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49|回复: 30

【衣脱澄明】梦里不知身是客。一个呸角的基情牡丹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6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人心中都有一部牡丹亭》




从无处着眼,美好会放大
大到无限,柳梦梅就活过来走进现世
他可以是任何人,戴任何脸孔和表情
可以是青山,是一束花,是一幅画
存于无形或有形。他自由出入于书本和传说
比我们潇洒。从牡丹亭到风波亭
他只需要走五步
此时他可以做一首诗,或偶遇一个叫杜丽娘的蛇
他化身为河流之前,已唱着元曲
上过很多座山岗
他比我们快乐
至少,他住过牡丹亭









                  《春色无处不飞悬》







1,衡阳雁回峰


祝融峰以下,都是雪
被火烧过的雪,被热情融化的雪,被雾凇承担的雪
我从南来,往北区,与雁的方向相反
我怀揣的气流,令孤雁失去声音

2,长沙芙蓉嶂



靠近橘子洲,心动就减弱。灯光与人生密集处,感喟就变淡
在黄兴路步行街,一边吃辣,一边吃辣,一边吃辣
广东女子说长沙的海鲜都是坏的,辣椒太辣,灯光太艳,次日早躲在宾馆里吃杯面
湘水白沙一望无垠,我独自去看,便有孤独之美




3,绕道益阳


故人相邀,故人在益阳南,益阳在望城北,长沙西
喝的烧刀子酒啊,吃的柴火鸡,喝的洞庭湖水哟,直到日偏西


4,亲吻蕲春




春色藏此处。也只此一处
剥开春色,即是情色。我亲吻你我亲吻整个城市
用了一个夜晚,用了七擒孟获之术
我和你在造一个雷池。风月高高挂起
离去便闪耀夺目


5,仰望宜昌

夷陵西陵,峡之大者,大不过巫山之云
宜居之地,与子同袍,对饮三百杯
是晚长江有子规啼,有猿声挽住轻舟
早发的白帝城,和夕至的奉节,二十年纠结的光阴
弹指和唏嘘且免,看微雨潘家岭,彩光小溪塔,正是那天上的人间


6,宜都青林古镇



一个人搬运一座城,一个城成就一个人
如多年未见的你蓄有春光和美酒,等故友自远方至
如中年蕴藏太多的雨水,等待灌溉下半世的荒芜
念兹在兹,廿年前吾在此地
而今的繁华令人措手不及
而今的你令我欣喜
城市改变的样子,而你容颜依旧
道路变得宽阔,而你情怀依旧



7,长阳清江画廊

想要飞时,就飞
而身怀的冷,是清冽的水倒影在画里的冷
巡着船,远方就不远,故人眼里永远溢满了笑意
人世偶尔漂流在水面,如落花
不说自己的不得已


8,恩施土司城



毕兹卡,我看着你荣而耀之
毕兹卡,你的历史寡淡而光滑
毕兹卡,你正在慢慢消失于山路十八弯
恩施大峡谷逶迤,你的背影,丢失在四渡河大桥底



9,凤凰于飞





夜晚的凤凰更像凤凰,酒吧轰鸣,沱江水静静的流
不声不响的人群,不看我在放河灯
风桥雨桥虹桥,桥头都少一树梧桐
临江的书生,歌唱到落魄处,就喝一杯淡酒,干咳两声,以示天气的寒冷






10,阻桂林


杉湖有三塔,皆毓秀。象鼻山卧江不朽,人入其腹
我从高速公路下来
吃三嫂鱼,唱山歌,看漓江宽窄几许春色几许
赶路的人啊,不流连夜色,穿过夜,驮着桂林的山水上路



《春色是今年》





两个男人快步走进苍茫里
春色淹没在暮色中
有荒芜之美
沧桑的,和美艳不可方物的
像枯木和垂柳,在池塘边各自静默与摇曳
开花的和不开花的,都抑制不住喧嚷
我生君也生,而后万物生
两个男人从苍茫里走出来
像经历了霜雪的铁



             《皂罗袍》
   

柳梦梅是个角。割袍子就断章取义
割了的袍子还穿,有破败的时尚
柳梦梅缩进袍子里,就会退回元朝
公子哥都在牡丹亭赏牡丹
柳梦梅挤进去,走马观花。把赏改为观
是柳姓与生俱来的浮躁
梦梅兄自负风流,与众多的女子照面后
哼哈几句现代文采,颇有孔乙己范儿
闻说皂罗色属于衙役或仆侍之色
柳梦梅欲在袍子上绣红牡丹
他要去官衙借朱砂,问杜姓旧女友借胭脂
此行据说凶险,毕竟他的容颜已七十二变
用上现代口吻和漳州口音读文言文甚是不谐
他缩进袍子里可以快进到2018 ,你说他按快进键吗


