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98|回复: 14

【脱了】俺系摸金老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8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独坐草间】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这样的意境,铺天盖地落下来
草柔软或坚硬,都是种依靠

藏进去,仿佛消失了
时间暂停,只剩下云天
偌大的云天,既给了压抑也给了安慰

再安静些。我的头顶也会长草
思维与草浑然一体
无拘无束的在风中摇曳
无惧荣枯

再安静些。会听见草与草在撕扯,相互唱简单的歌,把种子往远方挪动
人生本如草芥
可人哪如草芥啊

许我独眠芳草,不思安危,不思归。恍惚这世界消失了,彼世界也消失了
我与草不断的互换身份,直至落日将尽
我的孤独与草的不孤独,都被不明物质吞噬                                                                                        


【伐谋】


置白子于腹地。夹山两道设伏
闻到敌兵的血

干戈起于双十一大促。购物车里乏善可陈
一生中会买到很多无用的东西,然后扔掉
战争和杀戮一如买卖,野心家和女人乐在其中

你用不到一堆红包,也用不到一个人
他只是在你手里,天猫主会场,跟着人声鼎沸去沸腾
被十八般兵器攥在城池里

攻略记录在纸上。销烟和狼藉如置业和置地划江而治
看中一个女子,或是一张糖果纸
因而挥霍尽一辈子的甜

等着小兵将战利品一个个送达,与见猎心喜之喜
与瘾君子手痒之痒,比拟,。我们在腹部受敌和后院起火中
护着主公退到垓下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我们的虞姬
正迈着小脚麻利的收剑,试新披挂,呼唤小儿郎大快朵颐去了也


【忧伤的一半是蜜糖】


忧伤较硬,不被人接受
突如其来的风激起波纹,我心照你心
明月就暗淡了
爱一个人确切是爱一种沧桑
玩味好比收藏。藏的越深就越迷恋
过了秋天就是冬天,这样子很直接
我们在秋冬的衔接处要试着甜蜜起来
温暖是给人看的,而糖是一定能吃的
我们怀抱着对方的忧伤
才可实在的感知各自的蜜糖
来,叫宝贝。叫亲爱的。让鸽子飞啊
它偷听的太多。务必要放之于蓝天
用爱大自然的方式宽广的爱一个人
爱着爱着,也还是爱着

【双重生】

沉香木,凤凰木,风铃木,此际宜唤醒
风在岭南停顿片刻
浴火,涅槃。一定要死三次方可铭记
祖训是额头的新月
必须忽略的疼痛和坎坷,继续迂回到达
泪眼婆娑里满含喜悦,对着远山说,加加侬


