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11|回复: 4

[原创]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一件终身大事”(长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12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严观 于 2024-2-12 15:45 编辑



人性暗流的残暴的深渊,
成为习惯,成为潮流,
微笑的面具下,藏着怎样的兽,
欺凌、贪婪,欲望之火。

高楼,辉煌的灯火
掩盖了多少无助的哭泣和绝望,
金钱、权力,一切看似光鲜亮丽,
背后却是腐朽与堕落的交响曲。

深渊的边缘,是无尽的黑暗,
人们追逐着虚无的光明,
忘记了内心的善良与纯真,
只剩下冷漠与自私的共生。

可是啊,请别忘记
深渊之中,仍有爱与希望,
如微弱的光芒
在黑暗中摇曳,等待被点亮。

挣脱深渊的束缚,
用爱与善良去温暖世界
心灵重新沐浴阳光的洗礼,
让未来充满和平与美好。




深渊之下,藏着怎样的暗涌?
是残暴的野兽,还是无助的羔羊?
深渊之中,谁在低语?
是恶魔的诱惑,还是天使的悲歌?

人性的深渊,深不见底,
是恐惧的源头,也是希望的终点。
在深渊的边缘,我们寻找答案,
却只见黑暗,不见光明。

深渊之底,是否藏着真相?
是罪恶的源头,还是无辜的牺牲?
深渊之中,谁在哭泣?
是无辜的受害者,还是冷血的凶手?

人性的深渊,无法逾越,
是痛苦的深渊,也是希望的源泉。
在深渊的边缘,我们寻找答案,
却只见黑暗,不见光明。





很多人都是罪犯,在世界上,
铁与火,蔓延的杀意浓烈。
过去的阴影,未来的虚空,
血,如瀑布般流淌不息。

在香槟酒的泡沫里,
有欢笑,也有哀嚎。
有人在神殿中戴上桂冠,
被歌颂,也被唾弃。

忍耐,年复一年的忍耐,
听从命运的安排。
但那一刹的疯狂,
却让一切秩序崩溃。

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
为了不存在的理由,
最残酷的刑罚也忍了,
但此刻却无法抑制。

是疯子?还是人性的脆弱?
在这深渊的边缘,谁在挣扎?
每个人都是一座死屋,
里面藏有无数的秘密和痛苦。

有人说爱能驱散黑暗,
也有人相信力量胜于言语。
但在这血与罪的世界里,
谁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太多的疯狂,世界变得沉默,
血流成河,如同冰冷的瀑布,
曾经的残忍,像古老的咒语,
血在黑暗中咆哮,人们闭上眼睛。

神殿里,桂冠熠熠生辉,
恩主之名,却掩不住罪恶的痕迹,
忍耐的年轮,刻在每个人的脸上,
疯狂的火种,何时会燃起?

鸡毛蒜皮的小事,微不足道的琐事,
引发了心底的狂风骤雨,
忍耐的锁链断裂,痛苦的呼声响彻天际,
那是疯了吗?或许,但世界就是如此。

死屋中的人,一个个沦为奴隶,
心被锁链锁住,生命失去了色彩,
然而在某一刹那,火焰燃烧了囚笼,
挣脱束缚,那是不屈的灵魂在怒吼。

谁能说清,罪与罚之间的界限?
血与泪交织,却仍寻找那片纯净之地,
在黑暗中摸索,在痛苦中觉醒,
只为那一线光明,那一丝希望。





真坦的开诚相见,
破裂在百分之一的边缘,
欢声笑语中的不和谐,
是麻烦的序曲。

阿谀奉承的甜言蜜语,
从头至尾的虚与委蛇,
却令人心醉,
哪怕肉麻,也觉得舒心。

阴森的事情已不恐怖,
我们的冷漠成了常态,
骇人听闻的已经习惯,
远不是罪行的独特。

时代在滴血,预示着未来,
我们的态度却如秋水般平静,
青春未老先衰,
智慧与想象都已枯竭?

道德基石在动摇,
玩世不恭的我们,
是否真的无法挽回?
虚伪与真实坦荡荡,无遮掩。





谎言,是夜空的烟火,
瞬间的灿烂,长久的寂寞。
残暴是野兽的舞步,
冷酷是雪地的沉默。

最高尚的人,也因习惯而盲目,
丢掉了灵魂的指南针。
古老的咒语,冷眼旁观,
无法呼吸,看着人性和道义的毁灭。

残暴的手,冰冷的锁链,
锁住了自由和公正的翅膀。
人的尊严,被踩在脚下,
无助的哭喊在风中回荡。

罪恶的蔓延,如同黑暗的触手,
悄无声息地侵入每一个角落。
社会的镜子,已破碎不堪,
反射出人性的丑陋与贪婪。

希望还在燃烧,
心中都有一盏灯,
挺直脊梁,不屈不挠,
为明天的阳光,为人性的复生。





卑鄙,人这一生,
只是机械地重复昨天。

只要能活着,活着,活着,
哪怕只有一口气。

这世界,没有绝对正确,
但真理,或许藏在心底。

在虚无的宇宙中漂泊,
我们是渺小的尘埃。

罪与罚,只是游戏规则,
谁能真的分清黑白。





一直在思考,
我,是否配得上所受的苦难?

