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585|回复: 139

[原创] 【脱马甲】旭凤感谢锦觅一路相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2-25 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由于个人原因我就不解释我为什么会选了这个角色,其实我对这名字和故事一无所知,不过阴差阳错,既然走上这条路,还是很开心遇到这个叫锦觅的姑娘。因此有了这一路的陪伴。并且在她带动下我开始看这个剧,话说我有多少年没看过剧了。我曾猜过这个是星星小倩,因为你们妆点页面的习惯很像。然而很快觉得不对,中间因为雪馨群里对某人说的一句要把他埋了做花肥,所以又觉得也许是她,直到今天晚上,才看到群里有人说阿梨,我问了一句,她没否认并且问我是谁,我心里刹那明了,这次是没错了。那天你贴里问我以后喊我什么好,其实你以后可以喊我叶城,也可以继续喊我凤凰。(这么说好像暴露了我有点不愿意出剧的念头了哈)。

有句话叫,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没有猜中这结局。不过这不是我说的。但还有一句我根据自己生活感悟琢磨出来一个道理常说的话是,我曾想过很多次不同的离别情景,但它真正到来的时候,我却发现它和我想过所有的情景都不一样,甚至是,我当时完全忘记我曾想过那么多情景。这次,仍然是这样。我常常是悲观的,但今天晚上我却的确感觉到一些温暖和快乐。至少,我没有原来想象的太难过。谢谢锦觅,现在说是谢谢阿梨的一路陪伴。也谢谢那些回帖互动关心我的朋友,尤其是乔晶晶,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谁,然后当面谢谢你说了那么长的打字帮我排解。

《春天的契约》

我在沉默中 结成一朵红莲花
旅程接近终点的时候
阳光总是分外耀眼
泪水没过语言的地平线
汪洋四溢

是谁在原野
燃放一个季节的烟火
每一块地里都万紫千红
每一个房舍都笑语欢声

在这春天 每个男人都在盛装
每个女孩都在争相开放
独有我
苦苦在路上
拾检迷失的色彩
然后换一些质朴的诗句
带给你

而道路孤单
脚的疲惫凹显漫长
我在短暂的休息里默默立在一旁
看孩子们飞驰而过的呼啸
奔向那些金色的遥远
在这样的春天里我一无所有

而我将这样走向你
象纯净的天
蓝的一片苍茫
没有哀愁
也无所谓悲喜
只将一种宁静的阔大
化成无暇的赤诚

这赤诚若放入火中
那火必燃烧的更加热烈
若放入酒水
那酒水定然沸腾
而我只愿意
将自己投入
投入给你毫无保留的拥有

在这样的春天
我走向你
象一朵花走向凋零
等待下一季的盛开
哪怕化成灰烬
我也将
飞扬向你


《再烫一壶杏花雨,再来一碗桂花酿》

那曾经卸下黄昏的手
紧紧关上了我们的夜晚
此刻风声转凉
枕着一轮远去的月亮
我交给你一匹西去的白马
有一天你和我将在梦里携手还乡


那些寂寞的篱墙
被春天拉的很长
仿佛我们的天空永远躺在一块水晶上
许多从前和未来的季节在一些高谈阔论中来来往往
我们感知到自己活着
感知爱情和友情
进进退退的繁忙
和偶尔厌倦的时候,彼此琐碎的沉默不语
伸出手掌
总能看到握住的炊烟
和一些袅袅散去的远方


许多高大的树木在影子中继续保持庄严肃穆
许多时光一次次穿透他们不能移动的身躯
而后消逝在更黯淡的空旷
这时候你是否看到我的突然衰老
这时候,你在我心里永远不会衰老


那么让夜晚把我们自身紧紧关上
因为我们的生命还长
因为我无数次慰你归来以浩荡的阳光
因为此刻
除了这一首被攥出风霜的诗
我不能为你拿出一点阳光


那么让我接过这壶杏花雨,并干了那碗桂花酿
我说看那,沿着手的指向
月亮已升上山岗
这漫长的春日竟薄如蝉翼
她们宁静的落在草地上
抖落所有的杂质和皱纹
然后一遍遍来敲我们的门


当你提着裙裾
手持一把星光,淌过浩浩汤汤的银河
为我把那无端的,茫茫的,
人间照亮

《惊鸟》

于是立场被打开了
时光开始倾斜
向着水面滑落

暗影里深藏不露的皱纹
以一种方式慢慢坚硬
这时候我的手掌徒劳中抵抗
一枚苍白的月亮
她的翅膀扇动昏暗里的无限

在对视中完成的分裂
犹如无家可归的秋天
跌落茫茫草原

掠过我灵魂的震颤
在推开缄默的瞬间
粉碎于水
她消弥前留下的黑夜
让世界久久不能平息


《想是一种木质液体》

下雪了,我把窗子打开又关上
这动作迅速,却从中看到自己的迟缓
火焰从幽暗之处开始生长
面对内心的思念
世界有那么多不可抵达的宽广

取出杯子中清澈的形状
仿佛葡萄酒带来秋日的凛冽
甘甜,但不能缀饮
因此却愈加令人尊重和敬畏

我们在春日遇见
夏日游泳,远足
林中不断滴落的露水
打在新鲜的花蕊上
也打在两个人的心上

像梦中惊醒的人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重量
星空因此更加低垂下来
一切美好之物,就躺在我们的手上


