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413|回复: 57

【举杯妖月】真想找个草地睡大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2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穷人~ 于 2023-1-12 18:50 编辑


盛放     

你走左边。春风与朝霞正跨过麦田
孤云不是明年的远途
你有无边草木,如云海

新的花朵比你羞涩,和你对望。点头,又摇头
风也不平静
有时酥软,推不开一场雨水
或从某处折回,吹向阳光下具有鱼形的人

盛放是勇敢者的行为
百花受到神的蛊惑,向天空敞开心事
恰好你也听见了
你也芬芳。从此多了一份与某人分享的暗喜


太阳升起的过程   

暖色的光缓慢移向人群
我们洁衣素面,像褐色的树
面向人群
不掩饰早晨的善良

迷雾已经散去了。我们被引导着
如藤蔓朝向记忆之外的鸟鸣

太阳下的人间安静而完美
只有河流在你身后涨起
但没有高于你。把脚步缓下来
太阳升起的过程就要完成了,大地已经苏醒
路旁鸢尾正试图冒芽


酒醉的蝴蝶   

俗气的夜色流入街道
丰满的女人和大腹便便的男人落座时
香辣味略低于晚七点的喧嚣
夜风轻轻吹,有的人如期等来了另一些人

我们不必等
坐在酒杯对面,我们需要夜市店主
切一盘脆骨猪耳
并划掉其他莫须有的配菜

此刻的月亮已过了满月,尘埃一样伏在我们肩头
我们说
一切都在酒里了——
我听见其他人也是这么说的
原来所有人如此相似,连喝酒都那么慷慨
不找任何藉口

酒后我们会化成蝴蝶
也可能成为晚风中草木萌生幼芽的意志
我们会在夜色中往前走,一直走
像河流一样,在半梦半醒之间跨过年龄的陷阱


你是鱼形的   

彼时夕光如织,远山
还是我喜欢的清澈模样
从泉里取一捧水
又放回。留给干渴的植被和远路人
你也朴素,明亮
在冬天仍记得吐露善良的言辞

鱼形的线条,如水相随
仿佛温柔的波浪一晃一晃,就抵达了故乡的夏季
一切的遥不可及
有时也可以顷刻而至
像雨点触及莲叶,像手指滑向鱼的记忆

我愿意是白的,轻的
像水上的鹅。被人呼唤时就扬起头
轻唱一曲。我们如此平凡
连身上的光都是水质的
水流动时发出的声音当然比木鱼声更悦耳
这命运之声
是一尾鱼从水中跃起
是绵绵夜风吹向无边月色,从此不归

我们保留着鱼的记忆和鳞片
鱼真的是我们本身吗
鱼生而短暂,从来不知道向谁索要水里的空气
停泊时有静态的鳍
更多时候
也只能任凭流水带走鱼的形状


勇敢者的身份   

从人群中挤出来,又涌进去
我时有飘零,或紧随时间洪流一路前行
我们偶尔相遇来不及照面
又匆匆离散

悲伤是被遗忘的大雨,汇成他乡河流
只有月亮无声
安抚着胆怯者的梦境

我不屑于此,大步走在冬天的路上
刺骨的风令人凛然
逃亡者不再说出春天的消息
河流绕开我,我也拒绝与天空做无休止的攀谈
我们的对话是涛声和古钟
穿过孤独的晨昏,又向明年进发


