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431|回复: 46

【脱马甲】正版墨家,翻版玄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剧】唐三藏 于 2018-1-12 08:54 编辑

《四分之一炷香》、


出走十七年,遇人和妖精无数,死八十一回
你是有钱人,不必和我说话
坚持某行为艺术,心中放有佛
春风渡完江南又渡江北,绿色会让人迷路
你是少年郎,无须跟随我

我是玄奘,孤苦,有使命,落日怜我衣衫褴褛
孤雁体恤我劳顿远行。一个人穷一生做一件事
毕竟奢侈

我确定,我只是让我体内足够的燃烧
香炉里的灰烬,正是我的去处
我只剩四分之一的人生,你是后来者
请坐下,歇息,听远古传说,然后离去

那些你不曾看见的苦难,我则必须带走


【白骨九阴】


推到骨牌,你的命运一路跌宕
再不饮人血,天一亮就灰飞烟灭了
形销骨立,露水不足果腹
敲碎的年轮,在指引你回到原点
骨头至阳,骨血至阴
某些肉要合素烹饪
不宜动情欲,见僧侣掩好裙裾
和路羞走
见月光满时回乡
你的家在西边,终年没有太阳
也没有雪。你想念的人
每年会经过一次



【左手执白,右手为盘】


设若淫雨霏霏,不得出屋
一杯茶恰恰喝得淡了
进了门来的是小沙弥
问师傅无聊了咋整
把月光揪下来可否
喂金鱼喝两口黄酒可否
劈几刀后山看大唐三藏埋的银两安在否
娃心中无佛
大好的青山只有着好果子
雨水有些冷
芭蕉一半黄一半青
隔壁的人家早早升起了炊烟
莲花落里再也不添加佛偈
有缘人尚未从天边走到屋檐
该添柴煮粥不曰天下也
老夫子埋在山腰
前方丈葬于树林
我得再沏一壶新茶
要是雨夹雪,这怎么着也得半个月
狐狸精要是也不出现
那真唠个嗑的生物也绝种了


【生亦何欢】


早上下着雨
我与你在龙归道别
雨丝一直往脸上扑
和你的亲吻冷却了的感觉
很似
昨天在花果山一次
在花都湖又一次
你都说很好
像个妖精
昨晚在床上
你吃过我的肉
说只有七分熟
你要把我吃得干净
骨头也不吐出来
今早与你道别的是小僧玄奘
在你肚子里的是孙猴子
雨要是下到今晚
我决定会去火焰山再找你


【盘丝大餐】


一盘就一盘
小菜大碟
都丝丝入扣
红酥手执黄藤酒
灌醉一个是一个
活捉妖精或被妖精活捉
放了她或吃了我
如此循环
今日要吃饭
明日也要吃
许你端正的看吾三日
吾念的金刚经众妖莫敌
你这盘丝洞阴气太重
蜘蛛侠被粘在互联网
我们且喝三四杯
醉了不管人间
不醉扯高风月


《且慢》


风呼啸而过
有山林处必有神仙
请施他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技法
请在天黑时安放人家
请给旅途的人一杯热茶
我正在路过风口
带着刀子的人和带着微笑的人都是妖精出演的
我选择沉默,死寂,任人鱼肉
罪过等着在佛前忏悔
要吃肉的人,请你排在兀鹰的后面




《子曰》


流水很长,时光骤短,落花敷在路面
快马穿过汉口镇
就可再往前十年
心欲何往,身欲何为
子曰:山川俱在吾胸,到此即止


时光更短,日晷下斜,斜阳横在水波上
青草起时烟云起
过四十而在迷惑的更迭中
天生万物而垢予我
子曰:由此即彼,树欲静而风,不渡女



《小妖精》


升高火焰
天空的云彩毕剥作响
风毕剥作响
小妖精忍住疼
她舔一舔我的左手,忍住疼
她在心里呼叫蜘蛛精白骨精玉兔精,忍住疼
小妖精吮吸我的手指,一根根的,有舒服的感觉
火焰包裹了云朵,风,和一切假相
小妖精听到自己毕剥作响
在我手中,化为虚无


