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513|回复: 78

【脱】【白羊】白白 感谢一起互动唱和的宝贝们 41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9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村姑翠儿 于 2018-10-9 19:25 编辑

《北部病人》

百无一用,才写诗
白白对付白白,东风对付西风
空洞的灵魂对付无用的肉身,在此之前
我一直心怀侥幸,用无尽的黑对付难啃的苦痛
廉价的虚词对付茂盛的欲念。假酒,对付一场醉
世间所有破损的修辞对付爱情,你来吧,我的宝贝
我那么渴望你,用长长的花期,来对付我更漫长的凋零


《愚生》

被循规蹈矩折磨得太久了
忍不住在梦里诗里,刷新,放火,翻墙,出轨
山河绰约,而又多娇,忍不住
出幽篁,辞流水,见缝插针,得过且过
想醉啊,胃中的故道与仙冢,鼓胀,充血
再一次忍到天黑,刚刚摔碎的酒令
一时找不见肉感的浮云,以及
多余酒钱


《与夜,连成一线》


夜雨宽松,芦花、瓢虫,纺织娘
麦子垂死时的香味,有足够的破绽
供我们把玩,如此这般,浮云与秋凉
半荤半素,足可邀天下梦游之人,私奔
与闲云野鹤厮混,插翎羽而歌,披落叶而舞
调戏着小妖,小狐,小倩从另一个梦的边境逃生


《习惯我,习惯爱》

就爱你野花一样的体香放肆
蛮腰跳跃思维,魂魄里
隐忍的小火苗
就爱你,满月下的残缺落叶的请柬
象形的闪电,木质的暗语,一边淘气的混淆着语义
一边暗藏路标和风向有意外,小小的怪癖
迷人而又危险。忍不住我的眼,凡胎
去赴约,去爱你生的曲线,媚眼,像月光
长驱直入像雨水,不偏不倚
生性沉默,又内心喧哗的植物,紧紧地拥住你
这样盛大,奢侈,秋声的怀

《另类》

老酒、古琴西风。坍塌的彼岸
一眨眼的青葱我的心肝
这场绵绵秋雨,云髻散乱,边啜饮,边打诨,边斜睨
掌控的悲喜有苦说不出,似落荒的草寇
剪不断,斜坡上你的倒影欲望的爪和食肉的本性
哦,别怪我自作多情,别怪我只是一首小诗的半成品
掌纹错乱,却试图用受伤的手指打开你,每一个失忆的晨昏


《圣印》

在狭路扮家家弄诗,烤红薯,摘南瓜
痛饮桂花。酒过三巡,任由西风浩浩荡荡
平分秋色,只手遮天说江山的闲话
顶着反骨,你我对峙散发披草而
有你在,我愿松开命运的十指所有的苦难
护住汉语的法身,再去理会,朝圣的蝴蝶与凤凰


《这里烟雨宁静》

两肋空空的人,还有另一个悬空的名字
抱住你。慢一拍也好,等千帆竟过
等宴散,曲终,才识得软
才晓得对软到骨子里的人儿
从早到晚,从日到月,再爱抚过一遍
你不可以抗拒,我的经幡
我随手的一点星火。我白月光的窄门
空空如也的白,这一次是认真的
他要交出所有的克制与泛滥
以及山谷的宁静和大海的喧嚣


桃子,桃子
 
早些时候,你以唐诗为食
当你越来越甜,越来越软
大把的秋声连成一片,为你倾倒
心再野一点,就野过阳关去
你狡黠地笑,你瞧,你瞧
点秋香,还不如点桃子

而此刻。多汁的日子
疯长。在月光的身体上
还原黑。还原白,或者
在一把老吉他沙哑的歌喉里还原
姓氏。爱情。以及纯粹
永不休止的音符


《孤芳》

必须迎向你的圆缺,你的秋凉
必须放走梦中的大鸟,只下白羊一样的云朵
孤独的,横行的,不仅仅是满天的落红
还有萧萧与肃肃,还有你和我
互为背景,互为参照。大碗拿来,兄弟
像雨前的新贵,我们喝
让钻石王老五什么的,醉得人事不省
再也掀不起半朵浪花来


