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7|回复: 22

[其他] 诗人版图:刘苏慧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0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迷宫
文/刘苏慧

路,看似无数
每一条都是死胡同
壁垒森严
直到碰得鼻青脸肿
仍然找不到出口

现在,我已精疲力竭
索性打盘趺坐
接受来自上天的开示
在原点坐化
等待涅槃

20180923应征同题诗赛

2,我在秋天等你
文/刘苏慧

月圆的夜
酒迷醉了眼睛
不望月不念你
秋到深处,风
缄口不言
消息

对镜顾影
捏一个兰花指
看浮起的约定
还有眼神,怨
落地逢雨
生根


20180925夜

3,窗外的马
文|刘苏慧

阳光小心试探,
天井里灌进迷茫
午后的寂寞如刀
割不断眸子里涌起秋水
又一次沉溺于故乡
那年盛开的槐花
雪白后的萎黄
镜子里的脸

所有的经历
挤干水份压成一页熟宣
不能够以酒泡发
即便点染一丝淡墨
也会雾锁了天涯
鸟儿栖在梅树上
唤起窗外秋风
抽疼卧槽马

20180926午后

4,答应我,亲爱的,不要输给这烂人间
文/刘苏慧

二十年前的光阴明媚敞亮
像你丰满的乳房和脸蛋

那根扮成绳子的蛇从房梁上垂下来的夜
月亮伸出冰凉的手抚慰你的心伤

剃须刀的锋刃饮过你手腕的血
百草枯的苦也润过你的胃肠

胸口的刀疤结成的痂如一点腊梅花
负心的人儿也没有回转

亲爱的,风随意就吹散了多少人和事
百年只是虚设的一场繁华

何必沦陷于绵绵此恨无绝期
有恨的人儿难以感受温暖

你看,堪破世事后有几多清欢
你已经明白,活着就是向一切挑战

不要纠结于离开你的刹那芳华
不要固步于床前明月光

亲爱的,请你抬起你那鲜明如画的眼
向着这个烂人间说:滚开,我会自己走向结局

2018年9月19日


5,九月,我与秋同行
文/刘苏慧

不要对我说:累并快乐着
谁能告诉我,鸡飞蛋打的局面怎么收场?

我看见秋叶飘零的无可奈何
秋风举着锋利的镰刀收割它想要的一切

在九月,母亲摇晃着瘦骨支离的病体
任我牵着她的手逃离被收割

我怕,这场道别之后牵扯的人将不再出现
就像时间划开白天和黑夜不留痕迹

痛苦是一条暗流涌动的河淹没母亲
我奔走在河岸打捞关于生命的奇迹

九月,像一只炉火正旺的铁锅
我是被命运的黑手扔进铁锅的蚂蚁

与秋同行的我,在每个清晨推开母亲的房门
为她送上蓄满果香的祝祷

2018年9月17日晨

6,俯瞰
文/刘苏慧

此刻,秋风擦干过微雨后的天空
苍白,像这高楼里的色彩
人和物全都散发着消毒水的味道
我强迫自己把脑袋探向窗外
假装远离了身后的病人

地面,在十三层高楼的底座上生机盎然
道路纵横,车辆交错
广场舞激昂的音乐彰显健康
包括撒欢乱窜的各种狗儿
他们在红尘的最低处
像飞蛾趋光那样享受夜晚
羡慕和忌妒从下往上升腾

