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591|回复: 291

《太阳出世照东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3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楚山孤 于 2017-6-4 15:07 编辑

《……………………》

《巢掠动》(修改稿)

阳光干干净净   巢像一束另类光芒
影子的飘动让鸟惊叫起来    开阔地带的想象
是你目光任意一种缭绕   月亮用暗香涂抹天顶
云也只代表一种手势

中午忽然降临    明暗相间颜色来自鸟身上羽毛   母亲目光几乎与天上云层相接    孩子想象在贪念中升起   
屋和门的朝向是一声声鸟语    人行走在语言背后   
山上茅草用过旧颜色挑逗着你希望

巢取走    惊喜声音仿佛源于屋檐上那一阵阵吹来的风
溪水潺潺流着好听声音    鱼影和鸟巢,这时空中两朵花两个对立点
仿佛成了此时连接孩子欢喜的两个极端    时光深邃而悠长

和树绿色渴望缠绕在一起    干香指印辐射过蛋温
母鸟的目光还定格在云层树上    其深情,由长势中的茅代替   
和仔告别     它无奈地行走在风的背面

时间滴穿檐层厚度    寂寞夕光照出水洼
也照着孩子贪念中那滴涎汁    之后一切事物如初
茅风弯弯拱拱比取走鸟羽轻    那栋屋檐在母鸟看来
仍相对于人间水流静止着    山川葱绿就有水汁跌落声音   
叶子在取走的巢空白处显露过去机密

时间像一枚死死烙热的,来自气息上固化分贝,温馨
没有笔书写时候一切让大地上水流和旨意代替
鸟又飞回树上了,巢又筑起了   天空里朝向云层的
是它的暗语    而巢里的蛋似乎是永恒的

《大地的颜色》

《鸟飞起来了》(修改稿)

早上刚刚退去   果子和松树的蹦高
就有了时间存在的生气   

这里无处不在隐藏的绿色发出嚣叫   
如果你觉得空气干爽    随便在想象中
就撕下了一条叶子伸来的脉摶        

不要说话,鸟朝你飞来了   如果仅凭语言也能分辨它们   
尘世中我们的身姿便会自动旋转成一条条道路的方向   
石头散发干爽后的沉默    土、羽处目光肆意捕掠   
遗落的种子就如你看到过的那个春天   

音乐飞泻    再生嫩芽绿绿的光泛入红土
它任意的命名让蚁流显得清晰   在匆匆时光背上   
人掠过的颜色仅能从语言侧身透入   风扪住眸转   
中午侥幸逃脱   陈年松果发出嘎啦下落声音   
小小红花他她发觉,此处仍然不富天上酣畅   

然而只有阳光、鸟嗓是不够的   歪斜石子寻找人和动物出处  
母亲在坟的纹理中    发觉远方劳动如山之号子   
寂寞的花、无人处的花   许是渺远人间标语和那一轮窗上白月   

你还没进入夜晚   炙热阳光把衔接的下午烧穿   
天空其实是一片巨大叶子   当阴云悄然袭来   
大地上的雨叩打出叮叮咚咚韵律    热爱坟墓泛出冷光   
远处父亲沿喘息病的线路走远    再看不到文明的香气

《流程》(修改稿)

鸟语碎  花开过不再温馨
阳光明白铺于远  松针柔软
果比光悄  想象天梯样子
水潺声赶在鸟语和脚步前一段设计早餐
射出的绿意稍稍斑驳  它此刻蹦在了小石子
花纹上面  春意盎盎茅草卷岀内心环形海
露珠像歌子动过嘴唇    蝴蝶翅运用着炊烟和村庄想象
试图远远描出露水滴转星光容颜和某种静美

支开蜻蜓和着露水旋律产生的声音
蝴蝶此时每一秒的朝向都会随翅灵活地变动
浓热阳光在这里的辐射让绿色在时光的打磨中尤其精致
一些近处无人光顾绿苔在翅下转成青色

时间是一面精致的海呈现温暖光辉
自然是多角度反射的立体镜子  上面仿佛有许多无形眸子
随太阳冉冉升起   暗语旁边是狗挪动线条和留恋夜记号
而中午过后的时间段在果旁的脸悠远而俏丽
云朵上天庭暂时缓缓收去夜的古怪符号

《在山嗜静》(或《小而绿的生机不只这夜月光》
        (修改稿)
鸟语白得让你目光无法逼近   
存在着的是那棵树   它在花掩映中   
时间在玑珠碎碎响声中现出   
免子咬噬过的绿仍盈盈的    一些梦掠过湿水   
风在绿叶眼睫旁十分生分
想象中白太阳真像隐语   

解开丛丛叶子气息与刁钻界面纠结   
绿在继续铺排 绿在继续微笑
响过夜月试图挨近它们小脸   因月光前一段时间没来过   
增加动量爱在树顶挂着   月明白叼着的梦仍热手   
青春每增加一分   花总以苞身段长高只偶尔保持蹲姿   

