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42|回复: 2

[其他] 诗人版图:老影子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3 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雪,十面埋伏

      文/老影子

李白的月光,穿过杜甫的草堂
最终落在我的书桌上平铺直叙
几句修辞,风声鸟语,雪花的跫音
一张白纸上各就各位

手机里重复播放大悲咒
梵音平和,袅袅扩散开来
彷如老屋放飞的炊烟
扯起村庄的灰幡,以及
老母亲守着灶膛口出神的目光

而今夜明月千里,一窗灯火
如豆,照亮来路
一场酝酿多年的暴风雪
埋伏在我归乡的半途

城市的月光

     文/老影子

云朵枯萎,在钢筋混凝土的丛林
撑起的面孔
一群鸟鸣逃离的悲壮
在城市之外惊醒黑夜
惊醒,锐矛与坚盾的对抗

在车来车往的激流里
有灰色阳光被碾压得支离破碎
有两眼乌青的路灯呆滞
有林立的高楼背影后的潮湿
和阴森的冷笑声

华灯初上,七彩霓虹的此时
我背转过身去
它的脸孔朝上,人间的童话里
身披着皇帝的新装

偶遇

  文/老影子

杯中酒还剩一半,窗外明月高悬
她的双颊已盛开桃花
红酒里,勾兑一钱月光,两袖春色
眉飞色舞里口吐兰香

说天气,说物价,柴米油盐的琐碎
说笑话,说疼痛,恰是少年时
说天南地北,村庄老屋
说有缘与无缘,说出笑声和眼泪

仿佛是憋了半辈子的委屈
一刹那,让黄河决堤,让我
无条件收下
所有的口水和絮叨
仿佛今夜,我生来就是为了等你

有关冬天

      文/老影子

从西伯利亚穿过贝加尔湖
冬天来了,我看见
白鸟跟着飞来
耳畔响起晨钟暮鼓
覆盖起黄河,泰山,科尔沁大草原
沿着撒哈拉的边缘
看大地一日白了头


我想就这样安静地生活
观大漠孤烟直,看长河落日圆
听枯叶沙沙,惊落大雁的孤鸣
与兴安岭的枫叶红
不发生一丁点儿瓜葛
而梦中早已闲置的口琴声
仿佛隐喻中的审美疲劳

有关冬天,与一切风吹草动有关
所有想法和所有的事物
过去的,未来的
我有许多的幻想和冲动
在北风的凛冽里
在满天雪花里
总是那么晶莹剔透,明亮无比



         寒露已过       

             文/老影子

这个季节也只有
清风和流水暗中较劲
一个匍匐大地,一个飘在虚空
一种感觉,蔑视另一种微凉的真实
携裹着尘埃的自由速度
雨水来时,拥有同样的兴奋


我从不后悔-------
那一年那一夜
我一直跟在你的身后
走近南山,于是我
看见梅花落,雪烧成一堆灰烬


        十月

      文/老影子

马路上打扫落叶的清洁工
专心致志,把断骨的疼痛收拢
把残余的碎时光装进黑袋子


雪还在娘胎里,叶子已离开枝头
我的老母亲,拄单拐
在大门口张望


芦苇荡一夜白头,大朵的云
躺在池塘里仰视
一排大雁从北往南,路过
母亲的村庄,和父亲的孤坟头

       
◎ 雪,剧烈而柔弱的火焰       

             文/老影子

起初,类似提盏的流萤
老林子,黑出一种氛围和风格
有人高歌,有人低吟,有草原狼犹豫不决
像盛夏拒绝盐的蝙蝠,倒挂人间


时间在溃逃,流水无辜被河岸抽取了脊梁
一种不知所措的湮灭,一窝窝蚂蚁搬离老屋
怕就怕,在黄昏,晚风短暂失语
冷雨窜成散兵,找不到季节突围


一树秃枝,摇晃瘦弦月
弦月,磨尖寒风呼啸的牙齿
毫不费力地撕开夜空的皮囊
整个人间,就此,次序打开
灰麻雀摈弃体温,骨缝里抠出倔强
抠出星星,鸡鸣犬吠,和几窗灯火