天空是新的,山川河流相继被点亮
涂抹大片的色彩给边际,而中心留空白
太过明白时本心澄澈
一切无求是苍松翠竹的执着
读三章书,克制每日
水流过身边,又向南自去


如是,我是木头的一种,年年枯,年年生
你看到我的消亡,必也看见我的生长

                                                                                                                                                              
【接骨木说】


他们焚烧了我。

厄运就要来了。失去魔杖的人,快要放弃自己的灵魂
女巫对着花树使用咒语,门环上挂满镜子
他们站着都像一颗避雷针

对我的戒备是不吉利的
神在偷窥。洁癖是种心结。猫和老鼠从我身上从容的跨过去
畲族长老正在酿制新的绿曲酒

忽视我的白花满树和红果累累
并饶恕那些受过诅咒之人
所有吉祥仅限于表面
我与你,隔一道山峦

骨头是屏障,木头与木头相互为权杖
他们施展了魔法,用扦插的技术使一片土地起死回生

我的骨髓里,一直睡着他们的灵魂


【被收割的光】

光被折断。有人把断了光收进麻袋
光从闭塞的幽暗处钻出来,然后消失在更强的光芒里


他淹没在光里。接受所有的呐喊,而忘乎所以
他则习惯呆在暗处。很安静的弹着小曲,做个凡人
看雨水落于何处


光源有时来自于地心。只照耀近处
那些断了的光受伤一般聚拢,照清楚每一处痛


光在自动修复。穿过意图遮挡的手
镰刀铮亮,曾经是收割谷粒的利器
此刻,已在光阴里锈蚀


必然有人走进光的中心
另外的人,却走失在光的边缘


【头发乱了】


花骨朵,骨头一样摆放,我喜欢肋骨和筒子骨
开放的时候都有血
妹妹梳着好多的小辫子,像山里的山毛榉

风很大,文字往向阳的地方跑
我们不跟风。需要要两只脚站定来维护定力
护城河和九门子河挖个渠沟就能暗通
我有心曲,在子夜乌拉拉的唱起

我见过碗大的红花,开得很辛苦
酷似一个人在人间的姿态,我帮你捋一捋头发
树叶离开的秋天,暖冬在虎视眈眈

花骨朵,将开未开。剪一寸的齐刘海
文字往灰暗的角度钻
这些年,我跟罗家榨都过得很不好
嗜睡,气促,四肢无力,想一个人想的不行

花骨朵,你不能再责怪我,否则我会死


【从前慢,不如赊月色】


1,
月色如酒。都是酒里的人,切勿喧哗
用好脾气勾兑坏情绪,偏南风柔和西北风
夜色沉下来,跟随大部队往从前撤退

2,
纸烟盒,大前门大过大公鸡
弟弟帮老爸买酒照例偷喝两口
门前池塘有拂在水面的红毛丹
我们不受诱惑,听说树边有蛇
三颗桑葚树结满红绿紫的果实
秋林叫的不耐烦,像妈妈在喊吃饭

3,
月亮在水井里。几个孩子像几只猴子
他们在断墙边倒立,能看到天边的月色
童年又大又空,折纸鹞的叔叔永远是个瘸子
村旁的小河绝对像书里的塞纳河
阿公咪两口酒时,会讲不同的小日本故事

4,
亲爱的。后来我有了你。那个斜坡上
你溜了下来。我接住。像接住一节谷穗
从播种到收割,我们比插秧快,比石磙和连长脱粒的原始
妈妈总是在皱纹里蓄满笑意
我们的少年轻而易举,与月色的淡雅暗合

5,
适合双双喝点小酒,来就月色,若是此际月
与十五年前雷同。若是此际心,大家无二
让灵魂遁入酒中,方可找到彼此
四目相对,竟然充满当年的羞涩

6,
说到那年,你走后,说到小桥又断,河堤正新
沿河岸的旧人都能说起我们的当时
说到从别后,水阔鱼沉何处问
苦楝树落满糟糕的果实

7,
一直呆到月色沉落。之前和之后
或你亦同我,无月色时须摄取这样的月色来充饥
或流水无言,你自凌波他向
相逢的酒意,只有辜负过的岁月

END

【在人间】


别离是一种行为艺术。忍住和忍不住
江水和映山红都互为映照
你走三步,半江瑟瑟,匆匆的路径都是面目不详的人
我退一万步,只能借到一步说亮话
水生的菖蒲和陆生的艾蒿不是兄弟
错过必须遇见的,是为非

而后端正自己。整衣襟,顺呼吸,凝神魄
像白桦那般脱皮,像藤萝那么柔弱
像白开水一样单纯

从去处去。在人间,做几件卑微糊涂事
等醒来迟
把不多的年华都揉碎
痴痴的看将流水,陶罐里都是我辈当年


【食色者性也】


1,
嗯,排骨炖萝卜。吃吧。小吃怡情,大吃伤胃
会想到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排骨一根筋。或者不想
把萝卜比作孩子,一口一口干掉
谁的骨头软则炖之。谁在形销骨立则养之
吃吧,满嘴跑油那种。说好听的话,把冬天捂热


2,
嗯,继续排骨。以猪的脾气跟猪交流。纵深之地
是石头和剪刀的比拼。妹纸首先拿筷子绕着卫生纸投降
夜色更低了。每个人都披一片灯光。每个人
都想把自己的影子隔开。拼命的把岁月吃回来
让灵魂不停增肥。嗯,宝贝,咱们也增


