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秋天的旅途第一季好诗推选】旅途中的摘抄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黎明》
文:左边蜻蜓右边荷

在梦里
我应该,将你
撵出去
然后白昼出现了
告诉我
那不过是
古老的锡塔琴
在后院里
埋下的,忧伤音符

如果
如果远方的你
到雪地里去挖寻
会有一片一片枯死的腐叶
在下次出生的时候
冲出苦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莫比乌斯时空片段】
文:【小左】

我和米粒是在青年旅社的小木屋认识的
她需要搭车,去往下一站
我看向她时,就知道她会和我同行
五分钟前,还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米粒情绪激动
我倒了一杯蜂蜜水在餐桌上
推开了小木屋

米粒赶出来,似乎想要解释什么
我只对她说了两个字
去往A镇只有一条山路
那里几乎是世界的尽头
车子一直在颠簸
雨点打在挡风玻璃上
我看见了A镇
和A镇的小木屋
餐桌上有一杯蜂蜜水
五分钟前,米粒告诉我
我们必须赶在八点之前进入舞会现场
乌云从山间压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右西与海花花

【莫名】


秋天已经到来,想做的事情找不到时间
比如:叙旧,交换项链
雨声偏小,观音山的钟声忽远忽近

风。很厚
一尺一尺往上攀登。倦怠的女人等着短信。她要坐在看得见他的天涯
闭着眼睛
身子里的火花一层层脱落

冥想
有时明明他就在身旁,为何自己不触不念
为什么要?让那些雨水从屋檐带走本该属于自己的热源


【收缩】

人群与空街道
两个即将决裂的主体

雨。落在北方的书信当中
回声寂寥
拿出铅笔的人,蘸着天色里的青灰

我的脸庞多出一些白
像白昼里接近虚无的月色,有多缥缈就有多淡薄

他在远处等晚风,用最大的力气吹
我渴,不想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灯盏
文:左先生

听一支歌曲直到麻木
灯忽然灭了。雨声在窗外滴滴答答
在音响里回旋。

八月十六日,黑夜降生于一盏灯的内部
那时黄昏陷落
旧城上空的雨水是想象中的
是安排好的故事情节,是一场恋爱依附于溅起的水花

那时的水花多么动人,那时我举着上帝的灯盏
眩晕感是纯粹的洁白
夜色很黑,连同风的肆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象牛,象马,又象狗
文:左丝的杰作


1


要做条焉支山那样的汉子。要向古典主义的稀疏草木
学习低头。秋风一来
就悉数献出它磊落的羊群。献出白云
献出刍狗。献出乐游原上几个东倒西歪的人

西风不复穿堂风的直率。白马不再驮着执着的唐三藏
出关,慢吞吞的青牛如刻意挑选的措辞


2


长恨歌还剩最后一个美人。要学习她长醉中的百年孤独
学习她搭乘一列西行的火车,连续剧般的开过祁连山

风雪小镇是失群的牛犊。要逢着一个时代的孤儿
在他的注视中如遭受重击

此来何意。何去。何往。黄云如倾。沧海无声
火车轰隆,载着一个人的风尘卜卜,或一匹马的嘶鸣
要让焉支山飞起来,飞成一枚隔代的遗矢

3


要向落幕的黄昏,抛出橄榄枝。向马放南山
抛出你不闵的颂歌。要做一个大气的人。站在秋天
皮囊灌酒。听一列呼啸的火车,穿过愁肠

要在一夜火光中重拾旧梦。要用烤红薯
喂饱你的狗。要用一夜时间磨快马刀。要在雁鸣过境后
尝到新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8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都是好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8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写得这么好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9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样的汇总,一览才子才女的好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9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的旅人》
文:左丝的杰作


1、哎,米粒

“哎米粒”,刚回一声。手机停电
前面有个美女回头。很傻,很天真那种
米粒打不通我的电话
就意味我已经人间蒸发
莫比乌斯是个很小的地方
想充电,必需租下一间客房
问过的客栈都客满了。还有最后一家
剩最后一间房。不得不说
命运之神总是关键时刻与我同在
兴冲冲跨进客栈。我去,前面一位美女已捷足先登
“傻帽,干嘛老跟着我。”
正是刚才冲我傻笑的那位
“这里没房了,呵呵。”
我拼命摇晃手机“米,米,米粒,
米粒找不到我就,就拜拜了。”
噗,你不光傻,还口吃
请叫我全名,艾—米—丽—。”