         
             《时空恋人》


柳梦梅与荣公子,分据一角
设置为恋人,暂时性别保密
中间隔着网络,间隔了草地,海水,席梦思大床,梦特娇被褥
以及各个国家混合的叫床声
柳梦梅的是尖叫,会惊破无数个夜晚

荣公子如狼嚎,低沉,温婉,令人颤栗
中间必然有山,山有回声,回声里有传说
至于柳与荣之相逢,把酒,雅聚,决裂,在坊间未有流传
至于断臂一说,被断袖遮掩
需要时空再倒置一次方能回看



             《荼蘼架下》




友尽。如此罢了
花不开就不开。我过你家门,不入
我等闲春风,不相识
            
            
《青荇》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柳梦梅采之,荣公子采之
一采擅自可,二采菜已稀
三采相暧昧,四采抱着归
参差荇菜,牡丹亭之
中有二男,亭亭立之



《花火》

你绽放之后必然熄灭
烟火多么美
灰烬多么美
你熄灭之后必然还想绽放
我点燃了我自己,我只是顺便
也点燃了你


     《夜阑珊》

夜也很美
太美则易逝
容颜留给流年,青春留给孟浪
躯体留给情人,情分得留给我
今晚我守夜,我敲一下钟,到五更,你带着月亮跟我走



     《欢娱之后是寂寞》


抱着。就好
河流从脚下欢快的去了
白云从远山激越的去了
你在,我抱着
你不在,我空着



     《一刻春宵》


迂回,厮磨,吞吐,一刻一河山
你爱我,你就让河水漫到山腰
我爱你,我就让山峰秀于水中央


     《暗香》





某人,虬枝孔武,善吹笛
于百花中,长身孓立,孤高戊远,不胜其寒
笛声脆,穿梁绕树,及耳又漂移
花纷纷盛开,雪纷纷扬扬,于无穷处,有暗香来
某人转身,正是,柳梦梅


《三千里长空做妆台》



背景是蓝调,前提是你远远提着灯在看
安排远山如黛,翠柳轻俯,白云略低一些,露水恰好打湿我的足踝
耕夫赶着牛,踩着朝霞走出来,溜了一路骊歌
然后鸟叫声,把天空给扯出来了




         《插草为香》




年长者居之,有德者居之,黄土厚土,各为臣民
今日与子携手,他日与子同袍,趁日与子同朽
朽木只可雕可不雕,看草荣枯,香燃尽,灯泯灭


         
         《假寐》




不可以叫醒他。若春天悄悄经过城池
春风正绿过山峰。火车由北向南

火车要回去了。搭上别的人,春天不会留下来
若他停留的不是此地,请不要叫醒他




         《老电影》




选一个桥段,我要和一个人,涕零嚎哭
我要等月光更惨淡
与影片的背景仿佛
我要与主角置换痛苦
让他主演我的一生
我要喝酒,吃爆米花,装作对面有一个虚伪的你
我要抱住你,抱得紧紧的
那紧紧的空,跟电影里
一模一样放大我下半世的白


         
         《落山风》



给风增加重量,假设她是一名好色的女子
摸我面颊的时候,桃花就会开

让风绕过山峦,那些错过的年华,站着几个情人等候
盛夏遇见隆冬,一场雪花不让河流说话
我的母亲晚年安详,期待儿孙绕膝

让风减速奔跑,我应该还有个女儿,她不认得我
民国2018年,她不认我。所以,我不允许她裹脚





         《弦上春秋几度》




通过电话,你要我今晚去做爱。你不关心我在做什么
也不关心我怎么去
是坐船,还是开火车


我弹起吉他。唱你是个坏女人
天渐渐的暗下来
风会把我运到你的住处
然后剥光我的衣服,情欲有多少
都拿出来吧


然后我还要唱,你是个坏女人
你要了我的躯体,你要了我的灰尘
你是个坏女人,你弄坏了我的三弦
你惊动了我的元神



         
         《手印》



你的手,得放在我的手上
再放些葱花,姜末,大料,让余生有余香
两只手各生出莲花,往生嗔痴,不与人说
花与花并蒂,同根,藕如四肢,浸 在淤泥
池塘那么大,风也那么大
让我们生死两忘。你的手,若冰凉



