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06|回复: 23

【脱马甲】三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0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巫鸦 于 2018-10-10 20:02 编辑

《圣印》

我是用树去栽活一道闪电
所以风是鹰的语言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秋天
你呈现着石头的笑脸

雨水完全是云的庄园
住满各种花鸟虫兽的庭院

当落叶也慢慢的成为蝶泳的火焰
你就要相信我坐在你和晚夜中间

正在捕获那些繁星的睡莲
由月光而编制成的竹简

《孤芳》

你是把睡眠,安置在雁的孤枕上
所以我才会是你身体里的风
甚至有点明媚的天空。我也只是想

缓慢,但又有些动荡的,穿过隧道
像飞散的鸟群,落叶,低垂的谷子
哪怕只是一辆喘气的火车,或不顾性命的雨

那么花朵也是开启的梦境。蝴蝶
碎语般的反扑一只猫
一直到老虎端庄的坐在落日的镜子里

《愚生》

他在追一只蝴蝶的太阳的同时
也把鸟声的溪足,涉入你的山川。花朵
安全,又危险。像潮讯
从海上而来的警报。我只是没有理想
石头,或爱你,更好的言辞
我只是无植被,青稞和酒,辽阔到浓烈
里面的牛羊和高原到草原
灯只是有些暗如马匹的眼睛。风只是云的屏障
天只是在下雨。我只是,有些愚蠢
执迷的玩火,像个孩子,在搬空你的身体
也在用山,填秋天的海

《另类》

如果你是寒冷的墓穴,一样的茧
我就是扎破你手指的玫瑰,甚至野鬼
般的蝴蝶,重新操控你的身体

甚至冷雨,就是从泥土走向一棵树之中
新生的叶子。甚至燕窝里的石头

那样子看起来我是在接受你
用动物最温凉的舌尖,亲吻草的舌尖

那么你也会爱我,像用寒冬的雪迎照我春天的阳光

《明天的海》

我是在雨水里制造烟花,像水上之萍
就如同你总是说远方,是简单的五谷,和杂粮
是我解不开的,你衣服上的纽扣,或一个帐篷的
绳子一样的死结。我就是要去混淆,这些
村庄,鸟声去了就回不来的山谷,空旷,和夜晚

《北部病人》

亲爱的。日子百无聊赖。可水是清澈的
我是你故乡灯亮的积叶和雨水。亲爱的

《悬空的钢索》

是的,这是爱你的空荡,秋天的叶子
和信件,都是我为你,用泥,煅烧的窑瓦
或火熄之后铁片。是的

这是秋天的雨,在一张纸的沼泽上,乌鸦般的密集
降落,或逃亡。是的,我是山顶年久失修的孤寺
你就是天空为之呼应的孤雁。所以我

瀑布一样的跌落在你的深潭
所以你用落叶让一只仅存骨架的鸟,重新焕发血肉
并用悬崖孤立或者锁死一棵树

《与夜,连成一线》

落了几场雨之后,才知道。秋天凉了
风很冷。像河底下的石头

还散发着阳光的温热。我是这样的呼唤你
为爱人。为名字前面,短短的照亮

我们的城市。我的门窗正好是这密闭的夜晚
你也恰好是被我们紧抱的灯光

《星星和你都数不清》

你是用一句话就变石头,为流云
而玫瑰也是这样用来拆解河流
之上你用木头亲刻小兽模样的小船
而我不知道时间的密码
像不懂得风对树所使用过的肢体语言
鸟声是亲切的,有违使门缝和墙头
一样花开的常理。而我连草
也匍匐到你的碎花的裙子上去了
而我是想换白天为白马,白马变成最后黑狗
一如黑夜,总是在我望着星空的时候
忍不住的想你

《习惯我,习惯爱》

我是在落叶的失眠之乡,为你养满天繁星
哦,集体的来说是蝴蝶,或者比蝴蝶
更明亮的萤火虫,甚至更勤劳的蜜蜂
想起来就很美。我们在时间里为你酿制甜美
也喝下苦酒。当从前的邮差
还在因下雨,或者说是落雪,而懊恼
而乡下的桃花早就开了。油菜花也遍地飞舞

