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24|回复: 50

【脱马甲】其实我是水瓶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0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司音 于 2018-10-10 08:10 编辑

【水瓶】千桦  只写了前两场,罪过。【天蝎】小胖子  博爱是因为喜欢她们。小媳妇,快到碗里来





《孤芳》


那些,种植在我内心的小忐忑
也会面壁在你的方向飞
滂沱雨色,翅尖上鼓胀了风
这是你唯一肯交付于我的时节
不同于拘谨的留白
当霜雪被细微地辨认
而不为哪一朵花,泄露遗址


《北部病人》

要在天空方向,布置河道以及草场
南方有阴霾,犀利了秋天的虫鸣

要在秋天的凄婉声里,垂直落体
大地的灼热是回归病痛本身

而我掩盖了你和故乡,延续在炊烟里的图案





《明天的海》

@
假设接纳,是完整,是覆盖
从蓬松历经剥落
彼此的味蕾
在歌颂白羽不能抵靠的彼岸


@
贪恋明天的人,已被处决
而你是追光者
不为鱼群的祷告而活


@
我为我的罪责开脱
试图定格,一片海的沉默语速


@
我是之后的你,爱上忧郁





《那时》

那时,我们的身体和灵魂很轻
秋天还只是一个没有发芽的名字

山脉和雨水,不曾说话
除了在没日没夜的浸泡里变得清醒

所有的无畏开始以清白之色
巩固,延伸。模拟成靠近风的落叶

而眩晕的感受源于耗损本身
当爱以及自由,屏蔽或收留了彼此的存在





《悲伤如蜜》

1
深邃是另一扇门,关闭了刻意和委屈
置身于斑斓世界,某些顽疾
透析过雨水的洁净

甚至,你会审视你自己。悲伤或甜蜜
是否已经在无声的变质
当明天卸除掉记忆里,能够代替爱的部分

风筝与风,翱翔在真空梦境
你与我爱的你,错落在时光游弋的罅隙



2
一个人时,注定会被夜晚的坍塌声埋葬
甚至是风把月亮的皎洁吹向了我
让情绪修缮于某首歌的字里行间
我的悲伤并不只是悲伤,只因离你的快乐太远
又不得不说服自己,当宽容的泪水流向未知
你的名字,是我无力割舍的锦绣未央



3
孤单与孤独,融洽成别致的风景
你在天空的一头朝我喊话
我在天空的另一头,把海水的呓语念给你听
我们是残缺暗喻,等待被收纳进文字的爱巢
我们又是相对独立的矛盾体啊
让夜空,因为梦的存在而闪耀出唯一衡率






《另类》

渗透
另一个词
我和妳
分娩,风化

无数个他,她,它
相约走来

灯盏
被赐福的火种
我举着我
同享明亮



《明天的海》

明天,海水和妳的位置
将被我倒置
我还要
囤积哭泣的沙石
任由它们仿制
妳不再爱我的事实





《你好。碎子》

1

叛逃的碎子,是一枚离开了沙漠地带的叠词
丧失了风沙透析瞳孔
长路的肤色和吻痕将无法修饰
我梦的浮夸


2

还是碎子。受困于狙击者痛感的狭隘
这跟镂空的天色有关
一面是神的热舞,邀约窒息
体会细致的人,将澎湃比喻成长河


3

碎子,碎子。
谁的斑马线和鱼尾纹,交错出离奇决断
象宝藏入口突然的松懈
我们的后裔都应该得到复原


4

其实碎子是一只羊
歧视落日的人,刚好贩卖了这个实情




《打麻将》


@白白

所谓的白不是月光倾泻,不是动摇在听觉里的概念
不是樱花与合欢,同开同朽
不是惯用了夜的唇语来贪慕一盏灯
不是时间与时间的魂神颠覆
不是你眼中,熟稔而笃定的情节
即便,在我虚构了一场文字的风暴后
你的白仍旧不属于你
如同雪落荒原,一点一滴覆盖
如同击穿阳光门楣的风,来去,无痕
却也宠复了我梦中曾经缺失的温度



@碎子

放雨后的落木去拾捡光源
那些,碎了一地的漫长与恣意
不是我们手牵手走过的互不相欠

不是我们手牵手走过的互不相欠
那些,碎了一地的漫长与恣意
放雨后的落木去拾捡光源



@两般帅

1
万物的恩泽是与你把酒言欢
听季节的长调,滋润
从河流源头开始脉动至今的初衷


2
醉了,就歌颂山河以外的身躯
双倍的安抚或释然,足够让蒙尘的一颗心
也置换出明亮晴天


3
清风,明月,饱和了当前时局
千杯不醉约等于浅尝辄止
都是种植在你心尖上的,两片海域




《久治不愈的爱情》

@
只有在你面前,我才会感慨秋天的居无定所
纵容一些落木的光影射向更为忐忑的地带
候鸟不能够为此出走,躲在呆滞的云层背面
你说画布是干净的,调染过彼此置若罔闻的青春


@
置若罔闻是另一种久治不愈的病症
仿佛保守的天空,不曾为远方预留下诚挚告诫
我们依旧只属于那些亢奋捶打的夜晚
在放肆了火种与星石,文字里的熄灭却无法避免


@
无法避免,确认宿命已被左右在你宽宥的手心
我的眼神在遭遇的美景下有失体统
你还是那个礼貌谦逊的邻家少女,记录感恩
不因偶然之然的虚构,催生欢欣过情爱的轻微颤栗





