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31|回复: 46

【脱马甲】【筑】太虚幻境【盗】无止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7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小粥 于 2018-5-8 00:20 编辑

【亮相】小径分叉的花园

身旁的女孩叫了一声
我注意到她的脸,从上颚
到颌骨部位,迅速起了变化。“昂……”
一头豹子窜入竹丛
那儿嫩笋正极力挣脱笋壳
我被自己的催眠給吓了一跳
绕过去,又被一堵墙挡住去路
背后水榭传来笑声。我相信
那不代表嘲讽
也不完全是针对我的


《氧气》

想起一个晨跑的人
合欢树遮住他
暮春起步,跑到深秋
合欢叶子越跑越少
头发越跑越长
那么多氧气,换来白发三千丈

我想他的寂寞与忧伤
多么深重。跑男跑的不是步
跑的是氧气,是人生
哪天要是他不跑了
大千世界,将多么无趣   

《》俺是有职称的贼


影楼大街,时针指向六点
分割线明显,大楼一半倾颓
一半承接夕光
鸽子降落,途中卸去的紫外线
加深美女脸上的色斑
第二空间,妻子于晚餐时间整理衣箱
我看着,却无力出声
多么悲凉。她扔出去的,有合影
有盗梦师执照。我的全部
不过是个有职称的贼
六点钟,一切清零
金山银山都是偷来的
大梦初醒,不敌她的漠然


@盗梦娃娃,盗梦颠三,盗林梦夕《一起去盗梦》

第三病房,我的意识还算清醒
能从步态和眼神区分
她们的性别。现在不同了
穿过走廊我看到那么多焦急等待的脸
隔着玻璃,被雨浇湿的草地后面
那些垂头的月季。她们排列于意识边缘
我的,你的。我能想到的下一刻
是被花香缠绕的窒息。我见到你之前
先要绕过吊瓶织成的藤蔓
逃脱那些或呆滞、或绝望的眼神的追踪
不能忘怀的,是一个老太太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冲我扮了个鬼脸         

  芝麻开门@卡卡      


  卡卡,卡卡,他们这样叫着
每个都一副垂涎嘴脸
很是欠揍的样子。遍地咒语
一如死士丢弃的盔甲
盗之大者,大到一定程度
就会显出冲动的本性
旅馆走廊,他们惦记宝物和美人
卡卡、卡卡,卡卡
其中一个还弹起了吉他
四十张急切的嘴巴
无一能叫开卡卡的房门

2卡卡的小旅馆

旅馆真的好小
以至于两个人走廊相遇
轻易就搞成狭路相逢
桥段里有很多解决方案
最搞笑的一种
是其中一人会轻功
我这么沉重缓慢的身体
不被卡住肯定不行
哎呦我的个头诶
你表演轻功能不能专业一点
能不能耍个帅
像007那样
口衔玫瑰做360度旋转
然后手一松
放美人去她自己的房间娇喘

3止痛药

大错特错。有人说我站在这里
随时准备拔枪的样纸
其实我只是去摸屁股上的枪伤
忍痛的表情很酷
比决斗前的专注还迷人
好歹咱是有职称的
止痛药恰巧揣在屁股兜里
如此掩饰,不露怯,也不露痕迹
天下大得没谱,帅得没谱
一粒药丸让我安静
我站在这儿,堪比伫立冥想的庄子


《风车在原野上缓慢转动》。。。


风车一转,我的心就软了
湿漉漉的原野,马车跑得好慢
你转身的弧度大于马鞭
夸张的四月之末
荒草注定是超过人头的
但它超不过我
暮云俯身,不是一声撕裂
就可以指明归途,我离你多远
原野就有多开阔。不听罗大佑
就不知雷雨如何轰鸣
磨坊停下来,眼中布满苍苔
比苍苔还要苍苔的
是你的脸。比布谷还要断魂的
是我的车轮        

《》笔记1


你可能是那只火瓢虫
初次进入,梦很浅
鹧鸪叫一声就会醒来
第一层梦境,我正遭遇没顶之灾
你在邻居家与人调情
我的呼救显得那么徒劳

《》零度以上

薄冰之上,是肆意的人间
火苗压得再低
低不过浅草寺的梵唱
浅草才能没马蹄
说的不是现在
马蹄中的梦
瘦过扬州瘦马
你的骨感太销魂
我的血压瞬间超过一百二十毫米汞柱   