《所有支离破碎的星空里,我们是淡红色的良》

这是秋天的风,在穿越我们
河流是平静的,脸上有星空

的破碎。是这样的破碎。你是俊俏的
鱼的柔软和石头

的柔软。是这样柔软。仿佛一座村庄
的名字。我的名字

里面住着的桃花,和马匹。就是你日夜
所呼唤的灯盏

所爱的人。是优良的谷物
也是历经沧桑的草籽

《羞怯的树叶》

我有使你望之绝望的黑夜
那是在漫长的乡下

天是白的,窗子是白的,鸟是白的自由
我为你整日消磨

这些白的阳光,或只是雨点
也不是枯叶后的蝴蝶

我写了很多信件
也投船给了河流

时间那么没完没了。想起来
一棵树就在你的眼里。落叶如石

《云上发生的事情》

以后你也会知道。我爱一个孩子
他是我们眼里的星空

也仅仅如沙漠之花那样
顽固的向你抱歉,雨水

是的,我也只是喜欢,被你爱
也被阳光拂绿的沉灰之草

我也爱你这样的月色
当我们都不再孩子的时候

《论亲吻的危险》

鱼一定是那么热爱水,所以一直住在水里
我想去触碰风的礁石
因此鸟消失在了天空

我多么想你啊,在这个下午

人海,群山,万壑,高楼
和铁塔。公园的支流

尽头处的桥
城市的周身全是蜻蜓

《为你制毒》

拔掉一棵树牙的痛,远小于河流
划平的石头
我是这样不厌其烦的与你叙述

道别秋天。雨水你好
亲爱的,我不好

我在你担心的人间细数死灰里烟火般的虫声

《悲伤如蜜》

那么你才不会,抱着我的时候在想风
是怎样穿过一个人身体的墙

而我的密缝早已被河流堵死
雨水堵死。如果还有
什么是值得你用脚步去亲吻的

你就说现在,是一个人已经生怨的虫坟
在秋日的山顶上。天很蓝
云,落叶一样细细地躺过

《晚安了,我的坏蛋》

你又将我退回到坟墓里去了
我的爱人。你的孩子
还在挥舞着桃树的木剑
我也只是想把自己
走失的孤魂,甚至背叛了你
的野鬼。重新抓回来
我也只是想把这些消散的风声
封存在雨的罐子里
也续命在黄纸上。我知道的
一到春天,你们就会像掌纹里的河流
也像桃花一样的盛开

