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205|回复: 59

【脱马甲】摸石头过河的商山离离,招手停上坐个统计娘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8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慢走的云 于 2020-11-21 23:50 编辑

【摸】石头过河的19手

冬雨的预感


进山的路不止一条
条条拴着黄丝绳。执意要去
也没人拦着,也没得选

山下住一晚,不急
是夜东南风转偏北风
小雨转雨夹雪
遍山雪泥,过往车辆都戴着防滑链
就这么听一夜雪
想好了,再去,也不迟


纸上疾书

受阻于某处路口,是件好事
三天大雪
来不及想的一些事
可以慢慢想一想
想到一点
就疾书纸上,看上去
我是个一点都等不得的人

我很好,所以你也要

风往前吹,书信却是往后走的
满纸都是一个人的悔过书
不好的退回到从前
现在什么都明白,一觉睡醒
发现前一天还是落下那么多遗憾

无问

吹过我的风会不会再吹你
会不会把一株杨柳吹得像一个须发乱舞的人
读我的信
你会不会像脂砚斋评点着红楼梦
纸窗外寒梅做梦,纸窗内拢着火盆
你要到字缝儿里挑我
挑出词不达意,模棱两可的一个摇摆之人来

当你快感到忧伤的时候

幸亏起得晚,要是真那么冒失跟进
大雪封路,半途抛锚
呼叫救援队,估计一时半会也开不进来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人家那是选了个好天气

我只是一个迟到的尾随者
头天路口还有个小店
打完尖你没有耽搁,天黑前就进山了
小草屋遗弃路边,跟我隔着朝代
等我赶到,天色已晚
没读到墙上写的咏物诗
就看到一堵空白的墙
你那么神色坚定,让我觉得
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偶然遇到几个人

住同一家酒店,偶然遇到的几个人
大家都要做核酸检测
大堂中我们像回到了古代
风陵渡口,几个等着渡河的人
黄河处于凌汛期
成天看巨大的冰块堵在眼前
咔拉拉的巨响,竟然是水发出来的
有人唱沧海一声笑
有人讲着神雕大侠的传奇
有人挂着鼻涕,有人流下两行清泪来

月光破城而入

写山中致嵇叔夜书,月色入户
树下打铁、饮酒、弹广陵散
不如一人披发入山。小希,你的神秘失踪
是不是与那些神秘的刀斧有关

山中贼寇者众,明火执仗
打家劫舍。祝家庄空无一人
曾头市名为市
其实只是依山小镇
月光破城,破出一条逃路
连夜出逃,是否带着二两傲骨

我口无遮拦,有感而发
不见容于世,做个好朋友的可能性远低于常人
大音希声,臭名远扬
名声真的是件很昂贵的商品

岁寒三友:芋头、萝卜、土豆
挖出来的,不一定都是出土文物
雪夜炖狗肉
小砂锅咕嘟咕嘟冒热气
月光破城而入,照见几个喝酒的人
也不一定,个个都称得竹林七贤

开市大吉

招徕一位不问前程、不问姻缘
甚至去向都不问的骨感美人
摸骨算命无异于一场豪赌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就让它做这初冬的背景音乐吧
玩的是意外,是心跳,是不确定
是动次动词的脉搏跳跃
是九十分钟一球不进的白忙活
墨镜坐台的号称迪克牛仔
牛仔不放牛,穿条四处漏风的破牛仔裤
室外温度二十,血温三十六度五
乙醇超标,要价八百银子
不像瞎子,倒像个疯子

榆木与疙瘩

叫三声小希,无人应
还叫,叫八百声
榆木上刻字,写一首名诗
模仿一只鸟儿
山中咯血。再不应
吐血而亡,你就是凶手
一辈子都要在躲避榆木疙瘩的追杀中度过

上下铺

上铺的兄弟捂着暖手袋,装得像个娘们
他读琼瑶小说
一学期没读完一本
那么长的冬天,不知他坐在上铺
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下铺的兄弟提着暖水瓶,一天往水房跑三次
第一次洗脸,第二次泡脚
最后一次洗屁股
没见他沏过一次茶
是的,那时候他们年轻
没有喝茶的嗜好
所有嗜好都是后来养成的
当他们天各一方,逐渐有了自己的嗜好
那架上下铺,就被拆了当柴烧了