      
         《你在,便好》



今日无事,可以提前去你处,不打招呼,不备薄礼。小南风吹得春色无比软
我驱车下了五丈原,过了十里堡,十里八村有了三四家炊烟
请问你是在东家,还是在西门




        
         《荒芜之书》





请原谅我依旧荒芜

大地为本,面对丰收者和播种者我永远无言
我裹尽在苍茫里,自己看不清自己

任何一节腐朽,都可以戳穿我的半生
任何一段梦幻,都可以续写我的色彩

我立尽荒芜,我在无边无尽的荒芜里如草芥,如败絮,如烂泥
我搅碎自己,我分割自己。我像大地一样残缺和沉沦
月光经过我,绝不打扰我

我在荒芜里生长。你可以看不见我。但你得看见衰草连天,你应该看不见我
我隐身在荒芜里。我比荒芜更加荒芜

原谅我在一事无成时,自己收割自己
原谅我还有你时,荒芜得更快吗,直至蔓草丛生,淹没我的余生

如是荒芜,但我活着


         
          《没有方向的旅程》





去去皆休。皆休。皆休


一应欲念尽属虚妄。青龙朱雀
南方有雨北有雪
说爱我的人不愿跟我走。撒豆成兵,草木皆兵
从此去的萧郎皆是路人
此后开的桃花皆有桃花杀
念念都碎,去去皆休。都碎,皆休

你若不愿跟我走,别再说想我



《还魂》



衣服和帽子先醒过来,脸是木质的
眼睛待雕刻
风吹过来,星星都会动
木头人想要说话,眼神待塑造
桃花梨花菜花一起开了,有一条小路
僻静,干净,幽深。鸡鸣五鼓
我已沐浴焚香,锁手以待
先敬过你的衣服,也敬了你没帽子的佛





      《笑忘书》




我是很欢喜很欢喜,鸟儿飞离枝头
你蜷曲的肢体不动
小树叶从树上落下来
你惺忪的眼神不动
月光照着山岗无比悠远
你漂亮光洁的额头不动
我拂过你如同春风夹杂暴雨如同雨夹杂了雪如同饿狗夹杂了狼
我看见秀色的同时看见春色和暮色
我在欢喜中睡下来,假装抱着你,入画





      《荒诞剧本》






古翠花死一次,死在镜头前
人之将死,其情也哀,其言也善
只是翠花什么也没说,道具只剩下酸菜
酸菜让翠花像谜一样安详
下一个古翠花对着导演喊,要上花轿
要在花轿里按住一个人死
死得快意一些,据说那人人称二爷
是导演的内亲。被按住的时候,还嘻嘻的笑
按剧情古翠花必须得死。死三次
不同的古翠花用了不同的布景折磨大众
NG99次,被谁换掉的穿肠毒药,二爷若无其事的
抿抿嘴,有明显止渴了的满足


      
      《原来,姹紫嫣红早已开遍》




木棉又开。那英雄的木棉,血一样的木棉
我只看一朵花,一个人,一次春天
将我错过,永不辜负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3-6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老黑也在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6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你就想笑,哈哈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黑差点搞定老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开yk 发表于 2018-3-6 16:29
大老黑也在玩?

你是准备出山了么。导演吧你雪藏了那么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18-3-6 16:45
看见你就想笑,哈哈哈哈哈

妞,你笑啥。我按住二爷那一幕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6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墨家 发表于 2018-3-6 16:55
你是准备出山了么。导演吧你雪藏了那么久。

嘿嘿,咱一直就没进山,又哪来的出山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6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墨家 发表于 2018-3-6 16:54
老黑差点搞定老白了。

你已经搞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6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墨家 发表于 2018-3-6 16:55
妞,你笑啥。我按住二爷那一幕么、

你啥时候按住二爷了,不是一直在扑调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女王,是否搬个最佳不男不女配角给俺。俺要挂在脖子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6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神吗,咋这么能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6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神吗,咋这么能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6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荣公子和荣兰都能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6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墨家 发表于 2018-3-6 17:03
女王,是否搬个最佳不男不女配角给俺。俺要挂在脖子上。

你咋跟我一个等级了,叫女王了,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6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表示来过。基友情最有看头了,再接再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9-22 00:2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