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39|回复: 12

我的201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8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盆栽菩提 于 2020-2-8 21:48 编辑

《半首诗》

最后一句我提到蝶晚垄大雨倾盆
这之前我几乎是堆砌
把三十年来的村庄集中在一个灰色的词里
仿佛不如此不能表达时间和碎片的亲密关系
湖面以下
高山便是谷底
我们均是落花


March 30,2019盆栽菩提

《父亲酿酒》

父亲在楼下酿玉米酒,金樱子酒,野葡萄酒,红薯酒
炉灶里是大块大块的木头
它们是旧房子的柱子,椽头,乃至于废旧的犁杖,锄柄
衰老的火苗发出噼啪啪的叹息
煮开的酒气在密封的瓷瓮里上升
遇到了装满冷水的低温锅头便凝结成酒
从一条小小的胶管淌出来
流进了空酒坛子
那声音,不疾不徐
父亲不喝酒已经很多年
但他每月都坚持酿几个酒
不为别的,只为家里来人了
酙上几碗,听对方真真假假的赞几句
人老了,越来越爱听奉承话了
我曾经听到喝过我们家酒的某人
在街上与人聊天,说
“马二黑他老爸酿的酒越来越不如从前了”
我假装没听到,我也希望念者屯的风
不要把这些话送到父亲耳朵里


March 23,2019盆栽菩提


《春日醺醺》

一日流水,一日
金樱花。一日
黄狗撵着野兔
惊飞几只山鸡

一日无事,在蝶晚垄
慢慢走着,慢慢下山坡
风吹过来吹过去
几缕炊烟似有似无

March 5,2019 盆栽菩提


《反面》

面条,白菜,鸡蛋
是饮食界的清流
它的节奏是属于我


夜宵是一个人在战斗
“理想在春天的雨夜静静燃烧,随后熄灭”


March 4,2019盆栽菩提


《春天的事情》


我们,我,妻子,岳母
我们在小叶榄仁树林里捡枯枝
感谢它们,春天留给我们柴火
夕阳斜进来,使我们如处梦幻

叫不出名字的鸟
在我们头上飞
我们捆着柴草离开了
它们仍然在飞
它们也是我们的亲人了

February 14,2019 盆栽菩提


《新年》

少女爱新年的烟花,不知道
韶华易逝
借妈妈的手机
在火药味的空气中拍视频
她的无忧无虑像我的从前
空中的声响
真是群鸟飞翔
从近处飞往空中,远处
又回到我们的屋子里,缓缓的
簇拥我们

February 5,2019 盆栽菩提


《许多事情和一件事情》

玉米,花生和红薯
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一种叫做鬼针草的东西
直到有一天被人们收回村庄,她们才发现整个蝶晚垄
到处是鬼针草,冬天,寒风呼啸的冬天
也不例外
这是我遇到的许多事情中的其中一件
那时候我比现在年轻二十岁,想想吧,二十岁
足以对山坡上瘦骨嶙峋的老黄牛,呸一声的
但是我从不祈求原谅,反正我的心里没有这个词
和你说说我那时候的房间吧
一张床,一盏灯,一把吉他,剩下的都是书
我十分怀念那几个箱子
一年一次找个好天气
在楼顶上一本本摊开
当中的任何一本都和我到过蝶晚垄
和我一样熟悉蝶晚垄的夕阳,笛声,直直的炊烟
这又是我在他乡中暗自欣喜的许多事情中的一件
艰难时世里,总有自己闪光的东西

January 3,2019 盆栽菩提


《去年夏天》


去年夏天的傍晚我们坐在村口
乒乓球台上
一个人面向西方
剩下的人背向西方
天天见面
没有更多的东西聊了
太阳挨着山尖
整个念者屯就要陷入暮色
卖猪肉的骑着摩托车经过
在我们身边停了几分钟
摩托车后座的案板上
随意堆着几块猪肉
他递给我们每人一根烟
点着
看我们没有买肉的意思
骑上车走了
和他一起走的
是念者屯的一个白昼
第二日
几个人当中又少了谁
又一个家伙走了
没有谁愿意一年到头呆在念者屯


April 30,2019盆栽菩提


《一只蟾蜍》

一只蟾蜍在窗下叫
从广西叫到广东
从广东叫到蝶晚垄

去年今日和我在蝶晚垄摘野菜的
兄弟,现在不知道在哪里
一只蟾蜍,不知道为什么

叫得那么久,那么远,那么深


《年初二》

母亲从舅母家回来
说一个表侄十多年音信全无
突然在几天前从广东回来
但是认不出家里谁是谁了
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喊打喊杀
还唱国际歌