3,
吃相可以粗放,而谈资必须优雅。我们
把汤里的苦都捞起来。顺利度过温饱时,开始忆苦思甜
我们在桌子上数麦粒。数到饿了再吃
要把排骨吃到腻,要把吃一样的队友喝到掉队
如果庸俗的活着,真的感觉到快乐

4,
让落叶飘到碗里。让月光过滤到酒里
吃就温暖。吃光就爽性。辈分就弄乱,不计较儿子喊我大哥
脸上都放出油腻而亲近的柔和。我们都是萝卜做的孩子
我们都在炖排骨。此生,余生,吃饱喝足
见面,不见,彼此不忘。山高水长,如此这般

END


【】鸽子飞过


没有口信。鸡毛和鸡毛都是情谊
北风捎去永不熄灭的电波
给我再死一次的勇气
天空撕裂,飞的都是压抑的欲望
鸽子代表的和平被削弱
我们依次递减,菲薄,相互诋毁中抵触
每经过一座桥拍下桥下之水
和每经过一件事止疼是一样的习惯
耻说爱。生死荣辱不过当时事
回到自己的原位置,继续体认孤独
以低飞或原地游移代替某些躁动
冬日将至,一切荒唐止息
以一朵花不相信的夜晚,开放在某个角落


【】洗月光


更洁净的,更寥落
有时候照近,可以感知心灵的律动
有时候怀远,某人在茅草里留下背影
河流安静,仿佛不去南流
风把我的中年吹到年轻的倒向
我像一堆麦浪,留下起伏的影子和喘息
偶尔弯成镰刀,与月亮相互切割
忧伤此时明亮而静谧
情绪崭新和不可名状,我高举自己
我踩踏貌似你和你状不明物体
幻想捣衣的女子,依次上了河堤
杨柳重新发芽,我的春梦在冷清的光芒里容易延展
月光总解人意,给我虚无的安慰时
也许了我加长版的相思


【】耳旁风
十一月凛冽,耳朵会被刀割
新月总离人迢遥距离

草往一边倒,直至枯萎
树木陡峭的姿态,从中间将自己抽离

流水一直向下,按耐住向左右的意识
过滤掉泥沙和水草诸多烦扰,存一个心思,往前默涌

找有君子图像的枕头,当是他或他
试着为梦呓解梦,和周公舌辩三日

问露水姻缘某年某月,海子卧轨,顾城自杀
某个诗人跟他的情人,走到海的尽头

约好一起腐烂,把灵魂和雪山绑缚一起
我们以骨头对抗骨头,不对死亡和爱情示弱


【软的对立面】

1,
耳朵与眼睛,看不见和听不见的
都如落花落到水面。我们站立的位置
是松树和水杉的位置

2,
东风比西风远。天气比罪过猝不及防
幽兰只有空谷和怨恨
在我不可即的地方绽放就好
十月后湿气渐重,狐狸和貂皮毛尚好
三千里湖水微皱,对我挤眉弄眼

3,
我只有丑陋的石头和斑驳的老城墙
倾斜的天空,云朵时常漏出软弱
小爱人习惯性的把自己藏进稻草堆
平安无事,小心火烛。更夫的声音还响在谁的夜空

4,
我在白纸上筑坟。坟似城池的样子
云朵被马匹吃掉
青草年年待发。惟有你,不增不减
在我心底的软肋
一动,就生疼


【】一边恩爱一边怀恨

忽然很厌倦一个人
之前我在无比想念
之前我们的欢笑比河流多
之前春风吹到南岸,总会在我身边停下来
我闲卧在白云里
完全没有脾气
跟着厌倦了一些事
这些事我经常做着
充满了对生活的热情
白云多么软啊,比起你的抚摸
更多一重抚摸
白云多么舒适啊,高高的俯瞰人间
我可以看见你跟很多人在下面行走
也可以不看。只装睡



