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90|回复: 7

《穿花记》(组诗)添加到第8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6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围围 于 2017-11-10 20:44 编辑

组诗《穿花记》第1首:贝壳花

良辰美景——所有酒杯皆是美酒的
驿站,皆只留下
时光的残渣,除了贝壳花。

莺歌燕舞——所有喉舌皆是他人的
喇叭,皆对耳朵
充满垄断欲,除了贝壳花。

万紫千红——所有绽放皆是自我
分裂,皆以惊艳
遮蔽裂缝,除了贝壳花。

红尘飞扬——摇摆不定的枝头
定格着一对对
同桌的身影,只有贝壳花。

狂风暴雨——始终保持一个
踮着脚
努嘴亲吻的口形,只有贝壳花。

炊烟袅袅——慵懒、静谧
开花,开出的
是一件婴儿褂,只有贝壳花。

只有贝壳花,让我闻得出
古陶。只有贝壳花,
让我摸得着古玉。



组诗《穿花记》第2首:裸男花


可以肯定那是一个男人,

可以进一步肯定:

那是一个刚刚才被奶睡着的男人。


多么可爱的男人:小鸡鸡

尚未成为枪支,

荷尔蒙尚未成为弹药。


多么伟大的男人:他睡着,一直睡着,

无非是——让他的性欲睡到自然醒。




组诗《穿花记》第3首:幽灵兰


草木阴暗,泥土潮湿。要真

就敢于揭露身世:

我的家——就在这里。


猛禽在天,饿虎在地。要善

就甘愿成为替身:

扮成茕茕白兔的样子。


牛羊饮水,鳄鱼至此。要美

就美到如此地步:

鳄鱼出水,忘了偷袭。


啊,西方凛冽,腐叶刺鼻。要生

就生在秋冬

交替之际,要活——就活在这百花厌恶之地。




组诗《穿花记》第4首:眼镜蛇百合花


文盲也知道眼镜蛇:眼睛

看前面,眼镜

看后面。


大学教授能否解释:通过

蜕皮,蜕去本质

——成为百合花的花茎。


观察家们,请注意观察:

它吐信子,

这一次是朝着自身的。



组诗《穿花记》第5首:拖鞋花


我从未见过拖鞋花,但我相信:

即使高铁从身旁日夜经过,

它也不会开出跑鞋花。

即使周围驻扎一个团,

它也不会开成军鞋花。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拖鞋花,
我只觉得:
爱人下床,它是乖乖的拖鞋;
爱人上床,它是打开的香囊。


拖鞋花究竟是怎样一种花,百度
无法告诉你,除非
加入这样的诗句:
不管你在哪里漂泊,拖鞋花
什么时候出现,你什么时候到家。


组诗《穿花记》第6首:鬼脸花


鬼脸花有镜子功能:

当你看着它。

鬼脸花是具有特异功能的镜子:

即使你背对着它,

它也能复制出你的肖像。

奇怪的是:

肖像是一个只有三划的汉字:大。




组诗《穿花记》第7首:蜂窝姜


蜂窝姜告诉我:如果你想拥有

自己的花期,请你

首先成为自己的话筒。


蜂窝姜暗示我:如果你想呵护

内心的声音,请你

把它关进笼子,让它保持越狱的冲动。


蜂窝姜给我做了一次示范,并且指出:

最美的语言就是这

卡在话筒针孔上的花朵,色香从容。



组诗《穿花记》第8首:生石花


戴着鹅卵石面具,混迹于
潮流边缘,
还是被逮捕到了。

双手抱着头,抱成一只
缩头乌龟,
还是被看作攻击姿势。

久久蹲在那里,像即将被坐上的
小矮凳,
还是挨了一刀。

令人惊奇的是:如此残忍的场面
像正在进行的
剖腹产——紧张——安静。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7-11-6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花好得不能再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7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贝壳成花,便是永恒,任谁也不能改变。诗写得工整了些。问好围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茫二极 发表于 2017-11-6 19:56
这花好得不能再好了

准备写个系列,问候苍茫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17-11-7 10:41
贝壳成花,便是永恒,任谁也不能改变。诗写得工整了些。问好围围!

不够自由,批评有利理。怀斯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0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组诗《穿花记》第9首:生石花

戴着鹅卵石面具,混迹于
潮流边缘,
还是被逮捕到了。

双手抱着头,抱成一只
缩头乌龟,
还是被看作攻击姿势。

久久蹲在那里,像即将被坐上的
小矮凳,
还是挨了一刀。

令人惊奇的是:如此残忍的场面
像正在进行的
剖腹产——紧张——安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4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组诗《穿花记》第2首:裸男花


可以肯定那是一个男人,

可以进一步肯定:

那是一个刚刚才被奶睡着的男人。


多么可爱的男人:小鸡鸡

尚未成为枪支,

荷尔蒙尚未成为弹药。


多么伟大的男人:他睡着,一直睡着,

无非是——让他的性欲睡到自然醒。


这个棒棒哒!沉迷永隽的诗歌。提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5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轻松点写,不要犯强迫症。晚上好围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5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轻松点写,不要犯强迫症。晚上好围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5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轻松点写,不要犯强迫症。晚上好围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GMT+8, 2017-11-20 07:5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