我愣了一下
继续嚼嘴里的花生
女儿问我在吃什么
我说没有什么
我吃不出花生的味道

April 14,2019 盆栽菩提


《旧物》


钉子钉在墙上,不打紧
钉子钉在心上,也不打紧
“风吹一天就不停想你一天”

打开的窗除了光线还有鸟鸣
可它们不是良药
如果我还愿意收养一匹马驹
它也一定是不能代替你
心里的青草未曾丰茂
我必然放弃固守一方

“早些年我一个人上山
现在还是”
天色荒芜,庙宇从来只存放暮色
世间劳苦一遍遍的归集,一圈圈的扩散
仅有废墟不曾摇晃

April 24,2019盆栽菩提

《江湖》

女子佩剑,配琴,配飞花垂柳
再配春天
少年侠客配诗,配马,佩匕首

再配一条未知去向的河流
还有未知去向的小船

May 28,2019盆栽菩提

《五月》

夜晚长满了雨水和星星
马二黑不忍面对万籁俱寂时候的那根针
它尖锐,无情,穿过曾经的少年心
现在和一堵墙握手言欢为时未晚
他们走得远了。
这些从天而降的湿润,无家可归的湿润
适合大病初愈的人用来纪念自己
大路边上开满了鬼针草

《宛如空气》

请把你的手,放下来,不要遮挡
请说一些陈词滥调
花盆在窗台,是画上去的
蝶晚垄正是青色弥漫的时候
人们在那里
渐渐的变成黑点
你说忘却,或者别的什么
也是可以的
一夜的溪水同时拥有了忘忧的能力


May 5,2019盆栽菩提

《青铜》

大雨来临。我的敌人诞生于古籍之中
黑暗。遍布的荒原阡陌
只有夏是不够的,隋唐为止
我的敌人与孤独指腹为婚
剑,狂奔于野

爱一个人就给他挖坑
给他埋土,给他腐朽
给他铭文
给他空寂

大雨滂沱。我的敌人降生于火海
光明。荣耀必属于我的敌人
每每身体发生战事,必以隋唐为止
马无夜草,我的敌人在中年问路投宿
只有饕餮纹可以解忧
生下女儿,教她养桑织布
生下儿子,教他远走他乡
叫他们叛逆土地,纵横四海
叫他们落草为生,反抗朝廷

历史来临了,历史把叙事的流水挽起
夜晚只有一种,萤火却是纷繁
某夜我的敌人倒在他自己的言辞之间
断刃丧失灵魂
坐骑彷徨失据,糜烂王朝垂死挣扎
稻草人得到了远大前程

四羊方尊也有忧伤。我的敌人游走在帝国的边缘
雨滴四散之时,祖国落地开花

《慈悲》

在蝶晚垄,遇见最后一只老山羊
坐在岩石上和我对谈
“我能不给他吃吗?他那么老而且
是这个世上仅存的老虎了”

我又遇见那只虎,垂垂老矣
坐着,像个久违的哥们
“我如何下口,他一点肉也没有而且
看起来比我更老”

我想等我老了,会不会也遇到一个年轻人
我又如何向他开口,诉说如何放下多年的执念
如何一夜之间变成了食草动物

May 19,2019 盆栽菩提


《扮鬼扮马扮叉烧》

蝶晚垄49号,水口村环村路6号
马二黑把自己缩成一张卡片
怎么说呢,他是一个
下了班之后窝在租屋里
煮白粥的人,却幻想
手中的文字有铜器之音
要不是李不白大块的抒情如
乌云盖顶,要不是
慢悠悠的桩子骑驴看唱本
这风,说什么也吹不动
这臭熏熏的珠江西航道的支流
每当傍晚时分,马二黑的笛子和相机
使他仿佛双枪将,咚得隆冬呛
好吧,假装自己是横扫千军的猛士
来来来,龙船花,酒杯花,栀子花
琴叶珊瑚,凤凰花,你们让开道
紫薇就要来了
哦,不,还要等一个多月
一张檀木椅子
还在拐角处等旗袍女子
这件事马二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而花海边的桃树
悄悄的结了粉红的桃子
无人摘采
风兀自吹
吹过去,吹着来来往往的车辆
吹着越来越看不清的
异地之城,流放之城
吹着没有什么东西的天空

