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154|回复: 14

整理部分旧作,储存这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7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结痂的幸福》

1。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一纸犁铧,正审视你遗落桃园的余骇
残缺的裸露,是长亭外挥不断的浓雾
是浓雾里,幽幽飘荡的叹息

垂下暮色,你的黑发缠绵于此
不愿散去的凄凉,深深还以深深
一个灼热的烙印

你的吻是如此清晰,你唇上露珠丰润
倒映一株莲藕,歇脚,嬉戏
蝉鸣如嘶,如栖息心尖的薄刃

2。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

囚你神思的,那只浅樽
只盛开薄荷的清香,一阙情意迷乱
你倾斜在罂粟的叶片上
如蜇伏于肌肤上的痛
久久沉默,把几座山峰的召唤都错过了

你胸腔内燃烧的年轮,烧焦舌头
一截死去的列车,从第七根肋骨翻下山谷
谁可曾看到回旋的余音
扫落山巅上的孤独,扫落瀑布舔尝过的忧伤
那飘泊的灵魂,是否停留在爱人手心
攥紧颠覆相思的体香

要去了,千里之外
披风沙,拄流水。漫山遍野
展开杜鹃浸红的箫声

3。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夕辉落满山坡。猎猎寒风
切开眸子里蜷缩的余光
噼噼叭叭,掉落的
竟然,是一地顽皮的红果

惊诧之间,菩提树已铺天盖地
远远的,战袍飞舞,径直把你推过来
草儿静下来,风儿静下来,连那跳跃的
体温,都颤颤发呆

4。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抱你,以汹涌的波涛之势
轻轻拂去喜悦里的哀伤
拂去你眼角的疲倦
在碎裂声中
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溢出体外

伸出我刻过碑文的十指
触摸你额头瘦骨嶙峋的山岭
当冰凉把身体打穿七十二个洞
困于磐石之下的根须,横铺东西,纵阔南北
凡是有你脚印的地方
都埋下一粒种子,葱郁一片天空

5。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不是柳絮,却纷纷然
与大海唠叨了三十个春天
不是芦苇,却摇曳着躯体
泊走几千里荒芜

收集着岩石里的声音
日复一日,在虚拟的城堡
饮下无数晨曦和黄昏
在五味子搅拌的岁月里
一茬一茬,割去的思念如草枯了又生

茫茫田野,你是一幅最昂贵的图画
暴风雨过后,我把心碾成粉末
小心翼翼,修复被季节划破的地方

6。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敲击过岩石的坚韧的手,在枫林里
触摸过火山的激情的手,在寒风里

现在,从腋下抽出夏日的雷声
不断鞭打废墟上沉寂的灵魂

死去的城市,花香也相继死去
与你肌肤相配的色彩,在麦地

怯生生站着的绿,距你遥远处
一些符号高涨着耸起胸部

迫不及待,流淌的汁液收揽你的旧梦
杨柳扶着缄默了几年的词语,醉倒在你门槛边

7。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听一听墓口的喧哗,我醒来了
月光的手指多么轻柔,轻轻地
剥去我黑色的外衣

去年的那杯酒,含羞欲滴
里里外外,除却山巅醉了,便是
风雨飘摇,指间拔动的婆娑醉语

没有谁能抵挡,悬在眼睑的红蜻蜓
呼之欲出。此时我应该虚构一场幸福
沿竹节而上,等你,亲昵地喊出坟茔里的娇蝶

8。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呯”的一声!

梁上颤音乍现,莽然飞落的两条水袖
宛若不经意凌空闯来的银光

等它扶地而卧
台下空留一片唏嘘


《半爱半巢,半心半巢》

之一
1、
不大不小,有一个空间可以容纳
我疲惫不堪的心肝
树枝洗掉身上的亮光
拔出黑夜来临前射在身上的绒毛
(那些尖尖的刺,那些曾经的相依相偎)
它这么做,只是为了减少我的恐惧感
然而,它必须这么做
上帝派遣的使者,背负沉重的包袱
我再次退回壳内
这一次,迎头而上的应该是
心,或者蜗牛

2、
顶着什么,不如忘记什么
像佳期
(世上并没有佳期,如果说有
那是两个自我反射
之后激发的战争)
像高杯酒
(适应某些人群,或某一群人)

3、
他们说,会摸到你的心脉
一向如此,他们的话所含水份的比例
就像四两豆腐与六两注射液
现在,你的汗腺能析出多少结晶?
从你的泪痕中,能提炼多少尊贵?

