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530|回复: 16

很久未来,发帖捧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9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晨》

“是什么让我们浮于人群之上?”
抛出问题那只雀

在拿不到回应之后
“咕咚”一声,沉了下去。

“粒子学。发育的柳树。无来由的蝌蚪,撞出了河之九心。”
鸟鸣在树枝间喂血
隐者说:我已伏命,教唆樱花云中小闹,去偷唐和尚的袈裟


《春分》


还要争辩什么呢?
天空的荒谬,植物的荒谬,白鹭缓缓掠过江面的荒谬

羞怯的神躲在小树林里面写信
脱掉了外衫的紫玉兰。和暮色相顾无言

珍重哦,朋友。春草嘈杂,盖过了白云的哭声


《暮晚》


月亮飞了那么久,依旧在原地
跟着一只松鸡,去到油菜花深处。欢喜身是什么样的身?

破屋檐下的阿婆
蚕豆苗
天地间的哑。遇见了原上执礼的人:对不起,春衫忘在家中

想借了斑驳一用
想。借了烛芯中的情色一用


《三月》

野兰花看清了自己的颜色
三月就过去了

眼看白梅树沿着山溪颠了七八里
去纠缠山尖的野风

妈妈把星空摘下一片片喂给了蚕儿
给柏树添土的人,以前是这个地球的老父亲
现在。是这个地球的坏男孩


《春天的地铁》

这不是一九四二年的巴黎
这是巴黎。

蒙面的小提琴手在演奏他今天最后一支曲子
音乐是过去式,音符来自未来
寂静中地铁来回穿梭

彷若无人之境:一九四二年左手是爱情,右手是战争
一九四二年活着就是一切
呼吸会带来星空

星空独自编织着花环。一个人远眺故乡,看见的是大海,落日和积雨云
春天是陌路的总和
哲学家堕入因果的密室
诗人在词语中没顶。春天蒙住了人类的双眼:

“到底是谁,取走了餐桌上的善和信仰?”
这不是巴黎。
我们乘坐着地铁在黑暗中狂奔
看看月亮吧,做为一只钟摆它停在了那里


《鱼衣》


大概是春夜吧。
和一只鬼走了半宿路,它烦了:我们应该形同杜鹃

在雨中发出虺虺的高音
春天用韭菜,茼蒿和百合来招待它

春天用这世道里的重口味,来堵它的泪眼:有人穿着鱼衣
有人穿着鱼衣

山野坦陈。浮云肥厚。
不外乎两种可能:东风。殊途。沾荤腥,生人子。


《喜雨》

去叫来桑枝上的戴胜
它把雨丝弯成蕨菜。去叫来坡地上的麻雀

东边啄一段西边啄一段
一封雨信,写得漫无边际。忘记了落款,也找不到收信的人

去叫醒往河汊里撒渔网的老汉
河水已剜净他骨中的淤泥。剥杏子少女,脸颊上落满雀斑

她没有缝隙。梳一遍长头发,是轻雷
梳两遍长头发,是惊鸿



《僻静》

我也喜欢。待在僻静的地方
想一些僻静的事情

植物是僻静的
它们只知道“零”而拆掉其它所有
我离忠贞近了一些

雨滴是僻静的。它比蜗牛更慢
把河流深锁的悲鸣剖成两片月亮
我。离恒常近了一些

白蝴蝶围着菜叶子打转是僻静的,它身处幻觉顶端
痴迷轮回渗出无端的造化
我离爱近了一些。

爱是僻静的。
爱就是那么一个孩子,喜欢待在僻静的地方
看上去莫名的奇妙。真希望有人去惊动它,那条垂下来的鱼尾巴


《疫区来信》

我是你的邻居。
透过锁孔月亮是一把钥匙,但我要说:黑夜之外。有人在切割黑夜

黑夜切成方块被装上了火车
黑夜是我所寄的一袭白布

月亮摇动锁孔
街巷的愁肠无需去解

恐惧吗?并不。我天天接待不速的客人
它蒙着黄昏的口罩。今晨我年迈的母亲,忽然又想做回浔阳江头一只白豚

《坠落鸿沟的哲学与你无关》

“出租车在路上疾驰
那边的门,是一道落日。”

