,比那些灰色调,
显得热力与趟亮。

谢谢阳光,周末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9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已经写了这么多了。威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9-11-9 09:08
就已经写了这么多了。威武。

问好快快,远握。写这么多,还可以吧?后续都不知道有没有心情或者时间补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1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你的支持,常来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2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墨指含香 发表于 2019-11-11 14:09
感谢你的支持,常来玩

谢谢墨指含香,问好,远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2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辰奕 于 2019-11-12 17:49 编辑

《拆散的笔记薄》

又再一次发现,束藏在书架最上面的角落里的日记本,
泛黄的书目上写着《那年那月那些事》。
已经被翻烂的书页,分成了几个不同的季节,
每一个季节都有一个不同的人,在唱着同一首水调。
他们轻吟浅唱。与山风,与水月唱的没有不同,
低沉的音调,旋律含蓄隐约而哀伤。

那些调子,它们像绣花针一样,
在锦屏上刺绣着旧日子。
那些美好的,缺憾的,与你,与我,也与他不同,
针尖,筋骨血肉。狗尾草,脚底板。
谁是谁的阵痛,谁是谁的错失?
各有各自滋味,各有各自模样。


《诗人的孤独只是一个模型》

他每天把自己,
摆放成一个又一个的形状,
固定于人前。

一说行为艺术的形象,
一说那些已经定义的雕像。
维纳斯。大卫。等。

独一,无二。
却又与你我一样,
没有什么不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1-12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真实面目 于 2019-11-12 18:02 编辑

《在月亮里》

母亲对于父亲夜半不归家的解析:
“父亲去大山里打虎了,
打完虎便会归家。”
一直在月亮的牙尖儿上挂着,晃荡多年。
和天荒地老,和海枯石烂,共同见证。

从孩童到少年,
从过去到现在,
我竟已经习惯了间歇性的失眠。
静坐,抽烟。吊着脑袋瓜儿,
打瞌睡。

一直不肯安然睡着了,
等待着父亲在夜半归家的开门声。

习题也不必完全用规定的题 感觉这些题目本身就怪怪的 不像是思恋的 是某个抽象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2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辰奕 于 2019-11-12 18:29 编辑
真实面目 发表于 2019-11-12 17:56
《在月亮里》

母亲对于父亲夜半不归家的解析:

嗯,真实你说的对,《在月亮》就是一种抽象的地方,我也是把这个当作一种状态来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11-20 04: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