《肉体是无限小的存在》

我是你未知的雨,落在这里
像风举着迟钝的刀斧,在砍一棵树的悬崖
像哑然失笑的闪电
最后都成了流水,命悬一线的弦

你是放把我流放到一匹狂奔的马
孤独的身躯,和颤抖的黑暗中去
再把我捕获到蜘蛛的网里

忽然那么绝望,像壁虎,自断的尾巴
也像成灰的飞娥
不要再问我,这样不顾死活的燃烧

你知道的,你知道的。你是我唯一灯
也是撕破的海水脸皮而升起的月亮
如果这个世上还存在什么神明
他就应该把你赐给我

《我捏紧一个苹果》

我攒紧一场雨,只为了泥垢一束火焰的玫瑰
只为了你,看见的时候

秋天是晴朗的。蜻蜓在荷叶上飞
飞了很久都不愿意离去。只为了等你

苹果落地的日子。故乡就在身边
亲人不曾离弃
你喜欢的少年正是白马

正好伸手。能够到苹果,或抓住流云

《你用手托起我的下巴》

秋天里的风是调皮的,一同与你
缠着树叶的候鸟
在天空里飞。累了就息成我手中的

一只蝴蝶。而我却一直以为
我就在你身边。我是你温顺的狗
我没有流泪成河

《小镇或许还有别的消息》

你给蝴蝶留过石头的溪谷。因此
风在草的领结上打结

你总是把鱼打扮成我喜欢的样子
爱唱戏的蛐蛐

也有忘词的时候。树是红色的
生在黑色的土里

有时候也是石头在生长
我还是压制不住给你写信的水层满过土层

这样的井边一定整日待着一些云的牛羊
只有到夜晚的时候

月亮升起来,它们才愿意走上山坡
甚至没有再回来的鸟

亲爱的啊,我是这样难受
这些嫁接在我身上的桃木还没有完全为你开花

《栗子的刺》

你是削去苹果的皮,就以为还在生长的树
是燃烧的火把。所以水流经体内的时候
鸟的声音是一座迷幻的溶洞

是这样的。刺猬于我和玫瑰于你
是通风的芦苇管
我们在春天里竹笋,秋天里白头

我们,爱的。换不过气来也透不过树荫里的星火

《天已黄昏》

是时候了。向你表达爱意
像递上的书信

都被月光退回来。像已落的叶子
是一条从河流中游出来的鱼

我就坐在这里。等你
熄灭灯火

《假如我们都还单身》

这是一场不确定的雨
随时都会熄灭在早上

我的行李包装的不是衣物和粮食
而是灰尘。去过了所有

想去的地方。就是擦肩不了你
我是真的和一个人
在一个小镇,保持过荷叶的莲枝

又剪断了春天的燕子
我是真的不热爱生活
也不热爱这样的风

吹的芦苇在哭。如果还年轻

《冲动的小鸟》

月光是夜晚,断掉的尾巴
我又遇见了你,我的猫

我又在跟你说起今夜的草色
树叶是上面新生的蝴蝶

它们在露水上睡着了
风轻轻的挽着我的衣袖

走着。星星在很远的天空里
我们走着,走着就消失了

我这样跟你说着,说着
这些泪眼的小鸟,就从夜色里飞起来

《就像旁白一样》

认识你的这个九月,有莫名的悲伤
和鸟鸣。每天都像阳光留过树叶

也像雨水洗着屋子
就像我在早晨用风为你写信

你在夜晚用灯给我回信
就像叶子是雪

这些鸟不经意间
已经变成了最柔软的几片

《乌鸦和刀》

怎么来向你表达
雨是落叶又举起的旗帜

像所有果实的勋章
都应该奖励给虫音的清澈

孩子的哭声也是从雁的山谷里
攀上崖壁的小草

那么我就应该微笑着养一只有用的鸟
也养天空一样的野心

像所有的风,佩戴着刀剑的蝴蝶
为你拿下秋天这片神属的领地

《杯子里的茶是黄色的》

雨后的河流和依然挂在树上的叶子
都是浑浊的鸟音
亲爱的,反正我是这样认为
也这样爱你的
当人世间的一切沧桑都在我们面前
变得不值一提
还有什么比你拥抱我
更蓝的天空
在我们头顶,也在我们的脚下

