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076|回复: 90

【脱】马甲:天热要记得扇扇子 & 半个娱记凑热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5-30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满草书的白纸】

屋子暗着,灯亮着。
天醒着,时间的困意却悄悄地向我袭来。

想起你将远道而来,背景是暮春后刚刚开垦的小路。
我记得野花很多,花香不浓。
我也记得,掩映的那张脸年轻,而指上已有了流年的皱纹。

我知道影子会在地上漫长地生长。
知道你一旦低头寻找总能有意无意看到她像自己。

现在,我们的面前是一张白纸。书写者不在
书写者离开月夜赶往他乡。而我们在,让夜掉进黑色的字间
让字浸透今晚的情绪。

在等待吗?一支笔尖的泉水,或者
一朵花的打开。像童心找到放肆的出口,像成熟穿上合适的外衣

我能感知:许多字将从今晚开始苏醒与复活

【盛开的花朵】

未时。夏的气息渐渐浓郁
我惊讶地发现
某一部分的自己迟钝并接近于痴呆
能够融化的都已化开
找不到反应
像镜子,一时找不到反面的物像
更谈不上说动虚无的用心
睡意正深的人没了想法
它伏在我的肩膀
错开天空呈现的亮,让自己
在主题里失去方向
所庆幸的是
我仍保有嗅觉,从相似里看你穿过密林
在醒石之间保持自我平衡
想要推开障碍物
透出一些亮,或者一粒光
到达你的后花园
有人已在天黑之前亮出锋芒与深沉
现在
我只想到荒岛
一片孤舟像花瓣,穿过人工制造的词汇
把蓝,嫁接在白色的枝上


【游枭】




申时。乌云出现了,太阳似有似无
你我同时为自己易容
潜入黑,并尝试寻找返回的路径。你在做什么
把玻璃上的影子擦去
或是
将一只瓶子里的水倒入另一只
窗外的花香又浓了几分,仿佛夕阳



此时写到夕阳,为时尚早
人亮着。藏在体内的某个机关还在等待开启
需要像一股香气跃过你的上空吗
不————
我摇动扇子:
请把软调子落下来一些,带走她自以为的孤独与凌厉
时间在向我们靠拢



用昨夜的酒气覆盖自己
在手边种花的人也在临摹另一个自己。夜,会空空地到来
当站在两个句子中间,被某个宾语认出
你要爱上空荡的蓝
而我被黑白挟持,要交出今晚的走势
不能说出任何一个名字
包括你



【被风吹乱的信 】



贪婪酒杯露底,想象你如傍晚时分的一株栀子
染红的云还在臂弯休憩
远方飘来隔年的雪,拿走你与笔端不由自主的低吟
就这样静寂吧
为靠近掏出一些珍藏的羽毛
将心思挖空,装下你来到时错落有致的形容
小小的白不是你我皆能淡化
这连绵如同渗入,让你我在流浪前找到牵挂与忠诚



到月下采薇的人脱下那件淡绿的外套
用怎样的称呼,修饰
你与手伸向世间的问询。并无借居之意,也无逆流之心
不过是一路向前
于偶尔回头的瞬间能够触及你的眼神
一些旧事终将落下声调。需报以微笑,让世间仍充满温和的荡漾
我说静,是指雨水临幸了五月
把你的衣裳湿了,色泽比往日更深



立于一封信之外,我仍做我的主人
经年弹奏过无数曲目,却不肯轻易泄露谱曲者的平生
你我均可做那个把耳朵洁净的人
倘若星空如河,就把自己倒悬于纸面,做一把桨
借助三国的局势
让自己躲开陈年的暗箭
你要在院中多种一株植物,我为它取名:晚风无恙

【私人黄昏】


I

光线暗下来,有人低头解开脚上的锁
会不会与一幅画重合
因为有风,能够推动自己进入框,成为夏日的合影人物

II

昨晚,唱歌了没有?
昨晚的歌是否在今夜还会重唱?

