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9|回复: 7

[其他] 诗人版图:袁文章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9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ze=36.9444px]袁文章自选诗10首

[size=36.9444px]扁豆角

[size=36.9444px]缠足植物比母亲脚小,适合拄杖而立。
[size=36.9444px]斜倚深秋,将寒露晾在架上或头顶。

[size=36.9444px]还乡者赶不上团圆,像炊烟,
[size=36.9444px]失魂落魄离去,风踉跄着追赶,
[size=36.9444px]压扁一弯佝偻的残月。

[size=36.9444px]冰窗花

[size=36.9444px]延伸的灌木丛适合蝴蝶隐身。
[size=36.9444px]风起,芦苇让出捷径,
[size=36.9444px]受惊的青蛙,欲凭借地势跳回童年。

[size=36.9444px]昙花无语,雪花无语。想象力
[size=36.9444px]为每朵创意牵出明喻的幽香。

[size=36.9444px]业余画展不乏好评。一些细节。
[size=36.9444px]似乎更接近小人书技法,或怀旧梦境。

[size=36.9444px]见不得光,太阳很快出手取缔。
[size=36.9444px]赝品终是赝品。颜料低廉——
[size=36.9444px]几点附身玻璃的水珠,已抽尽悲伤。


[size=36.9444px]刮脸刀

[size=36.9444px]不必刮目相看。它异常单薄,
[size=36.9444px]单薄出明亮的忌恨。

[size=36.9444px]被抑制的欲念,拱破润泽。
[size=36.9444px]密集,遮住了少年的清秀与俊朗。
[size=36.9444px]仿佛一座压低腰身的山,一片站起来的草原。

[size=36.9444px]今生,发誓与这粗糙的日子,
[size=36.9444px]根生的乡愁为敌——
[size=36.9444px]你不让开口,我也不让你出头。

[size=36.9444px]黄河险工

[size=36.9444px]煅不直命运。只能弯曲走下坡路,
[size=36.9444px]流淌于既定的沟壑里。
[size=36.9444px]父亲的心壁,终年响着涛声。

[size=36.9444px]中年丧妻,老年丧子。
[size=36.9444px]动荡的人世,镂空额头又淘尽心力;
[size=36.9444px]流沙淤塞肌理——眼花耳聋口吃。
[size=36.9444px]路过每个忌日,都会趔趄几步。

[size=36.9444px]作为支流,我幼年丧母,
[size=36.9444px]是父亲多年前遗留的一道险工。
[size=36.9444px]欲望翻过痛苦,抬出整版的冲积平原。
[size=36.9444px]逼得辽阔的父亲,狠狠心,
[size=36.9444px]搬起佝偻岁月,把我砌成悬河。

[size=36.9444px]戒烟

[size=36.9444px]不想带红眼病看待一切。
[size=36.9444px]怒气,发泄一半,咽回去一半,
[size=36.9444px]它间歇地现身说法——
[size=36.9444px]发火,容易缩短寿命。

[size=36.9444px]金钱,声誉,女人,健康,所有
[size=36.9444px]戒不掉的狂欢或愁苦,
[size=36.9444px]都带着尼古丁,回到过去。

[size=36.9444px]幻想爱跑到未来游荡,
[size=36.9444px]无处退却的是现实。
[size=36.9444px]骨头上磷火闪烁,掐灭的欲望复燃,
[size=36.9444px]又一次把肺部的黑夜烫穿。

[size=36.9444px]梨花辞

[size=36.9444px]从一树梨花,重新尝试表达,
[size=36.9444px]给披雪的桥段斟酌祝词。

[size=36.9444px]素面朝天,闪七分窃喜,三分消极。
[size=36.9444px]惹得春风意动,剪去几枝陋习,
[size=36.9444px]更兼一场雨以景结情,缤纷婉约的想象力。

[size=36.9444px]比雪更直白,我对梨花的解说,
[size=36.9444px]如单纯词与单纯词互动,如同哑语。

[size=36.9444px]母亲坟上的蒲公英

[size=36.9444px]再一次说到这苦命的远亲,不减敬慕之情。
[size=36.9444px]彼此早出了五服,却一直替我守孝,举幡招魂。

[size=36.9444px]何况,那位叫水珠的女子——我的母亲,
[size=36.9444px]已被寒夜打回原形,正依附着惺惺相惜的花朵,
[size=36.9444px]等待朝阳施粉,同塑金身。