我站在你身边,明显
感觉到,地壳的震动线击穿
他们的口舌,尔后抵达
是我的心?是你的心?是他们的心?
一直,晃来晃去

之二
1、
今天,不再
借用别人使用过的天空
没有充足理由
让我磨平你的脚印
灰暗,牙齿上的
一颗即将脱节
即将与生产隔离
的黑斑,本与世无争
却和你有着扯不断的关系
像假牙,不愿自定义与生存唇齿相依
然而它的底色,一遍一遍被
一群自定义拥有高尚风格的劫世之人
加工、蕴色、胶合
我不是你的假牙,不可以改变刚硬的力度
也不是为你垫高脚板的厚茧
不可以让韧性借故改朝换代

天空下,我融于蓝色
恰如其分的柔韧度,刚好
说明一切

2、
平形之夜,与立体无关
但离不开人性之间产生误差的矛盾
毫厘之差
语言摇晃之差一厘米
肌肤碰撞之差一毫米
酒杯失态之差一厘米
词性交尾之差一毫米

平形之夜,与立体几何有关
你月色之下,她在刀光剑影中
月钩之美,挥洒自如

3、
上升的是细雨
下滑的是人生
整个夜色, 在你的描述中
略显头重脚轻

细雨继续在上升
漫过你的眼潭还在上升
睫毛的刻度,已经够不到
人生所能容纳的尺码

静静地,你把自己抛在
一个坡度适中的位置
你说,这是你编排的一场
情节之外的短跑

4、
八月被雨水冲下堤坝
许多动物站在灵魂外面
听八月的哭诉
可这又有什么可哭泣的呢
人有什么可哭泣的呢
人被“改良”
成遗体或者尸体有什么可哭泣的呢

无论是谁,都只是
自己创造的裂缝

之三
1、
四处窜风,这扇破窗子
放逐千万双眼睛
与诡异贴面流浪
我的情愫啊,如雾
如乱蓬蓬的草
风在草尖上恍若雷声翻滚
披战袍架火轮穿越它们的掌纹钻进它们的空地
浩浩荡荡滔滔不绝那些杂音
震耳欲聋的声音
像碾谷机压过胸膛
遗漏了一地银光

2、
毫不避讳什么
在柳树下,在八月即将赶走它的行程时
我们集体钻出酒杯
像蒲公英无序攀飞,像纸飞机制造损失
经济的、物质的
酒杯里装不下多少客套话
夜空荡荡,暖不了你的心窝
你说出准备说出的
我却抵挡不了这来自塞外的严寒

3、
要醉我们就一起醉吧
不不不,这样就自私了
瞧瞧月光,多么慷慨多么激昂
我们身体下面银水淙淙
时光瘦了,舔着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毛孔说瘦就瘦了
今夜不属于别离,今夜没有笙歌曼舞
我们倾心交杯酒,与天旋与地转
生活如鸡尾酒,尝百味惊涛骇浪
生活若紫藤椅,品千名世俗人生

之四
1、
崎岖的,陡峭的,险峻的
一个名字,在一个名字上舞动的身体
一个躯壳,在阴暗内部预谋,命运节支

我常常隐身于此
并把人生的节奏深深地刻上皱纹
这不代表老,老字后面
一连串崭新的面孔,手舞足蹈

2、
晃动,再晃动
你总是不断地命令自己的附件
做出各种各样奇形怪状
的表情和动作
还活着吗?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是否
局限于个体工程之外

3、
劳动者有劳动者的期待
革命者有革命者的希望
劳,在为谁而劳
革,要革去什么
守望一群石头比黑夜来临更为可怕

你总说这样的话题
从来都没有答案惊动你的牙齿
夜深的时候,你会坐在比夜更深的地方
渴望风,把自己捻成
无数根细细的绳子

4、
更多情况下,我们与夜的关系
要比昼密切些
当夜呈液态的时候,我们
是它固化的婴儿
当夜以气体的形态出现
我们是一个个跳动的星火
多么美好的梦啊
一缕风,一抹月光
我们在镜子里自由流动
然而,一旦走出镜外
昼就是一只猛虎