《悬空的钢索》

梅花又三弄,血液手指梦想屋檐
一枝向下,一枝向上,丝弦愈往高处
越高亢,击鼓,行一回令
捕风捉影。台词里沾满了深秋的野
从谢幕到开场,闪跳挪移,由死到生
如今,空着手的边上,镂空自己的
身世与籍贯,修改等待,延迟奇遇的
发生,除了陈年的纸笺与落红,除了白驹殷勤地驮起
乡音、炊烟,你的小名,踏雪返回,梦中的厚土


《星星和你都数不清》

酒入柔肠,一个人站在湖边,数星星
城市暴走,越来越远,长夜有些慢
醉意,有意无意,由一张脸慢成另一张脸
秋风渐紧,三尺青云,一寸月光
我有些慢,拒绝群舞与合唱
酒至酣处,山风舒卷,木叶纷飞
这墨绿色的软缎,暗红的火焰
从淡转浓,爬上山峰,又一头跌进湖水


《明天的海》

尘世里不停奔跑的肉身
仿若风中的野香,低头疾走,跑过山坡
落叶年年相似,流水时时不同
月光斜照,墨色狰狞,枫红尽染,无可匹敌
万物皆如刍狗,独有你,如明天的海
是藏不住的锋锐,做自己的主,张狂
对天地称孤,在山色的那一端
如我曾经的难兄与难弟


《将日子削成月牙状》

老白干,最适合用来抒情,你敢不敢陪我
醉,用你水中的厚度劈开我的头颅
用火,祭奠我的脏腑,从渊底,从灰烬
还死死抱紧杯中的母语,自恋者,比爱上另一个
人,更辛苦,站在破碎的镜子前
他们的爱,要经历无数次醉的洗礼,才能划分成
无数份,来眷顾每一个不同的自己


《佛前不留人》

必须深,直到足以遮盖激流
在旋涡触及不到的渊深
长久以来附庸的风雅,易容术,假面
都不能阻止暮色四沉,流水向东

必须站在远处,隔山隔水
直到形同虚设,在黄昏,或者夜半
让慢慢松弛掉的皮肉,痛快地喊出那一句
逝者如斯,这最真实的
时光流逝的声音


《醉,是个朦胧的词儿》

一杯酒的相逢,与一首诗的相逢
没有什么不同,都会记得那时吞下的滚烫
烈与辣,高过季节的凉,让我的白
可以无畏整个的黑。与酒无关
与月光的灼痛无关,杯中物,是透明的
而夜这么白,在空旷的寂静之上
就在此刻,杯与杯撞响的华美与凋零
都不是用来凝视,而是用来倾听


《尘封许久的人》

有时,我只是一缕燃指舍身的青烟
在一切边缘的边缘,不像心仪的曲目
可以循环播放,我的白,轻轻燃了
点亮星辰与灯火,月如满弓,神思忍不住
醉出湿漉漉的原乡

并非要读懂你所有的章节
隐语和暗示,充满纯粹的性感与弹性
让冷酷也幸存一丝暖与希望
就像一个尘封许久的人
让今晚的酒醒了,诗还醉着


《一茎入耳,一茎入心》

我所有的禀性,移接给了一把骨头的白,北方
雪的白,一层一层,彼此交错,与爱同生
比如家园 ,比如亲人,注定的身世,被母语反复擦拭
注定要与诸多的英雄美人狭路相逢
被有意隐瞒的谜底,并非一张假面,一件外衣
夜如此深,我不说出,扑面而来,旷世的月光,有多美
水有水的儒雅,月色满湖,在异乡的九月
她继续圆缺的过程中,我不能擦拭泪水
我还不能说出,一种远眺的暖,如此切骨,如此真实


《今夜涉水而来》

来吧,和我勾兑这百毒之酒
让她们彼此调情,或者与诗调出
出其不意的情致,让她们醉得
百媚千桥,再不屑
走常人的路子,不套用古人的三十六计
你一举杯,她们就碎步而来,这不是幻觉
不是老旧的一声叹息,不是抽身而去的雨水
那是霜,是大地的婚纱,被时光咬破
是凝固中的喘息与回眸,那是反复被融化
又反复被冰封的唇语