[size=36.9444px]压低腹语,我合掌祈祷,久久不敢抬头。
[size=36.9444px]像坟头上的蒲公英,既贴近阴间,又眷顾人世。

[size=36.9444px]倾听鸟鸣

[size=36.9444px]一群做早课的鸟,交替诵读新鲜的蓝。
[size=36.9444px]梵语带着小小的锯齿,让听觉,
[size=36.9444px]疼痛中带着快感。

[size=36.9444px]牵牛花缩回童话的脖子,
[size=36.9444px]凤尾竹梳理比兴的羽毛,
[size=36.9444px]连砖缝里的鸡冠,也摇落左迁的郁闷,
[size=36.9444px]正一正影子,向高处施礼。

[size=36.9444px]所有仿生的欲念,都无一例外地放弃噱头,
[size=36.9444px]借元音的鸟鸣,清理了一遍胸腔。

[size=36.9444px]有雪飘过

[size=36.9444px]一池出走的水想家,
[size=36.9444px]长出羽毛后飞回。
[size=36.9444px]面对,丢在荷塘内的拐杖,
[size=36.9444px]瘫倒在地。
[size=36.9444px]几只议论的麻雀,
[size=36.9444px]从泣不成声的道白里,
[size=36.9444px]啄出几句土话,
[size=36.9444px]闭口离去。

[size=36.9444px]杏花白

[size=36.9444px]异于你我。不惑之年,
[size=36.9444px]才打开发白的真诚
[size=36.9444px]和起皱的善良,
[size=36.9444px]把伪装过的阴暗,带进棺椁。

[size=36.9444px]杏,一萌动春心,
[size=36.9444px]就忘情地向风告白。
[size=36.9444px]缄口从前。冷漠的伤害
[size=36.9444px]隐私成毕生的酸楚。

[size=36.9444px]个人简介
[size=36.9444px]袁文章,河南新乡人,600余首(篇)诗文散见于百余家报刊和媒体。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袁文章自选诗10首