2、哎拉薇右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旅途中的人都把别的旅行者看成傻瓜
尤其是那些背包客
很不幸,我就是被称作傻B的其中之一
艾米丽不是
她只是喜欢一个人走走
我问她为什么,“是期待艳遇吗?”
“也许吧。”她不置可否的表情看上去一点都不傻
然后她反问“你那么害怕失去米粒
难道她不爱你?”
“爱啊,但是世间值得她爱的人又不止我一个”
唔,谁都不可能成为谁的唯一
米粒一天不听到三次“我爱你”
她的世界就会崩溃
所以我的手机绝不能没电
爱是表达,是说出来。哎拉薇右


3、亲爱的旅人


收到米粒短信,她搭乘顺风车
正在前往A镇的路上。嗯
我爱你,米粒
然后我告诉艾米丽,我们很快就要跟米粒会合了
“希望她别碰上一个蹩脚的司机。”
我对她的玩世不恭未置一词,反而觉得
她说话的样子很酷。真的
艾米丽是个很酷的旅伴
这样陪她走上一段,值得终生回忆
我们漫不经心又目标明确的走着
朝着太阳落下去的方向
那里,就是A镇,就是米粒
山谷中充满了艾米丽与我说话的回声
穿出一道小峡谷,我们走进了镇子
同一家客栈,同样还剩一间房
我举着电量耗尽的手机,惊奇的发现
我们又走回了莫比乌斯


4、懵逼客栈


“米粒。不,艾米丽,快用你万能的手机找到A镇。”
“没有A镇。”
“怎么可能。”我一把夺过艾米丽的手机
对不起,情况紧急,我无法再对你绅士下去
我在百度地图上输入‘A镇’
百度礼貌地回复了我一个“对不起”
“他妈的李彦宏是不是死啦。”我的情绪糟糕得快要爆炸
“不用急。”艾米丽把手搭在我右肩膀上
这时候我真的需要一个平静的女人做我的偏旁
“米粒会没事的。”
“你若安好,她便没事。”
其实A镇就是莫比乌斯的投影
我面临的困境就是米粒的困境。她也在同一家客栈
同样的两个初遇的人,盯着最后一间客房
在莫比乌斯,我就是米粒。在A镇,米粒就是我
艾米丽则是米粒身旁那位油腻的老司机


5、白哎星

照例是艾米丽得到了那间房
房号很奇特,叫“白哎星”。
我照例在客栈院子撑起了小帐篷
借艾米丽的房间充好电
“哎,米粒。我爱你”。我编辑了条短信
发出去。米粒已关机
我的莫比乌斯第二夜,比第一夜更为不安
第一夜只是担心米粒甩了我。第二夜
她已去向不明
“傻帽。想什么呢?”艾米丽像个鬼影子
她的一只手,在我右肩上拍了拍
“唔,你怎么也不睡?艾米”。不知何时起
我简称她为艾米,这样叫她好亲昵
“我为什么要睡?知道吗
在另一个地方,另一个我正睡得很舒服呢
她睡得越沉,我大脑越兴奋。”
我惊异于她总是有这么多奇妙的高论
这样的朋友,真的不可多得
莫比乌斯的夜空好多星星
一会是几颗醒目的大灯
像艾米笃定的眼神,瞪着我
一会是跳动的小光点,像满天米粒
艾米挨着我坐下,她说
“知道为什么你接电话时总是大声的哎、哎
而不像别的男人故意压低嗓门
声音打着弯的'喂'吗?”
“我是那样的吗?”想想,还真是那样
“这就是你的独特之处。”
她接着说“人群中总有几个独特的人”
被艾米归为独特
看来是我迷路莫比乌斯获得的最大成就
“你看,那儿最亮的一颗星星
叫白哎星。我就来自那里”,她顿了顿
然后很笃定的看着我说:“你也是”
我一脸茫然,“难道,我们的相遇早已在
冥冥中注定?”
“哈哈哈,你当真了。唔,当真
你就输了。”


