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楼主: 墨家

【】墨家战记,修改稿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4 17:19 编辑

4,6,【死生契阔】



每个死了的将士都能回到家乡
白桦树又绿了,井台打出清凉的井水
渭南,潼关,汉中,把城市的苦难都抚摸一遍
娘子关今夜雷电交加,艳妆而过的妹妹
你死生都不会忘怀

墨子要去重逢另一个墨子
装满秦时明月,不可言说的情怀
小紧张,不安,看着自己消逝和生长
秦长城步行至赵长城,不忍低泣的人
偶然动了凡心。云彩依旧从中原到边陲
不猜测一块土地的飘移


若有螟蛉义子,务必交代
兼爱,只是多一重爱,而关山万重
阻隔的不止是河流
非攻,攻也不尽是汉子,野性的天使
守着他的疆土,寸步不离

秦,墨子再把每个城市摩挲一遍
宫殿多于乡村,短暂的奢华,遇见多年不见的兄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2-4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要遇魔杀魔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5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伤不起的流年,蜷缩在他脚边
一起退入到一幅画里

到了吴地,谁的心都会软一些

大厦将倾,小女子只有盈盈的笑
给前人误了江山,给后人祭了流水

……

太能写了,也写得好看,得慢慢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5 18:16 编辑

5,1,【景行行止】



大道直如发。修身,明志,治国,平天下

垂钓于渭水溪,沧浪之水
浑黄浑黄。先哲姜尚,周公,大禹融于水
集大成者于田间高歌,歌记录于小雅

作为牧童的墨子,俯仰于大道与青山间
自足而挺拔。山涧水又一万种声调
奔于渭水或泗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5 18:10 编辑

5,2,【流亡】


从齐国到宋国,乱葬岗和乱石滩
都给人忧思。界碑下是孤单而残旧的大石梁

继位的两个公子相互掩杀,仓皇往西
粮仓烧着了
小树林个官道烧着了,关卡上布满飞矢
投鼠忌器和抱头鼠窜的都是那些人和这些人

有躯体烧焦的味道,黄土弥漫
更多的良田失去了耕种
要躲在更僻静处,庞大的身躯遮掩了仅有的微光

黎明正在到来,危险还在,生命随时会离开他住过的大房子
执着刀枪剑戟的武士长有顺风耳

地道有阴湿出口。斯世孓立,谁把繁华骑射掳走
露水里,有不可一世的凄凉逼近


歪脖子柳树让人轻贱,断崖在绝处连着绝处
头顶盘旋的鹰隼,互为一顿狼藉的晚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6 09:02 编辑

5,3,【赳赳武夫】


随时待命。墨者在耕作,砍柴,编撰史书,刺绣
内心的位置和生活的位置一直平衡
若是交叉,必有事端

一条绳编年,记事,制衡
绳上系蚂蚱,刚则易折

铁质的锄头,锄地兼锄奸。甲胄不须厚
铮铮铁骨里植有江山,使命,家国情仇
只许站着生

斧钺勾叉上刻星云,天涯无处不故乡
不给轻侮,若要战,就与三千甲士笔立

千刃之峰,亦可飞越。扬我声威,无论秦人,宋子,齐人之福
无论走马,投枪,飞刀入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5,4,【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长江天堑。给你屏障也给你浩荡
一方可富庶,休养生息,与民乐
修其礼,善其兵

君要撑着竹筏来,恶水漩涡
卷了那不好的年华去
巫山十二峰都立着不朽的战鼓
马儿嘶鸣就石化了

君要换了扁舟,在浩荡之水里颠簸
去时奉节,回时广陵,峡谷大而深
遇见战船要绕弯,水鬼莫惹啊他们已失去了国家

长江绵长。沿岸都是颠沛流离的人
你会遇见我,也会遇见更多像我的人
书信捏紧些,要是送不到,就递给流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6 11:06 编辑

5,5,【修我甲兵】


囤兵于野。哀兵与骄兵均戴红缨
计谋用于夷陵
绊马索与万人坑容易放倒大月亮
捉拿愤怒的狮虎,按住他,给他镣铐

给他狂躁和枷锁。收复西北偏北
与匈奴猖獗的荒草,皆归率土之滨
马革裹尸真细事,我的将士情怀豪迈
要喝大碗的酒,祭十年未见的女孩

墨子沉思,兵者,城下结盟,各自为政
王者,大开大合之野心,垂于青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6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帽子又掉一次,因为仰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6 11:53 编辑