《误拨了一个电话》

树叶落了,是因为你
一直没有告诉我
鸟集体飞成了雨点

所以这些爱你的夜晚
星星们全都熄灭
在一棵树上

之后我们沉默
风把火车铁皮刮的河水
一样哗哗作响

《咬,有时是一个动词,有时不是》

直到咬人的月亮,也温顺成石头
石头是狗的样子

狗是我的主人。你每天和他
在黄昏里散步

牵手一座公园
所有的玫瑰花

《失衡》

我的鸟,夜晚向你倾斜着火
那是你的鸟枪
向着一个人开火

我躲过了雨水,落叶
和风的针锋相对
也躺过了月光的雷区
及虫声的炸药罐

却与你避之不及
的在秋天的防空洞里相遇

如果爱情就是一场战争
你也愿意一直跟随着我

那么我又将怎么
单枪匹马的
就为你杀出果实的腹地

《虫洞》

这是比爱你还要疯狂的潮水
跟着鱼群在月光下逆流
就像山背上长着树大的刺

就像夜晚的人间
和天空是齐高的

就像你爱我
我也爱你是塔尖上的灯

要是飞蛾不哐当一声的玻璃碎地
这些蝙蝠也不集体的飞出

你眼睛的山洞
我就不会迷恋的打着火把
一直向内走

《秋森林》

当每一张雨声的叶子
都安静的坐在树上
我爱你的小兽总是那么望着你

没有受过一点伤害
它总是落后于早晨的太阳
而又先于长角的羚羊
伸出梦的牙齿来吃我的刺脸

《悬挂爱情》

蝴蝶是你,奖赏给风的吻
所以我的秋天里

树叶一直在你的窗前落雨

有过那么一刻晴的时候
是鸟飞了很久。累的停在树上
替你为我回音如信

《恨是催化剂》

这些云为什么篡改了天空
连我们的说话也像下雨

是在下雨。如果这样的蓝
不是为了复活

石头。而是扑灭蝴蝶之吻
如赴死的水

或者救火于草灰。如果爱只是为了垂着谷粒
而代替瞎子的眼睛
来被这些黄昏不出声的灯鸟啄食

《越过河流》

你就会听见风,像移动的
沙丘,也可能只是一匹马

在快要接近你眼睛的时候
瞬间就崩溃了

像一座山在秋天里的哭泣
最先你只是感觉
少了一些水声,接着坍塌了一些屋檐

最后你才可能看见
那时我想你的夜晚,漆黑一片

《一千零一傻》

死在昨夜一场雨后的一些蜻蜓
它们又在早晨活了起来

一些鸟活了起来,它们的叫声
是狗声。我的院子

关不住这些只容易在你乡下
才能得见的事物

那时狗声是鸟声
我在养一群蜻蜓

雨总是这样呼唤着它们
飞过你的早晨

《你有我欣赏的表情》

来吧,说你也想我。黑暗里有许多
我们无法辨认的东西
比如爱情,也比如死

就像灯是果实,无法咽气的眼睛。就像河流
宽阔的时候是一条江
狭小的时候比荷叶还要枯零

而你每天都沿着这片树荫
走很远的路
去捡一些石头和鱼塘

像雨水是温暖的
秋天是春天。桃花开了
每一声风的叹息

和鸟的欢叫
都是我们
新生的小镇

《清涧》

云朵还像花朵。石头也是
我踩过山楂树
也踩过动物们

在土里留下的脚印

风一次次漫过鸟声的堰堤
我在这个秋天的早上醒来

就想你。梦里我们曾在一起
相拥如两只夜莺的细流

《窄门》

每一阵风里,都有一条通向你的河流
所以叶子们
在阳光里划船

而每一条鱼都有弄翻
它的鳞片,和浪吻

所有我走向你的秋天
天空是很蓝的蝴蝶结

系在树的胸口
就像最初的遇见

只是我在春天漆黑的星空下
草一样的钻出你的泥土

《多年以后》

你是否还会记得
我们的相遇是风吹着风

沙拥抱着沙。灯是黑暗的
像许多年以前

我们都喜欢的那种风灯
像星空就是它的玻璃罩子
像虫声在燃烧自己
像秋天也只是我们

两个人的秋天。哪怕只是偶然的多出
一匹雨水的马
也不符合

人间多么沧桑。我们多么热爱
用一身落叶
去换几声鸟鸣

《云中漫步》

你一定以为我是一只鸟
云雀一样的鸟。大风起兮
一样的

是的。亲爱的,蚂蚁一样的
鸟。堰塞湖
一样的鸟。我就是你的
火山。灰

雪峰一样的芦苇
嗯。你的小小鸟

长着仙人球的羽毛
和胡杨
亲爱的

《面对疾风吧》

就像草是马的鬃毛
我们坐在秋天里
剥一棵棕树的皮

和从火中取栗。而你又把从海水中
过滤出来的盐
加在水里煮花生

哦,亲爱的。我铃铛一样的眼睛
曾摇响过菩萨的心肠

也当过你怜爱的孩子
