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30|回复: 15

石棉短诗十二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9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若干年后

健壮的父亲
想趁着秋天给自己建好坟墓
他的需求越来越少了,现在
只想要一个安身的洞穴
我必须迎合他
老年偏执的信仰
选好的地址离爷爷很近,紧挨着二叔
有一天,他们会在地下团聚
会把更老的先人
请进敞亮的厅堂
那一定是壮观的一幕
迥异于地面之上的凋零
可我不喜欢那个地方
若干年后也不想住过去
我害怕遇上
那些久未谋面的亲人,说起当年
无穷无尽的悲苦
我害怕看到父亲依然是一副
没有了理想的模样


@声音

让秋天加速赶来的
除了风吹黄叶这类
大自然自己的动静,还有被设置在
激震中的割草机。还有
一声清啸
渡过绕城的小河
隔阻在河这边的听觉
被空气中这些意外的颤动打开
山色如黛,晨曦犹如黄昏
我忙于分辨
四面八方的声音——
河中的顺从水流,树冠上的顺从落叶

秋风窸窣,催熟树叶和果实
天边也有
云朵摩擦的声音,顺从
下坠的光线
我忙于谛听
我想走进这些声音里去
我想跟悬在半空的
猛禽一样——
让山呀水呀,都按照它想要的方向移动
如果它焦虑,胸中有
还能发出低吼的器官


@兰波与诗歌决裂的证言

“我再也不想它了!”
亲爱的保罗˙魏尔兰,亲爱的德拉阿依
前些年在巴黎,我遭遇了革命
在非洲
我遭遇了黑人和更黑的黑人。我从未像现在这般
想念查维勒
妈妈端出牛奶
从橱柜里取来香肠、兑了水的茴香酒
烛光幽黄,相片上
小兰波带着迷人的
微笑——他的右腿是好的
刚刚爱上诗歌
还没有被人间伤害


@我的祈祷

我祈祷这双手
不要长成一双摧残的手
在努力绽放的花瓣间舞动时
一瞬的摇晃
不是它
带来了剧烈的恐慌

我祈祷花期越短越好
那些花瓣,刻苦于生存的浓香、淡香
只招引蝴蝶和蜜蜂
不要等这双手伸过去
就结出果实

我祈祷那些果实
每一个都充满安全的苦味道


@等一首诗

清晨,马路上
往来的车流间,我等一首诗
它会在蒙尘的栾树中
还是凄惶的落叶中?它会在霞光
刺破的深洞中
还是碧草构筑的坚堡中?河边从前坚不可破的碧绿
大部分要慢慢死去,一小部分将奋力熬过严冬
我等的诗,是碧绿上面数不清的
横卧的柳枝
是园林工人剪掉的那些,是在人类视觉的
分类中多余的那些

是死去令活着更加昌盛的那些


@沉船

午后,空气稀薄
浪花升起来又落下去
明亮聚集在中间的一瞬
这是尤其短暂的一瞬,却用尽了大海的反光
这也尤其众多的一瞬
密麻麻从海岸追赶而来
海中央,折断的五叶桨围成一圈
鱼群沿着斜坡走动
船上的人,颜色依然新鲜
在舷梯口进进出出
照相,说笑,吃薯片,弯腰整理行李
拍去袖口的矿粉
有人举着手机
在甲板上寻找信号,他焦急地走动
跺脚,坐上缆桩
垂头不语
没有风
没有潮水涌动,一切都保持着
刚刚开航时的模样


@灵感的玻璃

只要太阳升起
我的灵感就会显现!风把对面树上的虫鸣
吹过来
在玻璃上变成另一种声音
并且持久地留在耳中
如簇开的石竹花
一般悦心,那时
我的灵感会喷薄地涌荡

我依赖这块玻璃
太久了!这么久,我只认识它能够
容纳的事物
只接受
它输送的世界的信息。有时
我觉着体内也有一块类似的玻璃
借鉴了
这块孤悬在人间的玻璃的模样

里面是
诗歌能够照耀到的那部分


@诗人的座椅

新买的电脑椅
我用半个小时来组装
我忍受甲醛,歪斜的螺丝孔,织物发霉的怪味
地板上堆满零件
——它经历的折磨
一定远胜于我。它的
提炼与铸造的折磨
生产线上敲打的折磨,途中跋山涉水
却全然不知终点的折磨