《抽刀断水》


刀上有锈蚀
许久不用的刀是块铁
但他以为自己是刀
可以割开任何人的喉咙
割开一条长街的时候
听到暗夜里树木倒下的声音
男女在床上呻唤的声音
风赶着吹过田野的声音
失孤儿童喊妈妈的声音
一片平静的水
因此有了波纹
一片水在城市中央
清净而优雅
刀终于落到水面
姿势缓而沉着
水从两边分开,溅出,溢到高楼的脸
然后重新落下,合龙,湮灭绣刀
一片平静的水下
坐着一些忘记历史的人



《暮色陷阱》


山峰更低,踩着自己的影子,立可登顶
飞鸟向远处飞走,留下鸟鸣
泉水有些甘甜,野果子却是涩的
每个人在天光淡去时逐渐成为石头,山将人隐去
将所有的假相再逐一搬出
人间的灯火正等着点亮,风一吹
灯火也移到山峰的肺腑中忽明忽灭


《一片山林夜晚的处境》


白晶晶捉住了我,白晶晶真白呀
我在白晶晶的无限绵延的白里
变作山林的一根木头
白晶晶喜欢玩木头
用手搓,用指甲挖,用牙齿咬,用舌头拟,用刀削
木头躺在高处叹喟
白晶晶真白呀
再叹喟,卿本佳人,跟小僧取精去吧



《遇见你是最美丽的错误》


妖精来的不多
一边是着紫色的,像不着边际的云
一边是浅绿,像春草渐生,有绵延几千里的趋势
我被围在中间,貌似柔弱但内心强大
来吧蹂躏我吧谁先来,我说
我进则妖精退,深紫与浅绿的椭圆或圆
互相温柔的对抗,谁先打破
风和光就透进来,我的徒弟们,就能看见我



《懂了》
       ---与铁扇公主的烈焰红唇

河水漫过足踝,野花镶嵌了你的裙边
北海道的雪花迷如樱花
你依旧美艳不可方物
我们不停种芭蕉,生火
让一座山都烧红
我们坐着,相安无事
越往西,我们的身体越热
让一座山怀孕,在一条河流里产卵
让第2个红孩儿踏风火轮向我飞奔而来
这理想生活让我迷醉
我几乎忘记我是个往西天行进不止的僧侣




《印记》
        ---与盘丝大仙的千丝万缕

最好一丝不挂,便也了无牵挂
最好抵死缠绵,才不怕遥遥无期
最好留下伤痕,银两,房子,和半拉子孩子
见风长大,不认爹娘
最好在下一轮回做牛做马不做大仙
摆天门阵,日他先人板板,不拜菩萨
每天夫妻对拜一次,各自珍重




《照妖镜
       ---与白晶晶的滴血骨肉


镜中的你自然不是你
你的山不是山,你的骨头也不是骨头
你在血肉里撒盐,种玫瑰花,跟影子说悄悄话
狐狸路过
野狼偷食你的月光
山风吹过,吹起你的衣襟,你是空的
那些拼接的骨头,堆砌的血肉,种植的毛发
都在镜子里
你的白不是白,不是肉体里的清白,不是眼神里的混白
不是火焰中的银白,你顺着河流走
月光有尽头,你没有



《俩俩相望》
      ---与春十三娘的劈叉犄角

夜里点灯,可照方圆十米
小妖精皆有迷人之色和妩媚之姿
玉兔精望蜘蛛精,是嫉妒中有恨意
雨雾中白晶晶的脸,朦胧了几分,看出很疲惫
玉面狐狸的眼神是痴痴的
紫霞与青霞,各自拥着花朵般的笑靥不语
观音姐姐执着玉净瓶笑看人间
春十三娘,只有你向我走来
施施然,姗姗然,款款地
你进一,我退三
旷野,谁把音乐声调大了