和星空的灯

当我们都面对着墙
这样的夜晚也在落雨

《回不去的旅程》

我是在跟你叙述一个夜晚
的秋天。屋顶和山顶一样

万籁俱寂。你就是我们
不可缺少的空气
和旷野都是风跳动的心

我也只是想走回春天
路上的树木是架着马鞍的

我们费尽了所有的时间
和晒人的鸟声一样的日光

才得以回到油菜花
盛开的星空里

《我们的爱在地震带》

你是在叠,山的树皮层
所有的纸飞机
都在这个夜晚里航行

起飞的鸟声
像极了一些红到草耳根的花

我有水绝小孤山的句子
给你。可哭

给风听。我们的爱
在这样夜晚
被河流捆扎成火把

《星空更像是一种图腾》

你也只是把一支绝望的歌
与一支枯荷同时摇响

雨点敲砖的槌音
而我的马蹄上

也有过这样火山爆发的铃铛
当秋天还是秋天
夜空是灰蒙蒙的

雨落不下来
我因此也不需要打着伞
去你的城市

《错觉》

我以为,我就是你的良
辰。人是好的。有豹子的野心
也有老马知返的雪路

和当初遇见你一样。鸟
是空杯子
是有人满山顶着避雷针
去为你抓捕闪电

所以我爱你
所以我养猫

《裂缝》

我是在用小船刀片
划伤河流的手指后

才看见你的深渊
如落叶是秋天在风中的断层

是不用点着灯。给你写信
是在白昼里
听见了自己
喜欢了很久的声音

像每一只凶恶的动物都独占着一个地方
守候着一株绵软的香植物

《浴.火》

这只是我爱你
的一座假山
月光是光滑的。有瀑布的肉体
和石头的凡胎

仿佛有光,归靶的林子
所有的箭雨
都拖着流星划过天空的轨迹

我在这个秋天孤独的星球上
遇见了故人
来不及道别

《瞭望者》

久坐无风后。我终于选择了
地面上的积水一样飞溅
天空是晴朗的。蓝无意义
云是地上
环形的立交桥
或芳香怀抱的绿化带
我这样在天上
走着
仿佛消失

《分开旅行》

你说你只是为了去莲花的
石头池里
吻一张鸟的嘴

所以我把风都堵在树叶上
爱你就是为了向下
走穿岩石的隧道

而你一直向上
为星星擦泪

《遗失的心跳》

只是草望着草吧。我细数过你
风的脚迹
和蜻蜓的螺旋桨

旋转木马的发条。一样使荷
飞了起来

有许多因此埋没的小坟
最后看起来
都和地面一样平

《不绝对寡人》

你是在醒来以后。还以为
针尖就是山顶
所有的鸟都避之不及

的带着麦子的雨点
去啄你的玻璃窗子

而我也一定是身怀绝技的海员
正在迫使那些爱飞翔的海燕
落在你怀抱的甲板上

啄谷粒和玉米
像你院子和屋顶上
赡养了许久的信鸽

《星座与岛屿》

灯在为你默写这样的字迹
黑夜的影子是白的
摇摆着我的鱼鳞

你是把秋天的光
都投影在我脸的镜子中
所以蝴蝶是我

喜欢的动物中的大鸟
这样的狂喜仿佛你

欢呼我的时候
所有的云端之雀
都正在为你。举行升旗仪式

《雏菊》

我是你幼小的哀伤,亲爱的
像每一只麻雀
都是刚刚落在稻草人眼里
的露水。风那么静
仿佛盘山的公路
总是那么静。这是我想你
的时候。顺着它
消失在夜晚里的河流
我们总是又出现在你的窗前
现在的情况,有点痒
像鸟声尖上的植物绒毛
果实壳里的村庄
和坠满谷子的山谷
我们是睡着,又醒来了
当牛还在山坡上吃草
回避白天的光亮
或者想要这样点燃夜晚
我的羊也一直跟着我
如忠实你,影子的狗

《惊奇不变》

鸟的声音,也有可能是一架飞机
像我走在这样的夜晚
像我在这样的时候
想你。天空是辽阔,并且不是那么漆黑
像所有动物都长着叶子
柔软的细牙,和多肉的莲藕
我是在生活的时候
也在爱你。你是在绝望的时候
也在欢喜的,爱我

《愉悦至上》

你是把夜晚一切不爱发光的东西
都存放于我河流的山顶
小屋是石头的,有松鼠陪伴
有坚果在内,有溪流
从千万条水泽中
分鱼而来。有扰人清梦
的蝴蝶如玫瑰的烟火
我是在遇见你的瞬间
如死在早晨
乡间小路上的马铃声

《香与香的控诉》

你是在不喊我亲爱的时候
所有语言都像失效的香樟
像雨点吻不到的燕子
花朵够不到的,你的裙角
空气里有蝴蝶,刚刚哭过溪谷的回音
和草垛在阳光下蒸发的雾气
想象真完美。我是你天空的鸟
也是你笼里的风
这样的在你身体的房间里游荡