我用尽机械师的技能,把
支离破碎的零件
组装成一张像模像样的
椅子。无从知晓
它冷峻的外壳下是否也
藏有一个饱受摧残的灵魂?我只知道
它后半生的痛苦一定远胜于
前半生——
当我坐上去,从机械师变成了诗人


@徒劳的射手

他想射向天空的
除了弹珠,还有利箭般的心
拉紧弹弓
瞄准一朵奔跑的兽形云
这阻止不了
任何奔跑

他能射出去的
只有
草地上一双垂死的翅膀


@关于大海的诗

所有诗人中
没有任何一个
比我更有资格写一首关于大海的诗
二十年,我不分昼夜地住在
大海上,我爱着它
却苦于不知如何表达。我从未写过它
我也从来不写
身边那些朝夕相处的器具


@阳光满窗

阳光被各种器皿
染成不同的颜色,只有玻璃上那几块
是无色的,却沾满形态各异的灰尘
年复一年
我这样忍受过来,年复一年
不洁的阳光从不关切
我的意愿——
想来的时候,就堆满南面的天空


@一念间

南方的地图上没有我
牵挂的人,也没有心中
放不下的山水
秋天,我的感慨仅仅局限于
三尺阳台。譬如,就这个普通的下午
看着阳光无所顾虑地移动
我尽情地想像
我的五十岁的样子,甚至
遥不可及的六十岁的样子
阳光移动的速度
一度快过了目光的移动,这凝滞的一念间
多少人正在跨过
老年的门槛,多少人一晃
就忘记了最不想忘记情节
这凝滞的一念间,南方成为一片
永久的空白,北方只剩下
年老体衰的我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7-10-9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度快过了目光的移动,这凝滞的一念间
多少人正在跨过
老年的门槛,多少人一晃
就忘记了最不想忘记情节
这凝滞的一念间,南方成为一片
永久的空白,北方只剩下
年老体衰的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么细微,淡定而有哲思的诗歌,红上请大家批评指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9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若干年后。被第一首就深深吸引,这是一组具有艺术性和思想深度的诗歌,有喜欢第一首。建议精华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哲夫 发表于 2017-10-9 10:43
一度快过了目光的移动,这凝滞的一念间
多少人正在跨过
老年的门槛,多少人一晃

谢谢诗兄雅赏,远握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佩 发表于 2017-10-9 14:02
多么细微,淡定而有哲思的诗歌,红上请大家批评指正

谢谢和佩鼓励,上午好,握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野渡无香 发表于 2017-10-9 23:24
若干年后。被第一首就深深吸引,这是一组具有艺术性和思想深度的诗歌,有喜欢第一首。建议精华学习!

谢谢野渡友雅赏,远握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看了些,今天看完,我喜欢
关于大海的诗

所有诗人中
没有任何一个
比我更有资格写一首关于大海的诗
二十年,我不分昼夜地住在
大海上,我爱着它
却苦于不知如何表达。我从未写过它
我也从来不写
身边那些朝夕相处的器具


这首诗,简练而又有张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知道这些为什么这样朴质感人,很有阅读的兴趣,我也个人认为值得精华,推荐一下,也算尽责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0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知道这些为什么这样朴质感人,很有阅读的兴趣,我也个人认为值得精华,推荐一下,也算尽责了吧

点评

哈哈。好的东西就是好啊!  发表于 2017-10-10 13: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7-10-10 10:58
昨天看了些,今天看完,我喜欢
关于大海的诗

快快上午好,请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佩 发表于 2017-10-10 13:30
我不知道这些为什么这样朴质感人,很有阅读的兴趣,我也个人认为值得精华,推荐一下,也算尽责了吧

谢谢和佩雅评鼓励,请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6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雪人儿,你不去找我,我只好来找你。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6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静,内敛,深入的思索,确实可以精华一下的。个人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17-10-16 13:48
沉静,内敛,深入的思索,确实可以精华一下的。个人意见。

猫猫好呀,我现在已经自绝于网络了,QQ停用了,微信几乎不上,论坛也很少来,隐居一段时间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GMT+8, 2017-12-15 18:0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