苦难,无言的导师,
引领我步入深沉的土壤,
在那里,我所有隐忍埋藏,
等待,开出不一样的花。

告诉我生活并非坦途,
每一次跌倒都铺成道路。
哪怕风雨交加,星夜漫长,
相信,终会迎来曙光。

我不再问,苦难的意义何在,
因为答案早已深埋心间。
就像种子在黑暗中挣扎,
只为那一抹破土而出的绿意。

嘲笑我的人啊,请你们静听,
我的悲伤不再是软弱的表现。
它已化为力量,温暖我心,
告诉我,一切都将成为现实。

幸福并不遥远,也不难寻,
它就藏在每个微小的瞬间。
只要心中有爱,有光,有希望,
便能触摸到那份独特的甜。





不骂我,却拥抱我的人,
眼神藏着深深的悲悯。
我问你,你为何不责备我?
“世界没有比你更不快乐的人了。”

你是我生命中的诗篇,
寂静的夜晚唤醒沉睡的情感。
你是我灵魂的庇护所,
风雨交加的日子为我遮挡风雨。

旧的悲伤,像迷雾笼罩着心房,
却逐渐转化为平静的欢乐,
像清晨的阳光照亮沉睡的大地,
从悲痛到欢乐,从痛苦到平静。

你说,什么更好?
廉价的幸福还是崇高的痛苦?
痛苦让我更深刻地感受生命,
让我更真实地存在。





人,总在夜深时,
对着镜子,诉说痛苦与失落。
卡拉·玛佐夫兄弟,
也曾为此泪流满面。

世界,荒诞而真实,
建立在这片沙漠,
也建立在你我心间,
没有它,我们如何存在?

强迫的劳动,无尽的循环,
苦役中,失去了飞翔的羽翼。
这不是人生的全部,
却让人感到窒息。

孤独的个体,
被迫在集体中寻找温暖。
但心中的火焰,
能否照亮这漆黑的夜?

繁重的劳动,
被称作苦役的标签。
不是因为艰难,
而是那无法逃避的命运。

痛苦,如影随形,
有时比失去自由更加强烈。
但在这荒诞的世界里,
我们学会了如何去爱。


十一


当然,有苦难,
但生活,是实在的烙印,
不虚幻,也不矫情。

苦难是生活的调料,
没有它,生活便如无味的素食,
教堂的礼拜,冗长而乏味。

神圣?或许,
但缺乏情感的波澜。

《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箴言,
是智者的提醒:
爱,是解救的钥匙,
是脱离地狱的羽翼。

什么是地狱?
是心的荒芜,是情感的隔离,
是无力去爱,是冷酷的边缘。


十二


在繁华的都市中穿行,
心灵是善与恶的竞技场。
卡拉·马佐夫兄弟们啊,
请握紧手中的良善与真诚。

别忘了那些无助的眼神,
别忘了那些无声的呼唤。
即使世界让你心灰意冷,
善良的心,始终为你点亮灯盏。

当夜幕降临白日的喧嚣,
当命运抛出无情的玩笑。
我们是否还能心系彼此,
共同抵挡寒冷的北风呼啸?

当泪水滑落,浸湿了枕头,
当希望之光逐渐暗淡,
我们是否还能为他人感同身受,
用温暖的手,拭去他们的泪痕?

愿我们不被世间的纷扰蒙蔽,
愿我们始终保持那颗初心,
在白夜的尽头,寻找光明,
让爱与善良,成为永恒的歌谣。


十三


这世间的悲,真有如此凄惨?
走过树影,婆娑如画,
心头不涌起幸福之感?

爱的暖流中轻声细语,
倾诉无尽的情感,
快乐是否在心间驻足?

高空的星辰,
映红了半边天的朝霞,
冰冷的心,也会感受到温暖。

青草蓬勃,
鸟鸣宛转,
美好就在目前。

爱人的眼眸深情如海,
倾诉无尽的爱与期待,
仁爱、温和、同情的诗篇,
如药物灵验,治愈心的创痕。


十四


为了那些深爱的面庞,
安宁、自由,良心的呼喊。
恻隐之心,是心海的灯塔,
在风浪中指引方向。

在旧货市场的叫卖声中,
我们是否已经出卖了灵魂?
为了片刻的安宁,
我们是否已经舍弃了良心?

白夜的每一角落,
都藏有光。
爱如热烫心,为谁守望?
跳动的频率,向你倾诉。

地球上,痛是爱的模样,
我们带着泪,深深去吻。
这颗心,渴望在苦中航行,
不愿在另一个星球重生。

守望星空,遥想彼岸,
是否也有同样的月光?
眼泪滑落,映出星辰,
照亮了离别的方向。


十五


在灰暗的黎明中,
我凝视着苦涩的命运。
人生,
不就是一场漫长的苦役?

在拥挤的都市,
我在孤独的角落里吟唱。
痛与苦,
是否就是我唯一的旋律?