《消失的味蕾》

早晨的风,有你迷人的样子
你是喊我名字的时候
所有的鸟都还在草尖上睡觉
像将要下坠的露水
和谷粒。幼小的孩子
像弱小的动物一样渴望长大
而我渴望死去
在你的爱里。或者
一直都很陌生的地方

《私奔向日葵》

走吧,亲爱的,到雨点的故乡去
像云的乌黑之下的小站
都是从泥土中走出的玉米
像火车走的不是铁路
而是浮木的水路,像冰冷的馒头
填于座位的嘴
这些鸟从鱼吐的水泡中来
背着石头轻浮的水漂
像从我口袋中飞出的硬币
亲爱的。我有时想喊你,石榴
向日葵,小麦
这些容易燃烧眼睛的东西
因为胃是用来装它们的箱子
或者火盆的
所以你听得见秋天
在你的窗外落雨
和去远方的火车上一样

《沉默是最大的热情》

雨点这样落着,仿佛星落
夜是静的灯,只听得见桂花
扑它的飞蛾声
亲爱的,今夜我是想哭的风
想从你的河流上
收回我的船木之身

《不及朝暮》

睡吧。亲爱的,像我不再直呼
一场雨的名字。秋天是飞翔的
像春天的公园,飞机,或蓝的
纸片。仿佛没有受过伤的猫儿
不再抓你的手心。我爱过的风
还吹着你,火车还有力气奔跑
爱情还有锯子拉断流水的木头
鸟还是自由行走的花,等待着
你给它全新的嗓门和去掉病痛
哦,是的,亲爱的,亲爱的火

《爱若扶桑》

我只想为你抓一只鸟
会开花的那种鸟。每个秋天总是这样
它的声音中有雨点的沙哑
和吃下谷子的纯粹
它喝干净过一条河流,全部的泥沙
甚至夹带着风
走偏过任何一座城
而偏偏没有错过
与你相遇的那场雪沙

《脱俗少女心》

我是在听一场雨
退回你山谷的时候
所有的蝴蝶都落下来
集成我屋顶的瓦片
别在说了,亲爱的
独自走在这夜晚的路上
我想发光
那属于天空的
也属于你我

《微妙》

这样的山顶像玫瑰
身上的肉
日色是白的
和纸的厚度一样
抵消过流水
变成桌子的可能
而我也确实不懂得
什么是浪漫
除了在你面前鸟一样的狗叫

《初恋不是恋》

我头一次想到送你
一头树熊
它没有雪的皮毛
和鱼的鳞片
甚至失去了
活着的兴趣
除了有布娃娃的睡眠
就只有不想你

《山川所向往的自由》

那是你跟我说起
你将走回到雨声里去
像墓碑是空的鸟嘴
在啄树木
而我也很喜欢样子的风
与你一起
走街串巷

《飘逸如风》

我热爱过你,马匹的峡谷
像有千万条河流
被风按在内心
像灯是黑的,所以夜才是白的
水饥饿的在寻找
每一只鸟体内存储的粮仓
所以蝴蝶才苍老
成了我爱你的文字

《可惜我不是水瓶座》

来说这样的清晨,风回来了
仿佛装着水的瓶子
就是一只猫。走出黑夜的样子
鱼还在它眼睛的水池里
搅动,荷也枯草一样委屈
嗯,亲爱的。我是用阳光
答应你喊我的语气
像马骑着我向你跑去
不是春天又怎样
你就是我只开在这个季节的花
比任何时候都美

《天堂鸟》

我是要唤所有冰凉的事物为良人
像你答应我为美景
为沧桑背后的蓝天。为死去的人
重新从万物当初的妖娆中
向着我,鸟声一样动情的走来
像我们仍旧只是蝴蝶
的幼虫。还在桑田的屋子里
等待最后结茧的灯

《待雪草》

像把一只鸟雕刻成石头一样
我是用落叶去拥抱
你泥土的呼吸。这样的水塔
在山尖如风车转动
如能发电的镜片
把你火焰的样子焦集
在我的水池上
我说我可能这样热爱你了
就像所有热心肠的动物
都身穿着枯草温良的体毛
我们还要经过漫长的冬眠
才能走进你春天

