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06|回复: 16

亲,诗歌需要抨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5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18-4-17 08:51 编辑

亲,诗歌需要抨击,否则,终将石沉大海。

前不久在“蛋壳”群里聊天,我说:“诗歌最大的忌讳是进入到说明范畴”(此处省去四万八千字,以共大家想象)。这是正真的诗人都明白的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诗歌很有趣,趣在语言。它高于说话的形式,凌驾乐章之上的呈现力度。

在诗歌的领域里,流派与流派之间的抨击就是最好的表现形式和存在意义。它好比多条河流汇聚成的大海,催生并养育了文明的诞生,这就是诗歌存在的意义。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常听说,“饿死诗人”,诗什么都做不了,这样认为的人一是奥登本人,二是不写诗的人。在特定时间段里,诗歌可以幻化成历史成功的大炮、坦克和飞机,它是一个民族的魂魄,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如果有人告诉你诗个“有球用啊”。当他是空气好了!
最有趣的是你可以造出精确的飞机大炮,原子弹,但你造不出一首好诗。

就这几句,我说完了,剩下的时间留给大家自由发挥!



诗歌大厅选诗一:
文/遇月


失眠与刺探



越是睡不着觉

越是着急

翻一下身床就忧伤一下

紧接着房子把温度调到最高

再一个翻身

一张饼就熟了

要是发呆忘记翻身

床底下就冒出一股糊味

再呆下去

饼就开始燃烧

就着那点光亮

我试图发现

究竟自己的哪些区域

被梦扫地出门



腊月初八


这一天腌腊八蒜

太阳也在醋里腌

买菜时听人说

明天阴有雨夹雪

人们大包小包的疯狂购物

似乎雨雪交加时的需求

比平时大出很多




天黑


她叫梅

却从来没有见过梅花

许是在胎里被娘梦到过

她试图进入那片梦中

睹一眼花的形色

哪怕是远远地嗅一下花的香气

可是每次都在入口出现很多岔道

起初 她不敢去选择

后来她从左到右挨个儿走过

都无一例外的到半道就天黑

伸手不见五指的





目击


没人告诉我

天蓝了风暖了

大树小树

戴上了心爱的叶子

三月十一日

我没有赶上去青岛的火车

被裹挟于发烧的人流中

流眼泪打喷嚏

看见五颜六色的塑料袋

在站台上空不知所措地乱飞

原文链接:http://shigebao.com.cn/thread-1192951-1-1.html







诗歌大厅选诗二:
《虚席以待》

文/叶虻


假设咖啡只是一个复数
而无需有人隔桌对饮
假设加蒂诺河上的晨雾不会飘散
鼓舞无知的蒙昧
和跃跃欲试的那颗初心


假设大水断路
我们恰好在桥的同侧
假设在一列奔驰的列车上
我们故意错过用来分离的站牌


假设我是你眼中的墨
你的囚禁就是我的诉说
假设所有的道路真都是圆的
星球多么人性化的几何体


假设雾不是因水而生
而是你仆仆风尘的目光
照亮一点三十分那一小刻的孤独
假设我今生不再会虚席以待
假设你就是那个和我长谈的人
忘记是黄昏出没于月色
还是先有了月色才有了黄昏

原文链接:
http://shigebao.com.cn/thread-1190182-1-1.html



诗歌大厅选诗三:

《因为风的缘故》
文/这里有阳光


退了几个朋友圈
阿满说我越来越像道士
自去了茅山
身边鬼就多了
老朋友
大都时隐时现
论坛里一阵风一阵风地流行失踪
常驻人口越来越少
郑老太和余村妇也不见了
我觉得风声不对
越是慢慢吹来的风越是坏风
就像我退掉的那几个群
越不是写诗的
越是有漂亮的专辑

2018.4.15墨尔本

评语:赤裸裸的抨击,有力!让我坏笑一个(虽然坏笑,也是很严肃的)!啊哈。。。。。大叔
原文链链接:
http://shigebao.com.cn/thread-1192958-1-1.html