《羞怯的树叶》@管我 一组

复活在风的殿堂,像给予
隐忍处有羽毛般的轻盈质感
那时,大地把伤口
蜷缩在枯萎而不自知的边缘
以至于秋天如落叶般旋转
偶尔你会提起
拥有金黄色属性的人
总不至于太过单薄



《云上发生的事情》

一只麋鹿,在假设的记忆里存活
并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
你只是,将你的所听所想
都转换成了文字
再通过黑夜的修辞,高高抛起



《论亲吻的危险》

阿尔卡斯,这个你一度虚构的名字
会转换成为我们之间的交点
她将暮色延伸出爱的轮廓
当我看清了她,也看清了你
语言就必定沦为一种奢侈的怀念
不论你信或不信,阿尔卡斯
这个像极了春色般自带诱惑的姑娘
将囚禁着黑夜丰沛的雨声



《为你制毒》

如果把星空也当做是我的制毒工具
那么仰望,将变成一件不可言喻的事情
眼神与眼神,渗透在无人的寂静
这多么好,月光也不需要流泪
便能够把每一秒的想念,传递进梦里



《悲伤如蜜》

更像是默契问候,长久的存在
彼此的妥协
是无论有多悲伤,或者甜蜜
继而好好生活
把每一天都当做是爱
眷顾着人间的,最后一刻





《月光花》

@
夜在靠近湖水蓝的眸子里
蓄积光润
搁浅的月亮
犹如你降低了身段
所有的光一同袭击我
它们翻译出
某个好听的名字
是我在春风的怀抱里
为你编织的花环


@
为你写诗
编织成情爱所裹挟的岁月
那一朵朵兀自娇羞的
月光花
是太阳神迎娶尼罗河女儿的
暗喻
也是我此刻
思念你的凭证



@
思念,不可复制
就像白天与黑夜的关系
如果这是我们
苟活于世的最后一次救赎
我愿意
在你红润的唇语里
播种春汛



《我用手托起你的下巴》

@草长

关于瑕疵,不一定就是所有事物的综合体现
你的小鹿觅食在他心的草原
无法感受,宣读了春天的风又凝聚成为我的铠甲
我们受伤的昨天试图不顾一切的愈合
而泪水是挂在天边彩霞里的,罪责无助的象征
你的小鹿,不肯来我秘密的河流边舔舐啊
在遭遇了叛逃,又挟制着某颗心
偏向一偶的安慰甚至动情飘忽



@月光花

我要让深秋也围着你唱歌,从而掩饰掉
群芳当中最为特别的香气
你的发丝,垂挂在明亮的那颗星座身上
允许我攀爬也鼓励我绝望
距离一旦被拉开,我是说
或许那一朵朵失色的优柔将重新占据着脑海
当夜晚启程的脚步声吻合了风暴的犀利
请原谅想念的炽热,像极了某些无畏付出



@白白妞

释放出爱播种于世间的细腻
在你割据的犹豫,未曾将我打入死牢
就要亲吻你月亮的化身啊,附和进每一片海
把揉碎的涟漪都拼凑完整
呻吟的号角壮烈在初生的光亮之上
在击退了彼此难以相见的诺言后
明天的妥协将不再是我们的厚重契约
亦如你刚好治愈的,我心的忧虑以及封闭





《爱若扶桑》

冠以花名,让文字的最后一丝毒性
颠覆在爱的肺腑
你有火焰引申的意义,预热神经
而我,妥协进这一刻与下一刻雷同
安稳或许过于肤浅
却也是眷顾着彼此的另外一种,深刻蒙恩





《初恋不是恋》

静止午后,无法挪开的是你遮挡伤口的手
阳光像一些细小蠕虫开始避让在彼此的眼神
你的忧愁来源已久,命名为雪花的消融应该更为妥帖

而我,这个懦弱的胆小怕事者并没有接受
在靠近溪流还有一段距离的臆想中
牵绊是低矮在灌木丛里,不知羞耻的人为因素

那比阳光还要白皙的肤色啊,无疑将为我打开深省的牢门
在第三者开始回顾并表示嘲笑或感谢的意味之前
我们的拥抱简易到沦为现实,这仅有的,唯一消逝过的宠溺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0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司音 于 2018-10-10 08:02 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0 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浅影 发表于 2018-10-10 08:01
小胖子。。。。。

浅浅早,上班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音 发表于 2018-10-10 08:03
浅浅早,上班了

你一点也不胖地说,早晨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0 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浅影 发表于 2018-10-10 08:04
你一点也不胖地说,早晨安

那必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来看看千桦,只敢仰慕,怯于近瞧。

上午好,遥送祝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咦,脱了还是个马甲,是青青吗,太能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胖妞,大家都猜你猜的上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的人小青青,你藏的可真深,告诉我咋样藏马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问候早上好!
《那时》中,你说过要和浪花一起写。还记得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胖子是司音,没想到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嘿,你马甲挺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哪多,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18-10-10 08:50
小胖子是司音,没想到呢

你应该想到的。下次记住,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0-21 05:12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