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659|回复: 89

【脱】一件薄衣,专情老邪的慕容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9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水香怡 于 2018-8-29 17:02 编辑
《未知的你》

一阵风吹起了裙裾
她显得慌乱。眼神里有刻意躲闪
人群中有人谈论颓废
他的漫不经心又像下意识
捡起一片落叶
丢进风里。除她外,没有别人注意他
夕阳,入骨的妖娆

《献词》

不知这是第多少次相见
他想制造一些内心的波澜
手触到她肌肤的刹那
她没有迎合与躲闪

窗台上的绿萝
垂下长长的枝条
他多次触摸这头秀发
此时,伸出的右手失去了想象力

《锦瑟无端》

音乐有时可以用于怀想
或欢愉,或忧伤
曲词是假借别人之口的一种别样倾诉
就像一朵格桑花,摇动阳光
每一次眨眼都隐藏一个小细节

我们在秋日午后
推演一幕虚拟的情景剧
对白是痴人的呓语
角色中的我们,亦真亦幻

《雪国》

踏着一行脚印
倾听熟悉的气息
和你与雪的窃窃私语

雪是空旷的,缠绵的,又善解人意
集录黎明的眸光,铺在坡上
等影子逶迤入定

《仙坡小镇》

那排破旧的砖瓦房
高大的绿漆木门
我站在门后,等一串脚步踏碎正午的阳光

知了和秋蝉都是无理的闯入者
它们霸占了想象空间
使一颗心无法着陆

《月下清秋》

她喜欢站在河边
目光做线,垂钓月亮
眉宇下,两汪纯净的水滴是饵

临水照影的柳树
每一片叶子都被点亮
风总是那个多情人,指尖梳理发丝
也梳理精灵样的眼波

一场月光下的欢宴
星星的水晶杯,频频高举

《生命的结》

月亮的疆土里,他握紧耕犁
倦了就用月光浴洗去疲累
始终不肯放下的犁柄一次次喊痛
他拿起旱烟袋,在鞋底上磕了几下
清了清浑浊的嗓子
吧嗒吧嗒。牛用同样的节奏甩着尾巴
分田到户挣来的这套家当
陪伴着他的鬓发一点点失重
他,是我生命中无法解开的结

《静夜书》

1、
一只白色的断线风筝
悠悠地随风而逝
仿若无法捕捉的一段过往

墙上的影子,是一堵无法攀爬的雪峰
进和退,结果都被覆盖

2、
喜欢在夜里点燃自己做蜡烛
在无尽的烛泪中咀嚼一段指骨的忧伤
《梁祝》,化蝶,翅膀的胚芽
夜,仿佛可以再沉一些

3、
此时,所有的语言都显得生涩
或者不合时宜
用无法参悟的情思揣度人心向度
是给夜又披了一层黑纱

4、
想把自己打开,听着呼吸入眠
可一些声音始终在耳畔聒噪
意念的围墙毕竟不够坚实
一不留神就跌入狂想的黑洞

《暮蝉》

走出黑暗的通道
眼前总有一束摇晃的光
指引它做理想的捍卫者

一个懂得奋斗的生灵
暮晚的光影里,他喊来初阳的蓬勃
你听,那歌声
有期盼,有蓊郁,有刺破阻障的利刃

《残塘》

菖蒲高举长长的手臂
把鸟鸣拖上蓝天
远处的云游进水里
在鱼尾上写下一段传说
又悠然而去

荷叶显得疲累,在水面小憩
掌心朝下,仿佛起跑的预备式
芦苇仿佛参悟了秋天
以满头白发,设一个弥天的局
引来北风轻啸着扑救

《雁字》

阵阵雁鸣,落满西窗
窗里的人,是个木然的旁观者

阳光垂下丝线,钓枯草上云的影子
它们像一群表演绝技的玩偶
被秋风操控着,向一群南飞的大雁作别

一声轻叹飘出窗外
风装作没听到,继续它的滑稽表演

《风居住的街道》

斜织的雨说来就来了
叶子在雨水里眨着神秘的眼睛
它们的私语从不避那个卷帘人

风选择高树栖息
摘下果子或叶片,祭奠逝去的暑热
那些匍匐的矮草腰身柔软
信念却异常挺拔

布幌子睁大眼睛
朝着行人展示堆满笑的容颜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小蛮腰,超短裙
丰乳肥臀,是夏日头上的簪花
满足目光的猎奇,催开内心的小涟漪