《你不许说出一日为旧》

突然觉得,真是醉了,醉得捏不准一个词儿        
醉得忘记了很多个要紧的字儿,无法断句的分行
再也懒得设防,声东击西,指鹿为马
风里的剪影,其实早旧了,一路颠沛的
江山和美人也旧了。舟,怎么都无法系向
彼岸的故园。但你不许说
不许笑我,月前怜影瘦
不许用荒草和月白来探试秋的深浅
你不知道,荒草一次,秋凉一次
月亮里藏着的心,就会痛一次

《一句箴言的阵法》

(一)
隐修蓄势,尔后,奔赴借着
一些细节,渲一池秋
挑在剑尖的注脚,是另一个神话
长歌短叹 ,只为囤住一个梦

(二)
直立的流水,神马从来都不是浮云
追星赶月的人,都有不二般的好身手
漾起星晖读瘦了旁白,让落红成
只留我我相遇,并一再惊艳

(三)
你不用开口我也知道,你的药方是火
那么闪亮嚣张让我午夜泛滥的小情调羞愧
包括你不会弯曲的温度,你说那是直
我的血液才会在这个意外的滚烫

(四)
我们都有不肯安分的手指悲悯的眼神
仿佛遥远只是一指的距离
推杯换盏之间,一朵来不及刹车的
有着和秋雨一样迷人的味道

(五)
也许我只能点到为止
那些受过伤的词汇,在我的身体里
波光粼粼不规则的疼痛
点点翠色,隔了无数轮回


《羞怯的树叶》

不是落花,不是浮云,  只是一片羞怯的叶
前世,今生,都由不得自己,反复的凋零
由不得化成水,告慰那些流浪的影子
哭泣的影子,抱在一起辞别的影子
顿悟是魔,由不得自己,顺天由命
我红得如此决绝,帅得
醉生梦死命若悬丝,无助无依


《肉体是无限小的存在》

不敢触碰月光下昙花的香
来自遥远星系尤物,静如处子
这里的美满,易碎,易燃
知道我,断然不会暴露你
假面背后的真容。我被掏空的指尖
我渺小的残剑最后一丝月光的精华
都只为复活你沉睡千年的圣殿
来做我文字安宁的蜗居
让无数更弱小肉身,单纯的活着

《小镇或许还有别的消息》

向西风借一匹快马
再向深秋 讨一枚柔媚的落红
备好酒宴,备好迎接你的锣鼓
英雄,如果你不来
如果热烈是一个短暂的动词
我就远离水的诱惑,咖啡半浓,酒半醒
我这样独坐西看过境的云雨,把大地
一寸寸清零,看最清冽的那一杯醉
劈开的时光,复归安静
褪去伪装的盔甲
只留下沉默 波涛汹涌


《为你制毒》

而香,已被秋风七十二变
朝向寒冷的夜空,我的明月,意境古老
适合 微量的毒,玫瑰的麻与醉,适合眯起细长的
眼媚,温习回马枪,含羞草牵着自己,照小镜
照她轻便的芒鞋,太多来不及流露,就被雪藏的忧伤
白露三钱,端坐在清凉的草尖
净手,沐风,燃旧檀香,瑟瑟的手法,不可复制
在更深的密林,有妖,有狐,有我,任西风
极致地呻吟,你来,尽可以,宽衣,蓬乱,不梳妆
倒在芦花织就的毯子上,我们相偎
鹤顶上的暗疾已久,而眠,来日方长


白白  @嘟嘟

如果不赋予真正体温,太阳是假的,月光也是
假的,你看见的白云的白,夜的唇语,樱花与合欢
也是假的,如果不肯付出你原生的绿,惬意会心的笑容
血液里的风暴,如果你不肯痛,不是真正的神魂颠倒
那么一切的白白与黑黑,都不过是一场过眼云烟罢了


@《浪花    浪花》

仿佛走了那么久,仿佛从来没有尽头
接下来   就下雨了
有窸窸窣窣的雨袖挪动风声
仿佛幻觉   仿佛浪花的低语
一朵迷离   一朵恣意    捏住闪电
涛声      浪花的掌纹
如何能困住自己的肉身   你呀
反复把自己推远   一寸一丈    一步一生


