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51|回复: 5

《高处》等旧作10首 问好诗歌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6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处

可以这样界定:
你站在山顶,向山谷喊出一个人的名字
雪,就漫过来……

我想出这个句子时,雪,也正漫过来
如果风再小点儿,雪和盐巴再像点儿
那个地方,就是个,永远虚设的席位

显然,这终究不是我的冬,近视久了——
就山山相同,人人相似
遇到个薄衣之人,我就在她身上
虚设,所有的冷

想她会不会登上高处
也朝一片虚设之谷,喊一声
就将一场雪,还给了别人


201512



爱情


这是一场暴雨来临的祸患
恰好不愿带伞

是我不愿天气永远阴沉
执着游向暮年

接着掏尽身体
用一万条鱼
堵住你决堤的皮肤

之后
所有疼痛的地方
都杂草从生……


20158



春歌


月光碎在嘴唇,天的舌齿退居
你口中雪筑的白马停下泥蹄,停止和春天亲吻

远方的城市,继续发炎,房群与坟墓向森林扩散
送信的船,沉于河边

我径直走向你——告别忙忙碌碌的写信
芦苇长出的风,把太阳缠进河中,伸向了月亮
一场绿色中的檫肩而过,在我的梦中的路口
布置

我坐在你的春天上割草,你把我秋天的雨夜
剥开

如此,我们悲伤交换


2015.8



夜中书·给一位诗人


此夜应有灯。行至深处,偶然碰到了你的坟墓
如果还要在秋夜说起诗,那么,你萎缩的天空
推下的雨滴太美
雨扫过的陷阱,也太美,我差点掉入
其中深暗的一个

我是转身离开凝固的自己,才看到你的
那么多白色日子上插着的肋骨,发着黑。我走过去
直接擦掉草丛上的寒暄

阅读的动作,成为抚摸你的棺柩

我和你斧子砍下的玫瑰,成为朋友,心想
这场绝望焚烧的人,曾经一定是个好人

来,来。站起来,我们活下去
这些笔凿出的深渊,并不是,你沉睡的理由


2015.9



时间


我们平身而躺
夜色如魅
你突然
问起时间

你又问我
隔上一次水烧开的
距离

我一下心慌起来
一字也答不上

夜色如魅
既像婚房
又像墓棺


2015.10


和外公打亲家的和尚


他说他想过女人
特别是经过上山的那个岔口
两条路分开
一条通往寺庙,一条的尽头,就是我家
并且都已丰满得,能装下车轮

他终究还是两条路都走了
晚上和外公举杯的时候,说他的老婆
如何吊起在矮矮的房梁上
干枯的眼睛,憋不出眼泪

外公说,就把这儿当成家吧
看,直接有这么乖的孙子
那夜,锅里依然没有添猪油
炊烟照他的意愿升起

那夜过后,他不再来
直到村民
撞到庙里飘来的恶臭

如今佛已镀上金身
断掉的佛臂,已经接上
半截土墙边的井不再出水
外公的坟
离它只有两百米远


2015.3



访壶记


1

杂草埋过井,我们只当它已干枯
不再用刀掀开,看个究竟
我想,外公也当它干枯了,把自己坟上的草
黄了,又黄

一个水壶的葬礼,正在院子的废墟里举行着
西风念着悼词,大个大个的南瓜,从庄稼地里
风尘而来
我们都知道:它不再装盛任何液体,不再
用泪水淘米,做饭
也不再把冬天身子的一个角落,含进嘴里
反复吮吸。那些岌岌欲化的日子
那些,它坐在火炉上,吞声吐气的的夜晚

河流经过此地后,不再有残缺的悔恨

2

你们唱你们的,我写我的
我对一个壶上响起的歌谣说道。既然
铁石成金的故事只是谣言
我来到此地,就是为了分走你身体上的,一点儿黑
火焰留下的痕迹,包括我被不小心烧掉的眉毛
所以我深入黑里,拽起诗的手
往石头外面拉,为了保你一个魂魄完整
我希望你洗掉那些黑
某一天,我再站在此地
看到天上的月亮,会以为是你
故地重游


2015.7



每条路都比远行沉重


我要求,每一条路都比远行沉重
每朵流过泪的云都不会被天空拒绝
可是悲伤的人,这想象压在心底
如同沉入湖底的石头
没有浮上来,就要朝有炊烟的地方走去

这时候,一定有一个女人躲在火里
向遥远的地方挥手
假装秧苗已长得很高,空气很是湿润
可这是一个没有雨水垂怜的的村庄
悲伤的人,你,心知肚明

你明白的事情已经很多
为一些女人,把红艳的花,连枝折断
爬过很多山峰,已知道江,与海的区别
腰也渐渐粗了
抱着梦里的巷口,却无以辗转反侧
你明白
喝了这杯酒,秋天就会来临

你想象,若每条路都比远行更沉重
每一朵流过泪的云;都没有被天空拒绝


2015.4



让你穿过去


从树木最密集的地方穿过去
但藏起来你要寻找的野花
明天再开放

一只逃亡的麋鹿奔向你了
你不能撤退
你拿起背着钝刃的刀子
寂静的山岗马上
血色弥漫

让你穿过去
唯一捕获的是身上的创伤
在刺叶的冲刷下疼痛
裂开,发炎
你要一个人蜷缩在岩石下
对着一堆蚂蚁哭泣

让你穿过去
让你穿过坟墓与巨大的石头
狼群的哀嚎惊醒你
夜晚的斑鸠拼命呜咽
你发现丢掉了绳子和水瓶
拼命呜咽

让你穿过去
从人际最荒芜的地方穿过去
但不会太早
我在那里藏好村庄
你到了
低头就可以看见


2015.8



消失的能力


日子越久,就越觉得
我某项能力,削弱了
我已好久,都没能在深夜里醒来

尽管,我仍努力想象
屋子外还有强盗,小偷,陌生人
会来敲门。想象他们举着锋利的刀斧
想象屋子里有鬼,会一遛烟儿地
冒出来

但如今,我从未成功过
我完成的那未削弱的部分
仍是梦见一些死去
而明明还活着的亲人


2015.10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4-17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7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生代的能量,这些诗好在写自己,有内容和个性的思维,飘红鼓励。欢迎新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8-4-17 17:30
新生代的能量,这些诗好在写自己,有内容和个性的思维,飘红鼓励。欢迎新朋友。

问好版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8-4-17 17:30
新生代的能量,这些诗好在写自己,有内容和个性的思维,飘红鼓励。欢迎新朋友。

问好版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谈笑指间 发表于 2018-4-17 16:43
欢迎新朋友,欣赏!

问好版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7-20 02:5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