这里无处不在松针添了些衬托   曾经柔软过的它们其中一根在毛毛虫引导下跳过空白干爽处   
这能提示人汗在痒,暴露在面前光斑十分俏丽   
因总觉影太靠前    不明处流萤光只在背后转动   
小小流程让还在开一朵朵花的微笑映照着行走中的人   

山中   随手可拾的是那些你看旧了的目光   雁有   六六王野果有   
从升上一半感觉中即发声的枝有   
它们目光在声音浸泡中时浮时沉
随意扪紧一支绿   却听摑一声
像某处整个大门让打开   其实你此时锁紧在一种相当于房间似东西里   
那就是你身体的肌肤  身子是你自己的谜    身体成谜符号   

轻轻把手往上掀    让光分出路数   
从前阳光照过此处   让光说一会有响声的话吧   
谗了时吃让它头颅过过夜一枝野果   
它们沾夜露    美的感觉和果香比     
发觉人生是真美   

月亮就要下山了    它从大雁鸣声中支开露水   
树隙里白月光如清澈水    在目光运载中却老觉冉冉升高   
鸟高月当静,看这一片天时   你此时会重归深沉     

厚重动着你步子   在生命延伸远方
去和早起母亲告知一声   母亲昨天才折了唐诗中一支茱萸     
父亲睡意定还浓浓的就像果汁上流动水代表幸福     

再抚摸一下那棵你关注过的树吧  用热情    用目光   用太阳远远辐射过的那种俏丽   
转过身来  隔着白白石小小蚁   
淡淡红土曾经贪念    我们做个朋友  
就这样和未曾见过面的你迎着晨风握握手

《夜释放》

昼形成小小螺髻 夜释放心情如释放自已囚着光芒
岁月匆匆如草 风淘走花的呼笶
颜色对面住了一个小小矮山 那里有草、有羊、有树还有犀牛角
转动光芒 认清坟曾拥有清晰
说过的话仍延长一条小路

父亲从这条小路走 成为山上的坟
他的欢呼止于炊烟止于肉躯
时似空了 母亲窸窸擦动声让父亲止(有)呼气
它释放热在时间粘结 成为一朵明亮夜月
像家的微笑 父亲又有重新欢快
这地狱像花的开放

掀开山角 坟堆呈丛丛幽暗后水色
它的脸侧时间风一样快 又风一样轻悄
俏丽那张张笶容已不在露上滴落 时钟滴滴答答
搭上轻轻粘贴脚步 小小舟摇荡对面大海
我的父呼唤山苍苍野茫茫 欢快水面从夜底滚入海水

重新活过 就如从第一天开始
母亲亲热拉了一下手 父亲的吻如皱纹
快意地畅达于对面水流 接近小草之呼
喊一下水鸟 橐橐橐竟然发现树上苍色如小巷一样长

止短欢快免得容颜老 这时间外的坟仍在青青草旁
母亲洒下水和露珠 从目光中穿过
夜与苍苍果子又一次徐徐降临

父亲与母亲对穿时空的爱巨大而稀薄


《背对容颜》

你说过 时间就是风
你的容颜转动(出)清晰的螺(形) 我的欢快比檐低
让饭香蒸热 我们将共拥一个家

是儿子呼唤让容色过滤 就像你对转我家屋后的风
山体宽砖屋檐燕语 你我从人手中互拉过
看见你的裙子 我真想扯一片荷叶盖住目光
因为你夜晚的萧索总如时降临

说说唧唧哝哝悄悄话 我们唇热清晰而干净
因为月光明白坚硬 正如小石子在家旁看清我所有(搜索)目光

鸟飞翔 天空似乎也在飞翔
若我们肉躯能飞上时空最远 时空外我们哪一天能再唤下那声熟悉鸟叫

成为容颜 我们重新再老一次
互相紧紧挨住 让肉体中或光芒外光顾
每一次都和我们此时肌肉一样清新
我们爱我们恨 但我们永远永远会在一起

《你找到立足世界的一个点》(修改稿)

一根木桩轻松地插在田水中    草柔软地向着风   
田埂飘荡谜语随着鸟声放大    阳光轻轻松松照过来

松在山上松针在地下    落于露水的坟靠近兽呼吸
山里不时呈现雾气缭绕景象   母亲的存在让一些事来得更自然
当花开出窸窸窣窣声音    上山孩子把梦中景象移植过来
一个多皱老人在被遗忘野生植物旁发出新芽    父亲脚印晃荡着昨天暗示
而天上供想象的月亮可随意让你想象成裤裆下那泡尿

当新的一天喷泼而出    年轻男子会坐在树旁大笑
你这时忽然把一小片自然垫于地上    让干干净净身子散发
鸟羽毛和流水信息    你在迈入门槛上随即弄出很响声音
你找到了立足世界的一个点    就像先前那片自然

《而我的性格比蕊短》(修改稿)