May 22,2019 盆栽菩提


《七月二十一日晨雨中被困水口公园培德亭》

看亭子顶部
郯子鹿乳奉亲是这个早晨的主题
早先四周阳光过于明亮
鸡蛋花,黄婵,绣球花,蜘蛛兰
她们和去年有所不同
晨练的人
他们一下子无影无踪

雨滴劈劈啪啦
有几滴雨落在石凳子上
倏忽不见

在此处
我除了躲雨
一半是为了
看看过去的自己

July 21,2019盆栽菩提

《凌晨三点二十七分的风扇》

确认,听到的声音不是蛙鸣
可能,天亮之后还会下些雨

衣服不敢挂到窗外
最早的公交车上当然会有

一些上下班的,一些买菜的
马二黑夹在当中,车窗外

含雨的朝霞,牵牛花到达他的眼睛之前
被风吹过的夏天,颤抖了几次

水珠一触即溃


July 14,2019 盆栽菩提


《关不上的窗》

这个城市的人,这个城市的尘
这个城市的不可饶恕

这城市的灯,这城市的独处
这城市的无可奉告

这城市的远行,这城市的秋荷
这城市的无可奈何

挽不回的昨日,笼罩
挽不回的树影婆娑

这城市睁不开的眼
这城市摸不到的深

许多事情像雨里的小草
在台风过后挺起腰

这城市的骨质增生,这城市
的悲欢如风,慢慢变老

这城市的河岸。他们走过去
这城市的飞烟,这城市微风起尘

August 12-30,2019 盆栽菩提


《在里水客运站转乘》

台风,大雨,工厂。我还没有意识到秋天就要来临
再多的奔波也不够用啊,天空总是充斥着似云非云的物体
当我回头看异乡的街道时,只有一辆公交车正在向我迫近,几朵欧洲夹竹桃开得默默无闻

August 26,2019 盆栽菩提


《一个人乘凉》

饭后秋风太好,以至于马二黑躺在操场边的长木椅子上
不想起来
要是这样一直睡着多好,其实他真的是差点睡着了
天色黑下来的一刹那,整个天空是蓝调
一架飞机悠悠而过,真应该为这一刻干一杯

August 27-30,2019 盆栽菩提

《秋天该很好》

秋天该很好,秋天
羽毛洁白,河面清幽
所怀念的一切都藏在夕阳背面

秋天应很好,城市
车声如水,流逝,美好的事情
终归以树枝的形式绽放

站在一座桥上,四周围没有人
秋天真好。我常常一个人
看白鹭从桥底下穿过

仿佛某一种惊喜正在被我独占
而事实正是如此

August 30,2019盆栽菩提


《如风消逝》

他说珍惜黄昏,还有
随之而来的,或明或暗的事物
唯独,
漏掉他自己

又该以怎样的形式出现?
在儿女的梦里,树叶与树一般
他的年轻定格
像吹过就不会再来的一阵风
一阵有着独特名字和气味的


August 31,2019盆栽菩提


《偶遇》

九月初这里还没有什么事
你仍然看不出什么是醉蝶花
什么是格桑花
从公交车的车玻璃望下去
地面上的植物都是一群未起名字的婴儿

《满天星》

想到它们,比我最接近河涌恶臭的
是它们。紫薇花退休的时候
它们在距离檀木椅子不远的堤岸
悄悄聚集,悄悄的把秋老虎的酷热
幻化于无形
一轮金黄的圆月亮
在里水涌大桥上
缓缓滑行,像此时的马二黑先生
负着重,但不悲观

September 07,2019 盆栽菩提

《写在从佛山水口村回清远马头下寨的凌晨一点》

我有三朵花可以绽放:月亮;故乡;夜车

蝶晚垄,她只是重复去年的曲子:高温,清风,还有溪流
我能想起的金黄,此刻已经全部交给那个圆圈了
它挂在你的头顶,我的心上

September 12,2019


《下一站,流潮花海》

千日红,在夕阳下
连成花海
夕阳照着里水河
两岸的楼群,在秋风中

我也在秋风中。时而为莫名的事物
惆怅。时而为醉蝶花感到欣喜
时间的空洞里,一座城,一个人
慢慢的挨着落日,收尽白昼幻象

路两边的欧洲夹竹桃开得默默无闻
满目的路灯风影,不请自来

September 20,2019 盆栽菩提

◆致刚刚逝去的秋天

秋风如泣,霜打年华
黑夜已至,牛羊未归
牛羊未归,黑夜已至
忽略这些:奔波于落叶纷飞的城市
        淋一场四十岁的大雨
倘若还有一个词准确击中你的灵魂
疼痛也就不会一直左冲右突寻找它的河流