6、遗落的鞋子


雨从半夜下起,很快演变为全流域大暴雨
在莫比乌斯,我是唯一的灾民
醒来的过程缓慢而又痛苦
米粒在前面慢慢走着,“哎,米粒。”
我叫她,她听不见。我想追上她
却挪不动脚步。而我的脚下是一片沼泽
整个世界在下沉
我想我是不是陷入了梦魇
于是我挣扎、大喊。我听见水声
然后雨停了,眼前出现澄澈的夜空
艾米俯视着我。
“米粒呢?”她摇摇头
“你不是来自白哎星吗?你一定知道她在哪。”
我失控地抓住艾米的手
“你的水晶球在哪”
我翻身起床,“我的登山鞋呢?”
“唔,昨夜大雨。你在帐篷里发高烧、说胡话
我只顾把你的人拖进来,忘了拿你的鞋。”
艾米摊摊手,做了个遗憾的表情
“我要去找米粒。”
“刚才探路的人都回来了
出去的道路全被山洪冲毁。记住
莫比乌斯是上帝遗失的鞋子
你现在是被抛弃的孤儿。”她一只手撑着床沿
一只手指着我的头,像个绑匪
“米粒去了地图上不存在的A镇。你若安好
她便没事。”说完艾米转身拧了根湿毛巾
敷在我头上。然后又指着我大笑起来
“你的样子,噗,
看上去好傻。”



7、爱部落


黄昏里又走回几个东倒西歪的人
他们是不是路上喝多了
艾米说他们没喝酒,看样子是累的
其中一个背着吉它
长得像年轻的艾尔薇丝普雷斯利
唔,唱歌的人,是不喝酒的

艾米很快摸清了这几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的
底细。他们两天前从这里出发
去寻找山谷里的爱部落
“爱部落,有吗?”
“有,据说是莫比乌斯的眼泪。”
几个傻子沿着河流往前走,经过两天一夜
奇怪的是他们并未经历昨夜的大雨
他们顶着星星,穿过夜的长廊
傻不愣登的,一直走回到最初出发的莫比乌斯

哦,又到跟米粒说“我爱你”的时间了
我掏出手机,迫切的想告诉她
我刚刚遇到几个寻找爱部落失败的人
他们疲惫,却不沮丧


8、第三夜


第三夜属于猫王。客栈院子里多出几只流浪狗
他们弹吉他,唱歌
我想我从没跟你说过。米粒
我的心,忧伤而又安宁
短信你一条没回
并不影响我一条一条的发给你
就跟他们唱的那样:可能我没在你身边
我在孤独、寂寞的方向
很多事我可以去做,或不做
白哎星照着我,相信你也看得见
晚安,宝贝。哎,哎拉薇右


9、“不要忘记了呀”


所有尝试都失败了
莫比乌斯是个走不出去的所在
猫王准备带他的兄弟
再次出发,寻找爱部落
艾米决定与他们同往
她把房卡交给我
“傻帽,我回来之前,白哎星是你的啦。”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或许上帝会再次眷顾你
米粒被一位蹩脚司机带着
迷迷瞪瞪,闯进你的莫比乌斯。”
唔,记得吃药,你这躺赢的家伙
一个人的莫比乌斯
山洪退去的河谷,赭红色的魔幻清晨
四条汉子坚定的背影
一个女孩突然转身
她身子前倾
略微弯下腰来,双手喇叭状对着离开的方向

“不要忘记了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9 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限之境》--莫比乌斯环或克莱因瓶
文:左将军


【莫比乌斯】之一


没有台词。莫比乌斯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街道
他正在分离成无数条街道
这使我们的语境和含义更是加深
没有孩子,我们需要把握每一个表情和神态
克莱因瓶的流水,跟我们的循环一致