纯水之上    人间颜色
风无名分   也有名分
清新鸟影扩宽自然
蝴蝶一动身体在春天清晰起来
露滴和着光芒   抚摸声如水流
叮叮咚咚起起伏伏

韵抹厚哑默与凝重    夜无零头   
关起的门呈现缝的形状透出狗吠
圆木上琴音模糊    里外两层衣褶
才锁住残阳    谁既觉清闲又感清冷

纤纤的是花蕊   颤动露水颤动灵性
的是花蕊    像去刻意打动那条
无边无止境的路    容颜的呈现
让花香气更能尽情释放

而我的性格比蕊短   相对于那些花身上
透出的光芒    相对于那些琐碎春风
沐浴过的欢喜    我是片很自然干净的雪   
溶滴于岁月檐沿

无私的草木染上我情怀   天地间月光
正如我的目光    在蕊的香气中徐徐散远

《其实:月语》(修改稿)

其实,你又何必   脸丛丛有雨谱意境
延伸一条河流    山高远的风
云俯身向脚下   所有石为垒语
升或降只在源头    另一片属手符
橐橐飞鸟描山   岛国情仇抵一世寒流
闩住夜虫的门鲜   一纸之弱不为飞
它的胎记陈旧而让月火烘热

这时丛丛云的升升降降   如风来来往往
如你清新过一朵花   如你的隐语

夜无限   横过年与手温度
中秋隔着的年只比一滴泪远  中秋月描尽你我之沧桑
不要说   不必说
过旧丛丛已如那真正开过的花
我们新的未来每一片掌纹都会孵热向上目光
多拾些霜吧   它正如你的泪
如你的无言   如你曾经心慌

再剖尽身边那一坯土
插上你柳阳下的心动
让情越过十二个月浇透水湿热后的那一大半
把衣披起   虽然已过了大半
我中秋之月仍如新衣熠熠  如鸟身外叮叮咚咚山鸣
快   打开你肠肚与年皱折处记号

嘘一下   如小小花鬏上气息
山外的迷雾卷起来世  卷起我这一轮中秋月

月本身也为语   花为瓣骨与石
沉降掠过的一行行新纸把字音译为鹫
每颤动一下睫   正在你此刻关注中
爽尽手风   月清清明明
告诉你下个世纪的事中姻缘

和光为尘  烟山淡淡
梦凫月水月光   颤动如美丽的舞蹈湿过的印记
你在我的语音呼吸之间

美丽的姑娘扎上红红发绳结  唱一首山歌
我用目光打鸟方式俘获她陈腐过旧容
我照亮的镜子在月山上闪烁不定
美尽情赋予的花纹在凳与桌上  共享我中秋
共享这午夜歺   气息在耳鬓厮磨的人耳语内
钻出一新生儿   它是我们的嬉笶砸过的又一种
语录条子   爱一打上白条子
那味新了   只不过这"白”不是世人称谓的"白“
而是我们俩个可听懂的悄悄黑话

唬一声   如飞鸟打开夜天的环卷门
下一个中秋已属虫年的在飞

《时哂》(修改稿)


如果听到时间
阳光此时是干爽稀松的
鸟语像来自远方
莫名的绿色真



光,像光的一种
远方鸡鸣接近你身边宋写体



时间和空间隔绝了云层
你只动一下,阳光下红影沸腾着
去这样接近松塔
松明白如溪流情话



一切源于你目光
夜的想象在露水界面上泛旧了横幅



如母亲昨天样子能画下来
你手掌上波动阳光
呈现回旋风姿势



风说不来,也来
像一位老人钻出他刚说过的话



拨开松顶云层
鸟其实正披着檐字上符号和温香



和光一起诡异
你的脸呈现线条的动感
内心的诡异让松果泛出微笑
就像记忆跟随母亲的呼唤
你小小乳名流动母亲此时身姿
一片绿叶在上面画出你和画眉鸟过去形态



在阳光和小绿叶的动作中
每一个人都是完美过程的再生
你可肆意一种锐利目光
却不可太富心机
不可以让目光太饱满



村庄在远   海无波
虚胖扇形的巢陪你入眠

十一

其实所有鸟语都可摘下来
正如一种檐上意境橫过天层
画出妈妈怀里孩子的哭声

十二

白天的月好美丽
它在吁气后面接近欢呼

十三

我说一声天空形状
鸟这时真纷纷飞起来
它们在运动天空中变幻着眉毛

十四

有风无云时候真好
绿叶在绿色树上面描眉

《十五月亮 》(修改稿)

月亮的脸是流淌的

山后面的记忆呼唤鸟声
每一寸颤动的云层都是五彩缤纷的嫁衣
她们和着月亮光芒
幻变出月亮才有最美最圆眼睛

《鸟鸣中》(修改稿)

它让我在微笶中小成人形    至于水流
化成春光尽在融化    阳光此时干燥   
大地上颜色深黑、深邃    坟铭若染上猩红   
颜色就拉长鸟鸣里呼唤   

你小心走入醉果的家   
把露捧起    不经意碰见火焰色春天一个夜晚  

而我在菜地接近此时月光   母亲就势蹲成一株矮草
夜安静呈现   呈现鸟鸣中的真性情呈现睡容
我把自己坦坦荡荡地铺上眠床    化为鸟鸣里的
另一个梦中我

《天狗吃月》(修改稿)