我们全力以赴
想着虎口脱险却总是险象环生

之五
1、
圆形季节,里面淹没的呼吸
黑色笔筒黑色毛发在黑色世界
它们很有礼貌
站在背后,为你
梳理黑色情绪
时光向下,土壤铺平自己的身体
当那些突起的裂缝碰撞到你的手指
灯光就患上残疾

2、
十字架架不住懵懵懂懂的热情
陷于决口
一片叶子站在月光下面
它想
与十字架对话
想把储蓄已久的激情
上移一个台阶
有一个神色无光的男人
藏在它的影子里
轻轻掸去
词语上的灰尘

3、
像自由一样飞翔
像光明一样闪耀
像风浪一样表演
像生存一样排队
像死亡一样列席

这是已经熄灭的夜晚
还是,蓄谋战争的黎明
一杯暗含坏笑的星盏
把她托到杯沿
绯红,溅出她的脸颊

她说,这是她命中的链子
一环套着一环

《短暂》

@洼

穿越你双眸,所击中的
一群飞鸟,黑压压呜声一片
我感受着
来自深处前所未有的痛
而你,浑然不知

@池

茫茫然,夹杂在纷飞的大雪中
心如同半空一粒尘埃
站在雪的世界
我的心却不能归于这个世界
回眸处,曾守望的地方
奕奕成空

@溏

粗糙得犹如秋风划伤的叶子
我将离逝的血管
整晚整晚守不住一句叮咛
与河流无缘,却泊于河流之上
时光隧道像一匹饥渴的白马
我的血液,日渐枯竭
发表于 2013-3-17 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入自己的内心跟剖开外部世界的内核,应该都是诗人所关注的,阿尔之后,我把红烛这个也置顶了,大家都来读读,说说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7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多情况下,我们与夜的关系
要比昼密切些
当夜呈液态的时候,我们
是它固化的婴儿
当夜以气体的形态出现
我们是一个个跳动的星火
多么美好的梦啊
一缕风,一抹月光
我们在镜子里自由流动
然而,一旦走出镜外
昼就是一只猛虎

我们全力以赴
想着虎口脱险却总是险象环生

——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7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的时候,你会坐在比夜更深的地方
渴望风,把自己捻成
无数根细细的绳子

——女性的,细腻的,再一次在你的诗行里澎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7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半爱半巢,半心半巢》更抵达内心的深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7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柔软,意象丰满,问好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8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总体而言,我更喜欢前面两组长的。诗歌中个人感受的深入和个性,有目共睹。我想要提一下的只是:红烛对语言的掌控,它在前面两个的差异性中它自呈得多么的好,一句话,能文能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8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雨霖铃真是隽永,可以编成电视剧了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9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能节制才有真正的放开,来学习妹妹的好诗,顺问安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4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天放 于 2013-3-17 18:04 发表
深入自己的内心跟剖开外部世界的内核,应该都是诗人所关注的,阿尔之后,我把红烛这个也置顶了,大家都来读读,说说吧。


你的解读也是一针见血,感谢天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4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霜儿 于 2013-3-17 19:36 发表
更多情况下,我们与夜的关系
要比昼密切些
当夜呈液态的时候,我们
是它固化的婴儿
当夜以气体的形态出现
我们是一个个跳动的星火
多么美好的梦啊
一缕风,一抹月光
我们在镜子里自由流动
然而,一旦走出镜 ...


谢谢霜来读!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4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霜儿 于 2013-3-17 19:37 发表
夜深的时候,你会坐在比夜更深的地方
渴望风,把自己捻成
无数根细细的绳子

——女性的,细腻的,再一次在你的诗行里澎湃~~


有时感觉,如果我们俩的写作方式能相互融合一下就好了,喜欢你诗歌里的柔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4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霜儿 于 2013-3-17 19:39 发表
《半爱半巢,半心半巢》更抵达内心的深处~


再次谢过霜儿,抱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4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鱼飞蝶舞 于 2013-3-17 23:38 发表
语言柔软,意象丰满,问好你!


谢谢鱼蝶,远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4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1。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2。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
3。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4。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5。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6。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7。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8。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3-1-29 00: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