III

又一个相同的时间,不一样的黄昏送到
有人来不及把前面的日志补齐
有人问起担心,是不是像浑身长刺的虫子,把身子嵌入石头

IIII

天空是被光线移开的
在悬崖边凿光的人有时会看到世界的反面。但不可以直接跳下去

IIIII

鸟鸣不如清晨的脆。时间跳过键盘上的回车
遇到我,从梦游里返回
一手挎着偏厚的外套,一边握着开门的钥匙。有一天的黄昏会后悔

IIIIII

不止黄昏。是整个世界叫不出我名

【夜微凉】


怀疑,纸上漏洞。让我丢失了部分夏日的热烈
让远远的她看似更像迷路的孩子
在子夜写出内心回声,烘烤五月独居的单薄
我在发困
于一首诗之外
却不想“等到花儿也谢了”
我愿,有人运用意念
退下夜的玄衣时,给我披一件流水的嫁衣


【再写相逢】


何以相识。于轻薄的纸面捞起相似的面孔
落花是镜头里的画外音
与她牵手的人没有太多的理想与抱负
不过是
从五月的桥上通过
看到倒影如自己,没有被沙石侵蚀更多的间隙
请在此处多多饲养夏之良驹
待到山花烂漫
驮上彼此,到悠久的月亮地里
尝一口
清凉的无妄之水

【尘土与补丁】

她说“世上只有两种土值得去抓紧
一为乡土,一为心灵净土”
可每日,我与尘土如胶似漆,一旦弃它于不顾,我是否能够圆满
有一点能肯定
那时,我将奄奄一息
躺于世间的棺木之内,等着天空挪出一个位子
放入我这枚补丁般的身躯
当众人抬首,吸入鼻间的依然是尘世灰土,而所谓补丁便是自己日日劳作
将发生层层追加于前日之上
惟时间坐到最后
升级:判官

【令牌与签印】


只是散心。让自己能听见双脚落地的余温
从白昼走向夜晚
如若时间分发了今日令牌,按上手印才算作通行之证
在五月内部走动,不违规不越界
听到虫音风语就支愣耳朵
不说太多的话
可以是侠客,刺客,观客
后来都被归纳为过客
签约失效,令牌的正面朝下一合


君不见

梅园的梅花谢了
书与纸之间忽然空荡荡了
离开我的日子像没有缓过神来的早春
有时跟着风小走几步
有时逆风而上
我们仍混在人群当中。没有试探与看望
像多年不会开口的石头
在树枝诞下新月之际,把头偏转
一侧是空谷
另一侧,潮水退去
露出往日的贝壳与几道海水的泪痕
五月只是驿站
是把背后的风移到前胸
是我写不见,却
不肯让柔软与寒冷交织一起

奔流到

话音未落,离开的人已经带上大门
停顿。才能缓解
两个枝头都落着月亮
你我是不是早就
将耐心看作戏文里常常提到的弃暗投明
而杨柳依然长在彼此的河岸
和风扑面时,拥抱者长着甜蜜的手臂
来,再抱一抱
就如五月
悄悄地把一张纸塞进抽屉
在没有打开前
你成为夜的一部分。荡漾立下字据
我愿
躲进看不见风景的房间
挥动自以为在的满天的星斗

必有用

小酌。以无柄之壶的水,泡开
今日杯中的郁结

沉默喜欢上我了
你知道。寂静在身子里浇灌流动的花田
给一点点夜色
或者从雨水的唇间分流一批
过期的歌词
要像怀念时光飞驰那样
怀念刚刚的懂得,刚刚的幸运
刚刚跃过杯口来不及跌入深渊的霞光

不必介意我的口舌干涸
也不必介意走失的人,她的脚踝已被铬上梅花印
只有冬天才能与我相见

皆寂寞

笃定黄昏将成为座上客
梅园的夜晚落着梅园的雪。所能感应的摇晃
来自另一座城
她从我这里离开后便无音讯
我停在声音之外
难以虚构再次的重逢
惟有不断翻看书里的记述,试图找到一条捷径
认出见面的侧影
是灰烬仍在火里提炼自己
觉到:饿
想在夜里添食
又怕手中的碗过于冰凉
许多灰从字体里脱壳。一路向西
将遇到的嘴擦干净
但依然留下了启封的痕迹

君莫停

坐到对面,说:相安无事
然,我已失去血色
在不应提前拐弯的河流遇到唱着酒歌的浪子
他的腰间挂着冬月与铜镜
他要找的人
穿过不同的河流约见了东风。我只是看看
当春风醒透
当一个人把老念成好
当我停在杂草与繁花同时盛开的纸面
明月已补上圆的最后一笔
它轻轻地看着
在面对面的桌面画一片茫茫
在我的身后贴上:走
那么他呢
一条路笔直地延伸着,为了尽头或是寻找尽头

侧耳听

多少轻松,被摆弄出花柳之音
冒充一只小鬼
伏于你经过的夜路
百花开放时,感觉喉咙间长出了什么
对岸有人
可有船只借用
只想贴紧你的衣衫
跟着风的节奏,暗中写出明亮之词
需要时间
要有个人装作宽容大量地
腾出自己的书房
我想提着晚风的裙摆,去听一听
你与梦的谈判

