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23|回复: 11

《读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31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0-2-1 16:44 编辑

读诗

郑正西和卞云飞读了刘年的《姐妹》
我也读了
郑正西读诗的语气
是典型的中国共产党员
至于卞云飞可以初步判断是为个看戏不怕台高的伙计
我读刘年的《姐妹》时
鱼儿在破浪
母亲在中国某个村庄里挖黄姜
“北京的男人们”
在《姐妹》里被刘年单一的视觉
辐射了权利与金钱的象征
是立点也是败笔
诗歌不仔细追究自我娱乐还行
作为反讽诗歌高级别的算不上
英雄在自然之母怀里
是人们一手制造了漩涡
又一手制造了英雄
是神话也是笑柄
全民抗战冠状病毒时期
突然意识到
中国目前不差英雄
也不差诗人
就差我这样陪着母亲挖黄姜
和稀泥,二不挂五的读者


    快快      2019.1.30





——————————————(看看下面别人是怎么读诗的)
为刘年《姐妹》诗“收尸” 撰稿:郑正西





新年伊始,《诗刊》编辑刘年在博客发了一首《姐妹》,迅速引起争议,他见势不妙,自己删除了。删除了等于是死亡了。现在来分析一下这首诗的死因,等于为它“收尸”。

先看这首诗:



  刘年:《姐妹》



  经济形势不好,站街女明显增多,年龄大幅下降

  垃圾箱一样,每隔几棵苦楝树就有一个



  夜苦寒,霾浓重,年关又近了

  北京的男人啊,抽时间来嫖一嫖我的这些姐妹吧





显然,这是一首“现实主义诗歌”,而且是写实,写北京。写北京什么呢:年关已近,因为国家经济形势不好,民众生活所迫,女人卖淫 的增多,而且卖淫者的年龄大幅度下降,很多青年人;你看,夜色中的北京街头,雾霾笼罩;风是苦的,路旁种的树也是苦的----苦棟树,它们似乎在黑暗中发 抖;每隔几棵树就站有一个卖淫女,浑浊的夜色中,看不清她们的面容,她们冻得僵硬,看去都像一个个垃圾桶。有同情心的北京男人啊,快拿钱来嫖一嫖这些可怜 的姐妹吧!



以上是根据原作进行的白话文解读。先从内容上分析这首诗:



1、编造和渲染黑暗


无论你到过北京或没到过北京,尤其是一些外国友人,他们读了这首诗之后,会感觉到中共十八大之后三年,中国的首都如此萧条,首都 竟然成了一座“性都”!这是事实吗?请北京的诗人说说,北京是刘年所描写的这样吗?站街女现象不止北京有,几乎各地都有,但“毎隔几棵树就有一个”,这显 然是夸大事实。我就不相信北京街头马路边种的是“苦楝树”。苦风,雾霾,苦楝树,黑夜,这一系列的劣境组合为了什么?就是为了烘托本诗的主题----中国 经济形势不好,造成民不聊生,不然,怎么会有成群结队的妇女卖淫呢?

诗歌介入社会现实,揭示社会黑暗,天经地义。但是,诗歌的“真善美”的“真”是指真实,粉饰现实不是真,编造和渲染现实同样不是真。那个年代,政治是统 帅,政治牵着文学作品的鼻子走,一味歌功颂德,是悲哀;但文学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一味编造和渲染黑暗,同样是悲哀。雷平阳诗歌把美丽的彩云之南写 成孤魂野鬼游荡,刘年现在把北京写成悽风惨雨,淫妇成群,严重违背了生活现实。现实主义诗歌是受欢迎的,但有哪本书、哪个学者讲过,现实主义就是胡编现实 的主义呢?