《莫失莫忘》
         ---与观音姐姐的匆匆那年

杨柳岸,晓风残月
于事之人均三缄其口
守住瓶子。观自在则自在
从彼岸经过之人,都会带回残月
岁月安好,明日天晴




《许多年以后》
            ---与蜘蛛精的千年网恋


长草的院子和常年不开启的窗户
一个脸上有湿气的人每天从门口走一次
北风吹得紧,蜘蛛网就会结的不牢靠
硕大的蚊子和苍蝇在左近叫嚣
我和你的影子坐在月光里,盒子里有糖和咒语
我们一人吃一片,甜的留在旧时代
淡而无味的,我被送往2018



《此心换彼心》
       ---与玉面狐狸的奇妙之旅


夜晚清凉,当归2钱,杜仲3钱,灵魂21克
同煲同捞
从诗歌里相互安慰,从身体上相互温暖
你可以把我毁掉再把我唤醒,把我揉碎再把我慢慢拼凑完整
唐三藏会变成糖多令
铺满雪花的西天会变成铺满鲜花的长安
那么多好看的妖精,都那么好看,寒冷也遮挡不住
唯有你,我供出了灵魂,你依旧选择肉体紧紧偎依
你说在文字里,我们真的看见了彼此对方



《野草长成荒芜》
             ---与青霞仙子的末世之初


你是陌生人
陌生的女人
我没赠给你玫瑰
没施粥和十方与你
请步行于我的左边
请荒芜于我的右边
你是女人,我心有猛虎
你心有野草,我能看见
我们在混沌一片,遇见
请凝视我,直至额头长出新月






【一生无所爱】


凡事已了。
任银幕空白。主演纷纷卸妆。陷在悲伤里的戏子
不由自主

恨这一世没心没肺的四十年。家国河山,草木葱茏,不断的与女子牵扯
春风吹过江南,继续天涯
从盘丝洞到火焰山到通天河,一刹那光阴虚度

今冬有雪,有雨,一生里的寒冷聚于此
洋紫荆落了一地锦绣,火焰树扬起高傲的头,我在南方以南,苦行,慎独,静默
但我不是唐三藏,我没有华丽的目的地

在此城一居二十年。与友人各自珍重。运动,喝酒,旅行,偶尔写诗
我不爱你过去二十年的样子。你准备在哪个街角遇见我,以什么样的心情
你准备问:这些年,你后悔了么

尘埃必所有物事都厚重。很多东西随时光渐次模糊
每一条路我都能遇到一个妖精
我有八十一难,请你祝福我

活着就好。爱过的人最后都通透。燕雀无心,飞回春天就忘记去路
每天发一条信息,表示存在
即便,灵魂正在如树叶,从躯体上落下来





【相亲竟不可亲近】


那些雪,那些虚张声势的白,如同你的白
三碗烈酒可以越过景阳岗,前有梅花,后有猛虎
我有太多的分身,与你寻欢作乐


那些雪,终将起身离去
猛虎与梅花将幻于无形
酒是真的,你的唇线是真的,很红


雪地里有觅食的鸟,有雪人,有惶急的我
我是这样在风雪里走着的
你是这样走失在风雪里的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1-11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整理了帖子才能精华!我滴玉帝哥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唐三藏,是不是入戏太深,梦醒还在想妖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乖乖把帖子补好了,再加红加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藏哥哥,你说,后来铁扇公主到底有木有吃到唐僧的肉肉呢。,我都把自己写迷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哪路妖魔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俺不是妖。只是来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藏还想藏到过年吗?这胆子也太小了!大家都说不吃你了,粗来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哪方神魔呢?出不了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哪方神魔呢?出不了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赶紧脱了,想什么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赶紧脱,想什么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瞎子表示没看妖精戏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GMT+8, 2018-4-22 08:5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