【锐角】




城门垂直。我让影子倾斜了三十度
春风从缝隙里穿过去
可惜,你没有及时跟上。听,它在敲,隔着我的肌肤
漫长的冬季,以及字与字之间的犹豫与妥协
你在离开,犹如一个标点



仰望需要角度,你则转过身体
夏日留下一条狭窄的长椅,能坐在一起的人儿学着唱
世上即使有那么多人,但我能错开你
让自己坐在优美的阴影下
对岸的流水与树叶正在退后



像一种伸展到达了极限。我想回过头
来,绝影,让我试一试你的弓箭。它所设置的点与线
能否射中月亮的触角
那么多的白茫茫掉在看得见的湖泊
来不及了,我找不到它的盖



用什么来消退,夜色纷纷飞。合上白昼的知觉
所要保存的仅仅是目前的左右突围
我丢失了某些尺与度
无法判断一朵花是不是在散发早熟的叫喊。如此静的空间
只要你踏进,失散的鱼群会自动汇聚


【穿过回声】




他弹琴,天空便真的黑了
要如何向你说起:夜与我的交情

总是太短。当感到虚弱,便打开灯
让自己躺在光里。有人在遥远的声音里练习一支老歌

还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像今晚这样值得记起
还有很多的我,与夜保持距离



到不了竹林的深处,何况百花已经开遍
故事的开头被晚风吹过了顶楼

想重复吗
重复进门后我的侧卧,黑暗过来披了件外衣




他不再爱上结束的重音节。万念皆一瞬,我拖着长长的裙摆
天太黑,用哪一只手敲松关闭的门

呀呀。我没有振荡
一把吉他上只剩下一根无法组合混音的单弦

耳边响起的鸣来自何方,我在虚胖
在膨胀的体积里来来回回寻找,那如流水般的双手


【绝影的铜镜】



让我只身进入镜面,为你折来猎人心口的皎洁
许多事物在退出视线
那只鹿仍站于峭壁之上
能否看清她眸中的慈悲与不舍。我怕她不顾,怕她被撞击
怕击中后的粉碎如星火
灼烧。整个身躯为之倾倒
肇事者隐没丛林,那里的泉水依旧叮咚



从低首中幻想,被玫瑰催促快快成长的你
春风吹遍的身体容易记起摇曳
我要舍得侧身或避让
傻傻地听从雨水离开屋檐,好像在与你断断续续地说起从前
说,在杯底晃动的上弦月让舌尖的字滚落
是碎银吧,也是小珠玉
你的耳朵别上锁



搭弓的手要抢尽今日风头,把我的花坠子当作目标
只用一眼,瞄准。她发出悦耳的呼叫
绝影子,绝影子
我要扇醒五月的假寐,在你的视野里画两种不同效果的飞越
并把靶心朝南方缓慢移动
我们张开漂亮的眼
看世间孕育一副又一副好的心肠

。旧笺三五。

某一

钟情者念念不忘四月人间
花朵开出一两支
她的手上沾染尘世间的香味。我想闻
简洁的字不利于表达
或许拥抱是最安全的抵达
穿过你读旧的文字
是的,在那里,你我相遇。是的,在这里
彼此守候

某二

小碎步要往前移
把扇子借给你
打开城南的一角,夜色开始蔓延
从野花开过的小路径直到来
欲言而止,是不是你
我把困意蜷于胸口,想起下一句里提及的
五月小小,无独有偶

某三

冷清了就去念书里没有写全的夜宴
一个人在饮酒
另一个望着不算完整的月亮
时间总有错开我们的那时,我的愿望在于
守住信纸里的称呼
轻轻把自己当作晚风里的呼吸
让她被你吸收
好像我已在另一具身体里重新得到肯定

【移位】

陇西起风了,江南的天色阴着
很多事被搁置一隅
想到花朵年幼
在风中摇晃结不出像样的姿势
我默默地
坐在黄昏的牌位下
许多名字正从名录里消失
如记忆退化
被昏暗左右了清晰与留恋
想找出时间的空
与距离
与你说起字中真实
在笔记里记录今天的早晨结束于一次忙碌
而开放仍保有原本的秩序
为看到秋天的到来
哪怕果实一年只结一次
有些,在被割舍后已长不出茁壮的样子
还有一些,比如
地衣和太阳花
只要留下小一块土壤
都将看到另外的弥漫,是生机
不要担心
当热度与质感莫名减弱
想通过信纸的摊开与合拢
帮你拆封时日的包裹
等着风吹过
飘浮是没有目的的旅行
与自己会有一次真正的重合
那时的黄昏只在陇西

