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44|回复: 22

【脱马甲 她是他】如果你的眼泪来自天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20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挂历上的屁 于 2020-4-20 15:31 编辑

【无】



如果你的眼泪来自天河
那延绵不绝的溪流
则是你,喜极而泣的
小慈悲



【小慈悲】



疫情期间的风,吹扁了月亮,又吹圆了月亮
一座座城池沦陷
皆不能抵消
对你的思念
想你想得无缘无故
想你想得牵肠挂肚。
世界的风云变幻
不及你在镜前
梳头的妩媚多姿
卸下的羽翅凌凌落落
露出软肋,身无长物。
又不及裸露的方块汉字
被似瀑的墨汁浇灌
字如容纳爱情的肉身,有情有魂。
也不及这些日子
你如大火烹过后般炙热
凉手触碰不得。





【无题】





多年以后的她,像失修的神庙里
久病成医的神像。







【桃花烙】




如若不是想她,桃花不会开得如此露骨。
墙外的春
如一场病,没因为我想她
有所缓解。
春如出逃庭院的女子
惶惑不安地
饮下我纷纷落落的情话
如饮有毒的解药。
像女子
这些年来,常常清洗的身子
反复无常地浑浊。




【在别处】






姐姐在水里的那一部分
被鱼鳞占领
暴露在空气中的部分
将被水草覆盖。
那样的姐姐依然很美,嘴角向上的弧度
与河流的方向保持着一致。
姐姐在远方,如盛满溶液的宫殿。
她是最喜欢姐姐的了
死去后的喜欢
比活着的时候要更强烈。
这一天,一切都很安宁
她踩着瓦片和伏倒的青草
去看姐姐
姐姐真像是睡着了一样
占着整个春天。





【星夜微芒】


星夜如灿菊掩面大哭
流星般的泪珠
砸向你我。
星夜如悔悟的死亡
仓遑出逃,倒垂于人间,弥留于人间。
星夜如左右对称的肾脏
无数次风干,无数次充盈。



【梨花薄】





她长了一双美眸
我不及她。
整整一年我们呆在被遗忘的老家
泥墙大块大块地脱落
如血肉离开骨骼
露出峥嵘岁月。她对着破碎的镜子说话
像是自言自语
又像是对我说。
她又用我的口红,把并无血色的嘴唇涂得娇艳欲滴
散乱的双腿绞在一起
放在高脚凳子上。
她说,她要离家出走
去最远的寺庙里
嫁给心仪的和尚
他是一个最有慧根的木头疙瘩。
她说,她会死的,慢慢死去,无可救药的死去
她问,你会来救我吗,救自己的命那样。
那一夜,被无端地延长了许多
梨花离开了树
地上铺上薄薄一层。
后来,我和她并排躺在梨花里
如躺在血泊中。






【树旁的傍晚】






一颗抹了蜂蜜的落日
掉入蜘蛛网的瞬间
你我都赐机而动
我们迫不及待地分食了它
连咀嚼的动作都省略掉了




【十年纪】





幸好,岁月冲散了她们。
岁月冲淡了她。
她当年如破碎的莲花
一丁一点的缝补
表面的完好如初
无人问津
白衬衣里触目惊心的伤痕
而我是多么熟悉。
她站在桃树下
隐藏住
无法抚慰的悲喜
她显得那么
惶恐又感恩。






【熟凋的】






谈不上谁囚禁谁。
每一天都是重复的,周而复始,常年累月地居于一隅。
朝朝盈,日日新,花开不同枝,人生若只如初见。
大言无音,诗歌也有轰鸣声。
哀莫大于心死,乐极也生悲。
生不凋疏,熟不庸俗。








【染尘】






病毒侵蚀后的躯壳
在大火之后
这枚焦炭般的肉体
仅仅维持着虎的形状


你也一样
没想到,最后一次
我和你相遇
是这样的情景。
装着你我的盒子突然旋转如同锥形
你行走于顶端
洁癖的你
避无可避
一点就着的性子也终究消逝在尘埃里。
我现在仍然附庸于你
影子与影子的粉末
混浠在一起。






【像我这样的人】




高举过头顶的诗句
带有散不尽的血腥气
直击露骨的抒情
如春后泛滥成灾的河水浸没的鱼骨庙
毫无着落的叙事。
像我这样的人
像我这样的一个词太轻薄
韬光养晦地活着
之所以如此垂怜于这个世界
不为别的,只为
那生生世世累累如珠
还不清的债。





【一个人的桃花源】



这个世界已经对我己经足够好了。
世界陷于和解
妹妹,不必努力地举着高高的头颅
姐姐,也不要把夹杂着仇恨与思念的梦扔进我的未来。
我取下肋骨
我摘下面具,这些有瑕疵之物。
如今,翠绿的皮肤
如雪渐化的肌肉
都是不存在的。
本来面目的我
无非是洒满鳞粉的累累尸骨。
是因为你们曾经善待过我
我才愿做现在的自己
尽量安抚
心怀利器,杀心四起的谋动。
我对你们的执念才是
我活下去的置喙之处。