喝茶,唤醒心中小鬼鬼@筑梦楼


1

亲爱,来信收悉。你所描述的场景
相信许多人都是向往的
此时已是午夜
我不愿以一个入侵者的身份
突然推开你的木门
甚至无法像个过路人那样经过你的窗口
春天有一些心事沉浮
无眠已是常态,夜静春深
大千世界归于沉寂
煮茶,喝茶,寂寞要用享受来应对
请将手机音乐开到最低
茶叶在舒展,而茶水渐浓
我想,这只是个好梦的开端
一切请交给月色做主


2

清晨正欲出门,哗哗下起雨来
好吧,见字如晤。与你聊聊梦
聊聊雨中小楼。我上过的扶梯不高
没看过山坳里小小禅院有着怎样的全貌  
楼台烟雨中,适合焚香
袖中盈满的,是檀口凑近了轻烟
把江湖交给江洋大盗,咱们躲进小楼成一统
喝茶,听经,与春天隔层薄衫

锦书

把战书换做锦书
听雁鸣三声,听燕子叫于堂前
春色已去了九分
九分裤早行遍大街
去他妹的古战场
我心中只有小九九和小酒
酒不醉人人自醉啊,卡卡
你给的房卡快起霉了

驿站

那时把旅馆叫做驿站
没有房卡,要开介绍信
我手持公文,乘兴而来
旅馆已拆迁。反正喝多了的
就马路边一躺
天当被盖地当床啊,卡卡
刘伶一裸奔
看人都像我裤裆里的虱子

叫一嗓子,传奇@【盗】梦颠三

1

今晚有雨,我无眠,无梦
盗跖之心愈发强烈
夜宴开至荒凉暮野,你的轻
是词语编织的惑
我规矩的写字,像一个灯下的良人
良人不骑马,少了多少意趣

2

经人转告的未必真实
说你病在表象,寒热交替综合征
鱼书难达,巫术最多表演给病中的蔷薇
而你的沉潜是夜雨的落脚处
敲打是旧鼓的反面
走丢的牛犊不在雨中哞哞

3

三秒钟可以打个盹
迷糊的我可能早已犯规
从一场雨到另一场雨
究竟需要多久,我取下雨具的时间
水滴可能叫过了多遍
你说它抱过的根,究竟在哪一片树林

4

落木出现得很唐突
驿站外的牵马人,也只是做做样子
我没你的地址,我坐动车经过了扬州
扬州也不像传说中的繁华
我没从人群中穿过
如何唱那首歌,如何把相遇说成传奇


《疏雨点黄昏》

疏雨点黄昏,按下怒马的锦衣人
旁敲侧门。主人仿佛去了深山,野云没带回半只音讯

月季兀自迎向路人,大道直如发
贵公子面面相觑,酒醉的佯狂,略胜于酒醒的无绪

两行书,排成燕子的双生翼。天色暗
暮云低垂且不表。要表的是銮铃摩擦着耳蜗

痒,就如漠北白塔,胡灵氏数风中的扬花
盗铃之徒捂住耳朵,跑得比风快,过犹不及的解答

黄昏演示一场捉拿,锦衣夜行,好雨正当时节
捕快眼神叠加夜,好一次陈仓暗度的偷袭

《》大白菜 快快长,回礼 @快快

去童话镇,先要经过农民伯伯的菜园
一园子的翠绿,只觉得好看,像某姐姐的名字
俺还小,不知道姐姐腕上戴的圈圈是啥
只是隐约觉得,当大人好,当大人可以去很多地方
买很多好看的东西。俺只在睡觉时候
去过一个神奇的菜园,大白菜长出来一棵
就被猪拱掉一棵。那儿全是女厕所
没地方尿尿,真是难受死了

《提线木偶》

如果不被尿憋醒,我会走到不莱梅镇
不莱梅有个音乐餐厅和一根会笑的火腿
匹诺曹是木头做的,也可能是泥做的
木头的匹诺曹会被冲进大海,被信天翁叼着
不知该放到哪一个甲板。泥做的匹诺曹躺在池塘底部
他看到的锦鲤比云大,有时掉下鳞片
还以为下雪了。他不再考虑诚实与撒谎哪个重要
木头的匹诺曹被军舰带回,做了几天水手晒黑了
大多数时间都在巡回演讲,说海上历险很考验意志
当然其中也闹过笑话,比如操作的人拉错了线
匹诺曹打翻了茶杯,却不停说谢谢