看见好多水花逃出来与月光一起泛动
像眼翳对面黑球在投放彩色中斑斓

有翅遮了天庭,空空的广宇
传出阵阵嘘声

没有过欢呼

《一鸟》(修改稿)

光一泼洒,人声即起
空中洒落的花让我在影子中拥身

天空就在远   翠绿地穿过草地
细叫正欢呼同伴名

群鸟归山叹山也惊返
大片大片月色拥我睡眠
明月如诗惊动枝之寂寞

《活着》

有人活着 他们充满无尽笶容 他们奔放
有人活着 他们活在生与死之间的劳动里 背负一座座大山

活与死的分别有时无异于酒与血 让人醉于梦幻或醒于脐带切割后瞬间

人间会倾入满各种各样的颜色  让浇铸成赤橙蓝绿……般的生死相随

而 我要活在亚麻色一样世界中 比大红要浅 比嫩黄要深
幸运的是:这种颜色能让我始终保持清醒 我便无畏

《第五部分》

《创世纪》(48首 张平德)

《大地无比》(修改稿)

桃花之雨轻松有了含义 不朽的事
小小春宛成花香 鸟叫孵出
蹦高的豆茎橫过侧沟 水像露珠里的脸
响声让沟摆正 水草在窗外摇呀摇
小泥鳅翻动的哗声

树以巨大无比与天较劲
远岛晃动斑驳 大事物的根须把影叼破
更大事物收集些无所畏惧
而太阳于洼里浪荡 青葱物事飘唳天降的旗

空阔地方留住风向 这种时候太阳会动成小枕头
它看人间景象总在一种气息中 壁里影回音
觉人间事太过于简单 它要长出高高葱鼻
发芽成豆浆里粗枝

石蹦山臃 土裂云远
啸音外一代代太阳的后生沉重
借吴刚背纷纷爬出 天上飞蚣是悟空
巨鸟叼石为光幻 青空与之一诉
革命里的优柔寡断退回到鼎内一缕缕酱油香

一些小盖子揭露出外星青岛 蜥蜴看绿绿人间
贴满花花绿绿票子和幸福 垂涎鼎肉香
终长成果子和骨的样子 仍辐射光鸟和脸渺渺气息

游戏人间 高不过一手掌
大地外的空幻、无比让一切淹滞曾如腐殖质
奔向霜压过的年 释放魔鬼和雪
虚幻中无比幻成光、影、色、岛 颂歌卵石

裹紧你的解放鞋 把大地剩余种子托得更高
霄空云梦 之后虚无得再也看不见人间每一处山岗
田里每一棵水草 树摇
色梦当笃定

《从旧谶到新说,立我中华》(修改稿)

大地宽敞山峰奇倔 孤高的天丛丛烟
人间嚣音齐松 夜月明白
香起清明 坟墓的吱呀有黑音乐的白骨

深入梦泽三春婉转 无月时风蓬松而略显皱洁
盛香的鸟语立于传说 古唐矜吟:
梦魂不知三春月 犹照离人是落花

纷飞三月新明 孤高田园煜煜影子把春插深
欢悦恋旧 她们的娇嬉有三分

歌吟遍洒今天人间 升腾的烟火红了今天岁月
从唐到今颂 我中华于不败传说

夏语隆隆秋隔冬海 伟人们的到来披一橫幅
高风晃字威 根庞大得无边无际
葱葱脸谱长满家族笑语
立从前一段威风扬国之美德
盛夏导弹会把所有淫奸浇灭

和谐中庸 呈现谑语乐乐景象
天下一共 为我中华而统

《解歌》(修改稿)

梦由指转起 鸟动虫风与钟
岛外之雪飞扬 光芒的指引滞于颂
夜无比宽广 东边的旧纹像苔斑
深山里河流 浅草层风流了历史
凯歌中今朝 英雄头颅与花分外迷茫

解开历史与传说 动人歌谣属于一白昼
床檩松散 联宜沉于欢
歌谣深处 魄抚琴
你的过昼不在于那些牺牲与曾经的疼
暝绕河指光 最低笑容仍三分灿烂
水嚣英雄  磁定旧容
叙说的分明处解梦于旧歌 那些转动与吟颂风针
起影自工 云河在隔断处曾与黑暗共舞
昨春照亮了今朝的曼妙

夜处处 飞瀑无止无休
仰观天河 小萤竟宽大了那无比歌颂
山川依然 情仇中旧事
英雄啊 你何必沉溺于过时疼痛

《白月》(修改稿)

无边无际展示一种完美 初春残雪指向昨昔
风吹未来 月玄于天空
夜半沁寒是纷争如云 眺望邈远了音容
压弯雪脊 那人的到来无异于掀起一场低级风暴
风弧后面彩衣飘动 茫茫人海所有指代源于字息