《戏里戏外》
从一首诗的开始,走到结尾的句子
灯光就亮了  
观众起立 热情或是冷漠  都一样欢呼
撤退
你没有借口挽留

而悲剧没有结束
谁也不能置身事外
一些剧本被设计
一些台词被安排
一些结局总出乎意外

还有什么比苍老更能粉碎我们的一生
许多错误被一再排练
动作优雅完美
正如跳水跃下的瞬间
看到池底空空如也

天空也一样
舞台宽广,看不清细节
适合慢慢欣赏

一些秩序被建立 另一些被打破
角色在突然的转换间混乱

那么就这样卸妆吧
我已无力走到舞台的中央
无力灯火辉煌
无力举起一片落叶

我已无力苍老

《当黄昏重新得到我的温暖》


我们从雨水中出来
寻不到旧日的渡船
此刻暮色单薄,穿过我的指缝散落
犹如孤苦的琴声在不断的起伏中变得破碎


那些不被祝福的,不等于应该被诅咒
我习惯在日落时候保持缄默
和遇到的人擦肩而过
独自与影子做无法理解的手势


假装优雅,用深沉的目光掩饰慌乱
在黄昏中席地而坐
发一个人的呆


或者我发你的呆
在一个空荡荡的现场
徒劳的否认着
一个空荡荡的真相


《在春天,我们为什么要感到孤独》

但没有一个人,能把你从一首诗中解脱出来
回忆充满了欺骗
像一片轻轻敷上去的月光
在深夜,会褪掉坚硬的外壳
将自己通过碎裂走出来

这时候你会落下一滴泪
那些来自你身体内部的物质
有着碎片一样的温度
仿佛黑暗中快要吹灭的灯火
多么虚无,真实,或者若即若离
开始让黄昏沾染上暧昧

这些从来不曾远去的人
我曾经注视过她们
带着那么多少年的疼痛
用尽了美丽的词语
和流水中十年的光阴
而此刻发觉自己变得倦怠
在落日之中看见泛黄的皱纹
手掌上落满时光的树

因此沉默于猝然的衰老
或者羞愧于不可抑制的孤独
剩下的,只有异乡高大的灯塔
和墓地一样雪白的远方

而我依然努力为你们讲一个美好的故事
在这个一无所有的春天
这是我唯一想到的完整
或者打开一本书
指出一个名字
她也许会像我们年轻的时候一样
手拉着手,轻轻的笑着
被一阵风吹起来
仿佛春天的柳絮
身上长出不能闭合的蝴蝶翅膀

但是她们总会落下来
像雨水,经不住内心的沉重,
带着那种与生俱来的,谁也不能抵挡的孤独

那么去吧,如果你能给自己的歌唱
找到完美的解释
如果你能在每一个春天
给这微茫的人世带来波动如永远湛蓝的海水
值得恒久的收藏

《三生石上,三生花开》

只在一抬首间
便见了你
恍如隔世的容颜
许多言语无声
此时那些恩怨已远
而经过的原野灿烂
天空宁静
这一刻的心事
已无处诉说
热血停止的尽头
便是那条叫忘川的河流吗

如此我走过
那些白云亦幻如苍狗
一千年长不过一段云烟
一些人世留恋
一些爱恨缠绵
无论你愿与不愿
都带不过奈何桥的那边

而你依然盛开 在我转生的河的彼岸
俏兮  盈盈然
而巧笑嫣然
那上一世的记忆刻在石上 那些繁花似锦
已觅千年
只等我这一季
相会这一眼

恋人啊
若我再来  一如那日的少年
带着一些轻狂和傲慢
且问你

你的心事卷是不卷
你的黄花瘦是不瘦

那么此刻这一回转身
你是否还识得我
让我在尘世轮转之前
用这一首诗求得你
铭刻
在那未知的来世再为我如约绽开
缘起三生
那段花期的誓言

(佛家说人死后经六道轮回,彼死此生,循环不已,计分前世现世来生,总称“三生”。传说,逝去的人会走过黄泉路(黄泉也叫忘川,一过忘川,此生喜怒哀乐,尽数遗忘,进入无忧无喜的境界)再过了奈何桥----那有名的忘记今生一切人事的孟婆汤便是过此桥时被逼喝,就会看到三生石。每个人的前世今生,缘起缘灭,都被刻在了三生石上。)