《蓝色海豚岛》

另一个梦我只做了10分钟,当我醒来
已不再是个孩子。船载走了她
孤独的海豚岛归我
电影散场,我得独自走回家去
路上只是平淡的黑。那些年我的凄凉感
总是尾随着我,我走进一片黑影
如同走入绝境

《不过是个提琴手》

他不断调整站姿,无论怎样
都觉得不自在,演出被推迟了一会
台下的我,也开始难为情
我想向妈妈要一把提琴
想了三年,没敢开口
后来上了初中,不想了
我觉得提琴手应该躲在窗帘后
应该有张忧愁的脸
窗外有宽大树叶,在夜里
有灯光稀疏的漏出来
而不应该,那么红扑扑的站在台上

《镜中的爱丽丝》

当一个女孩叫爱丽丝,必定会带给我惊喜
她神秘地消失,然后带着礼物回来
口袋里掏出磁铁,海螺,还有一本书
当着众人表演占星术,说西边山头有火
今晚会掉入我的梦中


《窗外》@筑梦骨朵

那天我经过你的窗外
窗外全是暖阳,草地上布满优雅的鸽子
鸽子绅士,吃饱了别忘记飞走

我一阳光起来,直想往人家窗台上扑
全然忘记做贼的应该心虚
我昂着头,跟你踮起脚尖一个派头


《栀子花开》

唱栀子花开,唱到“栀子”的时候
你舌尖一卷一申,栀子被弹出去老远
刚好落在十年之前
中国推出了个何老师,蹦蹦跳跳的
情窦初开。“栀子花开呀开”
初夏满是少年的脸
少年与花儿,有着同样的香味


《此间少年》

一大早,听快快在叫
五四青年节呐
叫完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那时候正下着雨
没人上街
原以为再怎么也得有几个混小子
去美领馆门口吼几声
很奇怪,一天都快结束了
朋友圈静悄悄的
不像有大事发生的样子
快快也没有再写诗
只有几个猥琐男夹着雨伞
等公车回家



《最好的我们》

快快只叫了声大叔
就把焦虑转换成了忧伤
她是只轻巧的鸟儿
不致在突发的心痛中猝死
而黄昏多空旷
为躲闪留足了余地
最好的我们
可能还会更好


【尾声】无从念及

突然的停电,抹去盗梦者斑斑劣迹
美好之物从来脆弱
丑恶之事未必可以长久
以数轴方式分布于你我梦境,并非证物
正负无从了然。正如能量从来都是由内而外的
偏偏就有个正能量的术语风靡一时
只不过与之对应的负能量,迟迟不被发明
正如有人于美学范畴引入数理概念
无知者懵懂,博学者疑惑
一时噤若寒蝉,大盗横空出世
引领众人。很显然
我此时并没在写一首诗
只是在以异样的方式打发夜晚
告别烂尾楼屡次显现的警示
于荒野处重建一座巴别塔     


巴别塔

故事开始于地中海南岸
北非的一个荒凉小村,两个放羊娃
无目标的射击练习。他们的初衷
不过是击杀逼近羊群的狼
结尾却在远东岛国
繁华都市,高层建筑中单亲家庭的阳台
如果忽略一杆猎枪带来的恐惧
故事怎么都不会搭界
是的,你叫快快
我是不知名的盗梦师
你我之间并没有合约联系
就这样风马牛的撞上了
我的衣冠楚楚,最好不要在游泳池旁
最好你也不是出浴的美人
故事的结局,就两个装逼的
但是你我的差异
只隔着性别
盗梦师的客户,完全可以是个女的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5-7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真是。。。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7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真是。。。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18-5-7 21:46
你。。。。真是。。。够了。。。

你把花名册弄哪去了,怪不好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7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7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7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都在这页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7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苏他名字填对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7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8-5-7 21:52
苏苏他名字填对了吗?

他有一百多个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7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18-5-7 21:54
他有一百多个名字

挺好,很神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7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真是。。。够够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7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对长就这么悬空了?
好吧,反正你整的我都看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7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对长就这么悬空了?
好吧,反正你整的我都看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8-5-7 22:43
对长就这么悬空了?
好吧,反正你整的我都看过了。

其实我正在找一张好看的图片做头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原谅,我的确粥喝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上海中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5-21 09:0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