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34|回复: 26

2017年选几个大家批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这里有阳光 于 2018-1-13 16:24 编辑

《微信》


很多年了
习惯从裤兜里掏出火机
点燃烟斗
然后觉得自己像某个大叔
在烟雾中写
一个固定女人
她经常送我烟丝
黑船长和夜莺ALSBO牌的
去年把烟戒了
现在习惯动作是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与她
相互点赞



2017.1





《门》


导游在薛家花园门口挥舞小旗
我们由此门进入晚清
我猜最里面那屋子
是薛家小姐的
长得不一定好看
挺闷骚的
你看那墙,那圆门多性感
若回到100年前
冒死也要风流一回
后来民国及共和的风流韵事
大都与这类的门有关



2017.1



《内疚》


找到少年时的桃木手枪
差不多已发射几万发子弹了
那些被我打死的人
现在依然活着
他们在商议怎样不死
全都忘了当年已经枪毙了他们
想起来,自己挺内疚的
我把桃木手枪锁进柜子里
担心孙儿会毙了我
夏天多么美好



2017.2




《修正》


孤独是个好配方
适合逆风在树林里
与斜长的影子一起弄个黄昏
相片拍得不错
发给阿满让他知道
在塔斯马尼亚
有个中国皇帝的后裔
寂寞得像一杆箫,照片
还需要修剪
要磨去眼角那些纹路
和林子里乌鲁乌鲁的风声
它像邓千江的海潮




2017.2






《收容》



范宽的溪山行旅图阴森森的
从未有人从峡谷里出来
北宋之后去旅行的人
大都被溪山吃掉
蒋先生那个王朝也被吃掉
现在,图在台北博物院里锁着
每逢展出日
台北大街
就会有几个穿宋服的人
说是溪山来的



2017.3






《水面》



水面
是永恒的老
它的脸从未有过笑容
我有些清冷的日子
藏在里面
旧物件是水的颜色
寂寞时
就划船过去



2017.3






《纸人》


她男人是纸剪的
屋里还有纸的弓箭和
纸声音
黄昏渐渐稀薄
她给黑下来的天
贴上一个月亮之后
插上门开始修剪自己
把纸东西盖在身上


2017.3




《春天里的拖拉机》


突卡突卡,那个拖拉机的声音拆散天空
他的女人白白的
他的儿子胖胖的
田野是个大蒲团
菩萨她闭着眼睛
突卡突卡
通红的太阳在冒烟  


2017.4




《九儿》


远处有箫声
渐渐释放夜的黑
一小团亮
让我们围起
学一首田野歌
声音慢慢接近鸟儿
一切那么优雅
天空忽闪忽闪
好像有神要来


2017.4





《画板》


昨天在雨季
遇到童话山坡
一些凉从上面滑下
我用画板记录它们
像有电流
也许我又想你了
时间就被它们包围
这是发呆么
我问那个小牧童
他说不知道



2017.5





《欢乐颂》


从韩国回来
都不认识他了
背一把布伞
像著名油画去安源
他说火机兄思密达!
他问我都做了什么
我说天天朗读欢乐颂
他冷静地整理了一下头发
天空灰蒙蒙的,有些乱七八糟的声音
站台上都是假人
像弗拉基米尔
刚完成一场革命



2017.5





《流年》


历史露出肩章
五星元帅
没有谁
可以指挥世界如此自信地下沉
日子病了
如拆掉的朝代
我们是很苦的药渣
为了治愈这方病土



2017.6




《红沙岗》


坡地向未知领域蔓延
像某种意识形态
车队停下
已经没有人类道路
红沙像历史之血
我们在岗上
看见一只乌鸦
建起最简洁的帝国
和一块墓地



2017.7




《隔着一条河》


船是水里一个词
停在那儿我读不出来。
想去彼岸
书中说有驿站
我想试试放逐人生
很多人过去了
很多人没过去
我站在渡口
继续吹口哨


2017.8




《钓鱼》


那些芦苇在写孤独之心
水面扬起几缕清瘦的波浪
它们非常相似
它们绕过小舟,从我们后面
无所事事地消失了



2017.9





《中秋》


分手后我依然赏月
看久了那儿就是个窟窿
自古以来搁在那儿的话
漏到世界外边
捡来再用
再一起赏月
再一个人傻乎乎地
想另一个人




2017.9





《活着》


年底了,我的朋友少了一个
中风
他说要去奥克兰的
还给自己起了一个洋人的名字
有股芥末味道
我一个人
在马场山健步
什么都想了
明天还是去基隆港钓鱼
我走了很远
天边上
月亮笑着出来,安排更多的人去睡眠



2017.11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1-17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了。18年起个小目标,向无形式迈进。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


很多年了
习惯从裤兜里掏出火机
点燃烟斗
然后觉得自己像某个大叔
在烟雾中写
一个固定女人
她经常送我烟丝
黑船长和夜莺ALSBO牌的
去年把烟戒了
现在习惯动作是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与她
相互点赞


这个流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门》


导游在薛家花园门口挥舞小旗
我们由此门进入晚清
我猜最里面那屋子
是薛家小姐的
长得不一定好看
挺闷骚的
你看那墙,那圆门多性感
若回到100年前
冒死也要风流一回
后来民国及共和的风流韵事
大都与这类的门有关


此门由景观设计到门阀的深水区,有漩涡的迷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内疚》


找到少年时的桃木手枪
差不多已发射几万发子弹了
那些被我打死的人
现在依然活着
他们在商议怎样不死
全都忘了我当年枪已经毙了他们
想起来,自己挺内疚的
我把桃木手枪锁进柜子里
担心孙儿会毙了我
夏天多么美好


这个写的看着我就发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看三个,做事了来继续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正》


孤独是个好配方
适合逆风在树林里
与斜长的影子一起弄个黄昏
相片拍得不错
发给阿满让他知道
在塔斯马尼亚
有个中国皇帝的后裔
寂寞得像一杆箫,照片
还需要修剪
要磨去眼角那些纹路
和林子里乌鲁乌鲁的风声
它像邓千江的海潮


大叔这个修改后没有原诗读起来过瘾,比如第一句大叔的原诗是“孤独是良好的配方”,虽然只去掉一个“良”字,语言在节奏上明显的加快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挂起来大家一起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好,谢谢来读,太平洋游了13天,有张小岛的照片最喜欢,发上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18-1-14 07:45
快快好,谢谢来读,太平洋游了13天,有张小岛的照片最喜欢,发上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太平洋里的新客里多尼亚(国去是法属),努美阿海滩,希望你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4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唯零唯零 于 2018-1-16 22:42 编辑

说实话,圆熟,一丝不漏,但可能问题也在这。总觉得有一种套路,习惯于自己的舒适区,特喜欢使巧劲,所以难打动俺这种拙人。我倒希望能看到其它类型的作品。“突卡突卡”这个词有点意思。以上个见。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唯零唯零 发表于 2018-1-14 14:31
说实话,圆熟,一丝不漏,但可能问题也在这。总觉得有一种套路,习惯于自己的舒适区,特喜欢使巧劲,所以难 ...

说的也对,这也许是一种很自我的写法,追求诗的形式上的完美,突显了机巧。写到一定时间,也许这就是个瓶颈,我注意到这个问题,谢谢,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的,这个读起来还是过去那个句式好,可以改过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8-1-13 16:02
挂起来大家一起交流。

置顶资源发现新星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比较真实,是发小聚会时的感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GMT+8, 2018-4-22 08:52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