坦白说   

一度失语。当我面对所有人
所有人都在脱发
都在咳嗽。所有人都带着病体迎接新年

不谈商务,不念无情之人
让河流停下,把一次睡眠短暂凝冻
我们在夜里喝酒
也不要妄论一场雪的离奇消失

坦白说,人生草木间
所有大起大落的往事都是风声忽起

我们走走停停,在忧患之间热爱玫瑰
和疏朗有致的法桐树
伤感是粉黛园,但照耀我的是今日的晴朗


一个美好的女人   

由此我想到芦花是水的印记
沿着宽阔的水路,她走来时会告诉你
冰雪融化了
春日明净,燕子们站在屋檐下
泥土的芬芳正诱惑着种子

开花,发芽,舒展根须
人间迎来青绿。她说,要趁好的时节长出好果子
于是有了青杏,紫葡萄和饱满的谷穗

享受阳光也吸收雨露的滋养
年轻性感的女人,成熟坚韧的葵花
她认准的事情
就是长河向前,流波不息


仰望星空时,你是我的恋人     

星空燃烧,投射一种欢悦
一种寂寥
不能与你无关

仰望星空时,你是我的恋人
十二月
星空下是稀落的行人,和尚无音讯的一次相约
星空属于我
在独自燃烧

我依然固执己见
用感冒未愈的鼻音,喊住一个快递员
询问这些年丢失的消息


关上窗户     

暮色正降临。我在昼夜分割线上
擦拭刀锋
我用手指轻弹,有霞光自天际闪动

一念起,众草匍匐
百鸟乱飞
人群或如烟尘。一念起又如大雪苍茫
有人关了窗
暂将情欲退避三千里

我有铮铮铁骨,挥刀斩向往来大风
举杯邀明月
千山低矮,长河无声
还有谁配得上黑夜中这一杯清澈而浓烈的酒


两只鸟紧贴着飞上云霄   

我不杀人。只顾侧面拔刀
挥出。此时万籁俱静,只有风在吟唤

只有风懂得生死之间
忽而的快慰
那是两只鸟紧贴着飞上云霄
刹那失去踪迹
没有回音,也没有未来

我拔刀兀立,嗜血的锋刃仍旧苍白而冰冷
这只是一种肤浅的表象
我们不是鸟,刀呜呜地啼鸣
这是一场决战
我们在夜里死而复生


思念某人   

你来时,天很黄地也很黄
男人和女人都是黄色的,仿佛镀了一层金身
你识破人间真相
所以不必以树叶遮体

所以思念某人,你本能地急迫
要相见
要在大雨到来前,完成一次庄稼的收割
每一颗粮食都不能浪费

思念是一种意愿,并不是爱的行为
你在健身房练出八块腹肌
一边消耗思念,一边又按不住荷尔蒙的野蛮生长


今天也要用心生活      

天气这么晴朗
我真想找个草地睡大觉

云朵那么白,摇着尾巴的小狗那么白
它们在不停跑动
让我感到这个冬天也无比明媚

我欣然接受阳光干净宜人的又一次炫目
温热,像河水的流波
在某个瞬间直直地投向我


除了芦花,我也赞美你       

水边的苇丛对着我,自自然然地
摇了摇
我不觉得这是风的力量

风的内部有着持久的轻盈,仿佛自从遇见了你
就年轻了很多

我也很年轻啊
在见到你和芦花的时候


刀剑如梦   

金属的轻吟,需要在一个慢镜头中
饮血
或者斩断发丝和衣袂
刀剑在我们的白日梦中是爱情的决绝与纠缠
令人快慰而不觉得残忍

刀剑需要不停擦拭
否则易生锈迹

刀剑需要日夜观看,藏进体内和行囊
有时候为了避免伤害
我们选择做一个手无寸铁的人
在梦境之外,省去告别的别离也别具美感
无垠之境,没有人
惟见芳草萋萋,或者大雪飘零


怒放的,热爱的   

太阳照耀的大地有蠢蠢欲生的种子
冰雪覆盖的高山解开冬天的白
我们体内盛开着葵花,拒绝喊出昨日的疼痛

往事安静而纷扬
被远走他乡的人天长地久地怀念

远路之上是无名的野草,是玫瑰与荆棘
是森林,坚硬的石头
还有浪漫而温和的太阳
我们努力前行,就像被某种爱欲驱使
心动,无比快乐
如同一阵风吹来了你日思夜想的人

那是一个发光的人,也是一只勇敢的麋鹿
带来雨后森林的芬芳和清澈的河流
你对她说,走吧
黑夜已经过去,前面是春天,一场风正经过那里


冬天一再倒退   

月亮见证过许多的喜悦
喜悦之外,自然界的温度已抵达冬天

需要生火取暖
需要出发,仿佛我们从未停歇
被动的生命不可能穿过河流到达现实主义者的花园
于是,云朵开始移动
河流起伏,月亮透窗而来,贴了贴思念者的脸庞

你和她坐在列车上
为人类刚刚走出一次病疫感到庆幸
冬天在不断后退
雀鸟们在树梢上鸣叫着
让你们忽然涌起恋爱一样的心情


不一定要快乐   

忙碌时,生活是簇簇落下的树叶
万水千山也只是梦境的延伸
意大利成为一种边界,而非我们常年必需的统治

更多的日子里你背靠群山
解开自己的睡眠和对爱情的最后一次探索

时间就这样逆流而上
荒蛮,像暮光和浪潮,像万物的不安
但你仍读出雪一样的光芒
你选择的是降落,而不是偶然失坠


一朵云遇到另一朵云   

无非是大雨之后,越来越稀薄
浓云,白云
雾一样地穿梭在S镇或者某个无名之地
一朵云遇到另一朵云
有激越的电闪雷鸣,有瞬时
或者持久的大雨,甚至迎来与我们幻想相悖的黑暗