我的姐姐,答应我
替我活下去。
大火之后,我的肉身湮灭成蝶
你就是那只醮着骨灰写诗的笔
写一本书
读给妹妹听。



【启程】



除了姐姐,我还有一个妹妹
永远留在了1982。
那是装着一滩尚未成形的胎血和肉团的土坛子
埋在无名小山坡。
那里常年缺水,光秃秃的泥巴无依无靠
妹妹总在找水喝。
我递给她
军用水壶
以及坚硬的姓氏
我从今往后活着的日子。



《相爱相杀》


总是在心间
泛起一阵悲悯。
日子陈旧,如泥沼中肆意开放的纸莲花
盛大而虚妄。
辗转行走你我日渐年衰的肉体
轻叩
空洞得良久不见回声
一种油腻泛起
溢于言表。

那一夜
月色撩人,也掩饰不了
你转身挣出
死死卡在宽大衣袍里的苍老身躯。

被岁月轰炸后的身体
骸骨酥脆,体无完肤。



【那片海】



新鲜的。
她快速亲吻过的青衣男子是新鲜的。
她多年存放体内的死亡是新鲜的。
她如莲花一样燃烧的手指是新鲜的。
又大又圆又美的月亮是新鲜的。
江山是新鲜的。
病毒是新鲜的。
腥红是新鲜的。
连伸入海底的脚趾都是新鲜的。


【匆匆】二



她业已不再少不更事
越往里走,越多绝望如蔓藤爬满她的身体
春意匍匐的肉身沾满蛋液
浑浊而又清澈。
从夜半擅自鸣叫的蝉
也捂不住内心的苦涩。
陈旧的经血泛滥成灾也挽救不了
作为女人的面目狰狞。

姐姐,这具多年失修,千疮百孔的身子
真的值得你惦记
值得你侵占吗



【异乡徒步】



个休的悲喜是容易忽略不计的。
接下来的时光里
她和我活得越来越雷同
伏地不起的不止是空躯壳,像座破败的庙宇。
以及空旷的夜
像蛇,缠着你我。
你我之间挨得很近,没有什么再能介入其中。
我们坦诚相对,不会感到羞耻。
以及走过的路
鳞次栉比地轰然陷落,悲痛从未有过的辽阔。
你我坐过的山坡,漫山遍野的野杜鹃花
如姐姐被河水浸没的青春期
充满血丝和隐喻。
更艰难的日子就要到来
你我相互溶解的纠缠
早已无法分辩彼此的容颜。



【宿主】



如果说,她站在那里
仅仅是站在那里,像件旧衣物
洗得泛白。
衣袖有一只挽到臂弯,皱褶里有锈蚀过的痕迹
另一只被汗水浸透
湿湿地贴在皮肤上的感觉不好受。

她慢慢靠近
他饱含汁液的身体,如靠近乱坟岗里随意的一座。
动作被分解成
精准且神经质的舞蹈动作
释放着前尘往事的毒汁。

之后,他还是穿上了这件旧衣裳,两只躯壳
碰撞在一起
世界那么小,世界那么显眼
那么血红一片。



【书写以外】


妹妹其实可以居住在
山上的寺庙里。
那里并不适合人类居住
那里的佛塔是倾斜的
妹妹可以在那里眺望远方。
石头砌成的塔没有什么稀罕的
连佛像也是平常的石头
雕琢而成
甚至经文也是古板的光头和尚
一笔一划地
刻上去。
这个世界过于枯燥
妹妹登佛塔如漫漫人生路
她在塔顶
微微倾着身子
向这个世界
源源不断地倾倒
身体里的善意。



【匆匆】



比如一座石桥。桥上是空
桥下是空。

桥是一匹匹奔跑不止的肋骨
串联起来的佛珠。

被轻音乐侵占的清晨
空气里飘浮着鱼腥味。

一袭白衣遇见一袭青衣仅仅为擦肩而过的这一瞥。

【当时有多美】


昨晚上的
月亮啊,不可理喻地白,不可理喻地大
美得如灵魂出窍
一觉醒来
只留下空荡荡的躯壳。
更美如
在抹平凹处的月亮之上
坐视
数不清的星陨堕落
抹不尽的人间冷暖。





发表于 2020-4-20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了,慢慢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0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了,慢慢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0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也不少了。你在跟谁玩呢。马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0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江郎才尽,只玩了前面几个。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0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还是一头雾水到底是谁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0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藤花架下 发表于 2020-4-20 15:38
好吧,还是一头雾水到底是谁呢

【笛】她是他
在剧中为一跑龙套的,扮演一棵秋天的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0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那只猪.............可能是马甲名起得比较另类,所以书写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0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继续写下去的,字字挺好的,没读够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0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漂亮的字。有幸在舞会中有交流,可惜没有继续。期待更多的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0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你的诗的感觉:感情浓厚,但并不一味宣泄,收得很好,放得也很到位,很沉稳内敛,很冷静,很有力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0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首一首地看。还有三首,再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0 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挂历上挂个屁。这名字起得好有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0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挂历的时候,那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0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版版大人赏读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4-18 04:3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