【】冬雨的预感

不是很冬天
我把四肢都卸在家里
阳光会钻到每一处缝隙
你也会
灵魂与灵魂需要撞击一下
你习惯性的喊疼
我预感,有三种花要开了
你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
一人分他一朵
我是空白的
要是雨水回来,适合以我命名
膝关节与足三里须在此种天气保护
轻点彼处,我有感应
松竹梅依旧美得一无是处
我爱你的样子
依旧无可奈何



【】无问

玻尿酸焕颜水光洁面乳。爱牙云优盘。跳绳收纳袋
如数
晚餐要吃好
多余的叮嘱会逐渐省略。流水强忍住波动
今日气温摄氏22度,华氏71,6度
这算法有点谬误。但谁也不会详查
整个白云区多的是无聊之人
依旧抽烟喝酒泡妞
身强体健,偶尔咳嗽三声警示明日黄花黄
隔日发一条表情提示你还属于宠物链的中心区
若有招,必飞临


【】重复打断


七点半起床
还可以打三路太极
原谅昨夜睡的不好和过于想念一个人
很喜欢做云手那个动作,不停的深呼吸
仿佛不停把一个人玩弄
棕榈与棕榈站立的距离跟我们近似
天阴着
需要重复循环昨天的情绪和慵懒
每个人活得都没有目的
或者挣钱,或者喝酒
能够按部就班早睡早起也是个信念
红光满面的老人家
问及等下去找我诊察
我捏他的手臂,说,很壮硕啊
他笑出来的阳光,确实比我的多



【】当你快要感到忧伤的时候


我准备舍弃天空
当夜色没有退路时
一瓶没有盖上的啤酒
将失去他的麦芽味树叶并不能落得只剩像我们的两片在树上飘摇
我要一直很安静
即使你的忧伤
正河水一半浸过我的足踝
退后三步