2、立论错误


刘年在这首诗中,一开始就点题,很直接地说明是国家的“经济形势不好”,造成大批妇女卖淫。这个立论完全错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卖淫是一种古老的职业, 世界各国历史上都存在过娼妓。自从娼妓现象出现以来,迄今还没有哪一个国家真正禁绝过。我国解放后虽然消灭了娼妓制度,但由于卖淫嫖娼有着深远的历史根 源、社会根源和阶级根源,一旦遇到了适宜的气候与土壤条件,就会复苏。就当今出现的卖淫现象,分析其根源,应该主要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抓过了头,造成社 会物欲横流,伦理和信仰丧尽,享受成了时尚。具体是:1、黄色传播物的毒害;2、商品经济发展的消极因素;3、性解放,性自由的影响和腐蚀。还有权力腐败 所致,东莞卖淫猖獗便是证明,政府部门的实权派官员充当了保护伞,营造了东莞淫窝的大环境。

卖淫的产生,并非国家经济形势不好,恰恰相反,富裕的经济土壤和气候,又忽视了精神建设,才容易出现卖淫现象。比如说,朝鲜没有站街女,能说一个在为吃饱 肚子而奋斗的国家比中国的经济形势好吗?再说中国,60年代三年困难时期,吃饭成了问题,饿死了不少人,那时中国各地没有站街女,能说现在的经济形势还不 如没饭吃那年代吗?

刘年这首诗,写站街女当然可以,但主题错了。从他的文本看,他写站街女是为了用来证实国家经济形势不好。站街女的出现,要说国家有责任,就是精神文明建设与物质文明建设两手抓,只抓了物质文明一手。所以说刘年在诗中指鹿为马。

诗人不只是文字工作者,不要以为会用辛辣的文字去抨击社会就是佳作,诗人还应该懂得多科知识,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还有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等等。比 如看十八大以来的中国经济,不可以看表面,看现象。有些企业是倒闭了,有些市场冷落了,因为反腐败,杜绝了公款吃喝和公款旅游,所以一些旅游业和餐饮业不 景气了。这不能看作经济形势不好,这是发展速度在换挡,发展方式在转变,经济结构在调整,发展动力在转换。从2011年到2014年,全国农村贫困人口从 1.22亿人减少到7017万人,累计减贫5221万人,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人口的总量。不要一叶障目,诗歌要揭示事物本质,诗歌不是乱起哄。


3、诗歌要维护站街女吗?


我的回答是不需要。站街女和真正干苦力而收入微薄的女工不是一回事,可以通过一些渠道去调查,站街女的人群中,基本上都是好逸恶劳者,都是想尽快致富者, 寻找情夫豢养者。就中国当前劳动力价值而言,一个没有什么手艺的女人,去干一份体力活,月收入只有一千多或两千多元,扣除生活费用,实在得不到多少钱。而 卖淫,来钱又多又快,月收入不知翻多少倍,而且免去风吹雨打。所以,思想开放者很容易走上这条路。据许多真实报道,有些学生也卖淫,问她为什么,竟然说为 了吃零食和买衣服。

对这类人群,我们既不要歧视她们,也没有理由去维护她们。

我不反对诗歌写站街女题材,比如诗人武靖东写有一首这类题材的诗歌,请欣赏:



  《营业执照》

  她来上班,脚上粘着望江村的地址
  她双腿夹带着戏台
  一辆辆车开过来,给路上喷了些经济,不是药
  烂了,烂了,直线
  绑不住温暖。她用口红润滑异性醉醺醺的零件
  还有果皮手纸和红绿灯,熏黑了身份证和祖传的
  白玉,她在异乡冒着浓烟



这首诗我选入了我喜爱的短诗,在网络诗选上不止一次推荐。因为这才叫诗歌,懂诗的朋友可以与刘年的《姐妹》对比对比。


  武靖东的这首《营业执照》,虽然写的也是“下半身”,却充满厚重的人文关切。通过趋向本真存在、以超越性和自主性使人和世界获得新的价值和意义的话语方式,来揭示现实生活中隐藏的荒诞,批判人自身的异化、语言的异化和人与人关系的物化。
  “她来上班,脚上粘着望江村的地址”,出卖肉体的行当居然也叫“上班”,而“上班者”来自农村,她的脚上还粘着泥土的气息。“她双腿夹带着戏台”,她 的营业就是“演戏”,“戏台”在双腿之间。“一辆辆车开过来,给路上喷了些经济,不是药”,“一辆辆车”就是一个个过客,他们来“戏台”完成一种角色扮 演,主角之间演绎的是一种金钱买卖,而不是救赎。“烂了,烂了,直线/绑不住温暖。她用口红润滑异性醉醺醺的零件”,烂了的不仅是肉体,还有灵魂,人性的 温暖不复存在,一切都变得冷冰冰,赤裸裸的。“还有果皮手纸和红绿灯,熏黑了身份证和祖传的/白玉,她在异乡冒着浓烟”,传统的伦理道德在现实面前不堪一 击,正在坍塌和毁灭,人与物之间沦为操控与反制。