诗歌大厅选诗四:
#不喜欢下雨的云
文/不喜欢下雨的云

风轻云淡
是为少年
而今,你将为我所累
请原谅,我来此理由
请宽恕,我中年的负重
我,尽量在诗文里
还原我的罪责
让它有如黑铁沉实,有如羽毛回旋
在这空谷
我曾来过
食过危崖边,松树的松子
听过地穴中,幽冥的喘息
看到月光下
扑翅的蝶蝴一族
当然,还有闲散如
阳光般灿烂的,步行者
而今,我重来于此
接受你们和诗神的审判
我将还回我,偷走的腹石
和有如符咒般
沉迷的腹语


#浮桥

浮桥上
石狮子
多幸运
看两岸
瘦马饮水
炮弹
飞右飞左
停在桥中央的人
尴尬了
停的时辰多了
他就真想
从这跳下
水面上
有好多云
还有
一座浮桥
在雨中
忽隐
又忽现



#追风筝的人

皮囊追着皮囊
在梦里
可总追不上
自个抱住自个
灵魂如此之沉
真想靠着高压线
小睡会
可他们急着
叫你冲电
如果这面纸
真是
你后世进化
那也不枉
我今日
拖着厚重的尘世



#十里杨花雪

雾了几天
忽然放晴
酒醉人坐大树下
杨花飞落嘴边
忽然想追着
咬上几口
有如水中鱼儿
哀伤的人
喃喃念着情人名字
酒鬼大声呵斥:
“阿雪!阿雪!
就知道阿雪
想想树上的乌鸦
和树下的
鲁智深吧
他和我一样都
光着头呢”



#南方有乔木

这一个“乔”字
老叫我记起
江南大乔,小乔来
可我又不是周瑜
又不是孙策
更不是曹丕
不过这乔木却有
桥国老之本性
“尚渡”



#鬼步舞

他在我面前
踩来踩去
开始七分像人
三分像鬼
后来十分像鬼了
忧伤由此
年轻人专注忘情
老年人却三心二意
这脖颈上土
正哗哗往下掉
身轻如鬼
不是谁都能舞



#浅草寺

不用拨开那些浅草
你可看见那根白骨
不用拨开那些浅草
你可看见那座观音
不用拨开那些浅草
你可看见那座寺庙
山坡上我默默走过
起风了
我们曾经的战士
和我一同走进浅草寺
他们由此
开始学习
青草和流光的要义
在黄昏,还不算太晚
无需灯芯的燃烧



#遣春

导弹飞来飞去
这四月天空的夜晚
被地球另一端的叙利亚
好不热闹
风云际会的人
按按钮的人
和我一起盯荧屏看
我还喝了点红茶
我们都知道那下面是人
我的罪责是我看了听了
他们的罪责
是他们说了
按了
我们都是这世间可怜的人
但那些今夜浴血的叙利亚人
不是



#燕

乡下凤鸣
姐姐家的屋子
堂屋里
还有燕子
白云和风亲
的小儿子风住
抬个小板凳
坐一下午了
不肯回城
“爸,妈,我
知道你们那时
有多幸福了”
“家家都有
一家子燕子啊”
这小家伙
看着不时飞回
喂食的老燕
和叽叽喳喳
探出头来的小燕子
满脸欣喜
与惊慕



@负累的皮囊

“风装多了,它就鼓了”
四月,又到了传统恶人聚会的时刻
他们比赛掏东西
有人掏出黑钱,有人掏出巡航导弹
我便有了第一笔贷款
有了第一张信用卡,然后,然后
一笔又一笔,一张又一张
终于不能再在每日,舒舒服服,死去
真理每每被恶人误杀
活着的人每每被欲望蛊惑
相距不远的皮囊,飞起又落下
都到了世纪,危崖边缘
“好了好了,我
码东西还你,诗神,我由此无二心”

原文链接:
http://shigebao.com.cn/forum.php ... 2982&extra=page%3D1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4-15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展开讨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发帖,那是肯定要看的,哪怕是一个喷嚏,也要看。
必长见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虚席以待》

