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楼主: 千山雪

非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山雪 于 2018-1-20 07:21 编辑

2009年,诗人草根主编的紫月诗刊收录了《非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2-20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英国著名思想家伯林是这样评价这种思维的:“没有什么东西比这种信念更有害:某些个体或群体(或者部落、国家、民族、教会)认为,只有他、她或他们惟一拥有真理,特别是那些关于怎样生活、成为什么与做什么的真理;而与他们不同的人,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邪恶与疯狂的,因此需要抑制与镇压。相信只有自己正确,这是一种可怕而危险的自大:拥有看到惟一真理的灵眼,而如果别人不同意,错的只能是他们。这使得一个人相信对于他的民族、教会或全人世人类,存在着一个目标而且是惟一一个目标,只要这个目标能够实现,无论遭到多大的不幸(特别是就别人而言)都是值得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4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山雪 发表于 2018-2-20 13:17
英国著名思想家伯林是这样评价这种思维的:“没有什么东西比这种信念更有害:某些个体或群体(或者部落、国 ...

是的,历史血泪斑斑,心灵承受了太多的苦难,这样的秩序还要持续多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山雪 于 2018-7-7 09:24 编辑

“天地之心、生民之命、往圣绝学”,是否还能在我们心中激起共鸣?

问好含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山雪 于 2018-4-2 09:13 编辑

"这是一首非常适合朗诵的诗歌,音韵齐整,节奏明快,情感跌宕。
二十多年前的诗歌,依旧感受着一种时代的力量。
问好!"

这是诗歌报版主风雨如磐先生八年前对<<非经>>的点评,每每读来心潮涌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8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山雪 于 2018-5-23 06:33 编辑

黑夜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但黑夜并不能染黑我们的心灵,而谎言却是世上最高效的心灵“染黑剂”。现实中,人们用真名说假话;网络上,人们用假名说真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山雪 于 2018-6-9 05:15 编辑

鲁迅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他们才是中国的脊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容之函 于 2018-8-9 10:32 编辑

我看到的事情和你们看到的是不一样的,想的也不一样。我觉得那时毛主席就是担心老百姓,又会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他说为什么农民不能单干,那样就会出现有权利的人剥削他们的情况(大意),这句话会对不对呢,别的领域也一样。至于文革是被坏人利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各抒己见,问好容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山雪 于 2018-7-14 09:11 编辑

如果我不写诗,我的人生都是亏本的,但是就因有诗留下来了,所以我头发白了算什么,牙齿掉了也算什么,因为我已经把那些失去的时间,都储存在诗里了,诗是我的另一条命,这条命已经超越了时间,超越了生死。——《让人性之光不灭的只有诗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山雪 于 2018-8-9 03:03 编辑

‘’一位多年不见的初中同学,热衷“诗歌”创作,常写一些准鸡汤的糖醋大作,或不痛不痒的作文式晚报体(散文分行)诗,投稿给朗诵平台用那种扭捏作态假声朗诵,四处转发,包括同学群……
我跟他说,时代痛楚不堪,生命脆弱而被践踏,这年头,写这些不痛不痒的东西毫无价值,不知道有没有得罪他。‘’

这一席话说得真好,高屋建瓴,醍醐灌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老百姓,看到的知道的,好多都是表面现象。那些写朦胧诗的诗人,那时劲头多大,无非是自己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现在看到这么多贪官,人又重新被划为三六九等,怎么都不写了。现在农民确实富裕起来了,但地位呢,是在提高吗,为什么没有人替他们说话。文革错了吗,无非戳痛了某些人和某些集团的利益,被坏人利用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8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刚解放那几年,有人就偏向那些资本家,毛主席坚持向着工农,干部家庭度荒一样没有米吃,一样吃野菜。我记得度荒时,我叔叔到我家住着,我妈妈刚和我奶奶提了一句粮票,我奶奶一口唾沫飞到我妈妈脸上。我那时7岁,问着我奶奶,你疼你儿子,怎么不少吃点。从此她恨透了我,1970年对我说,老家来的人回去都说你好,我没吭气,我心说,世界上的人都说我坏,我也不怕,我不能让你欺侮我妈妈。我要是遇到这样的婆婆,唾沫星子喷到我脸上,我会扇她,怎么洗也是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上的今天】1966年8月9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发《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一场史无前例的民族灾难、人类浩劫由此拉开序幕。整个社会上下,价值扭曲,大跳忠舞、武斗成风、妖雾弥漫、人民凄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哪没有坏人啊。我是喜欢那时,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尽管穷。那时也没办法,牺牲了那么多热血有才有志之人,不能再把政权拱手相让,蒋介石留下那么多特务,边防也不安全。只有用钱去买百姓的安宁,战争和朝鲜战争牺牲了那么多人,国家刚刚复兴,要想众多的农民富裕起来,不是几年就能实现的。但那时的工人生产,农民种地,收获的是实实在在的。不像现在,年轻人上税养活老年人。那时下乡也是变相失业,也比父母下岗好吧。那时武斗的是少数人挑起的,坏人总是以形形色色的面孔出现。现在生活是好了,但这是时代的进步和积累,那时看病有个三联单就行,孩子14岁就分给第二间房子。看着现在的贪官,就是文革失败造成的结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1-24 00:4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