《日落大道的日落》

那些船慢慢停靠在
黄昏卸下来的翅膀上
他们总是为我们带来远方
未知和死亡
有时候,也包括一个心爱的女人
她会在此地拥抱我
也可以拥抱你
然后在夜晚离开

这是一个多么不确定的世界
在昏黄的颜色中
一切都变得隐晦,不可解
仿佛你慢慢摊开手里的那副牌
红桃Q有一副优雅而迷人的脸
梅花K带着神秘但莫测的笑
那些被引入他们世界的人
再也没有出来

这时候千万别在江边踱步
别置身在树木的阴影中
她们会用高大的诱惑
向你温柔的提问
去年那个溺水死去的人
是不是你自己

《写在玖朵玫瑰上的诗》

1
我在这夜里
默默坐着
看无数的星辰流淌过了
而我依然
只守护着你的星辰
2
他们都睡去了
我还在你的窗外踯躅
但我并不盼望你出来
我只是来看看
你的窗子是否关好了
因为夜风已经凉了
3
爱人
别因为我一次次的追问而沉默了你的心
更不要将我留在夜里,隔绝与你的音信
因为我并不是和你谈判的敌方
我只是一个流着泪
渴望得到你照耀的孩子
4
我日益看到自己卑微的心
在阴暗的地方
笑我的不能脱逃
5
那么把我带去吧
我的爱人
趁着我的心还是热的
还是跳动的还是鲜红的
请把他埋在土里
开出纯洁的花
6
我将把她种在我的花园里
接受那些阳光和雨露
但是暴风雨来的时候
我将把她移植到我的心里
7
如果我失手打碎了杯子
我愿意接受惩罚
但是如果我失手打碎了你的心
你愿意接受我的心和你的对换吗?
8
我将日夜感恩
并且在星辰下
吻你经过的尘土
9
我愿意收集你的每一滴眼泪
当垂暮之年
戴在我的胸前
做永恒的花环

《十四行诗---浪费指南》
      仿佛震颤的手指触痛语言的哀愁
      潺潺之中倾听流血的河流
      阳光抵达在花朵凋谢以后
      你轻蔑的转身否定我沉默的开口

      干裂的土地淹没潮湿的问候
      来往的过客耗尽生命的所有
      熄灭的灯火烫伤热烈的理由
      每一个空守的夜晚孤独每一个夜晚的空守

     一曲残破的萧歌在城楼斑驳岁月的拼凑
     一任四季的流水在心中击打冰冷的承受
      或者苍白的诉说可以刻画岁月的消瘦
      就让银色的月光灼伤雪藏的永久

      如果苦难的流放能够深刻到幸福的源头
      一如我的忧伤点燃原野铺展鲜红的穿透

《数秒》


于是
在摇曳的月色里
我等来了
那种淡淡的冷侵(或者冷浸,斟酌很久,我还是无法决定用哪个字好)

许多久违的紫竹草
和晴天的橄榄树
都化作隔岸芳烬
从我心里碾过

在沉默中
你开始散发
淡淡的不知名的香

缭绕

那么让夜里的凝望
的目光
轻轻跌落

向我们深沉的
心的
太平洋

那些寂静如同
沉船后的
广漠的辽阔

此岸不是开始
彼岸也没有结束

这时我想起童年的树荫
和那些光影斑斓的夏日
那时刻你在哪里
等候许多年后的这个夜晚

然后
在淡淡的月色里
你开始散发不知名的处女香
如果此刻你转身
(我等待着你转身)
你定会看到
我那颗默默燃烧的心

凝望
海洋
心跳
和微微的冷香

《告白之夜(一切的你)》

勿需开口
勿需月光的明亮
和碧荷的香
无论坐着
站着或者躺着
你都是高处的一朵白云
和低处的一枚果子
是我唇边一支青青的笙箫
和笙箫上一抹绛紫的眼泪

你是夕阳下最后映红的脸
是尘世属于我们的温暖的炊烟
和夜晚唯一能握住的冷冷的轻蓝

是所有默默的植物
和所有喧嚣的动物
是我逃不开的一道闪电
和一帘瀑布里的彩虹
是所有已知的幸福
和所有未知的苦难

是一切最美的形容词
是adverb和adject
是一切比较的最高级
是est不是er
和一切名词的复数形式
是s或者es

是一切真实和虚幻的相对(美学)
是一切实数和虚数的集合(数学)
是一切无机和有机的分解(化学)
是一切宏观和微观的组合(物理)
是一切古典和现代的和弦(音乐)
是一切浪漫和批判的主义(文学)
是一切结构和明暗的画面(绘画)
是一切唯物和主观的概念(哲学)

你是一切无止无休的诉说
和一切欲言又止的沉默
是一切的未来和过去
一切浓郁的山
一切明亮的水

你是这世界的一切
不,或者,这一切都不是你
你只是我此刻的一首诗
是我每一个今夜的一个夜晚
和我无数次明天的一次白天


《将离别》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题记)
罢了。除了剩余的生活
我已经一无所有
那些被光阴遗弃的人
陪我坐在那里
整个春天,我们交谈
说着无关的生死
或者仰望天空
有泪水宛如浩瀚的蓝
......