---很多年后,读到这样的句子,依然觉得惊悚。人们应该学会将时间递过来的
变成手中另一把武器

记得你曾给我照相。就在海棠树下
那时我们都穿白色衬衫,两个纤细的人。很容易把对方击成粉末


《悬》

深夜。听到地球
在银河深处整理它的降落伞

再过一会儿
我的妈妈就要出现在蚕房。她有点着急,担心筐子里的桑叶喂不饱蚕虫

再过一会儿
星星就要破茧而出。我有点着急,听说雄星星爱了雌星星之后
就会身首异处。头颅坠入大海,身躯浮成一粒草籽


《有邪》


妈妈在田坂摘荠菜
那条河动了凡心。妈妈双脚踩出的浮萍在水面聚集

芦苇是天地间临时起的意
这寂寥是小孩放的一片白纸鹞

这春天的鼻头有些微凉
这草色撩人心魄。
往深里走,会遇见浅淡且肃穆的城廓


《打更三月》


人们说:慢一些。就能回到简单的从前
往床幔和房梁抛银元

在艳丽的植物下面吟诵诗歌
从一条河心底掏出蔷薇的花瓣

女孩们。拿起雨丝要么编织要么写信
鹧鸪不分时辰地叫着

因为一个念头春色滂沱
因为一个念头。江山寄出了声色与犬马


《小酒馆》


下雨了。
雨把我们扫进了这里

时间漆黑。我希望我们黑得更彻底,更无耻
黑到亮出心底最哑的垂涎

夜晚可以是鱼骨,丝绸和窗子扔出的诸国
震颤中钟表落下美人,山水和歧路

酒杯空茫,停在了炭中
这个城市玉兰开得彷若梵音。雨负责运送我们:

时有落花被贬,守着民国的陋巷
时有形骸。从楚国踉跄至今夜



《容器》


在春天的油菜花田里
遇到蜜蜂。它要把黄昏打造成六色的菱形

遇到蝴蝶。它要把露水切割成卷心菜叶
遇到松鸡。拉着月光马车,又爱又恨

遇到一个小孩。带着一条河,一路都在敲空气的门
他说:有个国家,飞满槐花与鹭鸶

那里的人们住在天上
种着一种叫“云”的植物。在春天的油菜花田里,一仰头
你就遇到了自己的前世


《江山如画》

至少有那么一刻
那个骑白鹭,被松针挑破了指尖的人

想将指纹按在落日之上。他还想醉得更酡红些,风吹着他身体噼啪作响
“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有时候,我们的确需要
整理沿着发梢滴落的月色,一边回答着卿:冠盖须臾

流水散发
必须徒步穿过镜子。去为无止境的桃讯
添上一抹新伤


《手机》


现在想想。童年时遇到的水塘
其实是一面屏幕

如果我启动它:爬上枝头往嘴里塞桑葚的孩童。黄昏舔着他发亮的小脸
田野上
薄雾。桃花。露出淡灰色的胯骨

我的妈妈,正在给那个干干净净的乞讨者,端来一碗白粥
晚风绕过了。坡地上埋头除草的庄稼汉

蛙鸣中。
几个灵魂破镜而出,留下树枝间淡淡的蓝翼
------现在。我要按下任意键了。那上面没有数字

现在。我拨出任何一个电话
都是盲音


《现象学》


夜来了。
电影已经散场

两个年轻人,走过了一片油菜花的海
走过了一片紫云英的领地
又走过一片布满蓬蒿的鱼塘

那时。我心如匪石,夜风深过春雪
那时。我忘了说抱歉。不该将一丝无常塞进婆娑

眼前的你,漆黑如后脑勺
街灯下丘壑堆叠,恍若一地败笔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5-9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好久不出来了,看来你也是酒瘾犯了,一来就是一长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9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是恣意,读来舒服极了,言简意长,穷人说:甚好甚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9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写了的,好看。喜欢的语言和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9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望一下呆呆大美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9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来顶一下。  我不是一般的喜欢你。 啊。 呆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9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表示先收藏再慢慢看,嘿嘿,还是阔以多来一下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9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一整遍,里面有三月的同题。说明呆呆常来,甚好,甚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9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言不语,字里才见功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0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漂亮的字,秀色可餐,嘻嘻,我要读好多遍呢,呆呆五月快乐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5-11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学习  前来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1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呀,慢慢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2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是留着她,再来读几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2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仿佛从哪个山林里偷跑出来的小林妖。。。呆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6-6 07: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