那么,刘年的《姐妹》在诗歌文体上合格吗?燕庄生铁老师是懂诗的诗人,他留言说:典型的非诗。


诗的开头这样写的:“经济形势不好,站街女明显增多,年龄大幅下降”,这三句明显是“因为......所以......而且......”散文结构句式。 请问有谁写母亲诗是这样写的:“母亲把我从小拉扯大,我孝敬母亲,孝她一辈子”。这种阐明因果关系的句子是诗歌语言吗?一首诗的首行的质量,对一首诗特别 是对一首短诗非常重要极其关键。然而,《姐妹》的首行就暴露了作者的贫穷的家底。


第二行“垃圾箱一样,每隔几棵苦楝树就有一个”,大家在留言中一致认为,把站街女比作垃圾箱是侮辱人格的。也许刘年会说,把她们比作垃圾箱是说明她们是被社会抛弃的人。这也不对,卖淫是她们自己愿意,也并非生活所迫,谁也没有抛弃她们。


最可气又可笑的是结尾一句:“北京的男人啊,抽时间来嫖一嫖我的这些姐妹吧”。你说,初学者都不会这样写诗,这不是在作报告,呼口号吗?口语诗也不能口语 到这种程度吧?诗歌写站街女是写一种普遍的社会不良现象,为什么诗中要写明北京呢?不知何意。身为国刊编辑,是喝高了还是喝低了呢?也许刘年很自信,他会 拿出雷平阳语录:谁规定了新诗应该怎样写呢?他写什么都不愁没有蜂拥的人来点赞。确实如此,用高分贝叫喊这是一首好诗的不乏其人。这些人还会振掁有词说, 什么诗不诗的,写黑暗的就是好诗!甚至有一人质问我,问我敢写吗?这就是一个个身披“诗人”护身符的诗人们!

刘年这首诗的结尾这一句,引起公愤最大,因为,他公开号召北京的男人快去嫖娼。有人还为这句恶心的话点赞,说什么这是对站街女的“怜悯”。要用这种肮脏的 话去怜悯吗?依我看,刘年的这句“诗”还不如妓女,妓女揽客,她决不会喊着:先生,来嫖嫖我;妓女会文明地说:先生,来陪陪我。


其实,刘年写出这样的所谓诗一点也不奇怪。前年我就批过他那首读了让人呕吐不止的“诗”,他写人狗性交,他写母亲死后口里含着儿子的生殖器。真实也真实, 都是从日寇侵华资料中抄来的。素材不筛选就入诗,刘年懂多少诗歌呢?他秉承粗鲁、刺激、审丑观点写诗,确实迎合某些人味口。这寂寞的年代,就有那么一些 “诗人”,你把诗歌写唯美了,他说你装逼;你写些生活凡事,他说没刺激,没法让他“雄起”。余秀华有个得意门徒叫“黑鸟”者,他写一首诗,题为《床事》, 你看,床上的事,多剌激!开头两句是:“老公,再用点力/ 老公,别停,这样好舒服”。其实写的是老公在床上给老婆按摩减肥。正如余秀华写和何三坡“误入禁区”标题党,只是一个拥抱而已。这帮人不把脑筋用到如何写 点正能量的好诗歌,却总在挖空心思如何给诗歌加些所谓“匪气”、血腥、荷尔蒙这些添加剂。刘年正是一眼看中了余秀华敢写刺激,也许他也想学一点手艺,新年 推出一首《姐妹》,没想到审美的人还是多数。


点赞刘年这首诗的评论都看过了,几乎只有一个理由,也似乎只要一个理由,那就是写黑暗,越刻骨越是好诗。他们闭口不谈这是不是诗的文体。有的总是老调重 弹,写黑暗就是好,审丑就是好,什么诗不诗,新诗有标准吗?这就令人纳闷了,我们到底是搞诗歌的还是搞政治斗争的?谁反对你写黑暗了呢?但你写的不是事 实,甚至是丑化国家,分行文字粗俗,不是诗体,那行吗?建议只看内容不谈形式的人,在新浪开一个时政评论博客多好。



————————————————————————————————————————


刘年博客的几位诗友留言:


金子

  著名的刘年老师,这是您的诗吗,您的良心介入现实有这样的尺度啊,真是卑鄙。


江苏哑石

  实在不敢苟同。


  naonao_1993

  著名的刘年老师,这是您的诗吗,您的良心介入现实有这样的尺度啊


王青寅

  请刘老师解读解读,我真不知道这首诗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诗人在诗中是什么角色?