亲爱的,抱紧我。因为路太长
一切未知都有期待和恐惧
莫比乌斯让我们渺小
我们就在渺小里面,喝茶,种瓜,彼此书写

即便什么也没说

那些荒芜和繁盛。都缩成书店里的一团光影
咖啡温热,唇齿间许多欲言又止的温暖
都换做眼神。两个相互套住的纸环,被做成雕塑在风中旋转
两个人凌空飞燕,仿佛在宇宙之外

而街道上永远没有众人,喧嚣和拥挤属于记忆
虚拟的掌声和炭烧烤肉的香味,也很撩人
云朵形成雾气缭绕着莫比乌斯的腰身
剧务们一个个目无表情

一个像死了的剧本,我和你
一生没说过一句话。彼此尊敬,珍重,关爱
单调而有执着的莫比乌斯,有雾有雨
还有风和我的爱人

之二,【空无恋人】

他们虚构了莫比乌斯小镇,并在小镇里幽会,他们有烈焰红唇
一直平行而平衡的街道,红色的交叉点
维护了红灯区
我们的莫比乌斯不同于他们。简单,迂回,回到又出发,周而复始

此时你叫妹妹,梳好看的小辫子,刘海盖住眉睫
真诚里有狡黠和麦香味
喝咖啡可以砸出声音

此时你叫黛安娜阿姨。夕光把你脸庞筛得细碎
街角信箱总有未来寄给你的书信。你在孤独的扉页夹进满足的枫叶
无数次从你面前经过的男子畏缩而豪迈。他代替我,帮你搬运5吨小马车

你喜欢推一推眼镜。报纸和黑猫都会像个线团。磁湖边谁又筑了个克莱因瓶
墓志铭你写了三章。仿佛很够了。一半的篇幅你提到了我
而我,只有你的一节白发,编织的像一把青草睡熟的童话

我们正在绕开他们的莫比乌斯小镇。那些人的幸福指数
铺垫在我们的无限之境。黛安娜,你在嫌弃你自己老了。这镜头令我感伤
我抱住一只瓶子。可他不是你。他是坚硬的。里面还有流水
他窃取了你的流水,并改变了流水的旨意

我要截断莫比乌斯。我要给铁路公路水路停止于此
一切都是空无。可黛安娜是真实的。你还在呼吸。你不说话,你就呼吸给我看

即使,他们的莫比乌斯,也在一寸一寸呼吸


之三,【】生死环,幸福扣,或者,莫比乌斯那个骚人

我是你的曲面。或者边界。你到我为止
塔罗牌占卜三次,硬币卜卦五次,我们永远转不到自己的反面
他们习惯在自己的反面,写下仇恨

小甲虫正在这个面上爬着。从足背,到手心
一切风光神秘而无所用
心悦的人和物,都把自己包裹在不远处
给与我们生死喻示和人生警醒。给他命名莫比乌斯一号作为人名,他正喝遍了慕尼黑

我们弯曲成环状,早晚会这样。延伸是生活的意思
偶尔蜷缩在一起,就很幸福
十指相扣时,会需要一个会心的眼神
那个烧瓶里倒出黑啤的匠人,你的崇拜使你高贵
我们用两杯喝酒,每一杯的酒精度刚好够在体内轻度燃烧

或者换到伯尔尼,这个城市陌生些。莫比乌斯被神化之前
不过是个几何数字。哲学家站在数学家的肩膀上
首先看到的鸟粪是一只灰喜鹊的。树枝轻摇晃
于是他们各自都能发现什么

剧本上更多的静物。演练生人勿近。苹果属于牛顿,绳子属于麦克斯韦
我跟你很手足无措的慌乱的一生,之于一条纸做的循环大道上
小甲虫从不会不开心,他一味向前爬
顾此失彼的缓慢前行


之四,【唤醒瓶中流水】

比如 二维平面,我们没有内部和外部
我们把流水都交付于瓶子,并嘱咐瓶子永不要说话

瓶子曾经住过四百年的魔鬼。而今以天使科学家的身份
诠释一个人跟另一个人不可分割。黛安娜,剧本没给你名字。
我愿意这样称呼你

流水流到瓶颈,就有溢出来的意思。我们努力在控制我们的身体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向你倾斜
瓶子扭曲自己的同时,也扭曲过我们的流水