爱上旅途

每天一首诗,每天一件浪漫的事
火车离开隧道
车窗旁一个惊艳的剪影
此前她在看着什么
下铺空着,另一个下铺陷入沉思
“我的火车曾经来过”
朴树走红的年代
硬卧一票难求
我在火车北站与一位票贩子接头
“两张下铺。”她说得笃定
我不确定谁将与我同行
火车开过金沙江
我读到一首诗:“今晚我在二滩等你”

娘娘的玩法

三个主题
三个主题都指向不明
上铺下铺都无回应
看来我早就不适应上下铺了
沉默年代
大家都听着一首歌
耳塞阻住出口
声音的隧道分出三个层次
它们分别是:黄金、白银、青铜

1.刘临花园

第一个字,代表主人的姓氏
第二个字,语义分歧
倘在民国,你尽可以想象
张爱玲式的装束,晨起梳妆,临水照花

世间已无张爱玲
临水照花的
可能是个临时工
临时工不干活,她的花园里
另一个临时工整日忙着

是的,空手而来。我并没答应
一定能送你一座花园

2.路边

当我老迈,心中尚记挂一位人
无力走远路
亲自去看
就拍一部低成本小众电影
镜头对着大路
或者委托一位人
带点东西给他
故事里有一座小房子
建在溪水下方
山洪爆发
掩盖了一切声音
而在不远的小镇上
雨水滴答,一个中年男子
在发廊里理发
洗头妹眉目酷似一个出走多年的女子

3.小雪图

去湖心岛,或渔舟放浪
无意摸到雪意里的某处寒山
远近舒落,那么多美妙女孩被大咖潜了
谈不上残酷
终究是件不叫人开心的事

4.个人画展

小阳春天气,适合曝晒
曝书,也曝画
更适合像苏东坡那样
大太阳底下哭哭文与可
几封信来自阴雨深秋
坐在阳光里读里面的低叹或啜泣
藤椅上的人看不出有多动容
风吹吹,太阳晒晒
新作的山居秋艳图干透了
日影西斜,那人打燃了打火机
先是慢悠悠点了一根烟
然后以信纸为引
把晒了一天的书与画
全部付之了一炬

5.榕树下

有些行为艺术看不太懂
于是我们一律称他们为傻逼

有人种一年花,开几天
第二年死光又接着种。大多时候
他欣赏着一块光秃秃的地
好多年,乐此不疲

软的对立面

摸过来,摸到一个哲学问题
那么我就是个哲学家了。水深及膝
逐渐入骨的就这么点寒意
哲学家想写一首情诗,到此一游
捞不着鱼,捞个纪念品也好
软的对立面是更软
河的对立面是另一条河
在河之洲听几只野鸭,左岸叫过
右岸还叫。我们站在河的两岸
无法形成对立,更不能成为彼此的参照
我摸着石头过来
可能你早已经走了


错过你

错过你是必然的。遇见你
只不过是偶然中的偶然
一时兴起就来了,一不留神就溜了
最倒霉的是我摸不到石头
无助的站在水中间。蒹葭苍苍
我只看到蒹葭,哪里有什么国风
拂过我肩胛
摸骨算命的是个瞎子
瞎说什么某月某日趟过一条河
一年都会走桃花运

商山离离的27式


【】选址

天气晴朗,就把就旧房子拆了
露地宿营,数一夜星星。第二天进山
挑选上好的檀木。砍砍伐檀
那时候的山谷,就会充斥着两个人的对话声

北面坡地种芦苇,每到深秋
一群白头发遗老遗少,招摇起来
长得最俊的我们叫他嵇康,或者哥哥
长老了,就叫他二爷

叫着叫着,我们开始流泪
就对着眼前的商山。我们莫名其妙的
流着互相不解的眼泪

今年寒食,我们说着去年
去年寒食,花开在路旁。你在城中
准备着一次郊游。今年去年
你都在准备中,未能成行

【】必需品

“妹妹,为什么哭了?”。寻常问候
就这个调调。生活必需品中,有一项眼泪
山脚的小木屋,有火塘。几个姑娘
搂在一起。然后是花,白色的水仙,蓝色的
鸢尾。山路两边,水仙开过
鸢尾又开。鸢尾花会唱歌,也会哭

