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48|回复: 3

[其他] 诗人版图:叔苴妹子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7 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哑榴 于 2018-11-18 13:13 编辑

叔苴妹子自选诗十首


1. 在谷雨的树上种植农事

活在一本线装书里,多么安静
闲暇时听关关雎鸠,呦呦鹿鸣
千年之后。你叩开一扇沉睡的心扉
我走出书本,恍若隔世

桑田,瞬间消失。白色森林里
心无法狂奔,思念无法放逐
麻花辫,在人潮人海中踽踽独行
我走丢的绣花鞋,被你拾起

哥哥,你说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我们是栖居在一棵树上的两个灵魂
可以在树上种植农事,收获鸟鸣

城市月光里,有人抛掷青春,有人出卖灵魂
有人卖肉,有人卖血
你是一块女娲遗漏的五彩石
有棱有角,温热无比

我们隔着山,隔着海,一起探究
如何在人心的沙漠里打出泉眼
如何在谷雨时节种植农事
使鸟鸣开满枝头,星星落满天空
如何以树为巢,燧木取火,交换彼此怀抱的石头
说着说着,头就白了

哥哥,请不要悲伤
人老了,视野茫茫,树开始摇晃
一树鸟鸣,俯仰之间,凋谢殆尽

2.戒掉你的缺,我的满

亲爱的,我本想一直紧闭嘴巴
像高山一样仰起头 对你视而不见
可我不希望,即将到来的洪水将你淹没
你很清楚,这次水土流失
源于你的恣意开发与抛荒

如果你不放下手中的锄头
守住我们种植的爱情
那么,挂在墙上的那柄利剑,就会醒来
你抛荒的土地,也会醒来,与洪水一起私奔


3.爱在拐角处

我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子
没有金步摇,也没有水晶鞋
突出的肩胛骨,泄露了我的哮喘病

请不要误入我眼睛的深潭
不要窥视,我在清池中赤裸的胴体

一条没有进化的娃娃鱼
呆头呆脑,不思进取
只想匿居在山溪的石缝间
潜藏在诗经的河流里,自由呼吸

我只爱清风,明月
只爱没有被打磨的五彩石
只爱拐角处,一个王朝远去的背影

偶尔,我会像婴儿一样哭泣
可是这与采花蝶无关
我在伤口内,你在伤口外
你在春天里,我在春天外
请背过脸去,忘记我的存在

4. 这个秋日,我选择蛰伏   

今天夏天,上苍滴水不漏
鄱阳湖的鸿雁,远走高飞
诗经中走来的拾麻女子,临水而居
痛惜春天、水晶鞋、与舞台一并丧失

这个秋日,我如一只青虫
小心蛰伏在叶的背面,心痛很久
直到叶子死去,只剩几根枯草般的经脉
直到将自己体内的石头,取出

在这个迷雾森林里,我无法呼吸
决定乘坐开往春天的高铁,一路向西
在雪域高原放牧自己,与空中掠过的鹰言语

沧海桑田。谁也无法预知未来
何处别有洞天,有远离世俗的桃源
谁能开启幸福的陶罐,让日子丰盈起来
哥哥,米粒一样的风,风一样的女子
能立在你掌心,独舞么
天冷,我们还是……各自抱紧自己吧
      
5.爱在黎明破晓前

我不得不承认,我是愚钝的
寒暑易节。我担心患过的伤寒,没有痊愈
当爱来敲门,我的心宛如一粒被弃置的纽扣
还在黑暗的抽屉里昏睡

一枚散落的纽扣
要找到一件相配的衣服
一个合适的扣眼,多么不易
哥哥,我不想将我的颓废传染给你
快乐是巧克力,可以与人分享
而痛苦与失意,则如身上的疤痕
只属于自己

青花瓶里的那支寒梅,早已枯萎
可我一直留着,给它浇水
日落胭脂红,无雨必有风
我早该剪断青丝,抛却城南旧事
走出暮光之城

哥哥,爱如潮水
来时无法抗拒,去时无法挽留
你若愿意将我这粒纽扣,别在衣襟
在黎明破晓之前,我必须向你表白
必须将我这颗晶莹剔透的心
放进你掌心

6.红 豆

红豆生南国
为爱举起一盏盏灯笼
如此炽热的爱
为何躲不过这个季节的寒潮
还没等我采撷,熬成相思粥喝下
就已经被寒风劫走

是的,没有什么可以永恒
深深爱过之后,还是别离
可是亲爱的,你为何不在我心动的那一刻
说出那三个字,再让我与烟花一起破碎,变冷

在雪花飘舞的季节
让我混着泪水和冰水,吞下那三个字
多么暖心。即便是口头支票
我也能抵御内心的寒流
春风的马蹄,也会提前抵达
我的门楣

7.无序的岁月
        
女人抱着哈巴狗上街溜达
哈巴狗穿得很绅士,可见人就吠
男人蹬着破三轮,在车流中挣扎前行
秋天的几枚落叶,被卷入水的漩涡

老人独自呆坐在院子里
像一个无人拾起的橙子
渐渐失去原有的光泽和水分
老人喜欢自言自语
老人最幸福的事情
是为孙子俯下身子,当牛做马
可是,孙子放学回家
就在电脑上的虚拟世界里打打杀杀
不愿跟爷爷说一句话

8.十月,每一株植物都低下了头

十月,天空越来越高
我眼里的那一抹蓝,越来越远
荷花的清香,旧约里的菩提,已无处可寻
大地上的植物都低下了头
水稻、小麦、向日葵、常春藤、狗尾巴草
以及河边大片的芦苇,都向大地顿首,感恩

它们在铸就生命的辉煌之后
开始谢幕,将舞台交出
荷花无法承载生命之重,早已香消玉殒
只有少数残叶,在秋风中静穆
等待一场初雪的覆盖

十月,我年近七旬的母亲,听到鸟鸣
从玉米地里,颤颤巍巍地直起腰来
像突然从大地上长出的一株黑色植物
她形容枯槁,腰板依然挺直
她仰起头,用干瘪的手掌放在前额
挡住刺眼的日光,忘情地仰望天空
努力寻找大雁书写的人字

我突然看见,母亲脸上皱褶里的汗水与欢喜
看见她眼里被鸟鸣点亮的那抹蓝
那么远,又那么近
2016.10.28

9.最后的守望者

一把锈迹斑斑的宝刀
将古镇,切成一个个火柴盒
可是,火柴早已受潮,发霉
寻不到阳光,擦拭受伤的心灵

暮霭沉沉。高压线上
叽叽喳喳的小麻雀,早不知去向
只有一棵苦楝树,独自撑起天空慵懒的眼帘

这里曾经万家灯火,鸡犬相闻
如今,只剩下一位八旬老人独守青灯
光棍节那天,老人寻他的老伴去了
古镇的最后一盏灯,熄灭了

小村庄,从此将陷入永远的黑暗
我的童年,今夜从一张发黄的照片里
突然醒来,哭着寻找爷爷

10.风声掠过刀尖

娘知道,要使地里不长草
最好种上蔬菜和粮食
可她的身子骨
像那把锄头一样松松垮垮
两亩地已经荒芜
菜园子的豆苗被革命草彻底打败
直不起腰来
娘找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镰刀
开始颤颤巍巍地磨刀,割草

她狠狠地说
革命,革命,看看谁革谁的命
风声掠过刀尖
割倒的草,很快又抬起头
而她的手臂
却像一条枯萎的丝瓜
无力地垂了下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7 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7 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处发呀!晕~~~
标题上的名字错了。
且~~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7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3-25 11:5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