我们同时感应到流水的压抑。整个莫比乌斯不设画外音和斑马线
我们逐渐须与瓶子共存。每晚把流水哄睡,早晨再唤醒

流水将诞生许多鲜艳的孩子。他们拥有的第五维度和第六感觉
编剧将写进另外一个影片。在此,我们怀抱着流水,相互流通
一生都一个心甘情愿的死样子
在此,黛安娜,我们代替瓶子,一直守护着流水,让他只流经流过的地方
我与你,莫比乌斯家园,一个影片的灌溉,落幕
我们彼此相通,没有内部和外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20-8-19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杂货铺
文:左右右



我的忧伤不多
树叶落下,轻轻关上一扇门
灯火和药沉湎其中
那一年,远方被钉在云端。我的小火车
海拔不足一箩筐
月亮太大了,装心整好



河流在荒芜中
傍晚的水鸟提前归巢
蚂蚁尚未备好洞穴,就被塞进了黑夜
作为摆渡人
我选择沉默
如果归隐,就省下那片月光



夜还在树上侧卧,星光已凉成一段旅途
相约的人,无法白首
抱住枯影不放
远方,被篝火
搅的七零八落
一只鹰路过,捡走所有的梦境



当最小的露珠还在枝头摇晃,月亮
扔下一地冰凉的骨头
薄薄的睡姿之上,花瓣荼靡。我的小爱人
偶尔融入夜色
弯腰捡起一粒失散的鸟鸣,亦或点燃
一根蜡烛
让梦回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9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的旅人』
文:抱影梅枝右

云朵已升起白色帷幔
天空正睁开蓝色眼眸
落叶与风缠绵
金色雨滴像昨夜星辰闪落发际
蝉鸣是邻家男孩反复吹奏的号角
而我喜爱的桂花
正在偷偷调制香甜的糖水

嗨,准备好了吗,我的旅人
勇敢的牧羊者
放下行囊,收起皮鞭
与我去追寻青春最后的飞马

我要你摘下月光作为指环
我要你串起露水雕成项链
我要你挑选万花缝制嫁衣
我要你淘尽恒河酿造酒浆
我要你移来山川搭建婚房
我要你盗取高加索火种,点亮灯盏

然后你归来,像个孩子
头颅静静搁在膝上
玫瑰以血相吻
黄昏唱出永恒之欢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9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右——


【地平线】

消亡或升起,她极目天地的玄黄。
那些无意瞥见的,将继续保持空旷(自由的救赎)
风穿透每一块骨节
目光奢侈而欣慰

浑然。不觉。
木椅前草青,树青,吻着一颗接一颗的海棠果
云朵,玉色的(天空之海也豢养着人世的乌贼,她设定更多颜色)

但所有这些都不及——
鸿蒙中忽现的一只苍鹰,崩裂开的彩霞,移动的越来越近的黑点
一座城,一片海,一个草原
正从那端阔步而来(去)的一个人
(你,或者她自己,也许全不是)

而阒静和盛大的肃穆。而林溪的水声
潺潺,低徊。




【病语】

又读一遍。她左手黑咖啡,搅拌的匙根没能拉出构想
图画,今日主旨——
空间的确不仅仅是版图上线条,色块
和右手着力的部分

“雨的体态”她深省是叩,是潜,是完全倾注的陨落和逝去
而生长的期待远远超出回忆的悲伤(却并非全部)
谁能轻易并置白鹭与遗憾

在斑驳的凋零中,新一枝红花石蒜高过麦冬的瑞紫
静下以后,秋蝉和夏蛙此饮彼歌
土质的腐烂与蓬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0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报先生 发表于 2020-8-18 17:07
《亲爱的旅人》
文:左居秋暝

一些幸福的草籽
便落入河流纤细的腰肢

明明是个报姑娘嘛。 爱你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0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慢走的云 于 2020-8-20 09:50 编辑
左手一片海 发表于 2020-8-18 08:23
支持报先生,好诗推起来

也选几个读读吧,不要让这第二楼只看到你的两根手指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9-27 11: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