《论亲吻的危险》

阴霾厚重,灵气稀薄,这尘世
早已养不活一只大爱,爱小了,就长了
梦里写诗的人就多了,拥挤,碰撞
纠缠,撕咬,像大海里的鱼儿,彼此靠近
又彼此陌生,彼此戒备
不知道撞死了多少爱的小火苗
时间这贼船上,黑暗多么完整呀
我们可以蒙住彼此的眼睛,喝酒,吹牛,声东击西,招蜂引蝶
可以言爱,却不可以言爱情,这是诗人
心里最后一只敏感纯净的小兽,如果用不真,亵渎了她
就会让真正的诗歌蒙尘,我们已经如此赤裸,不堪
而吻,多么危险,仿佛诗人,最后的一层遮羞布


@嘟嘟的《把揉碎的涟漪都拼凑完整》

苦旅的绝句,千金散尽的觉醒,小小敏感的滩涂
她们肯定还可能找到更贴切的表达
释放出细腻,把一锅生米,慢慢煮成熟饭
把你眼中苍灰的苔色,揉进秋风,凉雨
揉进相对而泣的落红,河流呜咽的方式
把那些悬空的,飘忽的,言不由衷,模棱两可的言辞
都落到实处,落成一韵到底的丛林,颓败又如何
荒,就任其荒着,我还酝酿着更大的一场雪,倾城



《晚安了,我的坏蛋》

其实,更喜欢唤你小野兽
我一唤,你妖孽的头发,酒窝,眼神
就全部骚动起来,欲望的小爪子
忍不住贴近我饱满的果实,图腾的白云
和金色的田野,因为爱,我纵容你
小小的企图,和你的跃跃欲试
江山就要毁在你迷离的漩涡里了
月归山,古筝起你这妩媚的杀手
打开无数只苹果里轻漾的潮汛
而我,哪里敢道晚安,我怕
我睡去的时候,你打马而去
我怕我醒来的瞬间
云断魂, 一夜清凉骨透


《云上发生的事情》


放生你,不带爱恨的诅咒,不带枷锁
我洁白的小兽,纸做的羊群

背着家乡流浪的野孩子
你可以自由自在,呼风唤雨
播种爱 或万万朵雪花的娇容。我只要你
保持原有的湿润和心的柔软
闪电的光里也能信步闲庭
我只要你,肆意的足痕,青纱妙曼的背影



《我捏紧一个苹果》

香气陡峭,我知道她是在提炼
一些闪光的东西,比如星光
比如高悬在中天的月白
比如我 跌落人间的魂魄,她要一切都是
香的,她要一切的香,都翻不出
她小小的掌心
我呀,如果,不破釜,不沉舟
不端坐在今晚  满月的枝头,就受不起她
这样的香


《你不可以那样子的去辩解孤独》

她的孤独,甚至卓越于世间的男子
旗袍加身,也勒不住动荡不羁的的肉身
只有我能看到,她欲飞的魂魄
这类似天黑,漂浮,类似一场雨水
可以带着笑,月夜下也可以只有黑与白
左手,轻轻按住,迫切想要表达的右手
一朵写意,伸不能直、曲不得弯
销魂夺魄的矛与盾,悲而不发,喜而不溢
一路挣扎,仿佛修行,让渐柔渐韧的身形变小,变淡
在蜂挤蚁涌的人流里,忽然间了无痕迹

《悲伤如蜜》

(一)
我有风声搬不动的白,敞开肝胆
而深邃是另一门武功,需蘸着胆汁写下
客居的此生。悲伤如蜜
是相失万里的亲人,是你啊,是故乡
万千桦林,安静的守候

(二)
是一个甜蜜的名字,万影千桦
粘腻在我的胃壁,悄悄浸润。她的浓度
她的漂浮,她月夜下的一口深潭
鸟语有时不是鸟语,说来就来
而你,游来游去的歌喉,还那样年轻
风流剑不见血梦尚在高潮部分
蓄满苹果甜蜜的力量让我多情的夜空不知所措