对面那些高楼一层层放着五彩灯光
在低空中织成捕捉欲望的网
渺小的我,即使居高临下
也看不穿人活一世究竟忙个啥

2018年9月13日于南京八一医院陪护母病中


7,忙活
文/刘苏慧

食物链上的一环
解扣后的辛苦打拼
要吃要穿要住要消费
日子越来越沧桑
忙是借口活着并不痛快
忙活着生生世世

锻冶成捆绑的铁索
穿过锁骨
牵着每一个人
自来处走向结局
憣然有悔无解药


8,生死之间(微诗组)
文/刘苏慧

1,噩耗来袭

生和死,比邻而居

现在,几个声音一齐说:你拿主意

一个腰上没有赘肉的人
凭什么挥舞苍白的拳头

2,准备

倒数第一天的晚上
魔鬼奴役母亲
她盘坐在病床上

我狼吞虎咽
吞下一座山压在心尖尖


3倒数第二天

倒数第二天的下午
缘自母亲血脉的儿孙们
还有我那驼背弓腰的老父亲
在手术室外,焦躁不安

两个小时,天昏地暗

4,守候

家属等待区
显示屏上母亲的名字进入复苏室
老父亲第一个冲到广播下听通知

攥着的心放回胸膛
我擦干额角的汗

5,回魂

熬过一个长夜
一缕魂魄悠悠回转来
她看向立在病床边的女儿
浑浊的泪一颗追一颗

6,挣扎

监测仪,氧气,导尿,腹腔引流,
头顶上并列悬着吊针的药

一根寒霜后的老紫茄子,蔫瘪干枯

守护的人独自在灯下忐忑。


7,安静

又一个长夜悄然围堵而来
母亲,终于安静地睡着了

凝视这副羸弱的皮相
透过多褶而松塌塌
我看见母亲年轻时的发辫像小芳

8,祷告

十方菩萨啊
请容我以此生薄命
供在莲台上

一求父母少病痛
二愿子女俱平安

20180831母亲做肝占位切除手术中

9,天上月

文/刘苏慧

你是时光之蚌中剥离的珍珠
凝聚着千万年的孤独
一袭银衫绽放亘古的寥廓
素颜常新,明眸如镜不语人间疾苦

凌波微步踩一路星光灿烂
拔开浮云,俯瞰红尘万丈
试问哪一盏灯火
能给你输入一掬温暖

我是误入红尘又命势多舛的过客
蓄满潮起潮落的心事,谁懂得
或许你心上的缺是我的归宿
当圆满如约而至,我将吞下灵药

201808



10,桥
文|刘苏慧

我们的同道而行
从开始就是两条平行线
伸出手,在空中衔接
指尖碰撞中闪出电光火石
照亮头顶的一方天
影子,在河里缠绵绞杂
心上阙,无法修补
白衬衫陌生的香水
何处去追寻它的主人
一朵口红印遮不住秘密

留不住,就像花终会凋零
就像打开蚌壳取出珍珠
蚌和壳就淡出关注
就像锯倒一棵树
切割并制作成家俱
木纹里的记忆
再多的风雨不能剥蚀

我在此岸眺望
你在彼岸摇曳生姿
每一棵枝桠
披挂着璀璨过的华年,如针如芒
桥,拱立了千万年
如虹如幻
绝望落地生根
如广寒宫中
月桂树,永生永世
承受砍伐



11,灯
文|刘苏慧

拒绝黑暗
我打开储备的光明
和夕阳完成了最后的对接
我们一同隐匿于欲望的陨石坑

虫子在草丛里弹唱催嫁曲
河水学化新娘妆涂抹得五彩斑斓
寂寞的街道上,风之外
粉刷着满满的灯光
夜归的醉步
摇摇晃晃
没有忘了家的方向
这些,不是秘密

灯,切开黑暗的心脏
裸露所有藏在梦里的人
我因此能够一而再再而三
从骨头里拓印
既往的岁月做药引子
疗治忧伤

12,根
文|刘苏慧

十年的光阴,填不平一棵栀子花被无奈中连根拔起的痛

那年九月的阳光如芒刺,一直扎在脚底,鸡眼一样难以去除

雨洗过天空以后的离开,
没有留下伤心的痕迹,草木依然葳蕤过每个春夏。

菩萨安坐在他的莲台上,享受香火和祈祷而含笑无语
叩拜的人换过一茬又一茬,也有我匍匐跪拜的身心

我把自己移植在陌生的城市里,倾余生的心血灌溉新生根系
跪求佛祖塑我成一株木莲,安然于每一个晨昏,焚檀香阅经卷

骨头上的裂缝,自然愈合的过程灌满风雨
偶然不经意碰触到小小的结痂
钻心的疼依旧会有夺命的疼

根,埋在异乡的泥土里,吸食亲情和厚实的爱恋
而木质的纹路里印刻的往事,会随我一同老去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底层
文/刘苏慧