我喜欢站在秋天的巷口
听老人讲年轻的故事
用稠密的叶子给他们遮风挡雨
让沉甸甸的过往生出七彩翅膀
盘桓在落寞的梦里

秋蝉最懂我的心思
用叫声给冗长的梦分着章节

《南方的我,北方的你》

站在青石巷口
等第一声雁鸣捎来北方的消息
梧桐落下最后一片叶子
高大的月季有气无力地举着一朵干瘪的花
你虚掩的窗传来阵阵轻咳

雨一直陪伴着我
在芭蕉劈劈啪啪的响声里
裸露的肩开始抖动
此时,你手捧的月光
一定开成了莲的模样, 朝着它轻呵一口气
目光那么柔软

《你的名字》

请原谅,我用你的名字练笔
到处涂鸦。
目之所及,手之所触
真草隶篆。写得更多的
还是我随心所欲的嫣儿体

月亮围着房间游走
墙壁和屋顶到处是它参差的影子
我拿起笔,在影子里练习书写

曦光把它们全部涂擦的时候
我的梦便丰饶起来
你的名字
从指尖,到双唇
从有形,到有声

《秋日私语》

你用瘦削的影子养胖了庄稼
开口傻笑的玉米,羞红了脸的高粱
常常在你熟睡时争吵
都想在短暂的年华多得到一些爱抚

我躲在树后窃笑
你在它们专心拔节的时候
携来几声虫鸣到我的窗下
你学着鹧鸪的叫声唱和

你说秋夜太冷清
孤独的小木屋睡梦定不会安稳
我在你的脚步由远及近的时候
把呼吸调匀
让月光衔起唇边的微笑
吻上你的额头

《纸短情长》

一句彼此安好
把我们阻隔在处暑两端
记忆被罚做苦役
依然沿着来时路奔跑
我勒紧的缰绳,印出道道血痕

《花梗》

小径穿过花圃,打探春的迷茫
花儿按颜色重新排列
像迎驾的后宫佳丽
为争风兜售妖娆
蝴蝶、蜜蜂做了公正的点评师
不厚此,不薄彼

《寒烟》

临近村落的时候,我的脚步踌躇
青烟梳理干枯的枝桠
小心规避着鸟巢
回乡的人和北归的雁都需要它来导航
窗前远眺目光的空洞
也需要它来填补

《落枫》

一枚红叶落在窗台上
失血的颜色,我感受着秋的痛
蓝天和雁行的泼墨写意
荒草难以入画
一切都是命数
既然结局已定
何不在大火熊熊的时候
借着火光,完成所有告白

《太阳和野花》

野花擅长为季节诊脉
它们最先感知秋的步履
浅白的阳光,兀自蓝的天空
一阵紧似一阵迫近的西风
都是预设的情景

即将说再见的时候,写好的临别赠言
少了些温情。不管这些
阳光、软风、露珠,还有鸟鸣助阵
它们慵懒在阳光里,及时享乐

一再延长的剧情有些拼凑的嫌疑
虚妄和企盼,早已囚禁无法逃脱的结局

《安妮的仙境》

大提琴的音符在小路上漂移
旋风一样扑朔迷离
棕榈树枝杈的一句暗语
被小松鼠解密,它蹦来跳去地招摇

灰鸽子用翅尖碰碰夕阳
一块黑布整个罩过来
风被挡在树林之外

安妮是一块静坐的石头
她托腮仰望天空
把心跳献给漫上来的星潮

《西山》

山坡上建一间石头房子
一扇落地朝向山头的窗
我的长纱裙,你的笛子
你浅浅的胡须,若有若无
你装满故事的眸子,深不可测
周围有野蘑菇,芨芨草
我们白天放牧阳光,晚上被星星垂钓
就这样,慢慢老去,直到变成岩壁的石头

《醒着醉》

夜晚,你用长笛修补月亮
山风很硬,补上一些,削去一些
那些散碎的星子会说话
他们愉快地做了我们的孩子
跟随我们到河边,到桥上
河水里荡秋千,草地上扑流萤
我们还豢养了尖嘴喙的鸟儿
它们常常啄痛我们筋骨和年轮