(三)
你从来不是祸水你只轻轻碰一碰我的胸膛
用伯牙子期两杯烈酒,还不够
还有更悲伤的温柔,还要你散落的云鬓
你看啊,我的宝贝
这光阴脆如薄纸,一触即碎


《我用手托起你的下巴》

(一)
我是凭空多出的块垒。我假想这是被允许的
眼中的清冽和唇角的孤岸,那些卑微,柔软的疼痛
也是被允许的,而你,你是恣情肆意的山水
这些不安分的,理直气壮地静寂 渊于辽阔
童话,有时可以是故乡,也可以是天涯,你含着笑
借秋风,隔空撩开我左心房禁锢已久的暗门
我多想轻轻托起你的下巴,望向你眼中 更深的幽蓝

(二)
红男绿女中,我终是布衣芒鞋,那个不羁的浪子
仿佛天地间的一石一木,你给我怜惜,垂下水袖
与我的荒秋,渐渐混得熟稔,你给我的暖
高过 太早的爱和行色匆匆的好,象兄弟,姐妹
至深至浓的默契蔓延,在山谷,林溪,湖畔
似要点燃每一片颓废的叶子,欲要丛干渴,贫瘠的
大荒里,点亮几枚真实的小果实

(三)
月光很近,尘心皆满,像你的照拂,你善意的指尖
穿透丹青,禅唱无音,世间千形万状,九曲十八弯
我指给你看 我的流水,已修出钟磬之形
夜色低飞,晚风如梦,宝贝,我该怎样跟上你的身影
穿过白日的忧伤,看尘归尘,看秋起,看叶落


《花影》

更迭,不易察觉,颜色,形态,香
和身周无法合拢的秋色,熟悉的气场
众多的无果之因,只几步,便已踏入清净闲散
这方静谧,让人甘愿做一个丢盔卸甲的孩子
和你的花影一样,在秋波里养伤,将下巴搁在风的肩头
你念一念咒语,我就会生出蛮横的小翅膀
你敲一敲豌豆花,我就会使劲儿扭动腰肢
宝贝。脸别过去吧,别看我看你的眼神
别看我如何轻轻的破碎


《不散场》

从秋天开始,十月 小阳春的天气,你漂过我
经过东倒西歪的稻草人
惊起一群偷嘴的灰雀,再往深处
鸡冠花开得带劲儿,九月菊,手拉手
过寒塘,我练习鸟语的时候,芦花张着的小嘴,呵气
继续白,成霜,不飞雪,这霏霏的冷 加固两肋
翼宽七尺,你来,继续漂,斗转等于星移
种子等于果实,我不饮雄黄,水性的鱼骨,不现原形


《错觉》

雨后还是雨,反面和正面,总有
来自高处的生长,总有来自低处的消融
万千雨丝,在水中给你写信
顺着无边的流向,悄悄流淌,悄悄虚无
身体柔软得 似要拧出水,被水托浮,轻如羽毛
学着你的样子,漂,一切的轮回
稍一失手,我们便弱水之隔
此刻我想起那些花啊、草啊、还有远方的你
她们住在我隔世的林间,是多么简单而安静

《裂缝》

不要说,都怪你不好,撩得人想泪奔
撩得小雏菊一只一只落进我的手心,她们还
来不及缝补我的秋天,那些小小的破绽与裂缝
像无数张小嘴,开合着,可是,你什么都不要说
雨滴是透明的。但我不是我的影子也会痛
也脆弱,也会,惊喜,伤心,流眼泪
你不要喊出我七种颜色的乳名,喊醒我
捂紧在胸口的小雪花。你尽可以拿去我
所有的白,去修补那些流星的划痕


《浴火》

美有短暂的属性,就像这个秋天
和无数个秋天,就像你,这个江洋大盗
踩着树枝的鼻梁,掠夺葵花深处的金黄
不许独老,定要在她光洁的额头
刻下更多的沧桑,让挪不开的那段身子
倒挂,微醺仰卧在旧交织的修辞里
你让回家的人一路颠簸,一辈子都困在
自己的影子里


《瞭望者》


这些贫穷的词根,毫无章法
不标注性别,亦不修辞
有时随意的马尾,有时披头散发
这白,抽干了月光的精华
环抱群山,挟持云朵妖娆的软肋
尘浮于空,固守着生的原型
一池水走向另一池
迟早会回来的,你说的,你要等着她
越过锦上花、心头肉,径直返回
初初相遇的梦乡