屋旁一棵大樟树,不知什么时候枯死了
四月是一株藤本的蔷薇,从树顶
倾泻而下。远看近看,都有些恍惚
“妹妹,为什么又哭了?”
“一季春草,刹那芳华。蓦然花开,年年相似。”


【】算一卦

茬茬,女人之间的友谊不会长久的。
白马王子没有出现,也打不起来
今夜我在月牙谷露营,微信没有消息
流量将尽。你给我充点话费吧
就100冤大头。明天一早我到对面山顶
感受你说的金色阳光
顺便回你早上好
这一天的见闻你可能不相信
我没有菜园,也没有房车
遇见的人都已死去多年。商山四瘦
如果都还活着,估计早改名商山四寿了
惺惺相惜的,一个在土里
一个在纸上。但是我看过的花,每一朵
都是真的

【】每天爱自己多一点

第二件事,菩萨不分男女
跟天使一样,没有性别
拈花而笑,看不出情绪
我讨厌这样的普度,不加区分的
把众生看做一样的蠢货
所以我爱上了孤独
一个人远行,不想回来
每天比前一天走多一点
每天离你就越来越远。我爱你
无关世俗,你不用穿花衣裳
但是我要在远方寄一颗糖
含在嘴里,多巴胺自己会分泌出来
你尝到的幸福,跟我一样

【】人间一趟,晒晒太阳*


花骨朵都是历险。人间一趟
走着弯曲的单行道,阳光泼洒
我走得有些热了
如果你也热,就把历险当做春日游
如果遇见桃树下解衣的女子
就爱她吧,像爱我那样
你要保持住矜持
渐行渐远,不用回头
尽管自顾笑成一朵花,偷偷的
像个傻姑娘那样


【】迟迟

镜像都是虚的。我生火御寒
火光照着脸。你说春日迟迟,吹动衣冠
我理解的思念
长着一张隔世的面孔
那时候他有胡子,从十六岁开始
就没有剃过。所谓白发三千丈
少说也蓄了一万多天。他还年轻着
就被我想成了一个古怪老头



捕雨人不知所踪

小屋建在岔道口。俊俏后生挎着弯刀
看不清他眼中是热望,还是迷惘
暮色四合,更适合一个捕快
或者一个来山中寻仇的人,茫然四顾
站在门前。茬茬,我不知他要找的是不是你
我只能对着一张稍显稚气的脸,兀自叹气

熟睡的窗口

晚秋的稻草,够不上顽强
兵荒马乱中它们是行军的草料
安定时日,又平庸的成为一种简易建材
被诗人写进诗中
于秋风中破败。今夜
我的熟睡中也有这么一个破败的窗口
不以贫穷为耻,我只觉得安适

一个字拉开距离

也爱这俗世,爱这浮生
爱这稻草平庸的腐朽,爱陈旧暗淡的屋顶
在一根枯枝下辨不清年份

马厩昏暗,晴天牵出一匹骏马
人面贴着马脸。是的,我爱
一个字拉开距离,爱叫我不要走向任何一个人

准备好了吗

没有花式赛马,盛装舞步驮着一个简单的骑手
他有一匹粉红马,一只灰斑鸠
准备好了吗?明天带你去见一个人
或许不遇,请不要对我说遗憾。那么晚安吧
晚安,茬茬



戒不掉

商山四瘦是素食主义者,讨厌吃狗
她们捧着黑莓或雪青果实,她们看一只红嘴雀
低矮地穿过林间

天气正好,忽而立冬
山外有个醉汉,指着商山
他模仿一个古时候的王子唱起了率土之浜

呸。她们扔掉手中的浆果,连啐了四口
自此她们一天比一天的更加显瘦

戒不掉的是山下那个醉鬼,惯性思维
一嘚瑟,就想到歌咏


我要带着你闯关

去见一个人,要走很弯的山路
途中跨过许多小溪
有的石桥覆着雪,有的春水已经融化
山中寒气好重,露在外面的手
若被冻疼,就用雪水搓搓
如果不凑巧,想见的人不在
也没什么要紧,就把沿途采来的野花
放一束在他门前,我们还那样慢悠悠的往回走