随之是撕裂,飘忽
是淡薄,是绵绵的牵连和无踪迹的谜语

走在脚下的泥泞
谁不曾幻想拥有一次晴朗的天空
我们走了很远的路
直到后来,不再为谈论一次天气而感到悲伤
你推开门
冬天即将过去,大地上生命热烈


时间漫上来   

时间漫上来,海水落下去
我们在绿植的衬托下,看见遥远的月亮
仍爱护着人间

不可忽略雨水的滋养
让我日夜长胡子,也让春天长出柔软的麦苗
我们在匆匆过客中
保留着朴素的衣衫和灵魂
仿佛太阳照耀着故乡的一树阔叶,仿佛石头发出芬芳

写信人像一场雪,来时纷扬
去时不着痕迹
大地良久之后开始苏醒
把眷念和贪欲开成百花和鸟鸣。河水如此欢快
好像从来没有在冬天悲伤

时间漫过,我们依旧一身简洁
自然界的生灭之间
是爱与智慧,是生活,是命运中值得美满的部分
此外是遗忘
是无止境的怀念


你也想见我的时候   

雪已消融,大地上的麦子
和青色的天空极为相似,它们缓慢移动时
雾就漫上来了

已经有太长的时间
鸟类与河流,与梨花,与过往的人群
同时在冬季沉寂
你也只是在很多年前提及一次旅行
那时你仿佛爱极了月亮

也许明天,你也想见我的时候
我们必定已经度过了灾难丛生的年纪
在一面镜子中
我像一株低矮的植物,枝叶沧桑,充满对火焰的敬畏
不如走进人群吧
云海苍茫,不见才是时间的智慧

只有时间什么都不会磨损
梨花那么白
梨花照耀你,你的灵魂里会飞起一千只蝴蝶
一切都很绚丽
一切也都很宏伟


找个小镇相爱吧       

小镇在风中
小镇的芦花唯美。我们在白云下
走过石街
鸟雀和檐灯都还是从前的乡愁
诞下爱情的晨昏此刻已成为菜畦和茶园
斑竹,兰花草,甚至微雨
被远山拥入怀中
我们也有流水浸染过的光阴
和梅间的隐秘香气
如果下雪了,或者到了来年春日
我们走出家门
并肩散步,也可能为接下来应该赏雪还是看花
没来由斗嘴,又没来由和好


痛哭   

孩子喜欢聆听赞美,我也遵从欢乐法则
像云雀拒绝哭泣
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坚韧的芦苇
它们是冬天的爱人,站在风中,丰盈而又独立

此生的长河经过很多城镇
雨水,迷雾和晴朗都是常有的某种迷醉
都是沿途的荒凉

甚至水的呼唤也只是灵魂的一次清越响应
总会远去的
芦花和我不会为此痛哭


幻想你   

月亮的记忆不能等同于你的答案
信封里珍藏着美人的麋鹿
可是月下的森林正逐渐消失,像贪婪的潮水
转身退回大海

我沿着海岸线走了很久
那年的你有时也来到梦中,空气一度燥热难安
刹时满天红叶
都是幻想中的惊心动魄和猛然醒来时
火车碾过晨昏线的巨大轰鸣

我总会蓄意停下来
让乖戾的野兽藏好踪迹。为什么不呢
爱是心悦诚服的彼此占有


在黄昏,我们一度共鸣      

冬天。黄昏仍是浩瀚而浪漫的归处
洛阳城的华贵
自然不必培植千篇一律的玫瑰
皇家气质的星空下
万户千灯都是人间梦幻,所有人的爱情
不是一场大雪
只有牡丹花,将在你到来时把绽放作为生命的必然

那一刻的光辉包含了颜色
形状和气味
无数的经历都会走向黄昏和持久的愉悦
此外再没有诱惑了
在洛阳,每个倾斜的身影都有完美的回味


安慰,即荒诞   

夜里十点,一场风抚慰过的黄河两岸
大地抑制着内心的起伏放平身体

肌肤的宁静和意志的激流,永远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
一再交锋
这种并存于白天和黑夜的悖论就这样各自相安
好像真的无关于人类

