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885|回复: 28

【2020】她们会为错失了的春天嚎啕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9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慢走的云 于 2020-3-25 11:35 编辑

1,那些错过的

穿深色外套的人走在三月,怀中藏有烈酒
沿途的油菜花无须挑选,那么多金色的小嘴巴
重复叙述着一个春天。我不说话
云朵也不会踩响大地的泥泞
我们终将失去抒情能力。风吹花海
风吹辙痕,也渐次吹凉了某个人的脊背
此后会有更多人从屋子里走出来
每一个都长着劫后余生的脸。我不知道
他们会背对错失的春天嚎啕吗



2,打更三月

我要说的是一个城市的午夜,我要说的
是一驾寂寞的马车
也会有着辚辚的车轮

我要说的,是2020年的一部分史实
我要说的,是我曾经穿过一个老妇人的哭声
最终走到了人群的背后

3,孤悬

坠落是一种姿态。今晚的月亮
没能照亮更多的沉浮。我拥有一面窗户
把微尘的尖叫
挡在了外面。

让我想起一个人的脸,紧贴着月亮
有玻璃的质地。有寒冷
有蝼蚁从蛰伏里醒来
有夜灯,照着一条贪生怕死的路
当我重新学会对着夜空喊话
有女巫,骑着扫帚应声而来。有萨满
隔着山岗呼应

月亮之下簇拥着亡灵
有怕冷的小孩,挤在墙根
月亮只是传递光,耽于一个人冷静的叙述
没有热度,不可能晒暖他们

4,有邪

无从查勘的危险,生就一幅欢歌的笑脸
樱花蓄积了足够的水分,即将迎来又一次轮回
火车嘶吼了一声
率先驰过封闭的城门
这是万箭穿心之地,所有人心都如同箭靶

谁先到,谁就获得时间的加冕
谁先到,谁就有资格佩戴冠状的花朵
而命运总会抓获一个迟到者
落伍者。即便所有的房门都打开
不知道先出左脚还是右脚。无论如何
都像前往参加一场葬礼

关于春天,他走在桃花李花之后
关于一个城市的记忆,他走在死者之间
关于我们的2020,只有残篇与遗骸

5,江山如画

在路上,我不会把杨树认做水杉
这是常识。桦树撑开天空一角
源于我的目力所及
这些北方物种,比我更木讷
对于春风的感应,它们不急于说出来
我从山脚爬到山腰
想看到人间悲苦的真相
想顺便为自己觅一块墓地
有一些石头垒在那里,被藤蔓缠住
露出的部分,晒得发烫
这是一个晴天该有的样子
夕阳正对着我的脸
又有些青烟从河谷里升起
柳树长成了一团一团
我不知是谁有意栽植的
还是河水带来了种子,它们自己发起来的
总之这是长日将尽的一天
我得从山上走回去
还要一路忍住,不让自己哭起来

6,北坡

背阴处的油菜花
显然要开得慢一些
这无疑助长了一块地的悲伤气质
又有人陷入花朵的深渊。越开,越热烈

越热烈,越寂寞
而春光短暂。越短,越撩拨

这有如真理的证误
请在喝醉般瘫倒之前,说一声“服。”
如果还爱,就请在众花纷扰的发言后
说出来

7,小酒馆

觉得冷,有一些寒气
估计太阳会更晚一些出来
我无法把小酒馆
写成黄鹤楼。或者穿戴古人的衣冠
成为万里江天的一个标志
我不是黄鹤,飘渺云端
不是怅惘的李白站在楼头目送江水
我空有形骸,不能与任何人
完成一次对饮

8,手机

忘记它
任其慢慢消耗完电能。我尊重每一部手机
并且赞许它们
与世界告别的方式
“从现在起关机”,说自己的话
说给自己听
世界足够喧嚣。自私地退回一己的茧巣
足证一只蚕的美德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3-9 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爷也是那一个穿着深色衣服的人吗?:)

劫后余生。失去了,就是真的失去了。

但春天才刚刚开始,至少还有余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9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星小倩 发表于 2020-3-9 22:07
二爷也是那一个穿着深色衣服的人吗?:)

劫后余生。失去了,就是真的失去了。

嗯,余生尚存,只是表情已经更改。小倩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9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慢走的云 发表于 2020-3-9 22:21
嗯,余生尚存,只是表情已经更改。小倩好!

二月或是三月,这个春天似乎有苦味的花朵,而你尝得深。

那些年错过的,或是打更三月。你在叙述,我在听。好久不见,二爷。也向你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0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终将失去抒情的能力
沿途的油菜花不用挑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0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的诗里会出现调侃的顺手而为,但现在的,显得端庄而静,深刻而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0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藤花架下 发表于 2020-3-10 07:45
我们终将失去抒情的能力
沿途的油菜花不用挑选

嗯,挑出来的必定是唱得最好听的那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0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20-3-10 08:17
以前的诗里会出现调侃的顺手而为,但现在的,显得端庄而静,深刻而寂

嗯,这个不适合调侃。但是保不齐什么时候我自己会被命运调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1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字一句,我都读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1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星小倩 发表于 2020-3-11 15:29
一字一句,我都读完了。

我好像把一个古人的名字写错了。爬上来改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3-11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呆在家里,如果遇到出太阳,我甚至觉得已经初夏了。事实上,春天早就变得很短,宛如韶华。人们曾经写下的壮烈或悲恸,好像随时都会吹散在风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1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慢走的云 于 2020-3-11 22:27 编辑
苏紫烟 发表于 2020-3-11 20:40
呆在家里,如果遇到出太阳,我甚至觉得已经初夏了。事实上,春天早就变得很短,宛如韶华。人们曾经写下的壮 ...

正因为短,才容易错失。如果说遍地的油菜花集体式的开放和凋落,称得上某个时段大地上的庞大叙事的话,一个路人甲,他算置身其中,还是被这些花排斥在外?无论怎样,触眼的春天,对人的心理总是会产生影响的,如果还算有心的话。只是有的人会准确的抓住并且找到合适的表达。有些人打马而过,过了也就过了。某些时候写几句,并不是我要靠拼凑句子打发日子,有这个爱好自然也就有这个必要。原先以为写不出来了,尝试了一下,还是找到了固有的路径。毕竟玩了这么久,还算轻车熟路吧。好久不来,问好烟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1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慢走的云 于 2020-3-11 22:16 编辑

再啰嗦一句。这个春天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知道。虽然没被卷入漩涡的中心,但也不能说事不关己。凡是心智健全者,都有自己的感受。所以有话要说就说吧。不要耻于无能为力,也不要耻于耿耿于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2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中,你的字仍旧很是精彩,哈哈,到底是宝刀不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2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两半 发表于 2020-3-12 19:54
问好中,你的字仍旧很是精彩,哈哈,到底是宝刀不老,

诶,你又是哪位故人呢?看这眼镜胡子,咋跟那小狗狗一个造型呢。不过字儿不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5-27 11:3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