【很久以后】


我会睡到很晚起床
我会听见你
在隔壁一边摘菜一边喊:扇子,扇子,风要吹过头顶了
翻个身就能回过去
去见2022年的小戚和小邦
去健忘俱乐部找似曾相识的脸
我记得:你,我
在某个早晨打过招呼


【 酿 】

1、时间在这边

穿过夜色,你会遇到一位
在心口种花的人。他的指甲干净,从月亮赊来微凉
趁雨水未到
提前安抚了字的体温
当你背诵去年诗稿里的飘零与飘逸
雨已湿透门前小径
他在屋里喊:
娘子,先吃饭喽

2、无人之岛

属于自己的夜晚真正到来
他在打鼾
你仍在学习从横竖里识别花朵的品相
学着把水蒙在不透风的罐里
等到天色发亮
他打开第二天的门
把你留在昨天的梦里,多醉一会

3、浣花

必须牵上他的手
必须是九月,厌倦刚开始懂得如何避开人间的嘈杂
给自己重新挖一条小溪
当远方认定了归途,于是接近
最好再等等
等来三两场拎不清的雨
那时,只需坐在水湄一侧,头靠着肩膀
让不明身份者自报家门


【绘】

1、相信自己的心

仍有小醉卧于不认得的字里,仍有你
寄宿夜,一个人独行
给遇到者微笑
五月的花瓣朝向窗口
过路者在唱歌
唱五百年后还是好汉一条,相信每一天都将是新的开始
不要让耳朵发困
别随意打发了自己的白昼
你不是夏日最后的那一朵睡莲
也不会让经过的风,带偏
芳香与步伐

2、夏野与暗恋

既然热衷
就无须装作听不到体内的汹涌
空旷开垦了夏的野心
那么,迁就它,接近它,诱惑它
你有明媚的笔法
越过那道篱笆获得开阔的红火
猜一猜,谁会先放下警觉
摁住五月的温柔与狂

3、远行并非一去不返

与同行者保持一拳距离
与你聊一聊
灯火、雨丝、画中人、与夜的瓜葛
新闻里的船没有梢公
而旧事模糊
每当夜不能眠,总有人影与声音
穿过恍惚的河流
举灯画出摇曳、斗拳不问东西
再咽下三两清风后
此夜,无梦可寻


【韵】

1、漏雨的屋子

喊小戚的人在踱步
那时天上仍挂着弦月,那时你还在灯下纺织
或许,只是不小心
打翻左边的漏斗。一屋子的黑
时间仍在闪烁
不过问人间何来意外
与变故

2、一支笛子吹不响

继续爱,年纪与背影
继续爱,无声之外的流淌与诗
继续
让手指摸透孔中乾坤
把自己卡在某个音节当中
有时发呆,有时发嗲

3、你爱过的城市

保留吹过的最后那缕风吧
称之为:小邦
登上城便应叫你戚夫人。你看,城里处处都是小邦的身影
他叩响门环,月亮便圆了
他说身子里的火太旺,雨便落了
他说:小戚啊
你把嘴唇上的红分来尝尝
所有的风都顺从了一个方向


【谋】

1、丛林法则

弃了盔甲,专门研制你的柔术与毒
一枚月亮绕过桥头
站在另一端的人望着你笑
:娘子,近来可有收成
可有痴心字前来做了门生
可有修炼不成的小妖伏于膝上,时时求欢
可有蓬松
放置我的枕边化作一尾轻舟
湖心,涣散
听音者屡屡筑岸,为了牵出头绪
供你有路,可进可退

2、洪流与危机

恕她一时迷乱,从梦中起身忘记关紧房门
小邦呀。她的胭脂已淡
惟十指尖尖,不肯放过日月的尾音
心口出现深陷的慌张
一日未见
心神与异度空间偶尔连接
你能否看到当年火光
从先人的底座一跃而起,沿
护城河一路向北
她在房里
数花瓣上的缺口,等着数日未出现的钟声
惊醒屋檐的滴水与灵兽

3、靖安司

小戚,小戚。梦游者又作一日无用之游
去往南海不
见了观音不要轻易许愿
见到小邦,请带上季节的问候
五月初现热烈
字与字之间的界线越加狭窄
树荫里聚集着鸣,催促一个女人
加快赶制夜行锦衣
百里外有急电
百里外,等待一场骤雨
阻止脚下的纷乱与错