当然毁灭是极为细小的情节
而放大一粒尘埃和小看一场雪崩都是致命灾难
多少年来
大风吹过平原和黄河
平原还是平原,长河滔滔,仍旧奔流不休


暮色从遥远的年代归来   

暮色和古寺的钟声同时从天空降落
轻轻覆盖城镇和原野
羊群走在下山的路上,遗留几处并不完整的薄雪

从遥远年代赶回来的暮色
冷风一样,对所有人保持着冬天的疏离
走吧,回归命运的居所
去热爱,去别离,在钟声散落之后拾起破碎和美丽的瓷片
任落日西坠
我自宽恕众生

草木繁华落尽时,水声总要唤醒百花
无边暮色,只不过是又轻轻送了我们一程


姻缘,草木与黄昏   

漂浮之物有着大海的味道。也有晨曦一样的
女人的芳香
但很少被人提及,就像他们在现代爱情诗里会写到向日葵
却没有人记录草木和姻缘

黄昏的北国,唯有黄河陪我们
一起穿过浓稠的黑夜
穿过村庄和麦田轻微而裸露的摇晃

万物表达的欲望
是冬天的火,饥饿,是暗生的植被和羞怯的原野
我们毕竟有铁石心肠
不叫喊,不哭泣,也从不隐藏


镜片上忽然升起水雾   

白先生擦了擦眼镜,世界再次清晰了
除了灰尘
那些忽然从冷天升起的雾气
总让一条通达的路径,莫名其妙地不被人看见

是什么在遮挡我
我将走向哪里

白先生拥有的大多数状态
需要不停地,反复地擦拭镜片
这是一件徒劳而悲伤的事情
这或许需要一种持久的好天气!他说着举手推了推眼镜
辰光映照的雾气显得忧郁又华美


芦花又老了一年   

流水永远荡漾着。寂寞的芦花
在没有人经过的地方
独自绽放。城市那么近,欲爱那么远

风很凌冽,有时也微弱
芦花和白先生站立在旷野中,他们的距离
苍凉而尖锐,悲悯而空无一物

芦花站在水边,轻瘦的芦花
站在空荡荡的大地上,像散落的飞絮
像漫天的一场雪
它是白先生又一年怀念旧事时的一种广角视觉


为什么还不下雪呢   

白先生决定在他读到的故事中添置一场雪
但他旋即又删除了
夜幕下的街道仍在拥堵,车灯闪烁如同咳嗽
——我们都是病过的人
在长久的疗愈过程中各自虚掷年龄
他站在阳台上,毫无疑问
月亮照耀的人间,还有未曾褪去的清白

并不是每个人期待的雪
都会如期降临
更多的时候是江河与远山,在平淡的生活中守着一轮月亮
只有风在偶然经过,并去往某个地方

白先生在风中,像一株倔强行走的树木
他在春天长出叶子
到了冬天才忍不住掉落。没有人打听他会不会开花
就像没有人询问如今怎么还没下雪


那次你停下来看着我说   

那时我住在一场雨下面,也可能住在太阳下面
那些易挥发的情形
不大好记忆。那时的花朵和鸟鸣都还只是一种意识形态

你停下来
掏出谜一样的深海,但也可能是一片月色

时间的步伐完全可以停在盛年的某一次悲伤上面
当然
星空和爱情,以及斩不断的贪欲
都会扔下我们,而去记录草木的发芽

所有人都欲言又止
我们也是雨打风吹里有着倾斜身影的人
我走着走着就停下来,那时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话



2023.1.12
发表于 2023-1-12 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好沙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12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本想明天再汇总,但眼下也没事,便匆匆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豪华的阵势啊。威武霸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兄长脱马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送上衷心的祝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12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含小蓄 发表于 2023-1-12 19:12
豪华的阵势啊。威武霸气。

哈哈,不敢当不敢当,我就是跑堂的伙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漫上来,海水落下去
我们在绿植的衬托下,看见遥远的月亮
仍爱护着人间

画面感那么强烈的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12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12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蝶洛 发表于 2023-1-12 19:26
来看兄长脱马甲~

小蝴蝶好,还记得来看兄长,表扬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12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章喜 发表于 2023-1-12 19:28
辛苦了,送上衷心的祝福!

谢谢,写字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12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尘舞 发表于 2023-1-12 19:31
时间漫上来,海水落下去
我们在绿植的衬托下,看见遥远的月亮
仍爱护着人间

谢谢,你呢脱马甲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穷人~ 发表于 2023-1-12 19:32
谢谢,你呢脱马甲了吗

还没有汇总呢,先来欣赏美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2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总保持着一种好的状态与我来说有点难 你是咋个做到的 来点儿经验之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3-2-3 08: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