5,6,【岂曰无衣】


鄙人。粗鄙时做木工。木头不飞时
只是木头。装作木头的人巧舌如簧
在暴政和奢靡前远避
棉花炸开的雪白,他鹑衣百结
眉宇有掩不住的英气

纺织娘在织锦绫罗红也白,锦衣华服预备给小公子
棉麻预备给长工
井水挖到五丈,还很甜
投井的女子一生委屈,他的夫君征战未归
他的孩子征战方去

天空有棉花般的云朵
树叶做的裙裳,有绿色的硬度
反哺的孩子是历代的帝王
他要大赦天下,施粥于河塘
普天百姓皆有衣穿,有饭食
士大夫躬耕南阳,中书郎胡服骑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6 12:56 编辑

5,7,【哭婆娑】


杀人者死
我不杀伯仁,婆娑树下,若一定有人死去

那就弃城吧。投降的人未必活着
妻儿哀哭,一段城墙萎靡着
浴血奋战的士兵已拼尽力气

丧葬宜简。战死的魂灵都睡在土坑里
埋下草木和书籍
烧到他的国籍,才能长出小灌木
他想埋在齐鲁之间,他要看到落日

清洗城池,非我族类的被驱逐
西戎北狄,篝火越大的地方虎狼越盛
走一步就要哭一路
孩子年幼,羡慕檐下鸟雀,尚有安稳的来回

殉道者双手合十,为每一个苦难的过路着祈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6 17:36 编辑

6,1,【衣我华裳】


如此辽阔,如此苍凉,谁的寂寞,衣我华裳

长安的布市和大梁的布市互市绫罗的年代不可考
糙布濡湿,可以贯以神力
百川之后立有墨子,不愠不燥,随着余晖隐没

姬氏绸缎庄,皇家番号。点算和裁剪的师傅目光如电
他贴近小公子的尺寸,百会穴与膻中
他画出楚王城的三进三出
谁的华裳,盖住他弱小瘦削的肩膀

善柔按住剑柄,一身玄衣掩在夜色
过了山丘,就是秦境
调换的质子,风一吹就倒的质子,满身血泊
她眼睛里闪烁的疲惫和幽怨
一闪即没

如此辽阔,如此沧桑,谁家孩子,衣我华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7 08:32 编辑

6,2,【百二秦关终属楚嗟乎嗟乎】



楚虽三户。比邻而团结楚割五百地于墨子,求贤若渴
楚拥荆江之险,怀离骚而怀天下

西起大巴山,东临碣石,江水总在更替
带走贤良的伍子胥和屈子
四面楚歌声,唱完又唱

哀乐宜击缶,简单,凝重
某些覆灭是是谓必然
船只胶结,秦与楚隔座秦岭
各自有雪,各有各的隐晦和皎洁

唤醒白起,孙叔敖却睡了
唤醒江山,楚王却昏聩了
国家是枚货币,屡次被人抛上虚空

一再失去祖国的诸子,把主张藏进经书
继续行走,过了汉水,再渡长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6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一写就是一本书的节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7 11:14 编辑

6,3,【入我墨门勿相思】

黄发垂髫,善柔就是喜欢黑色
黑色最坚韧,最不言语,最能容纳

她指挥一群蚂蚁攻打一只螳螂
局部瓦解,分而食之
她用树枝刺进一个拿刀汉子的手臂
而后滑落山崖

没有故乡的人都会长大的,她有一群小伙伴
却从不跟他们说话

只听,只执行。只挥剑斩杀。巨子眼神永远的冷
乘舆者死于辔口,渡江者死于钓丝
善柔每次全身而退,不介入任何国别与证种

有一个人浮在眼前,又被按下去
夜色和着孤独,需要一壶酒来驱赶烦扰

巨子说,那个好看的人,不给活到明早
善柔一壶酒干底,腾身砍削身旁的草芥
秦岭横亘,有些地方就要下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7-6 14: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