【寻】

1、低头赶路

引诱黑色从两侧漫上来
引诱虫
用幻想生出一对反抗的翅膀。远方诞生三国
疾走的影子
不顾身后的滂沱与霹雳
小戚,等一等
等小邦赶到才能吹灭文史中的蜡烛
那么小邦呀
请与影子互换身份
趁夜,潜入围她的城

2、回避重点

没有气力了。所以找最近的字
斜靠身体中的颤抖
小邦一夜未归
你便多两日没有安然入睡
春天过后,时间比往日更容易迟钝
镜子面透着雾气
看到的自己被移居梦外
做不了太多的事
花浇了一半,天空的云就黑了
相见的人只寄来枯黄
与流水
小戚,把衣衫上的夕阳收起吧

3、疑惑

小城是瞬间从地图上消失的
成为夫人后,戚被一种情绪替代
当月亮落在后背
山坡上会急急飞过一群鸟
有时月亮爬上床
你将看到
没有长熟的牙齿正在啃书里的字
它们长生不老
它们被吃掉
却,越来越懂得存活


绝影的钥匙



来心里吧,俨然在
用带着体温的钥匙打开通往盛夏的长路
绝影,从来都是如此
多情者需要夜的臂弯,需要合体的发音与锁孔合缝
两天两夜不算长
佳肴仍在不停地烹调,清淡适宜
从不断撤走的盘子中还原食物的本性与美色
等候,只需将把手轻轻一旋



绝影。走过甬城,见到你更多的美与哀愁
相对于时间的源源推进
希望你保管好贴身的那把钥匙,即使黑暗覆盖双手
凭糖果般的感觉,必将与初衷便二为一
我们的南方生长着茂密的树木
我们坐下它的荫头下
有时像一杯卡布奇诺,有时
则清透如白水



偶尔吹远的消息会回来找线索
借问从前居住过的街道
门牌仍是旧的
我们还在里面自如地走动,一边切开夏日的瓜果,一边
将手边的香味涂在落日亲吻过的门把
绝影,我也藏有一把钥匙
它钝,少齿。当与你的那一把合拢
就是一块完整玉佩



到夜风中品尝抚摸与吹拂
说点什么,绝影
说,把留言写得如一首小绝的女子将长发挽起
露出白皙的脖子还有挂着钥匙的红绳
会让人想到与丝滑
想到你将越过许多字与词的修饰,径直来到
朴素的我的面前
我没有紧张的夜和白衣,只轻轻将门微翕

2022.5.27

【情的表达式之一】

我不在剧中,是欣赏是被
是好听让耳朵软了
是好看就让脚步跟了过去,是你有时可爱
有时灰了
是那个我自己呀
有时怨着,有时又被宠着
是故事不设防地开始
在第二页的末尾加入喜剧的台词
是有人偷窥抽去动词与主语
是欢喜在夜里黯淡
是灯光仍爱着我
同时照到你

【或者 】

清晨的忧郁被某个人随口说出
我们没有办法摆脱
黄昏沉在一头,另一头的黎明依然饱满着唇与脸庞
你用抽象的手抚摸了它丝绸般的语调
又抽回动作
与背后的晚风握紧双手
我不想看到人潮如此汹涌仿佛一场政变
或是逼自己交出不愿的那部分
宁可退后,仅仅把声音
临摹在纸面一角。让过许多的投射与辉映,让过它们吧
在你的夏日,与她
偶尔交谈。与心里的人保持秘密的感觉
给另一个我指一条道
现在可以通过了,向着她的迷人


【漂泊】

也笃信,长久是本意
却不能粗心大意地把五月指定为透明的,欢快的
和平的
世间确有无常,当花瓣被意象占有
当你向夏日之花袒露
失眠与焦灼,将脆弱点降到零度
时间愈合了一小段分岔,又敞开新的意图
让你确认
其中的断与续。不如截取某段
描红,做筏,画一只吹不动的笛
让仔细的耳朵听从
让心头悬挂铜镜的那人没有顾虑地当面写下:
所有摇曳之中,必有我的初心再现




如梦令  to :【鹊】 踏枝

1

把烟雨缠绕在指间。春风会再回首的
就如我,站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引开一场又一场顾此失彼