扁豆角

缠足植物比母亲脚小,适合拄杖而立。
斜倚深秋,将寒露晾在架上或头顶。

还乡者赶不上团圆,像炊烟,
失魂落魄离去,风踉跄着追赶,
压扁一弯佝偻的残月。

冰窗花

延伸的灌木丛适合蝴蝶隐身。
风起,芦苇让出捷径,
受惊的青蛙,欲凭借地势跳回童年。

昙花无语,雪花无语。想象力
为每朵创意牵出明喻的幽香。

业余画展不乏好评。一些细节。
似乎更接近小人书技法,或怀旧梦境。

见不得光,太阳很快出手取缔。
赝品终是赝品。颜料低廉——
几点附身玻璃的水珠,已抽尽悲伤。


刮脸刀

不必刮目相看。它异常单薄,
单薄出明亮的忌恨。

被抑制的欲念,拱破润泽。
密集,遮住了少年的清秀与俊朗。
仿佛一座压低腰身的山,一片站起来的草原。

今生,发誓与这粗糙的日子,
根生的乡愁为敌——
你不让开口,我也不让你出头。

黄河险工

煅不直命运。只能弯曲走下坡路,
流淌于既定的沟壑里。
父亲的心壁,终年响着涛声。

中年丧妻,老年丧子。
动荡的人世,镂空额头又淘尽心力;
流沙淤塞肌理——眼花耳聋口吃。
路过每个忌日,都会趔趄几步。

作为支流,我幼年丧母,
是父亲多年前遗留的一道险工。
欲望翻过痛苦,抬出整版的冲积平原。
逼得辽阔的父亲,狠狠心,
搬起佝偻岁月,把我砌成悬河。

戒烟

不想带红眼病看待一切。
怒气,发泄一半,咽回去一半,
它间歇地现身说法——
发火,容易缩短寿命。

金钱,声誉,女人,健康,所有
戒不掉的狂欢或愁苦,
都带着尼古丁,回到过去。

幻想爱跑到未来游荡,
无处退却的是现实。
骨头上磷火闪烁,掐灭的欲望复燃,
又一次把肺部的黑夜烫穿。

梨花辞

从一树梨花,重新尝试表达,
给披雪的桥段斟酌祝词。

素面朝天,闪七分窃喜,三分消极。
惹得春风意动,剪去几枝陋习,
更兼一场雨以景结情,缤纷婉约的想象力。

比雪更直白,我对梨花的解说,
如单纯词与单纯词互动,如同哑语。

母亲坟上的蒲公英

再一次说到这苦命的远亲,不减敬慕之情。
彼此早出了五服,却一直替我守孝,举幡招魂。

何况,那位叫水珠的女子——我的母亲,
已被寒夜打回原形,正依附着惺惺相惜的花朵,
等待朝阳施粉,同塑金身。

压低腹语,我合掌祈祷,久久不敢抬头。
像坟头上的蒲公英,既贴近阴间,又眷顾人世。

倾听鸟鸣

一群做早课的鸟,交替诵读新鲜的蓝。
梵语带着小小的锯齿,让听觉,
疼痛中带着快感。

牵牛花缩回童话的脖子,
凤尾竹梳理比兴的羽毛,
连砖缝里的鸡冠,也摇落左迁的郁闷,
正一正影子,向高处施礼。

所有仿生的欲念,都无一例外地放弃噱头,
借元音的鸟鸣,清理了一遍胸腔。

有雪飘过

一池出走的水想家,
长出羽毛后飞回。
面对,丢在荷塘内的拐杖,
瘫倒在地。
几只议论的麻雀,
从泣不成声的道白里,
啄出几句土话,
闭口离去。

杏花白

异于你我。不惑之年,
才打开发白的真诚
和起皱的善良,
把伪装过的阴暗,带进棺椁。

杏,一萌动春心,
就忘情地向风告白。
缄口从前。冷漠的伤害
隐私成毕生的酸楚。

个人简介
袁文章,河南新乡人,600余首(篇)诗文散见于百余家报刊和媒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剪刀痛


产妇们说,感谢神的恩赐,
当时沉浸在做母亲的幸福之中,
忽略了一切,怎么会痛?

孩子们说,来到世间,
除了透明的泪,没有任何礼物,
只顾着羞愧,怎么会痛?

沉思良久,我忽然想到了——
剪脐带的那一刻,究竟谁在疼痛。

剪刀!一定是剪刀!
它为亲情剪彩,断开一座桥,
再令他们用爱重建,保证幸福通行。
它为无法弥补的过错而痛苦,
直到现在,还咬着牙,脸色铁青。
2018/8/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蒺藜


落寞于路旁,生恨。
就当刺儿头了,怎么着?
不过,我有底限——
不阻挡前进的车轮,
谁踩我,我扎谁!
2018/8/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0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一只蝉蜕挂在树上
盛装着一个浮躁的夏天
被我隐喻的人,将它摘取
作为灵魂的渡船
2018、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0 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工



(一)
两千年前,怕距离误差大,
许多服役者,把自己砌进了长城。
两千年后,怕质量不达标,
我的兄弟们,把汗水和泪水,
兑进了水泥里。
2018/8/4

(二)
许多人说,他是失足掉下去的,
赔偿数字佐证了这一点。
可我怀疑,他是为了测量,
自家责任田上的这座楼
真实的高度。
2018/8/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0 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的灯光



发消息       
电梯直达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8:1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如家织布一般粗糙,摇曳在多年之前,
母性的光,无数次为我掖好踹蹬黑暗的童年。

母亲灯下纳鞋。瘦小的背影,
被灯光放大为温暖的图腾。
夜色更加细密有致了,
一滴从针脚里漏掉的星星滑进露水,
刚好溅湿夜行者的回眸。

父兄们,唠叨着从灯光边缘散席。
老酒的真香,把土墙上的镰刀,
熏出醉意的光芒。
勾得柿子树也端起一杯月光
为初来乍到的幼蝉压惊。

我曾偷偷抿过一口,感觉腹内有火燃烧,
多年以后,还能咳出灼热的乳名。
2018/6/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0 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骨刺

不用担心,很好治疗
老花镜轻描淡写地劝慰

他哪里知道我内心的波涛——

除了生来喜欢水
除了变得敏感,时刻提防诱饵
我又向鱼,进化了一步
2018/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1-21 16:4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