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34|回复: 15

[原创] 呼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9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0-10-12 01:41 编辑

【】呼 喊

在人头攒动的街市上
突然呼喊一个人的名字一一
无论乞丐、盗贼、畏罪自杀者
还是勇士、智者、圣人
总会有些人忍不住回头
看是否在喊自已



而再喊一遍,回头的
就寥寥无几
继续再喊,人们就纷纷思忖此人
不是家人走失
就是精神失常





【】只有云知道

每个人,都应拥有一片天空
能自由地,不断创造洁白的形象
而为内心的风暴驱动
他们聚集在一起,承担着
不仅属于自已的黑暗与沉重


爱与恨、生与死、善与恶
不断地,相互碰撞
闪电一一挤开的门缝、暴起的青筋,以及
黑压压的背影中,那突然的回眸....


当一辆马车,隆隆驰过脑海
往昔的点点滴滴,就从天空倾泻而下一一
跌碎在地面的本身,相互呼唤、寻找
有些,拥抱在泥土里
有些,还要继续一意孤行一一
河流是他们的未来


在任何时代,都有这样的
并非预言者,也不奢望被更多人理解的人
他们,晓得此起彼伏的波浪
是历史吐露的舌头
因此透明的言辞
不断被大河说出,然后上升......



——日夜相继,穿过了
旋转的星群、田野,死亡的影子
而光荣与耻辱,放逐与牺牲一一
只有历尽尘世劫波
又终葬于天空的

能淡淡地,俯瞰







【】惘然记

呆呆地,望着火车窗外:
近处的树木,疾速后退;
慢些的,是远处的坟茔、村庄;
更远处的苍山,压在大地上一一
四季的老唱片,缓缓旋转


没有前后的,唯有落日
垂直于地面,无声沉向地平线。
仿佛伟大又孤独的爱情,
最终填入自我盲目的深渊。

世界模糊,残霞仿佛田野渗出的血
或许,也是你吮吸我伤口
而吐出的毒?


在那陌生的小路上,你惊叫着抱住我,
手指着草丛中,那色彩斑斓的蛇。
我闻到你头发,有青草的味道。
而今,我反复回想
当时你说了什么,或对什么沉默。



也许,这已经不重要了。
呼吸日益艰难,
由指尖蔓延、扩散到全身的
是些生命的秘密无法说出。

而座位仍咬着我,咬着谁的手指一一
他能否醒来,看到火车,
正隐入岁月的草丛?

又会不会发掘出另一个她:
胸脯仍饱满,
小腿仍光洁。


啊,包括我,坐在座位上做梦的人们
都不敢想,不愿想
有人会狠心剁下这一手指。

(不是那比一只手,多出一个手指
带着可爱的白手套的)


毋需知晓火车,运载多少悲伤。
很久以前,谁放开你的手
就像放出一双鸽子?





【】夏日的光

今天十二点十三分,气温三十一度五。放学的十五岁的女儿,
芬芳的火车头般,疾驰入摆着祖父遗像的堂屋,
雪糕的奶油,一块块融化于青春的喘息.....

仍冬日装束,窗旁打盹的八十六岁的母亲,
疑惑地睁开眼,目光恹恹地
爬上门上的玻璃,又一寸寸滑下一一
汗,像听到下课铃声的小学生,
猛然就一群群
窜到了我额头的操场



一手搀着患病二十年的她,一手脫去她的外套
再解开里面绵祆的扣子,敞开深深庭院一一
我得让她适应会蹑手蹑脚的风,再慢慢将其脱下一一
里面,父亲穿过的,那件愈显宽大的老式黑色涤卡坎肩
仍没穿破,但被磨得
简直一下子,能照出恍惚的人影


当终于试着脱下它时,老年痴呆的母亲
突然按住了我的手,然后羞涩地,把它慢慢牵引至自已
似乎骄傲隆起的腹部一一
我晓得我还没出生,我需要父亲般
听一阵自已,在黑暗子宫内的踢踏



一一又陪母亲熬过了一个冬天
我距成为我的父亲
又近了一步一一



他在我体内,不断跌倒、站起.....







【】新 生


不知不觉,山臃肿起来一一

这是去冬,父亲孤身深入山中
一次又一次,将雪压断的树枝
背回村庄之后的事


山路,像脐带般
盘绕在采山者的命上

放下满背筐的浆果
我躺在河滩上,脚朝向对岸——
波浪一下下,拍打着脚掌


终于,又一个新生儿
哭出了声


——此时,谁呼唤我
谁就是我一直等在门外的亲人






【】夜

此时,有人孤坐在一根骨头的内部
无言地聆听
蚂蚁的啃啮之音






【】竹篮打水

又一次,我把篮子
投入了河流——

击碎了许多漂亮的水泡


然后,我将其
缓缓拉回,提起一一
映出的天空,被固定的柳条分割
汹涌地,穿过一个个漏洞


之后,再次在河面复原
我亦再次,从篮底捡拾出
另外的落叶、石头


不像别人写作,为了在水缸中
豢养一个月亮
我写作,是竹篮打水

是为了河上漂浮的落叶
尽可能多地,归于泥土

也是为,能把某些沉在河底的石头
重新向远方投出

而聆听生命谷底的回声






【】蚯蚓

挖掘埋葬一个人的墓穴时,挖掘者
总会挖出一些蚯蚓与甲虫
甲虫会遁入最近的洞里
蚯蚓则被锋利的月亮切成两半
各自挣扎、翻滚于尘埃中


而后,漫长的时光中
凭借记忆与遗传的密码
它们重新长出头尾
同在一棵大树下
永生却再难相见


而能记住谁被埋在这里的人
会越来越少
几个世纪后,风会抚平一切
会有新一代的孩子,唱着歌蹦蹦跳跳经过
也会有被古老的火焰灼伤的人,于此俯下身
嚼烂顺手揪断的草药,敷在伤口上