秦腔


偶尔下趟山,就看到了稀奇
有个傻瓜拿着块木头,对着板凳猛砸
好像那条板凳跟他有仇
旁边一个青皮老汉,扯开嗓子
只顾使劲儿对着北风嘶吼。要不是还有个扯胡琴的瞎子
真以为他两个吃多了
村子里踅摸一转,没见个女的
那些男人有劲儿没处使
怪不得要把几声秦腔,唱得那么悲凉

与点楼,各言其志

人生大致如此:女儿水做的
男儿,屎做的。
四瘦在商山,天下须眉全都厚颜无耻的活着
从“臭男人”的称谓里
大致可以找到一部文学名著
只是有人善于篡改,推理往往推过边界
并不比推妹妹过河轻松
要不学山中杜鹃吐两口血
然而商山四瘦没有洁癖,但忌血腥
不学春鸟啼鸣,只认识一味叫瘦的药

【】借山而过

1.

这一带的林木都是借来的,晚秋背景
零星田头,散布着几个零星的人

花帽子,红上衣,看上去都好像经过点缀的遗忘
她们坐着或是蹲着
也只是路景中的一小部分

途径商山,我无法将它寄给你。夜雨寄北
我还需遇见一座千年古寺

2.
关于晚秋,同样有着劈开我骨头的冷咧
关于商山,当我看见一棵正在掉落叶子的银杏树
同样也会眼含热泪

关于山腰的落叶林带
我曾形容为我眼中的温热

3.

晚来天气,突然就生出几分愤恨
我温热的商山正在凉下去

想起旧时,情怀正热
犹如饥肠里蠕动着一坨屎*,拉不出来



注:*几年前用过“温热”一词,被一个论坛小混混拿去写了一坨屎。山里人记仇,借诗舞专门发帖纪念此事。



【】古道

古道排列着古木。许多人走过去了
成为商山的排泄物
不是吗。纵使商山有了不起的热心肠
终究不能将一个人挽留

林木葱茏,在深山
遇不见一个移山的人,就是遗憾

【】不食周粟

傻得硬气。在这繁华人世,镐京之南
猪都可以拱出宝石。他们食野之萍

而后采薇。他们口含浆果,不说话。浮云望眼
他们不断分泌多巴胺

石灰岩上,慢吞吞的长出村子
有人手持斧子,一下一下劈着一块废柴

【】声音

山中只剩下一些声音。劈柴的声音
锯木头的声音
不同的人都从声音里辨认出孤独

从一个声音里穿过
声音碰上崖壁,像一个人掉头
然后我走入下一条山谷

不同山谷有不同的声音,听一个石匠打石头
我听了很久。声音穿过空谷
像每个人头顶都悬着一座寺庙


第一场雨


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雨,自昨夜下起
那时候,自然有人在残酒中浓睡
风信子不是个好信使,没能提前告知消息
没人说起新雨淋着傍晚的商山
没有人听见马蹄响在山外

那时候金银铜铁都不缺,说再多的话
终有个了结。雨来前她们吹灭了灯
梦到蛱蝶飞过秋千
然后是小女孩扎着蝴蝶结。一座山的微量元素
都要集中到一个稚子追打的农家院

这一天退回到屋檐下
一边听北风,一边修理着雨具
伞骨换成新的,举一举,像不像夏日新荷
但是要叫它正式出场,还得再等大半年
所以林间走动的
大多是穿蓑戴笠的采药人

北风再近一点,冬天再深一些
商山可能就是个怀中抱着把刀的人
寒冷让他出类拔萃,也让他眼中充满敌意


忧伤的一半是商山


1.