2

也知,陪你走出三国的人不止一人
爱你桃花般的香气,像中毒,又像在你身上栽种了我酿的烟火

3

一红,一白,并非盛开与落败的关系。黄昏近在眼前
与斜阳说到若有若无的缠绕,在发梢打结

4

那令人喜欢的惆怅犹如一卷读不破的书籍
看你将出去,进来的人不是我


路过人间的情书  to : 【鹊】末


1

我说:不要清醒
我说:把想落下去的步子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小越来越窄

2

做自己的白日梦,来打发我的无聊午后
做自信的花儿,到我的檐下做春风荡漾里的茧

3

你有雪白的茶水润了今日的喉咙
能想到字面一旦摊开,我把不好意思的语调统统收进香囊

4

野径因为花香而成为你我必经之路
风过去了,你在,我在


鹊桥仙  to : 【鹊】喜


1

莫动。露出你洁白的额
如若春天得意,请带上我和指印,为你再添一道轻轻的福语

2

风,在动。衣裳掩不住体内的汹涌
我的唇间流动五月的修辞,来,轻移你的莲步,追一追花枝的行书

3

玉郎没有现身,风头偏转西北
半阙词章徘徊你的红影。不能忘了流水,转过险滩以你之名捐了一座桥



No.1  走向自己的爱情

等待与凋零是不是想要的结果
纤夫很忙
流水比他更急于穿过人间。方舟之外,跌跌撞撞

No.2   走出自己的热烈

无非,继续热着
无非,把冷却的手慢慢藏到背后。十二月总在迟到
陷入犹如一个数字被另一个说动了步法

No.3   走出自己的隐藏

坦然接受关系里的哲学,不限制结果
我走到我们的对面
你走过后,拍了拍共有的灰尘。天地很宽,路却有些窄

No.4   走出自己的相处

一手放在衣袖内
另一只迎着风。会不会忘记出门前的叮嘱,半路拦下计程车
却报不出下一站要见的谁


【一双手穿过昏暗】

同样是一个动作。你端起一碗清水
她被引导,让一双手
穿过昏暗中的媒介。有人坐在旧日历的封面,维持多年不变的形象
清水与倒影时常被杂质隔开
有的人取了点滴
有的,撤走自己与影子的关系
你能看到的木质阶梯,现在正通往空镜子的房间
那个坐定后还没有开口的人摸着胸口
不要让雪再落下来
也不需要治愈多年的裂缝
她低下头颅
等着黎明拔开黑发
嘘,轻点。请避开初生的白霜


【仅仅用一瞬间来分开】

可以装
装作那个声音来源于某个夜晚的我
但不能假装那个我会这样说话
天下的选择题太多
不如,趁着天还亮堂
手机与你保持友好的关系之前
把它们统统改成判断题
当你抬头,
跟前的那墙让你陡生冒险翻越之心
至于那扇窗户,你会时常打开
会放进陌生的空气
甚至陌生又害怕熟悉的身影。你会不会用借口
不去推倒那面墙,也不准备拆掉那窗
夜晚会以无知的面孔对准你:
看我一眼,再看看
这世上的敌人越来越经不起折磨
这世上,衍生的毒性需要被更多肉体分享
这世上没有我

【后来的故事便可以续下去了】

其实,简单到
我用后背抵住门的打开
再用一张跛脚的椅子替代自己
站在孤独的故事中间
没有人会关注它失去的那条腿
也没有人说:等等,这张椅子还能用
只要重装一只假肢
太多的更新阻止了行动里的迟缓
太多时,我的背部没有安放翅膀的多余地方
遥远的对白,靠近的月色
还有不分对错的风
以及偶尔误入歧途的字迹
在夜深时落下来,落在光滑的背上
用手势摁住它们的人
不见了。当你真的拆下了多年没有关得上的那门
后背上的一个字
让我动摇了
2022.5.30



发表于 2022-5-30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沙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30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猜到是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30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火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30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药药还有小马甲没脱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30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猜到你一个马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30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药,你就这两个马甲吗?我都太熟了,还以为有另一个我没认出来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30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扇子扇子我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30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都是透明的,还是来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30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漂亮的扇子是药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30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读,依然觉得你诗歌里的象征是澎湃的。好看的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30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寒江雪梅 发表于 2022-5-30 15:42
药药还有小马甲没脱吗

没有了
再多我的头发要竖起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30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啥也憋说类,你揍是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30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22-5-30 15:43
药,你就这两个马甲吗?我都太熟了,还以为有另一个我没认出来呢

哪一个还像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30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芥 发表于 2022-5-30 15:43
扇子扇子我来了

小芥小芥,你好啊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2-8-15 06: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