风生而有骨,长在缺雨的他乡。带上他
他有答案秘而不宣
一路的植物一路的兴衰王国
总要回来的。阳光从你的窗经过
迎来远方以及马车,湖泊伟岸有力
盛放无法复制的天蓝
你看瘦弱帝王,行走在高高的墙内
前后左右,只有空洞与灰白
就势铺满人间

December 15,2019 盆栽菩提


◆心里的湖

我最想画的
是湖,我最想看的
也是湖

安静的湖
有边沿的湖
有深度的湖

在湖边发呆
是我一直想做
而很久都做不到的

如果哪一天你去王借岗
看到风在湖面来来回回
请相信,我们初识,准备相爱

December 6,2019 盆栽菩提

◆我离诗人和这座城,都很远

我离诗人很远,但是
离诗更近了
我就在这城市里住着,但是
一直和它格格不入

年富力强的十年光阴
和它换了人间的苦和甜
我知道这城市一天天年轻
而我在相反的方向

我只是它的一颗露珠
风吹来,慢慢摇落

November 11,2019 盆栽菩提

◆那年秋天

想和你一起去看东平河,绿岛湖
看落羽杉
只是想而已

我想起的菜地,暑气退尽的刹那
我的单车和我的相机一样
比兄弟姐妹更亲近那么一点点
河水滔滔,仅有一双眼睛
是不够的

河畔尽是陌生人
更多的黑暗,从防风林漫延至河滩
流水一样的往事总是会伤及日历
这些年,希望总是躲在某一片落叶之后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抵达你的心

我还是想和你路过东平河
去王借岗,那里的湖藏着满天云朵
秋天总是轻而易举的将你俘虏

November 3,2019 盆栽菩提

◆早晨

马路上有什么?
阳光,狗屎,死老鼠
秋风,以及马二黑
还有他难得解放一次的臭脚丫

清早万物初醒,不宜大声说话
鬼针草在路边仰脸相迎
犹如故友重逢
这是我的早晨,也是鬼针草的早晨
没有谁可以把我们分开


◆里水河

它仿佛从来都没有睡过觉
这让我感觉羞愧
只有把工作也当成了休息的人
才在面对朝阳时神色自若

我却还在为看到又一次日出而沾沾自喜
证明到现在还没有活出滋味

河心岛群鸟飞翔,有我想见而尚未见的白鹭
肯定有

October 19,2019盆栽菩提

◆路过郁水园

当郁水园从一个夜晚的雾气中醒来
我路过她就像路过一片荒芜的灵魂
水也洗不干净的天空中
看不清的翅膀和飞机一直在飞
如果这是错觉
我愿意这种错觉会伴随我将来的日子
秋天来临了,而广东总是没有秋天

October 24,2019 盆栽菩提

◆星期天

秋色不分南北
给自己的笼子铺上一道闪电
让它疼

看到天上的馒头云
仿佛从来没有见过
夜里来的雨,没有痕迹

已经没有了去岁的安静
“只有恐慌是不够的”
把自己一步步送进笼子
理所应当,水到渠成
真是幸运,起码会知道脚趾头不舒服

我的小溪突然就大涨
等你的时候它的饱满和饥渴
都是同样的凌厉,极度富有攻击性
梦做得多了,和没有梦,毫无区别

November 3,2019 盆栽菩提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2-8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的历程,需要慢慢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9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了不少,慢慢读,祝平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滚轮子 发表于 2020-2-8 22:31
2019的历程,需要慢慢读

轮子好。新年平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20-2-9 11:13
写了不少,慢慢读,祝平安

大叔新年好。向您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9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落幕 于 2020-2-9 13:04 编辑

这组可以红,一个男子的日常填充的诗,在力求简洁的同时他又不经意塞进来几缕人间烟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9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楼上观点,一组有趣有思索的日常总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9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盆盆子好!反正你的诗大部分你写的时候都读过,今天再读一遍。新年了,一切安好,除了上班不要到处乱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0 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全部看完,看了前面几个,感觉非常好,等一会儿睡醒了再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0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盆栽菩提 发表于 2020-2-9 12:13
大叔新年好。向您学习。

感悟比修饰多,这是一个优点,不管这些感悟是否能引起读者共鸣,至少这些感悟是真实的,结构也紧凑效率也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2-10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20-2-10 08:48
感悟比修饰多,这是一个优点,不管这些感悟是否能引起读者共鸣,至少这些感悟是真实的,结构也紧凑效率也 ...

至少这些感悟是真实的,这个很重要,因为它们存在于多纬度,可以抽象地理解为思想是第五纬的东西。存在并不仅仅限制看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1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大叔,轮子,幕幕及诸位,山里信号不好。祝大家安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1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字: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2-23 17: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