  作家沈建浩

  结尾太露骨,关注底层不应该这样!


  心妍心

  我慕名而来,却读到了一首让人失望的“诗”!



读:刘年《姐妹》
原创 卞云飞  卞雲飛的诗渡口  1周前


     常言:心里有什么,眼里就有什么……

     首先,我想说:这是一首利用晦涩意象来痛击腐败现象和体现民生状况的反讽诗。自“十八大”以来,我们所闻所见,所经历的泥沙俱下的事件可谓是“盛况”空前。一些官员,尤其是一些大权在握的高级官员纷纷坠马。这些年,他们动辄千万、上亿的贪污贿赂,可谓掏空了民财,蛀空了家国。而这首诗,正是基于这样的前提与背景之下,被诗人敏锐地抓住社会的阴暗面应然而生。“经济形势不好,”起句,我就猛然想到过去的一年市场形势是如何严峻,国家经济增长减速,物价上涨,百姓收入降低。尤其是去年的股灾,迫使多少股民百姓几日间便回到了“解放前”。紧接着,便进入隐喻层次:“站街女明显增多,年龄大幅下降/垃圾箱一样,每隔几棵苦楝树就有一个”。在任何时候,当你想讽刺,或抨击某些不良现象的时候,运用一般意象如“隔靴挠痒”,是很难达到表达目的的。你只有以毒攻毒、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夜苦寒,霾浓重,年关又近了”。我们写诗,而诗又在表达什么?难道仅仅是排遣、缓解、陶冶?不!我们更需要用这种似刀的文体,去关注向下的疾苦(社会底层民众的疾苦)。显然,诗人这样想了,这样付诸行动了。最后,一句“北京的男人啊,”“北京”二字,多么地敏感与刺眼。直指那些拿着国家俸禄不干事,干不好事,甚至腐败的人们。“抽时间来嫖一嫖我的这些姐妹吧”!“嫖”的字眼多么晦涩,多么使人反感、脸红。但正是这样的字眼狠狠羞辱着那些不知脸红的官员们,使抱有善良的读者心情沉重、疼痛。或许,这便是文字的悲悯情怀吧。

    读刘年的诗很多,很久,读出他内心的善,读出他对文字的狠,对自己的狠——正如此诗。

                                                                                         卞云飞      

                              2016.01.10 扬州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1-31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真喝了一碗有特色的胡辣汤,评的过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31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这首诗看似读《姐妹》,其实在谈武汉肺炎。她的立意很新鲜:走近武汉,陪着母亲挖黄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首诗一个淫一个贱,第一个收尸也就罢了,第二个内里空虚算不得什么诗歌,也只批一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3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目前不差英雄
也不差诗人
就差我这样陪着母亲挖黄姜
和稀泥,二不挂五的读者
欣赏,学习,顶上  问好朋友. 鼠年快乐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3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真实面目 于 2020-2-3 15:44 编辑
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20-2-1 18:12
二首诗一个淫一个贱,第一个收尸也就罢了,第二个内里空虚算不得什么诗歌,也只批一次

第二个确实也不怎么地 有满口仁义道德之嫌 其实也不用和稀泥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和全民抗战扯上关系也是某诗人 牵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6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目前不差英雄
也不差诗人
就差我这样陪着母亲挖黄姜
和稀泥,二不挂五的读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6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英雄在自然之母怀里
是人们一手制造了漩涡
又一手制造了英雄
是神话也是笑柄
全民抗战冠状病毒时期
突然意识到
中国目前不差英雄
也不差诗人
就差我这样陪着母亲挖黄姜
和稀泥,二不挂五的读者

也来读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8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目前不差英雄
也不差诗人
就差我这样陪着母亲挖黄姜
和稀泥,二不挂五的读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9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刊那帮人都是个什么玩意
还有云南的那个文联主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2-11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目前不差英雄
也不差诗人
就差我这样陪着母亲挖黄姜
和稀泥,二不挂五的读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2-26 10: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