飞身向下 鹭鸟纷纷在飞
三千里白月和五千年情仇 时空淙淙
求证千年 千年更在万字之上
截一段梅骨 所有虚无尽成虚拟
仍然是那些玲珑剔透 仍然是那些铿锵环佩

沉下土 夜虫转须为翅
黑暗如此深沉 几千年坠在几千年之下
穿过白垩纪 巨大手印源于可运动
薄翅的我不在天上  呈现岛国清清晰晰
请重新开发我成新月

《她的嘴唇是幸福,是小鸟,是爱情》(修改稿)

姑娘的衣透明 她肌肤如水
一些天空高过云 这歌季含香
翻遍水草 潺潺水流正属歌春季节
轮廓总清晰

女人涂满小幸福 微笑接近一束青春和花
嘴像天庭

欢唇内是鸟的大海 幸福男人的晃动太逗
她们抿住一段风声 情事里想象欢快大海

歌唱季节明快起来 飞唳声音葱翠生长
在瓣翻处 天庭节气如梯子悬念

撑高花  女人长满的妩媚是男人的欢快
源于嘴唇村庄高了起来 她的日子更清透了

《手语呈世》(修改稿)

韵在人间 天颜无光
大地上事物处处扩廓 风无数
夕阳戏语 花中蕊历历可数

云飞酡红 笑影一梦即无
歌吟照花下缸水 星开放
你起身于花瓣

三月如梦有雪 五月如手鼓
它们降临时朝深夏奔驰 日历如画
熠熠晴空到处充满叶飞的线数

担一纸画符 弱弱书生喝三袖清风
人间的开阔源于天上旧屋

凯歌奏 贫寒的希翼由鸟唳动
情拓旧瘾 翻字为山河一统
掩草径 那些凋落的曾经一一失痕

起舞 天与地小成城外之宇

《无梦不追》(修改稿)

一些过旧总在鼓动你我的旗帜
明媚的花轻轻向天空呈现蕊轨
天如此湛蓝 俯身扶住阳语
鸟飞托山脊 风朝水逝去的道路
冬后的诱惑在碾过石轮

一截一截思绪轻卷眉睫 从光斑泻向光斑
二分流水索取你目光   饰过的鸟鸣落水底
波光折射残春 鸟这时的警惕让天空远得像火

诉说或铺展 门环转动风声
残暴只在天上 埋下无名种
鼓起你的翼 飞翔自有虫声里的定数
细节覆盖花朵巳不在 你与你情绪早连缀成云飞

合上睫 关住门与天诱
厚厚蚕语引入家的氛围 琴与梦一诉

与你对坐 又一个春天把我们伸展为歌
扫尽父亲带来的伤痛


《上溯下纵》(修改稿)

掀开种子情怀 深渊无边无际
生长穿透一束阳光 初秋如此湛蓝
春在秋之上 你的注目像药诱

阳光此时鲜嫩 只要一滴露天地轮廓随即旋开
纷争葱葱茏茏

你坐或升 革新的旧药贴上标符
表象如此广阔 大海在深处
蹦高那些 原罪徐徐返身

生活就像一组词 阳光像一串心境
你的到来暂时会狭窄了一条小巷 面对云烟高天
曾经的注目属眺望 远方之远近身之近
拾起来有歌吟那么疼 止语而透窗
晴川历历水波浩浩 妩媚着色弯月眉上
漏下一刻像手纸

夜里的蓝从低处透穿一束歌的迷茫
匆匆亮亮的你让曾经的欢歌变成揪心吟

《梦蝶》(修改稿)

轻轻扇烟 虫事的延伸指向霜
碗推远风声 让塘水青葱过的窗击叼一山
雁飞载山体 层涟般内脏里面
发现光鲜花儿如露 霜影此刻就在岸上
梦蝶告诉我 不可太用色颜
因为青春光亮 它会拖长你的小尾巴
击穿脚下女人的冷 不用梳
把睫弄弯一点 稍稍撑起大树从前开放过的花

这时候山高高地膨大起来 掩映让蝶梦有了想象中孤独
蝶后来化成一只水鸟

不会无缘由把你载入水舟 幸福纯白地浮动
一朵朵女人体下红狐 在影 在色
温暖地看你怎样展开翅 击天而飞翔

《草原立体图》(看杨望远草原图而作)

《春草原》(修改稿)

香气四溢,彩色流韵   草原上天空竟如这片草一样茸茸生长出来
弥漫歌声浮在你头顶     马之静衔起原本翠绿的这草原
高大的马让小小整个环球看上去只有一只高飞鸟那么大
一栋房屋守在旁边    它弯弯拱拱屋面拱荒吸进全部阳光宇宙
花下一朵小蘑茹就长了起来    不经意刮起的风为一直存在的这片天
修理容斑    你这时的到来,倏忽间让我产生一种要将世间所有爱恨情仇
从时空中分割出来,并抛之脑后感觉