-------
这是后羿的十个太阳
和荷马的两部史诗
这是写在花瓣上的诗歌日记
和倒映在云朵中微笑的容颜

这是剑桥文化的伟大之书
这是欧洲历史的简明起源
这是梵高举起十二朵的向日葵
这是高更倒下六便士的大溪地
这是普希金月光下的纪念碑
这是希腊英雄们的创世纪


这是仲夏夜美丽的梦幻
这是基督山坚定的信念
这是王子遒踏月而来的乘兴之谈
这是郝思嘉随风而去的乱世容颜
这是山海经奇幻的图案
这是搜神记难解的人间
这是红楼幻梦的高唐云散
这是醒世姻缘的转世磋叹
这是李商隐无端惘然的锦瑟弦
这是柳三变此去经年的杨柳岸


这是普鲁斯特时光不可逆转的华年
这是尤利西斯生命无法复制的经典


这是雪,雪,雪
茨维塔耶娃从窗外唯一看到的雪
这是在夜色中
海子受苦受难和登基加冕的深寒


这是撒哈拉沐浴的狂欢
这是张爱玲倾城的绝恋
这是林语堂京华的云烟
这是徐志摩康河的再见
这是苏轼月圆之夜的古难全
这是江淹黯然销魂的别亦难


这是钗头凤里东风恶
这是孔雀南飞阴阳错
这是长生殿上伤离别
这是牡丹亭中有蹉跎
这是西厢月下人非昨
这是桃花扇底芳华落


不,这是去日苦多的难相见
和后会无期的长相念


这是凤凰
世界上另一个的我
和我在繁花似锦中
苦苦寻觅而不得的温暖

 楼主| 发表于 2022-2-25 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天,光那边复制整理文字就半个小时,来登陆果然又忘了密码,最后被锁十五分钟。谢谢紫烟援手,所以现在才上来完成退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5 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凌晨读旭凤,字字好,人也好。

点评

我没觉得我多么好。不过只要你觉得好。我也就假装相信了吧  发表于 2022-3-1 15:3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25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独孤魂 发表于 2022-2-25 00:45
凌晨读旭凤,字字好,人也好。

看见兄我也觉得一切甚好。话说这位道友是个兄弟吧。早点睡吧,不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5 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啊,我等你脱马甲都睡着了。现在醒了进来看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25 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22-2-25 01:14
天啊,我等你脱马甲都睡着了。现在醒了进来看一下

你还不睡,快去睡,我就怕你还没睡呢又连夜给我回复。好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5 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yecheng 发表于 2022-2-25 01:18
你还不睡,快去睡,我就怕你还没睡呢又连夜给我回复。好梦了

都睡一觉了,你名字咋用拼音字母呢?马上就休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25 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22-2-25 01:20
都睡一觉了,你名字咋用拼音字母呢?马上就休息了

好像,,多年前用汉字有重名?对对对,我想起来,前些天紫烟帮我查的确实有个叶城,但我不记得是我,也或许现在想来有可能是我更早年前来注册过也忘了密码的一个?反正那时候我也不确定,多半以为被人抢注,只好用了拼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5 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写的好多,也是我读的最多的一次,风格有变化的,应该是晴朗了,还有一点交集,嗯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5 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哇 凤凰写好多呀 ,喜欢看你前面的前言,你是个真性情的人 ,和我们家锦觅很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5 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你叫啥呢 ?看看我们认不认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5 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羡慕你们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5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若诗 发表于 2022-2-25 06:55
不过你叫啥呢 ?看看我们认不认识

凤凰叫叶城,在红颜群里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5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我想笑,我一直在逗你。原谅我,你太可爱了,我在想,如果我以许文强继续写下去,你会不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2-25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echeng 于 2022-2-25 07:58 编辑
梦里花开mlhk 发表于 2022-2-25 07:47
哈哈。我想笑,我一直在逗你。原谅我,你太可爱了,我在想,如果我以许文强继续写下去,你会不会...

会。。。我看你头像耍帅的坏笑就想封印你。那是一忍再忍。。忍了还忍啊。不过 。你真的让我好吃惊。没想到若曦也会是。我总共算来这是第三次参加活动,之前也还是几年前的两次,没想到还可以反串,而且这么多反串角色。不过幸好我对面的不是反串。。。否则,那我这羡慕嫉妒的就更没来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2-8-18 19: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