《蝴蝶纽扣》

一片落叶,在空中
飞了很久
仍没有找到落脚的地点
雨水是拉开
我们的窗帘
天灰的有些掉色
蝴蝶绕过了所有鸟不成声
的谎言
而停在你胸的路口

《双鱼的浪漫艺术》

爱的久一点,我就是你
会说话的鸟
听一只猫,猫头鹰
鹰隼对一块石头的展示
我是那么的想
捆绑风,为你喜欢的玫瑰
或浅浅一笑的水痕
亲爱的,啊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0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巫鸦 于 2018-10-10 20:08 编辑

桃色小镇(待续)
1

我是赶着溪水的马群,蝴蝶的断崖,鸟声的良田
一路从你喜欢的春天走来

像从石头中长出的青草,坟穴里爬出的花朵
这样的时候,我是勇敢的风

正准备为你抓捕一只由树荫养大的豹子
仿佛所有的野兽

我们不再惧怕寒冷的冰雪
和时间的地洞,或星空

2

你是在草尾上,打蝴蝶的疙瘩
和我石头鸟坐在一起

泣语的声音里,风声很小
轻过我们的呼吸

是成片的桃花,在寺院的钟声
敲响的水声里

我的马蹄也是这样为你雨急
着从黄昏的水上,划船归来


3

我从来都是你一个人的壁虎
蜘蛛,或风铃,花伞

亲爱的,千万不要问我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做一个好人,或者坏蛋
没有什么不同的草原

不让牛羊,也像雪山和帐篷一样
打马像春天夜里忽然响起的惊雷

4

我哭了。当你把竹子编成屋子
庭院也是春天的样子

沙的颜色和天空
只稍微存在着一些鸟鸣的沧桑

像两座山中间总是存在着一些间隙
让阳光透过树叶,照着我们

面是大海的平静
及花的山坡

5

是石头在水面的秋千上,荡漾
才会有蜻蜓接连的飞过

荷叶是你养在水池里的鱼
所以我才会穿过淤泥的城墙

来看你。像风是折叠在我手中的梯子
台阶长着麋鹿身上的斑点和草

如我们吃着青涩的柚子,如洒满石头的小路
和剥开石榴,可见的真心


6

我在乌有之乡挖井,水是很深的泥土
鸽子会为你放哨

每一个路过这里的人,都有为了槐树的可能
他们的帽子像风里的风筝

也像邮筒。和马的胃囊
因此我在这里种下更多的粮食

和鸟的盐巴。因此你会与我绝交
仿佛水路,仿佛死了


7

你会开心的看见驼峰
移动灯的信号

像倒地不起的树影,是借水杯的倾斜
让一条河流安睡在你枕上

我听见的孩子笑声
也大多如此温暖

虫音很一样细的针雨
在穿越你遇见的沙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上最简练的脱马甲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大笑三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巫鸦,只知道写的非常认真,都不敢去打扰。拜读好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最棒滴!小黑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鸦鸦写了好多,惊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我也陷入到了一种诗舞的怪圈子,

舞会中有时间限制所以会及时回复,舞会之外反而少了一些这样的急迫感。

小长假想过要写写玫瑰小镇的,但因为种种与种种,终还是延后了。

那时我想到的你,有几个形象:

1.B612星球上的小王子

2.认真搭积木的孩子

3.……(没及时记录下来,一时忘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黛 发表于 2018-10-10 19:45
世界上最简练的脱马甲贴

小阿呆,你眼花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只笑两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起飘零 发表于 2018-10-10 20:14
原来是巫鸦,只知道写的非常认真,都不敢去打扰。拜读好诗!

只是有时候真的不想说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18-10-10 20:27
你是最棒滴!小黑鸟!

你是最迷人滴,小黑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姑翠儿 发表于 2018-10-10 20:53
鸦鸦写了好多,惊艳了,

额,我最近是越来越虚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星小倩 发表于 2018-10-10 20:54
我觉得我也陷入到了一种诗舞的怪圈子,

舞会中有时间限制所以会及时回复,舞会之外反而少了一些这样的急 ...

那是个什么星球。。。。你总是那么柔弱,要快乐和坚强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黑鸟,写的蛮多,我竟然没发现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2-16 20:4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