《摄影师在湖边》(修改稿)

你朝湖边走去,静静春光溶化你私语    水涟像梦又像落下星星在那里堆歌
风时有时无    岸边水草爽着春光兀自生长     你对这片芳草定格一瞬的吟颂
足可泛动今夜之梦   

天在你头顶原本就亮着    湖岸周遭总像厚厚抹上了你走动时拖远光影
而很像是用那阳光作火堆而燃亮一间房子    也有人的影子捎带上他们声音
窸窸窣窣直显示

一直存在的自是这片宇宙    有时候静反而让你格外兴奋起来
就像你人不在那里时    一些树根弯弯曲曲地,原先并不想为你所知地,
朝四周悄悄疯扩

(其三 《有彩色帐篷的溪边》

淡香(?)如心在运动 词韵纷纷复活
三月路径跌为鸟羽 光飞翔
旧巢覆柳

春衔于天松之中 柔柔水流
静静和鸟诉说

心慌 在此一刻
膨大宇宙每一根系和家族)

《读静雪诗而作》(二首)

其一 《寓动于静》

梦如歌飘 山雨朦朦
丝丝春云无河 鸟语细极

人之动寓于静 风轻轻听过来
狗叫又停 村庄在下
絮衣飞扬 一些事抚柔我的旧国

其二 《清明写意》

幽远的光 是一径心香
情在人世展开沧桑
孤独的水 此处的风湿透
风向的宽阔里天远地亦蓝
独创的物事鸟瞰天景与地树

指轻柔 失笑的脸晃暗无人湖
岛国曾有涟漪三圈 画你我之哭

(夜风呼呼在响) 白天里阳光仍分外诱人神伤
无人时 巢如斑斓的卵
云天里一只雁 高过幼雏的呼喚
高过种婴怀里的依恋

《想象是翅》(修改稿)

鲜鲜的春光在想象中展开
景依然 小草的回归听凭风声
希望仍雪一样洁白

枝动是飞   天空开始崩溃离析
向天歌   向下展示嘴唇
低掠让飞变为俯视

一些人就势看天空下小槌子

三处嚣烟   风铺排襟怀
两鸟飞叠处忽然合坟

《抚春光》(修改稿)


快活浇透全身   花打开
可看到   深层我落落大方的真纯

圆月如酒   醉了红了天之顶颊
高高松占据了蝴蝶曾有画面
这夜晚尤其像日落之时   清寒的风景里
霁明曾隐隐散落    点点抚慰如落日吻
深刻    透落寞后一段风

抱月光   任凭朵朵春光消融
迷蒙的影透于一截截凫动远草浅岸
春上头绿绿那一滴    似水 如酒
和着月亮体香一起温柔

《中秋月》(修改稿)

有一种明丽让草木心慌
抜动那红河   岸花与岸草粉红又嫩青

载些记忆么   若可弯曲
就去剥开一粒种子   香芯化成飞虹之雨
纷纷淋湿这十月前心惊

圆圆月亮高   而暗淡与粉红谁曾一寸寸注目

《光》(修改稿)

弯曲虹鸟   缝隙狰狞无比
内容之空独美

还有些颂歌未完   青草和蜘蛛的旋转
源于同心一圆    任钟乳石滴滴嗒嗒

弱水里新的含义   是歌春的三月
欢悦不在舌尖之岸

《远山是一种浅色》(修改稿)

隔绝一树孤艳   明丽色彩化作泠
一些松叶接近真实
这山中夜色未被阳光托起

浮动的烟像花   蜂色正暖
小蝴蝶起舞自飞

春天将一滴雨信息递下来   春天肌肤亲近了流水
你波光粼粼的头随后   像岛像沉梦
路远飞峰   村庄言语可溶解
烟火里的人间从气息蒸发
风车的诉说是在谷雨之后

一群群小鸡神气得让冷阳光一照

世事、烟尘和飞羽    回转头来
淡淡的不是远山   是一种冷暖交替之色

《源于欢》(修改稿)

如此轻   花朵一段
水流柔白   欲鸣之鸟说话
人间背后藏尽暗语   水推远那一段山坡
你我高成一方礁石

守夜月  光之匆忙跌落了巢

《我的视线似乎不在这个夜里》(修改稿)

花和飞鸟同身
谁就是那影子在轻轻打我

远方云流的深情犹似我频频关顾
舌,死于裂片之深
沾风又起    我的视线似乎不在这个夜里

袅袅福经触动真身
飞翔的叶子把傲骨滑入欢蕊
春生春逝    云水之乡谁梦牵魂绕?