一道黑色闪电突袭了村庄,婴啼,鼾声
以及,长夜无以遮拦的头颅
黑鸟,躲进梦魇,觊觎着午后阳光
簇簇箭雨的蓝火焰,在昨夜
点燃故乡,一场暴风雪,猝不及防

        ◎ 雪 • 狂想曲       

             文/老影子

冬至深处,无须一再回眸大雪
看那些洁白的花瓣,铺满人间
替代你的呐喊,或献出
头颅里,某首诗的隐喻

沟壑交错,河流山川,大平原
像额头上深耕的明月
雪,曾经划过刀锋的锐利
锐利划破,熊熊燃烧的海水

它无声呼喊的呼喊,尘世就静谧在怀抱里
它轻盈的起落,柔弱而剧烈的穿透力
挥动河流的黑鞭子,跑马圈地
圈着草原,圈着戈壁沙滩

  ◎ 寒冰刀         

            文/老影子

以苍天大地为熔炉,以呼啸的寒风鼓吹,雪在烧
流水的筋骨,掺和冰点的血渍
在脊背上捶打,在汗水里淬火
锻造出世间,这绝世宝刀

呛啷一声,闪电出鞘,划破苍穹
一挥手,断了江河的念想,断了
游子的泪光,收回的残夜里
整个梦的故乡,未见一丝雪白

厌倦了江湖,退出山林
持刀人回刀面对自己,也毫不手软
额头上划下一道道疤痕,深如沟壑
一壶老酒,坐拥一片苍茫
你无须怀疑,一只鸟儿飞过,抖落人间的白羽
掩盖起笑声,醉呓,黑夜里出逃的星星


◎ 在雪崩的梦里,捡起老母亲一丝银发       

             文/老影子

雪花的时间,被一只红公鸡的啼鸣融化
一根冰魂凝铸的银针
从天灵盖刺入,一道黑闪电
于丹田之穴,呼啸而过

骨子里,岁月积淀的隐患
轻易不会向黑夜吐露,半句难言之隐
占领在关节骨的薄弱处,为匪猖獗,生根发芽
终成一颗参天大树,夜夜折磨我归乡的双腿

像沙漠里背负罪孽的骆驼
一步不停,嗅着村庄的水气前行
山海关以北,雁鸣早已陌生
在大雪休憩的残夜,被冰冻成一轮明月

有生之年,我似乎忘记了身处何处
溜达在异乡的街头!我落魄成一只流浪狗
在雪崩的梦里,捡起老母一丝银发
紧紧地抱着,我捂热了整个人冬夜


◎ 在异乡堆起一个雪人,面朝故土       

            文/老影子

盛开,到被埋葬,只是瞬间的事
这个冬天,分娩出雪花,腊梅
也包括窗花,冰凌花,以及老林子一闪而过的白狐

如今,几种花朵对峙于一种色彩
在人间颤栗着怒放
远方,受阻于冰冻的船只
都是隐忍着泪水,在梦里掘开一条大河

这个冬天,总有些事情将要发生
总有,耿耿于心而不能释怀者
比如,与村庄背道而驰的寒风
比如,在异乡堆起一个雪人,面朝故土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3 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心里的猛虎《外二首》

老影子

打从一出生,母亲
便给我的心里养下一只猛虎
他就日夜盘踞在我的心里
时常横扫雄风,啸聚山林
摆出咆哮的英姿
且从不出声

每日三餐随我
不用再四处奔波猎食
牙齿有点松动,尾巴
早已不再坚挺竖立
不再,喜食生肉

四十多年了
我一直否认它的存在
有时却不得不接受事实
总想在黑夜里打开人间的囚笼
放虎归山,怕只怕它如今会
沦落到与流浪狗为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3 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春天里邂逅一只桃花妖

假装没看见,让
桃花的媚眼,在河流里
再飞一段距离,就一小妖
蛊惑起春水微漾
春心,随风浩荡十里

粉红面,绿裙子,月牙牙眼
一路顺风顺水的暗示
迷迭香,招魂术,美人计
强加给肉体的本能,无力抗拒

脚撩手铐,强加给春风
一个转身回眸的眼神牵着
迷迷糊糊,走向你
走上立夏的刑场,温柔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3-25 11:1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