【】退后三步


模仿一个人
然后成为他的模样
石头与树木都在阻挡我

模仿树木,可以任意雕刻和砍削
在有水的地方继续发芽
望见天空,轻易露出喜悦

模仿石头,崩紧所有的表情
固化的情感是种郁结
若我不移动,我也不是死的

一个人,树木,石头,置于身后三步
我超越他们时,感觉很是轻松
疑惑有人在模仿我,风太大

我不自觉加快了步伐


【】左眼看到的


只用一只眼看世界,不要看得太清
左眼灾,右眼财,一半的海水一半的火焰

多数在夜里,需要放大瞳孔,来辨认沟坎和方位
对面的人进入眼帘,却又要眯起眼帘

有时候明显不用灵魂辅助,遮住的山峦更有限
我们只要看到所看到的。

当身体感觉屈辱,眼睛会刺疼,每一个弯曲的白昼
都从体内压榨出星星

几个人从肋骨的另一侧纷纷的走出来
留下刀子,火把,和更大的阴影面积


【】冬天的抛物线


把冬天弄死了

那个坏人。身子永远像一张弓
情人在黑夜里走着走着不见了
豆荚裂开,接纳新鲜皎洁的月光

我们各自裹紧自己
想象雪下在很远的北方
朋友和敌人正在围炉夜话

河水毫无悬念的结冰了。世界不再讲道理
你总是跑在我的前面
一件一件脱衣服。你呵的气流
与我的交缠在一起

我们主张,一起把冬天救活


【】纸上疾书

纸流年捏成一团心中逐渐放空

一些人,一些山水,一些情绪,都被文字取代
诗歌有晦涩的美感,似我的另一分身

紧紧攥着生存的城市,生怕一起努力像纸一样化掉
重新写一遍人生,都一样的糟糕

为了回忆,所以记录
不小心提到你,像昨夜下了一场雨


【】偶然遇到的几个人


他们很喜欢踩在落叶上,黄色的红色的
甚至也有绿色的
像突然猝死的少年

有一个深潭,宜于临而沉思,他们往里面扔石子
人的倒影和山的倒影都给粉碎了
阳光隔在云层里,吝于看到更多嘴脸

拾级而上,见到的荒芜是人与人之间的沉默
他们绝口不提父亲母亲
几个孩子,长得也不像他们的样子

风卷起落叶,打几个旋,又落回不远的地方
格桑花和百日菊,开得令人欢喜
这多少会给我们一点点安慰


【】肺活量


走着,走着,一片一片的黄了
我和你确实,是两枚落叶
喘着气
银杏的叶子像心灵,枫树的叶子像火焰
我们拼了所有力气
在心灵和火焰更密集的地方
奔跑着落了下来

                                                                                                                                                                                            【】壹拾月的抵抗

弃械。还是那种概念
河边长满了芦苇,未必像我这般心情不舒畅
我折了一把,遮住下午三点紧促的日头
沿河都是垂钓的人,他们比风安静
我从蚌湖走到江村。对于心有执念的人
快乐总是特别短暂的
孤城与落日都会不尽人意
偶尔出来跟大自然碰撞一下,流水无言
似乎比人群更执着与忧伤
两岸架了更多的高价桥和足球场,看着是种奢华
北岸的绿道拐向南岸,绿树象征的爱情
依旧绿衣丰厚。我或许更像个钓者
落日正在我的钩子上
每个月都像流水,十一月未必水流湍急一些
我的心有时宽阔,有时狭窄
心上人,你总在狭窄处兴起波澜
我早已出手就擒。在落日的余晖里
无比安详着                                                                                                                                                                                            


【】停

其实我想停下来
切莫摧,为一首诗把脉
早春里鹅黄的绿需要更稳定的心绪维护
这里足够安全,万物生长
遇见皆美好时文字如同蔬果里的春韭与秋葵
书中自有黄金玉,像赌石那样买下一首诗
切开,字句玩味
我在一个废字面前停下来
他像跟柱子,阻碍了我的思维
更多的造字师在制造垃圾
审美疲劳时习惯喝一杯咖啡不放糖
选择跳过或
虚伪的附议两句
前方有人招手,有芳草的地方
我们愿意省略文字
一切口述,像风的嘴唇
有抚摸的感觉

【】小括号


有别的意思。核桃露和黑咖啡任选一杯
把一个人,圈进小括号或者双引号里
指证他的消亡
此时觉得渴是对的
看到别人在喝,人云亦云,螳螂对芒草有条件反射
对于过错永远需要解释
避风塘对面,男人和女人都是旧识
我无数次经过战区,把袖子撸起
必须在每次写下注解,我只是路过
对于杀伐,已经忘却



【】榆树和疙瘩


三叔不抽烟,但做了个抽烟的动作
过了天命之年,小河就不涨水了
他每天五点钟起床,帮弟弟整理衣服拿下来
然后去广场打太极
养生是对生命唯一的托付
除了运动,一切是极简的,不养猫和鱼,不养花
阳台上是弟弟种了许多年的绿植,渐渐凋零了
老房子需要套白,装修了一半就搁置着
这些,都可以视而不见。一个人的空气是稀薄的,但养分足够
看到云彩,可以不要流水
人生的境界极致,就是去榆树的片段,做一疙瘩状
人之可弃,我之必珍
三叔永远的不疾不徐的步态,在逼仄的上班厕所抹身,早餐
对着镜子梳理容颜,不厌其烦的同一首歌
把内心的疙瘩,都还给榆树这样的木头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有遗漏,敬请忽略。校尉要去搬砖了。众位娘娘,就此别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莫西莫西,你就不能用真身脱光一下下吗? 我借娘娘的口吻把你贬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脱马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欧欧,老黑老了。宽衣有点子慢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打着火把摸金,明火明火执仗的挖文物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都这么懒,也是无敌,懒的脱马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猪都能看出是你。。。不是俺说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状态很好,成功圈粉了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想一个问题,如果与你对写却两个人各写各的,多么不和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最闪亮的,无论何时何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便在舞会中一眼就认出你,

也不妨碍我对你与你的诗句抱有的好感。

是主角的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黑写字,吃字都是狠角色,掌声来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就算你不脱,我也能认出你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2-4 22: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