突然好忧伤。预想的雪
没有来
晴日里的商山
就这样抛洒着泥丸

话语如珠,土般倾泻
断句拉长的时日
凭空增加的劳作间歇
手机里响着嘟嘟的忙音

雪峰遥遥,突然觉得好挥霍
漫长旅途加迷路
远行者永远到不了目的地

2.

我故意的停顿
不为等人,事实上
也没有谁从后面赶上来

圆润的商山失去了崔嵬
山中无老虎
也没大王

北坡植树,南坡挖红芍
远远的看见
一个采药师傅

3.

拍几张老树寄给你
山里红露着小脸,一旁挨冻

然后大树制成棺木
三尺大雪盖住针叶林

但这些都是后话
北风未至,商山迟迟不肯降温

4.

吃完狗肉,就去阳坡种地
种完玉米,种红薯
施施然的人儿挖山不止

你的注视下,商山就是这样
一天天被挖矮的

5.

黄金为锄,看不出磨损
土壤里的重金属
未被检测

一场雨一次降解
商山湿润,颐养几只白鹤
土狗般细长的隐士
空负一身瘦名

山一忧伤
就只顾着大吃,不见嶙峋
反倒一天天胖起来




走调与走掉,你都叫小A


1.

听琴商山,降两个半音
南阳打铁,火星燎着哥哥的眉毛
商声后出走一个音符

小A走调了,蹦啊蹦的
像红拂夜奔

2.

音量中有一座垮掉的山
妹妹种多肉的小铲子
借来用用。天气转阴之前
要把它移开

你要见我
就没阻碍了
你要跑路,脚下就平坦了

3.

所有忧伤用来挥霍
小雪不至,切莫说失陪

晴天用锄头挖一座山
雨天调试一根皮质琴弦

山要挖成馒头状
琴弦张驰
仍要保持皮革迟缓的本性

4.

四根琴弦绷直了
是四条跑道
忧伤在低音区,更适合慢跑

所以嵇康临刑
才想起弹琴。此前四十年
都用来陪娘子吃酒了


5.

一辈子装逼不算装逼
死到临头,装一把大的
真名士自风流
死不死的,早晚的事

所以要把一封绝交书
提前写就。一为装逼二为保护朋友

一种花代表一种生活
种的是牡丹
还是芍药,看见开花才算数

6.


某一次的高调出山
只是偶然
相当于雨天路滑
摔了一跤。约等于校音不准
跑了一个A调

预测到摔跤
出门就不要穿裙子了
痛是小事
问题在于摔一身泥不说
还走了一个肥光

7.


艾特小A,说着无关小A的话
我要是小A
准跟我自己急

穿不穿裙子
关卿屁事。晒几天太阳
真不以为现在是冬天


8.

不景气是正常的
即便秦淮八艳
无人围观,也叫徒负其表

商山一半是忧伤
说得恰如其分,一句不假



1,茬茬

你说话的语气有小孩子的恶作剧
第一天,商山被剃掉胡子
又短又硬。扎人
她们说那是爷爷的胡茬
烟味里夹杂点汗味。第二天
雨崩山前,所有车辆都抛了锚
有人拿着相机
回味着走过的路
四座雪峰晃呀晃的
她们是四位瘦削的姑娘
如出一辙。其中一位去边远山村支教
没有浪漫,只有寂寞
另一位在雪山脚下开了家客栈
入不敷出,等着一个不知道来不来的人
还有两位正在游走的路上
等她们都老了
就去深山种几亩花
鸢尾一茬,石蒜一茬
雪一更,风一更的
不让它们惊醒熟睡的小孩

2、从前事

一点不假,商山是女人的断背山
柴门久不开
你推一把

山中静寂,寒气围上来
从前有人担心我着凉
如今只有人等着看我笑话
你就倔吧,吹胡子瞪眼
落落不大方,乐乐不乐,丽丽也不给你风和日丽
商山虚化
归途上走着一个骑驴的老叟