《心香缕缕》(修改稿)

山萤一朵朵开放
春天模样靜靜贴于水塘

海角天涯是夜晚月亮光    鸟鸣
在鼎香中升高

看,远远的草柔躺成静岗
在马蹄中倒下的人似乎风光无限
他们昔日的明亮就是你我此时心酸处
一截一截距离把心打倒

我依然有薨薨之声里狂燥

《如梦》(修改稿)

丛丛山岭    蝉在唱歌
那些过往穿过人间巷

往事毒毒如酒 饮料白得加快你心跳
人情旧 人与人的欢娱在骨

不问哭声过往无眠    夜中间一灯芯蓝
你锃亮地和梦拥被而相向

《菜花》(修改稿)

笶或不笶 蝴蝶都过于呆滞
明媚地方用手捧起 细碎水流晃动那梦

时空远   我开放于地下
人间每一寸土地都显得格外珍贵

蝶飏飞了风声

《绕指》(修改稿)

春天峥嵘时候   岗上长满了花
低水层下的屋檐晒旧了一段春
刻度绕细纹    只有光在怀抱抚吻

鸟掠云层深处    浮动标号暗示
远山影子幢幢    灵活的只是嚣音

《春》

春天的喧哗短暂 小草兜售妩媚
虾鱼偶尔游动一些句子 散落的月
让风像一段情事

春光上了沃土 所有山坡或紫或白或蓝
色彩缤纷高天让大雁找回南方的家

匆匆长高脖子 鲜活生活滴下一截截韵雨
心慌是开放晴空下水波的繁华

《等之一字》

叠成眺望

瞳光抚人间 情熠熠
一棵树葱葱长 夜月美得那么洁白

神之指引阐释今朝明朝蓝天白海
独独春风不来

去年那条路延伸心酸轨迹

无畏无惧花正开

《旧笶》

光的来临册住尘嚣 路清透
含义在音色中铺展

草色回归从前 妇人拖红裙
她的出走早迟皆宜 风剪贴出
脸上许多标号

这时候的笑总舞动风和时光
截筒米里的日子一截截任你倒出
你的笑也赋予一段米的历史

《光芒过于隐让》

草撒晴光

一洼洼水是一些温软随景铺
路上的鸟稀稀疏疏

冬卷成痣眠 湖岸树倒熠
扩拓的路总爱向着活络的山

历史正阐释你我明丽心境

《新意象》(修改稿)

洁白嘘住我们气息 光辉像洞穿的雁
风川(窗、仓)里的事闪烁着大地之巢

鸟鸣拖长尾音  鸟的回味有风和琴引子
其柔软的身竟如藤瓜

山积旧纹 岩一穗一穗如树挂枝
光鲜在每一面朝阳山坡

止住朱崖
新风尚浮动昂然老山 浅浅琴石长出一节草松  

窸窸窣窣事物译成天地之瓣  大地之隙大块朵颐
波光粼粼波尖 弯拱了月与消失白雪

山风一逗夜
路之蜿蜓在新开垦的土背后
蜂黛纷争如云 把所有土地曾经的冻眠履新

《丛丛烟花》

倒悬的人间巢为虫 你此时心情
充满悬疑烟光

田野或远或淡恰好 延伸的古园
立身独挺 飞翔即倾泻

小为鸟或大为虫 人间气节从赌处漏

《眠境》(修改稿)

今春的月色无名 雪白身蜿蜒千里梦
夜橐橐声音属鸟 黑暗老了情雪

前盟是一片浪花赶过来
故乡
已如家一样飘落

《音外之啸》(修改稿)

送去低吻 夕阳曾在黑森林
光已静静抚白山川 歌后的头颅晃成浅草
语音近于迷蒙

一刀夕阳正飞动风 春淡淡
心情和向姐妹怀里萧索 足够抵近一家

窗月再次失忆 狗叫充盈夜汁
没有笶了 你此时的身姿足够让一只
横在睡眠上的碗破碎

《采薇》(修改稿)

春光啼南宋 欸乃美境似穿花
岸孤傲 嫩白手皎月
一字长河乘风

昼在采薇中凋落 载船吱袅声模糊了笶
泪飞是在几代人后 风雨交加河体或
又涨满了秋色

问春还似花不似

《似无花》(修改稿)

用典如此矜持 红红那一道霞光是旧时
远山的层皱不过是个谜

音飞顶天 无风时候花在指引

人间的沟壑真 夜是鸟羽覆盖的迷茫和依恋
独岛的怜 只有弱水一间

《木槿花开》(修改稿)

流泻地带的风华近似白雪
旧事如胶似漆    晶莹的白太累于读数

匆匆车马人间    红绿灯
烧穿我峥嵘过往

絮春飞舞

《桃花在开》(修改稿)

初阳里小鸟正欢
它们的肆意 让红桃花模糊

山峰的运动透露幻象之浜   
树冠弧度掩一夜远径
初洁到微明    就透露点点风

前时旧云啊 昨夜我啜天雨为钟
每一刻的到来    化为此春昼

《一花开》(修改稿)

谁用影子轻轻打我

止于裂片之舔   沾风又起   
我的视线似乎不在夜里

飞动的叶把我归入傲蕊
春生春逝   云水之乡,究竟梦魂是否在缭绕?