梧桐树高千丈
根依然离不开泥土
蚁民围观仰慕
也一样的啃食泥土
并且用一代代的尸骨
供养梧桐枝繁叶茂
等待凤凰来仪
或者孵化自己的异想天开
送上高枝

201811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题
文/刘苏慧

我原来是一个网络游戏爱好者
曾经痴迷于魔幻的世界里
纵横驰骋,打打杀杀
力敌群魔快意江湖
游戏是注入脊髓的麻醉剂

不经意间路过诗歌论坛
冷眼旁观各路人马误饮下文字浸泡的药酒
尽皆沉醉于虚拟的空间里
风舞长袖泼墨挥毫
真真假假的长歌当哭,疯言疯语
驻足沉吟,暖风熏我亦迷乱不能自拔

也曾想放下屠刀立地修佛
却不耐晓来寒露晚来风
苦吟不成句,平添白发忧
有提灯而来点警幻仙姑指点迷津
那侧漏的霸气,溅湿我的袈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旧地址
文/刘苏慧

朋友还是老的好,可以一起叙旧
几次重忆很多年前的聚会,往事历历在目
当时年少,玄武湖边烟柳织就一帘幽梦
四月的细雨如丝,滋润共伞的人
一个是芳华正茂,一个是英俊风流

年少轻狂,以为手握时间的魔术棒
在醒与醉的切换中,可以任性挥霍青春
青春是烈性的野马难以驯服
嘶鸣 ,跳跃,扬蹄,飞奔
搅动黄沙漫卷,脱缰而逃

驯马者手执空鞍鞯,怅然中寻寻觅觅
芳草依旧,玄武湖碧波清澈如当年
只是故事换过主角,草蛇灰线的伏笔
延伸而情节跌宕起伏,我是最先出局的赌圣
故地重游,心照不宣绕过曾经合影的梁州

201811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枯树
文/刘苏慧

人行道边上的两棵树
原来都一样的茂盛
不幸的是左边的那棵
曾经被包进违规建筑,在小餐馆
享用过煎炒蒸煮的中式美味
也倍受人间烟火煎熬
现在,小餐馆被撤除了
这棵树也被无罪释放
搬家,住在另一棵树的左边
错过季节,切断根的疼痛
只有这棵树自己懂得
这苦难的涅槃
它借助落叶放空活下去的愿望
选择了死亡

201810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陵倦客|梦


温柔乡里谁弄丝弦
如空中之城荡漾的涟漪

你骑白马踏踏而来
劈开薄雾涌起的轻纱
花径上是谁徘徊复徘徊

露,洇湿垂垂裙裾
路,总是迂回曲折

白马逡巡在那围木棉之外
笙歌渐远渐淡
一点飘忽的渔火

你终究只是路过一次江南
新绿了万水千山的念想

白月光冷冷悬挂起一帘幽梦
是谁,还在婉转咿呀的唱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你溶进咖啡(外三首)

把你溶进咖啡
文/刘苏慧

咖啡的苦香
填进冷场的午后
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去向
我守住自己的空间
盯着黑了屏的电脑
一张脸探出来
一朵羽绒拂过鼻头
心尖儿一阵阵轻颤
把你溶进咖啡里
滑下喉的暖
撑开苦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蓬
文/刘苏慧

它们,没想到聚首的地方如此不堪
无助地躺在中年农妇的挑篮里
绿得老巴巴干瘪瘪的
想必是离开了湖水发愁
鼓胀的心思再不能和蜻蜓说起
或者是因为起了相思
想念自己做一朵莲花时的娇颜