文/叶虻


假设咖啡只是一个复数
而无需有人隔桌对饮
假设加蒂诺河上的晨雾不会飘散
鼓舞无知的蒙昧
和跃跃欲试的那颗初心


假设大水断路
我们恰好在桥的同侧
假设在一列奔驰的列车上
我们故意错过用来分离的站牌


假设我是你眼中的墨
你的囚禁就是我的诉说
假设所有的道路真都是圆的
星球多么人性化的几何体


假设雾不是因水而生
而是你仆仆风尘的目光
照亮一点三十分那一小刻的孤独
假设我今生不再会虚席以待
假设你就是那个和我长谈的人
忘记是黄昏出没于月色
还是先有了月色才有了黄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我们站在科学角度解析或说明一个事物,考证、引经据典,最后也只能是解析和说明。这是不是诗,令人存疑。
另外诗歌不能换面包,写的时候如果想换面包,不清楚是不是诗,如果不想换面包,几乎都是诗。
可能说的极端了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艺术是发展的,在发展这个词上,文人则会大做文章,流派由此产生,有个老人说,百花齐放,这是个最好的折中。当下的诗歌是圈子的,而且越来越小,有的小到几乎没有了,最终诗歌是个体的,诗歌是诗人的,没有诗人参与就没有诗歌,诗人与诗人之间,是无数个个体之间对同一个事物摆弄文字,文字有无数种变化,而事物则只是他的本身,谁让受众感觉到事物了,谁就是真正的诗人,而不是仅仅感觉到词汇的组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赞赏同意这个观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先讨论,我偷得片刻时间后来逐一回复大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但要放一种可能性给说明性的诗歌,让它们有可能,有探索的可能通向全新的面貌,抵达诗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8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重温一下那位老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伟大教导吧!赞同阳光老师的:文字有无数种变化,而事物则只是他的本身。谁让受众感觉到事物了,谁就是真正的诗人。诗歌只是个个体产物,汇聚起来就是诗群体。都能玩语言,但玩的好不容易,是有技巧的。只要有受众就好,得到受众喜爱就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2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18-4-22 19:51 编辑
渔郎 发表于 2018-4-16 17:43
可能我们站在科学角度解析或说明一个事物,考证、引经据典,最后也只能是解析和说明。这是不是诗,令人存疑 ...

1.诗歌这个东西首先是精神层面的,诗人需要清楚自己为什么写诗。一个好的诗人会有自己的写作意图,比如写民生的,写世象的,写情诗的等等。它是一种精神的寄托,是几千年历史沉淀的历史产物。我用一个历史背景秦王朝的焚书坑儒就这种精神的抵制和压迫。而到后来汉的建立又刚好是楚文化这一支人的后代,楚文化里诗歌中的爱国情怀以诗的形式推向高处,远处。
2.引经据典需要积淀,也需要划开成作者自己的语言和表达形态,其中关键在契合点上。写作到这一层面的人必须到博古通今的层面,否则会弄巧成拙。
3.诗歌可不可以换面包我个人认为有两个画面。画面正能量的那一幅是真的写的好,可以还钱。
画面负离子的那一面是,为了某种利益,我知道某某喜欢写个诗,诗无论是好坏,而我手里刚好有这个纸媒和新媒体资源,为到达我想要的目的,我给你些钱,挑几首马马虎虎的东西发出去,美其名曰给你稿费了。多年以后就形成了这一层人的个人简介里“某某诗曾经在某某刊发表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2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铺子 发表于 2018-4-17 10:34
很赞赏同意这个观点

感谢铺子的支持,一起讨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2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sherrika 发表于 2018-4-17 19:58
但要放一种可能性给说明性的诗歌,让它们有可能,有探索的可能通向全新的面貌,抵达诗境。

这个只能是诗人自己掌握了诗歌中开放和闭合之后,才可能出现的理解层次。需要时间和积累,也需要智慧和灵感的碰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22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行天下 发表于 2018-4-18 10:04
还是重温一下那位老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伟大教导吧!赞同阳光老师的:文字有无数种变化,而事物则只 ...

受众有时也需要一个演变过程。很多诗人的作品在当下的大部分写作方式中是不被看好的,而是通过时间在历史长河中的演变,有的如一块宝石独自生辉。我说一个艺术形式的类比,就拿最接近我们的周星驰来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周星驰的作品并不被人看好,而当时间慢慢的推移,他作品中的思想境界被却在人们心中产生了共鸣,这就是有些东西需要经过时间的浪淘。而我最喜欢的大师之一卡夫卡也经过了生前作品不被接受的冷落。但是我相信,好的东西会有它存在的价值,可能短到十年,可能像龙延香、乌沉木的诞生过程,漫长而痛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GMT+8, 2018-4-25 20:1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