《狂》

犀角光悠扬 纸飞动
挪指一香 天地忽降梦
草之倒柔失影

花狰狞中朵朵呈现 因为宽广
是天下每一张床 蕊记忆如米粒
转动皓皓白月 它发现鸟之吱鸣已如此低暗

月膨大每一段吹斜的风 你脸我脸此时灿若桃花
再没有他的消息

《鸟喧之后》

梦在鸟叫里遗失 目光铺展层层山岗
枝下黑暗像影 野酸泡眼睛遭遇
越来越多想象 烟飘逸得能消去隐隐水渴

远山之远葱茏任春 那里尽情挥发的花香
开放成一朵朵鲜亮 大地与天空的俯仰
换为你我共同的关注

忽然出现:一只小瓠瓜盛住任意中
鸟鸣 飞唳的彩旗在阳光的冲动中

《三两点意象或从中漏下》(修改稿)

时钟淙淙指向环礁
峥嵘匆匆长 仙岛有烟嚣

抚吻在母亲 灯火烁烁
人间拓广殿 从昨春到今夏红了柱柱乞求

马走炫煌花溢寒珠 琴岛铮铮(?)不与世争
夜夜的揭言遮盖子

《夜已落》

送走低吻 分外深情黑森林静静歌吟
汽动热语 一刀夕阳正挽走风

心境接近姐妹怀里萧索

盼望如家 亮起字谜
窗外月失于人一忆

第二天晴空铺满白昼

《下午》

下午美得可用一根针穿起 思绪浓香插上银绳记
让梳樆闪闪 生命动人地存在

瓠照燿田园与词岛 明太阳悬于彩绸飘扬中

转动风车躯体符号 任意飞肆属玩皮
背对风影 衣飘哗着鸟之歌子

打开村庄和花瓣 狗叫扑面而来


《这虫洞像一股焦烈嚣烟》(修改稿)

那些光芒充满诡异 酥油灯在亿年后仍熠熠
掩起火种丧于流云

锣鼓争鸣羽音散逝 燎烈香气中空成岛之漩涡
虫洞像一股焦烈嚣烟
咧齿动物呈犬科黑音乐

人世间情覆盖 蠕动的嘴如枝茎开出枝花
她们的韵属于正常

火堆上印膛吓哭一次性仙人岛 环形山上
环佩叮叮当当   或静成云 围剿天与地裂隙
歌锋指亮一盏盏明灯 轻轻松松的灰覆盖下来
一个个呼喝虫洞中钩住创世纪

《泪》

黃昏如血 酒死于黑暗
一些人脸让睛晾成风 雪飘落
所有曾经熠于旧

只有抚吻可触及 那些弱似米蕊般东西
涨大了身段 你便重新妩媚

此刻任泪滴成悬念 去瞻仰伟大面容

《似呓》

穿越大地的枪声 光芒万种人在飘飞
雪白肌肤混同霜雪雨水

千里啼莺 萤飞着山川之美
一些东西无束无拘

千万里远只等你归来 每一寸娇艳与春歌
在月亮照过雪白地

花开时花会谢
发表于 2015-11-23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排版就好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李兄.怎么我修改一下,李兄全没了,什么原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3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山孤 发表于 2015-11-23 11:48
谢谢李兄.怎么我修改一下,李兄全没了,什么原因?

操作时候慢一些吧。编辑是个辛苦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3 11: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句子有光泽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独孤魂:是刚才没有发成功的那个吗?
好多啊,需要静下心慢慢读~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恨依依:很佩服这种写作精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州十三姨:额的神,额的神,额的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穷人:这个,的确需要慢慢读。
先问候楚山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独兄.后来看提示说超过三万字了,我以前没发这么多.版主是特大树,若得你指点一二,幸焉.尤其是后面的,田里土里事多,未改的缺点定多.
  

依依好,不过没有依依姐写得那么柔美.古人说柔情似水,大概是说依姐的诗了.
  

姨姨好.看过你好几首,姨姐写得十分感人.这是我需要向你学习地方,望姨姐多指缺点.
  

穷兄诗写得飘逸、灵透、女性韵十足,很令人倾倒.版主你水准很高,望老兄赐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楚山孤 于 2015-11-23 12:07 编辑

由电脑版切到手机版,总会全删去,但还可恢复.这一回,竟连那个版面也没有了,不可再恢复.只得另外占版面了.谢谢李兄.不是慢的原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橙子.不知称你兄?还是称你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楚山孤 于 2015-11-23 13:07 编辑

回穷人:李兄在红颜多辛苦了,编辑的确是个累活.

李兄你那几颗牙齿笶得灿烂,隔上万里的外国河流还在闪着雪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3 12: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山孤 发表于 2015-11-23 12:09
谢谢橙子.不知称你兄?还是称你姐?

哥必须是纯爷们啊!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楚山孤 于 2015-11-23 13:00 编辑

橙子大兄,你不仅是纯爷们,而且是纯种的爷们.开个玩笑,莫见怪哈.祝橙兄发大财,升高官,文章载入诗典,流传他五十万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GMT+8, 2017-9-23 04:4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