《》星辰花

静,成一朵老时光,把自己推开,隐约,就好
隐约消魂,隐约触摸隐约沉坠,隐约荒芜
叹息 压在舌根下,依稀风韵 依稀残败
淡蓝淡蓝的花影,缩小,再缩小,总有一片
落花如我忍住飞星辰,在三尺之外
芝麻的,香葱的,酸的,甜的,咸的
这香喷喷的秋啊,焦黄,酥绵,一切
皆能长出体外,白白妖娆,夜唱空城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10-9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回办公室,电脑都没关……正好读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问好白白。舞会少来往。

小沙弥见村姑,还是旧时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浮云如花 发表于 2018-10-9 19:26
刚回办公室,电脑都没关……正好读妖。

策兰还在办公室啊,辛苦了。我去山里玩了,刚刚到家。这次策兰的情诗好火辣,吓得我,都不敢靠近,怕被烧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章喜 发表于 2018-10-9 19:26
蟋蟀问好白白。舞会少来往。

小沙弥见村姑,还是旧时友。

蟋蟀写得好多,我都被你惊到了,问好小沙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村姑翠儿 于 2018-10-9 19:25 编辑


《北部病人》

百无一用,才写诗
白白对付白白,东风对付西风
空洞的灵魂对付无用的肉身,在此之前
我一直心怀侥幸,用无尽的黑对付难啃的苦痛
廉价的虚词对付茂盛的欲念。假酒,对付一场醉
世间所有破损的修辞对付爱情,你来吧,我的宝贝
我那么渴望你,用长长的花期,来对付我更漫长的凋零



第一个就产生了共鸣。我的小心肝颤抖着往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愚生》

被循规蹈矩折磨得太久了
忍不住在梦里诗里,刷新,放火,翻墙,出轨
山河绰约,而又多娇,忍不住
出幽篁,辞流水,见缝插针,得过且过
想醉啊,胃中的故道与仙冢,鼓胀,充血
再一次忍到天黑,刚刚摔碎的酒令
一时找不见肉感的浮云,以及
多余酒钱


这种抽象着的东西与现实契合的天衣无缝。赞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愚生》

被循规蹈矩折磨得太久了
忍不住在梦里诗里,刷新,放火,翻墙,出轨
山河绰约,而又多娇,忍不住
出幽篁,辞流水,见缝插针,得过且过
想醉啊,胃中的故道与仙冢,鼓胀,充血
再一次忍到天黑,刚刚摔碎的酒令
一时找不见肉感的浮云,以及
多余酒钱


这种抽象着的东西与现实契合的天衣无缝。赞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愚生》

被循规蹈矩折磨得太久了
忍不住在梦里诗里,刷新,放火,翻墙,出轨
山河绰约,而又多娇,忍不住
出幽篁,辞流水,见缝插针,得过且过
想醉啊,胃中的故道与仙冢,鼓胀,充血
再一次忍到天黑,刚刚摔碎的酒令
一时找不见肉感的浮云,以及
多余酒钱


这种抽象着的东西与现实契合的天衣无缝。赞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愚生》

被循规蹈矩折磨得太久了
忍不住在梦里诗里,刷新,放火,翻墙,出轨
山河绰约,而又多娇,忍不住
出幽篁,辞流水,见缝插针,得过且过
想醉啊,胃中的故道与仙冢,鼓胀,充血
再一次忍到天黑,刚刚摔碎的酒令
一时找不见肉感的浮云,以及
多余酒钱


这种抽象着的东西与现实契合的天衣无缝。赞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姑翠儿 发表于 2018-10-9 19:31
蟋蟀写得好多,我都被你惊到了,问好小沙弥

石头坷垃一大堆,你别笑话。山里人没有见过大世面,舞会上你很威武,我躲着走,不敢搭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舞会开始的时候,还到处找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8-10-9 19:38
愚生》

被循规蹈矩折磨得太久了

抱抱快快妞,谢谢这么仔细的读小村姑,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0-21 05:3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