被湖风吹皱又被太阳煎烤过的妇人
不去管莲蓬有什么心事
她在行道边放下挑篮,向树荫下
相依而坐的一对情侣
轻声询问:弟弟,买给妹妹尝尝鲜
两块一只十块五只
鼓胀的老些没鼓的又嫩又甜

年轻的男孩伸手翻捡
女孩嗲嗲地吩咐:
阿哥哇,我要一只大的
顷刻间,我的眼前只有这对
饱满的少男少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蓬
文/刘苏慧

它们,没想到聚首的地方如此不堪
无助地躺在中年农妇的挑篮里
绿得老巴巴干瘪瘪的
想必是离开了湖水发愁
鼓胀的心思再不能和蜻蜓说起
或者是因为起了相思
想念自己做一朵莲花时的娇颜

被湖风吹皱又被太阳煎烤过的妇人
不去管莲蓬有什么心事
她在行道边放下挑篮,向树荫下
相依而坐的一对情侣
轻声询问:弟弟,买给妹妹尝尝鲜
两块一只十块五只
鼓胀的老些没鼓的又嫩又甜

年轻的男孩伸手翻捡
女孩嗲嗲地吩咐:
阿哥哇,我要一只大的
顷刻间,我的眼前只有这对
饱满的少男少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咖啡和闺蜜

春天的下午软绵绵
我们俩守着电脑说些悄悄话
那一时我们的心没设篱笆

空气里弥漫着大悲咒的梵唱
还有淡淡的咖啡苦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坐井观天(微组)
文|刘苏慧




庙堂上端坐的泥塑
食香火,收贡奉
养活一群撞钟的木鱼

莲台下跪拜的苍生
谁也没得到过一句关爱的问候




猴子们发现的大事
月亮掉在井里
它们用身体结绳打捞

唉,可怜的灵长类又被耍了
那只是井套路中的一种




仰起脖子
一起看,天上有什么呢
眼睛们一起搜索

第一个抬头的人
回头,说:我在止鼻血




都说天塌下来
有长子顶着
可是盘古化作了三山五岳

没有玩伴的天变得狂躁
向人间喷吐雾和霾
本主题由 杨非木 于 2018-8-16 23:04 添加图章 推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写诗了

文|刘苏慧

三十年织茧剿丝
搓成一根绳索打结记事

以诗为媒定终生的那一日
一颗发炎而隐疼的核始终在

白衣胜雪的人从春风里漫步而来
擦肩而过后让我无数次回眸

今又春来风软折数枝新梅
欲寄已无通达的驿马

笔尖锈蚀好久没写诗了
这颗心如何表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神医
文|刘苏慧

死亡如鹰盘旋
密切注视身下昏霾的人间
等待一场天灾或者人祸
带来可以擢取美食的机会
扁鹊在流年里飞得倦怠
华驼在战乱里颠沛流离
黄帝内经虽为中医界的葵花宝典
中医作为国粹已少展示机会
江山代有才人出
现在的世界
各种疫苗生来就可以接种
真的假的全凭你的命硬
就连癌症也有办法攻克
西医看病无须望闻问切
一切有机器帮你确诊
满市场层出不穷的神丹妙药
包治百病的保健品
良心共金子齐飞
道德与魔鬼并存
这个世界处处充满诱惑
纵有神医再世
可治肉身千奇百怪的顽疾
难医灵魂遭遇的障戻
鹰眼放着穿透世态的尖锐寒光
密切注视身下昏霾的人间
它期待机会就在下一次的拍翅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听风
文|刘苏慧

打开车窗的刹那
空气,舞动它无形的掌
偷袭,速度以自己的形态
玩一场不需要人参与的游戏

车窗后,期待远方的眼睛
沉重如一湾深潭
沪宁高速上的夜色
一段段缺少人世的灯火

去的时候,我们为那病危的亲人悬心
而分别总是天下难逃的结局
归来的路上,我们一起沉默
任风成群结队肆意发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1-21 01:2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