3、谁呢?报上名来

娘娘失陪了
话语里种下一百个不耐烦
亲,洗白了,脱光了,要我在床上等多久

我说的是商山的一场雨
水仙种下了,草籽播完也覆上了薄膜
就等着降温呢

每天日头虚构着春天
说不完的春日游,说不完的杏花沾满头

娘子啊,虽没人看见
我每天还要温习一遍你的眉眼传情




商山不会拒绝一个女人


一、

风信子刚上市,养在小小的盆钵中
看,像不像个打坐的沙弥
届时开出花来,成为商山头顶萦绕的香气和云
瘦削的火车穿过初冬
双十一搭载的乘客散布在路途

你想往的商山重复着落雨
一场清晨,一场暮晚
仿佛话别,仿佛一个人执意要往山里去

二、

雨的障眼法让一座山退隐
种花人却被这大好晴日催促着出门
一封回信,可能会被活计耽误
你要等一等
商山从来没拒绝过一个女人

心头雨意,剪水双瞳
你要虚化这距离,连绵山系伸出臂膀
夜雨秋池,安静的禅院
山外飞花夹杂着落叶,一封信中
你要读出一个人的叹息


三、

好天气持续多日。童子二三人
在深山,新衣服不被人看见

洋水仙种球从远地寄来
有人挑选山芋,准备为自己做一顿饭

有时候招待自己
就像招待着一位远客

四、

商山被吞下一半,你要吐出它来
我是说这山中晴雨我们要各执一半
我是说你雨天撑伞
要像个城里小资
扮演一位大户人家的小 姐

而我扛着林妹妹的花锄,不葬花
只管采集越冬的草本

五、

从前事了,今日事来
叠韵的离离是个步行者,车驾迟迟
载着瘦削的娘子

铃声也是瘦瘦的。而苍山廓落
一缕烟指着一户人家
这寂寞如一只略显苍白的手
挑开了帘子


六、

但是这些都是从前。我们说着商山
商山远去。村庄困于自己的秋声
女人陷入自己的泥淖

山大不养草寇,沿途不遗弃被攻破的攻略
它一面淋雨,一面向阳
走路的样子,还是那么的施施然

1、一念商山

立冬日后,连续三天大晴
你陈述里的商山落着雨。我知道
早晚都有一场误会,如雪降临
我走过的路,简称山中一日
哪个角度,都会迎着一面断壁

一念商山,商山悬在半空
蓑笠与采茶调,都是遗落人间的信物
从前事说到简省处
余下几句旧话。商山听鸟鸣
听出一个健忘的人

无迹可寻,一入商山就意味着逃遁
山石丰腴处走着消瘦的人
离开一次不算离开。他需要每天重复
如山中野花,开一遍,落一遍


2.商山不在

上山不分早晚,只是林妖都等老了
再去,也实在没甚意思
一个人种花,种到悬崖边
像不像无路可走大哭的阮籍
成天握把锄头
会不会随时挖坑埋了自己
宿根植物埋在土中,大国点名
它们听不见
水仙不应,百合不应
我要么是来晚了,要么根本没来



招手停的几脚刹车


1.午夜派对

过了22点
派对刚刚开始
那个孩子眼角流血
别担心
他是画上去的
转过墙角
你会遇见一个没面孔的人
如果有足够耐心
等上半小时
他将开出花朵
向日葵般转向你
午夜派对
就是要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人们躲入阴影
目的是吸入更多的氧气
然后植物那样长起来
每个人都拥有宽大夜色
很自然的消失
不被注意的出现

2.这个人,那个人

我说这个人
那个人。没有名字
甚至
路人甲路人乙的代号
都不需要
当我说这个人,那个人
你已经区分,这个人不是
那个人
就像
你不是我,我也
不是你


人间一趟,晒个太阳

小面的开过银杏大道,树是黄的
车是黄的。骑共享单车的小子带着口罩
旁边是成教学院,叫公德楼
还是功德楼,我已忘了。就喜欢看它老旧的样子
跟树下走着的老头一样的气质
这时候没人叫他师傅了
白头发,干瘦干瘦的淑女
也失去了师娘的风范,就一路人,很老
面的不拒载,但是他们不招手
我不好意思贸然停下。老司机小司机
突然猛踩刹车,总是会被人笑话的
何况阳光穿过树叶,又透过车窗
对面的人看我,估计也是一张斑驳的脸孔
树影与天光,都在我脸上游走