死亡,是抛却罪孽与痛苦的
伟大的遗忘
而生,却是遗忘中
重新搜寻不能舍弃之物


生死轮回间,蚯蚓是
一列长途火车
柔弱的身体分开泥土
如分开茫茫夜色






【】牵着一匹蚂蚁上路


鸟飞得越高,天空越辽阔
但如无法做一只鸟
就让自已不断缩小吧
当小成一粒泥土
就牵一匹蚂蚁上路---


穿过一滴清晨的鸟鸣
就像涉过一条古老的大河
翻过一块投掷过乌鸦的石头
就像翻越喜马拉雅
连一片叶子落下,都惊心动魄
树枝上垂下的游丝,则如难言的牵挂
在生死之间飘摇



继续前行,跑过
露珠的颤粟、璧虎的断尾、枝柯的摇晃
但甘愿被甲虫的隆隆、蚊蝇的营营
远远地抛在后面——
像某个时代的落伍者


而遥远的地平线
其实是,一根鸟骨





【】一颗星的遗民


你见过陨石吗
见过孤独地躺在沟渠、大漠、旷野
祼露着,或被尘土掩埋的黑暗的石头吗
即使你见过,你能确认它
来自那无人的寒冷的高处吗
但,你必定清晰地见过流星
见过有一种毁灭,如此明亮
令宁静,加倍地在大地上升起
此时你不能发声,只能默念某个最初的愿望
多少虚空已穿过,或正在穿过
过往的痛苦己然成了荣耀
在命运内在的深处
有的人就这样,在天空中死了
死成了一群,在地面上实在地活着的人
他们不说,他们蕴含着
世界与生命起源的秘密
而不为尘世的山峰知晓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9-30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酣畅、饱满的诗文,亮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30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真实面目 于 2020-9-30 18:24 编辑

《夏日的光》虽说写亲情容易讨好 但如此细腻 充分抓住每个细节 写实又不停想象 厚实又温馨(风格怎么说呢:硬朗)
《呼喊》《只有云知道》《蚯蚓》等几首也一样 作者没有投机走捷径 充分表达丰富内涵 大巧若拙。但不比那些精品逊色 本人窃以为可以:加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30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初读挺好,但实在是受不了这组诗的格式。请诗人整理一下好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0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水岸 发表于 2020-9-30 10:44
酣畅、饱满的诗文,亮了

多谢阅读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0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面目 发表于 2020-9-30 11:53
《夏日的光》虽说写亲情容易讨好 但如此细腻 充分抓住每个细节 写实又不停想象 厚实又温馨(风格怎么说呢: ...

多谢阅读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0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20-9-30 20:39
初读挺好,但实在是受不了这组诗的格式。请诗人整理一下好吗?

整理了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11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夜》以下的几个:谈生谈死,辽阔深沉不温不火,顽强坚韧达观。推荐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12 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牵着一匹蚂蚁上路————这首可以精华,最吸引我的部分是题目的变异,“一匹蚂蚁”初看似乎不对等,看过他的诗歌内容后,会发现蚂蚁有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和智慧。是一个不错的符号文本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12 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颗星的遗民———前半部分很棒,从“如此明亮”后半部分有点不是那么回事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10-12 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真实面目 于 2020-10-12 07:26 编辑
快快. 发表于 2020-10-12 01:36
牵着一匹蚂蚁上路————这首可以精华,最吸引我的部分是题目的变异,“一匹蚂蚁”初看似乎不对等,看过他 ...

为什么只是这一首呢 其它的都相形失色么?《一颗星的遗民》后半部分语言上有点逊色 但作者想说的你可能没读懂 他不是只写他 个人。

点评

后半部分邋遢,诗歌的悦动性减弱表现在语言的呈现上,他的思想不是在写个人,他呈现就是个人很主管的呈现力度。这就是诗的题目很诱人,诗题很大,大到内容没有坚固的内核支撑重力。  发表于 2020-10-12 10: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12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真实面目 于 2020-10-12 10:44 编辑
真实面目 发表于 2020-10-12 07:18
为什么只是这一首呢 其它的都相形失色么?《一颗星的遗民》后半部分语言上有点逊色 但作者想说的你可能没 ...

如果按照坚固的保准 没有几首诗能达到的(标题有点大是普遍的毛病) 我只是觉得不能只用语言的显微镜作为标准尺度。

点评

一首精华诗包含了思想的脉搏;空间和意境;语言气息的节奏;语言呈现力度和写作手法。  发表于 2020-10-12 11: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12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 气息是个太主观的东西 我倒没觉得这首诗就塌了 但没有前面的饱满。

点评

有这种感觉和视觉也是很了不起了!继续。  发表于 2020-10-12 11: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0-21 06: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