《古巷的忧郁》

青瓦灰墙,静默在夕阳下
老槐树叶子朝下,数着自己脱落的牙齿
戏份在九月之前就要杀青
拿什么打发漫长的冬季

北方之北,雪花开始酝酿一场欢宴
遥远的南方绿色依然招摇在蓝天下
要么完成一次奔赴吧
趁着季节的提琴滑音还停留在指尖
打点行囊,不让曲终人散的寂寥
淹没落满唇痕的发梢

《只字不提》

屋后的木槿颜色淡了许多
抑或夏日阳光太烈,灼去一些色素
抑或花前逗留时间太久,伤感的泪水褪去它的颜色

我们聊聊新生的小白鼠的憨态
聊聊菜市场番茄的价格一路飙升
聊聊楼上阿香新做的时尚发型

把你的行囊放到我轻易看不到的地方
告别的话寄放在心里吧
连眼神也不要丝毫凄迷

《相思引》

青丝如瀑,指尖弹拨的声音依稀
月光倾覆,影子颠倒了近旁的老树
风干了微露的笛声显得更加悠远
那些练习拥吻的水波,不知疲倦地推推搡搡

一切都是旧模样
叹息落入水中,回声格外清晰

《浮生辞》

浅淡的文字像一汪秋水
浮起尘埃一样轻的生命
剧情走到荼靡
那些台词落入草丛,旧情愫暗长
夜晚是难以负重的骆驼
月亮越圆,背负越重
不敢穿过那座拱桥去远游
怕陷入太深,连影子也无法逃脱

《爱的初学者》

第一次读懂你的目光
是在夏天的早晨
按着它的导引走入幽密的隧道
我们打坐、对视,交换暗语
在墙壁上种桃花,掌心里豢养月光
日子在慢时光里游弋
却再也找不到出口

《你的存在是个意外》

我还沉浸在夏日的蛙鸣里
秋风早已吹破一池碧水
沙鸥伫立橡胶坝上,目视远方
好想走进它的视线,填补它目光的空洞

我也曾那样傻傻地站在河边
朝着对岸发呆
一条河淹没了无数叹息
那些浮在波面的娇嗔一股脑翻入水花
阳光再也照不到她们

《说书人》

那段寇准背靴,被你演绎得面目全非
每次讲起,我依然像一个认真的小学生
巧妙地补充你的漏洞
你一忘词就拼命地摇纸扇
鹦鹉的笑令你大光其火

那时的日子总过得很快
几本书还没说完,我们也走进了书里
听书的是旧帽遮颜的人,和她的影子

《几秒钟的世界》

轮椅在甬道上吱嘎地慢行
推车的是对面楼的男主人
女人嘴角的口水很恣肆
他娴熟地擦拭—瞬间对视
我从他的目光躲闪而逃
回望时,只有团在手心里的纸巾
再次挺直的背影

《解花语》

仙客来不知疲倦地翘着手指
戏开场之后总不见杀青
他手里拿着抹布寻遍房间角落
一只猫轻轻尾随,生怕脚印破坏了动感画面
画板前,她的目光调整颜色和光度
仙客来入画
花朵数量明显增加了许多

《琵琶行》

午茶,弦音,一米阳光
秋日静好
九月,是盛放后收拢的季节
金达莱像执夜的更夫
在主人的心事里醒着

音符迈过门槛,扑进老街拐角
报摊后面那副眼镜
接收一些,阻断一些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8-29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勇闯天涯 发表于 2018-8-29 21:32
慕容嫣这个马甲很火哦

一直在努力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嫣儿,我是认真猜来着,结果,猜错了,小香香,抱抱美妞妞,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俺姐把这一件马甲写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你呀,没有猜出来是姐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辣么多,辣么好,葱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太能写了,要两件,我们谁都不用写了,被你写尽了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舞会好像没交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月宛初 发表于 2018-8-29 17:07
俺姐把这一件马甲写薄了。。

寒碜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若诗 发表于 2018-8-29 17:08
原来是你呀,没有猜出来是姐姐

写得很艰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若诗 发表于 2018-8-29 17:08
写辣么多,辣么好,葱白

纯属凑字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月宛初 发表于 2018-8-29 17:08
太能写了,要两件,我们谁都不用写了,被你写尽了呗

别笑俺,小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喵看不上俺的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太谦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搬把藤椅给诗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自己都不知写啥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2-18 22:1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