门被两次打开

倒车,一路色彩留在原处
处处留意,似乎所有行人都在叫我
小黄车开在深秋
云朵、心事加银杏叶
一切都显得那么搭,门开了两次
话题换了三种,后上的都下了
先上的还在前边招手

胜任的白昼

听着像是表白。胜任
多自信的一种说法
多洒脱的态度
那么夜里呢?就不说了吧
反正你也看不见,说了
你也不信

蜜糖的一半是忧伤

就算忧伤,也不能抵减蜜糖的甜味
当我们谈论
当我们言及忧伤

就跟往嘴里放一粒糖
慢慢品咂,其中难过的滋味
遗忘的滋味,雪一样融化

品咂过滋味再谈忧伤
那会是一种和解的味道,中和的味道
比悲痛淡
没喜悦甜蜜

阳光刚好照到第十一页

十一页上写到一个衣着得体的人
刚从网课上下来
他谈一颗糖给人的感受像
谈着一桩生意
爱丽丝.门罗,把他记在第十一页
阳光像栅栏,栅栏会漏掉
许多这样的一个人

余地

多年前我们坐在火塘边
远处传来砍伐声。全家出动
抓回一个偷竹子的贼
爷爷给贼盛了碗饭
贼一边吃饭一边发抖
爷爷叫贼坐到火塘边慢慢吃
然后拿把锯子
把贼盗砍的竹子锯成截
打成捆,最后还打着火把
陪扛着一捆竹子的贼
走到山下的大路口

野火里的偏爱

天寒时节,路上走着被放走的贼
山脚下的小房子
盼着一个完整的归人
柴门犬吠,四野沉寂
夜半虎豹出没,风雪中丢失的狗
被豹子挟持
一步一步走进深山









重点说明一下“娘娘的喵星人”,原是温柔的药的马甲,上次被二爷征用当导游之后,她就不要了,所以这次仍由二爷使用。以后大概也就是个活动公用马甲了,一切言论皆由二爷负责,娘娘的年俸例钱亦归二爷。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手机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主持的那个娘娘也是你,摸着下巴老实说,不太像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事】春肆 发表于 2020-11-18 11:52
就是主持的那个娘娘也是你,摸着下巴老实说,不太像啊

男扮女装,当然不像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事】春肆 发表于 2020-11-18 11:52
就是主持的那个娘娘也是你,摸着下巴老实说,不太像啊

不是,主持是另一个娘娘。撸猫的又是一个娘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慢走的云 发表于 2020-11-18 11:56
不是,主持是另一个娘娘。撸猫的又是一个娘娘。

脑仁疼,我分不清啊,呃。就当是一个人得了。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事】春肆 发表于 2020-11-18 11:57
脑仁疼,我分不清啊,呃。就当是一个人得了。嘿、

两个娘娘。脾气大,说失陪的那个娘娘不是我。做表格干活的娘娘是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慢走的云 发表于 2020-11-18 11:59
两个娘娘。脾气大,说失陪的那个娘娘不是我。做表格干活的娘娘是我。

哈哈哈哈哈
行吧,行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短尾巴的猪 发表于 2020-11-18 12:00
哈哈哈哈哈
行吧,行吧。

推荐帖里读诗的娘娘也是二爷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慢走的云 发表于 2020-11-18 12:02
推荐帖里读诗的娘娘也是二爷哦

噗。好一手春秋。
不过,是真帅。愣是给我整蒙圈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摸到多少石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摸到石头,摸了两块骨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汤汤又艳丽又悲伤又强盗很好看,征用的娘娘号也精彩,总之吧,就特能折腾的那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场好像我和二爷的马甲一样,一个女的两个男的,就是二爷更加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慢走的云 发表于 2020-11-18 11:59
两个娘娘。脾气大,说失陪的那个娘娘不是我。做表格干活的娘娘是我。

这话说得不中听,我哪里大了脾气?
娘娘一腔热血被你的这个老混蛋给冷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1-27 12:3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