痛苦的深渊中,
仍能找到自我。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当我拥抱痛苦,
痛苦便化作羽翼。
让我飞翔,
在风雨交加的夜里。

我痛,
但我更自由。
我苦,
但我更接近天堂。

谁说人生是苦役?
我看见苦中孕育的甜。
痛苦与恐惧,
只是成长的催化剂。

把生死置之度外,
我就成了无畏的勇士。
战胜了恐惧和痛苦,
我便是自己的神祇。

在苦涩中寻觅,
人生的意义何在?
万千痛苦与挣扎,
灵魂在抽搐中裂开。

我坐在塔的阴影里,
静默地观察着太阳的舞蹈。
即使太阳暂时隐匿,
我仍坚信它永恒的存在。

因为知道太阳的炽热,
不就是生命全部的意义吗?
痛苦与恐惧的深渊,
唯有直面才能解脱。

当一个人认识到,
自己是傻瓜的那一刻,
他的心灵便获得自由,
不再是傻瓜的囚徒。

当我们战胜恐惧与痛苦,
我们便超越了自我。
成为新生的灵魂,
也许就是那上天的神明。


十六


金钱,专横跋扈的权力,
在世间,挥舞着无形的剑。
平等,最高的追求,
却被它,轻易地操控。

贫富,高低,尊卑,
金钱之刃,将其一一抹平。
权力、欲望、恐惧与希望,
交织在金钱的游戏中。

人们害怕,新的一步,
每一步,都是未知的旅程。
害怕改变,害怕新事物,
在安逸与恐惧中摇摆不定。

空话,我曾说过太多,
如泡沫,破碎在风中。
但不做,也许是另一种空谈,
世界在变,而我仍在原地踏步。

拒绝了上帝,就崇拜偶像,
木头的、黄金的或理念的。
我们成了自己的祭品,
在虚无的庙堂里祈祷光明。

在生命的剧场中徘徊,
灯光下,是怎样的光影交错?
有人说,人生是场苦役,
罪与罚,交织成歌。

背负着各自的罪责,
我们寻找那未知的真谛;
在心之死屋中,摸索,
期盼,光明的出口。

上帝与魔鬼的角力,
难道只在我们内心上演?
为何战场如此之近,
近得让人触手可及。

人生的舞台如此宽广,
我们都是演员和观众;
在悲欢离合中寻找答案,
也许,真谛就在心中。


十七


即使前方迷雾重重,
幸福遥不可及,
你仍需坚信,脚下的路,
是通往光明的旅程。

谎言的荆棘,绕过心门,
真实的你,无需伪装。
每一步,每一息,
警惕虚伪,勿让它生长。

内心的恶魔,若隐若现,
你无需害怕,勇敢面对。
洗净心灵的尘土,
只需承认,无需遮掩。

恐惧是黑夜的暗流,
在爱的海洋中涌动。
积极去爱,不畏畏缩缩,
错误只是成长的痛。

那幻想的爱,如梦如幻,
急于求成的泡沫。
而积极的爱,是深沉的海洋,
耐心与工作,织成歌。

终有一天,你会到达彼岸,
看见那奇迹的瞬间。
那是上帝的馈赠,
是你勇往直前的奖章。


十八


让往事如烟飘散,
旧世界在背后渐远,
割断一切丝连,
不再回首,不再留恋。

新世界在前方召唤,
每个脚印都充满希望,
拥抱未知的明天,
开启新的篇章。

人性深渊深不可测,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笔触独特,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震撼心灵,令人叹服。

人生经历千差万别,
每个故事都刻骨铭心,
在心灵的角落里沉淀,
形成无尽的能量。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智慧,
如同明灯照亮黑暗的路,
他的能量密度之大,
让世界为之震撼。

在这新世界的旅途中,
我们带着前人的智慧和力量,
继续探索、成长和蜕变,
迎接未来的无限可能。



注释:标题为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法语:André Gide,1869年11月22日-1951年2月19日)语:读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一件终身大事。
发表于 2024-2-13 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呕心沥血的读书和写作,呈现了诗人的价值观。这一组语言舒缓了许多,好读!问好严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13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24-2-13 00:46
呕心沥血的读书和写作,呈现了诗人的价值观。这一组语言舒缓了许多,好读!问好严观!

谢谢怀斯关注品诗 遥握 祝佳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14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上次读过的一首比较长的诗,感觉还是收获了一些语言的瓜果的。
一些后朦胧诗却不是这样的,进去后就被各种方位、奇光异彩词语搞得晕头转向,跑出来后,头还晕着呢。记得有个年长的朋友每次去他那里吃饭都是五六个菜,吃了半天却不知道自己吃到了什么,越吃越饿
转了几个地方,我知道“问题”不可以发现太多
因为还想有点收获,不能白跑一圈,故来此休息一下,希望没有打扰你,或带来不快。
写作辛苦,祝成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15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泽飞翔 发表于 2024-2-14 23:24
记得上次读过的一首比较长的诗,感觉还是收获了一些语言的瓜果的。
一些后朦胧诗却不是这样的,进去后就被 ...

同感 祝创作丰收 新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2-24 23:0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