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41|回复: 11

诗五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6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坐在温和的夜里

我渴望这么多年,有一场雨
能够悄无声息地落下来

能够在九月,淋湿漫长的乡村公路
淋湿衣裳和鞋子
淋湿一直沉默中的兄弟

我渴望在一场饥饿的百折千回中
找到建在郊野的房子

我渴望我的兄弟依然沉默着,就像
雨天隐藏在不明之处的星星

就让我一个人捧着他硕大的瓷碗
嚼着他给予的热菜与馒头

就让我在这么多年的空腹之间,去
缝合他离开后
世界暗夜里一个善良人的缺口

我记得雨水中央的灯光昏暗,屋子里
放着滚烫的火盆。我记得九月
粗糙的双手,却不记得他的姓名


◆目送

翻过山上的垭口,就能坐上
去往另一个城市的汽车,就能为刚才说过的话
签下的名字,找到满意的结局

(其实去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春天的花是灰色的,野草一窝挨着一窝
野草连绵的尽头,他迟迟不肯出来)

午后的阳光算不上烫,林子里
不知名的小鸟停栖在枝头,另一只
落在土地庙前,东望望,西望望

多年后的我更倾向于:如果不是发间束住的手绢
在昏暗的山中,她一定会毫无顾忌地飞起来

(她走得实在太快,以至于山脚下的孩子
跟着跑了一截,便跌倒在地面。以至于
山脚下的孩子,在我的记忆里哭喊着,又奋力地爬起来)


◆赵立容

这是镜子里你给我的名字。会场上
他们放肆地笑
一所风雨不透的屋子里
没有门,没有触手可及的百叶窗
你坐在他们的前面
羞惭地吟诵:
"为什么东边全是杂乱的路径"
你在吟诵的时候,仿佛有所哀求
你看着我看着你熟悉而陌生的脸
你的眼眶是清澈的,盛载着我的一切
而他们犹如一圈晃动的湖堤


◆矛盾

绝食也许才是最后的归途
但我
腐朽而滋生的欲望
如何消减

但我腐朽
成为土地空洞的记忆
是早已忘却的目的吗

那杀戳除去短暂的痛苦
岂非是真实的善

它飞翔的欢畅岂非真实的幻像
而我们
被谁消亡

又消亡着谁
是宿命不可调动的齿轮吗

——我深陷于这浑圆如斯的矛盾中
我逃离于此,必将交出我具体的全部


◆三次方

午时隔江而望的人,在江面可以分得一些浮鱼
浮鱼不是死的
便是在炸药的冲击下平摊于莫须有的神祗

它们何尝知晓,巨大的桥墩会在一瞬间垮塌
二十年间生长的水草与青苔
会在一瞬间化作散乱的尘沙

它们寄居的石头,捕而不绝的虫子。它们跃出水面
一次次背跃下坠时的夕阳与不可或缺的香饵
会在一瞬间糅入荒凉的背景

午时隔江而望的人,就在这沼泽般沉寂的荒凉中
渡过江面又从江面返回。我猜度他的一生
唯有两次无须抑制的快乐,我猜度他的一生
也更加相信爆破的目的:从见到的第一只开始



2018年9月 于浙江永康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11-26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怀斯 于 2018-11-26 14:23 编辑

很好的一组!词与句完美的组合,丛生的意义。《赵立容》最有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6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18-11-26 14:22
很好的一组!词与句完美的组合,丛生的意义。《赵立容》最有味道。

赵立容是我做的一个梦。。梦见他在读诗。很神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6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浙南,的水,的石。
这样的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6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梦似幻的感觉,语言是深入人心的,一点不矫饰。推荐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6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晓得 发表于 2018-11-26 14:28
浙南,的水,的石。
这样的树。

感谢来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6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渔郎 发表于 2018-11-26 14:47
如梦似幻的感觉,语言是深入人心的,一点不矫饰。推荐精华

谢谢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7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在温和的夜里,想念我沉默的兄弟,想念雨水中央的灯光昏暗,滚烫的火盆用他粗糙的双手,缝合离开后, 世界暗夜里一个善良人的缺口。

翻过山上的垭口,就能为刚才说过的话 签下名字。其实去哪里并不重要,野草一窝挨着一窝
春天的花是灰色的,迟迟不肯出来。
午后的阳光算不上烫,林子里不知名的小鸟停栖在枝头,另一只 落在土地庙前,东望望,西望望。以至于山脚下的孩子,在我的记忆里跌倒着,又奋力地爬起来。

。。。。。。

——其实触动末梢的不仅仅是这些,整组都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7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渔郎 发表于 2018-11-26 14:47
如梦似幻的感觉,语言是深入人心的,一点不矫饰。推荐精华

附议!我操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8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四五

◆坐在温和的夜里

我渴望这么多年,有一场雨
能够悄无声息地落下来

能够在九月,淋湿漫长的乡村公路
淋湿衣裳和鞋子
淋湿一直沉默中的兄弟

我渴望在一场饥饿的百折千回中
找到建在郊野的房子

我渴望我的兄弟依然沉默着,就像
雨天隐藏在不明之处的星星

就让我一个人捧着他硕大的瓷碗
嚼着他给予的热菜与馒头

就让我在这么多年的空腹之间,去
缝合他离开后
世界暗夜里一个善良人的缺口

我记得雨水中央的灯光昏暗,屋子里
放着滚烫的火盆。我记得九月
粗糙的双手,却不记得他的姓名


◆目送

翻过山上的垭口,就能坐上
去往另一个城市的汽车,就能为刚才说过的话
签下的名字,找到满意的结局

(其实去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春天的花是灰色的,野草一窝挨着一窝
野草连绵的尽头,他迟迟不肯出来)

午后的阳光算不上烫,林子里
不知名的小鸟停栖在枝头,另一只
落在土地庙前,东望望,西望望

多年后的我更倾向于:如果不是发间束住的手绢
在昏暗的山中,她一定会毫无顾忌地飞起来

(她走得实在太快,以至于山脚下的孩子
跟着跑了一截,便跌倒在地面。以至于
山脚下的孩子,在我的记忆里哭喊着,又奋力地爬起来)


◆赵立容

这是镜子里你给我的名字。会场上
他们放肆地笑
一所风雨不透的屋子里
没有门,没有触手可及的百叶窗
你坐在他们的前面
羞惭地吟诵:
"为什么东边全是杂乱的路径"
你在吟诵的时候,仿佛有所哀求
你看着我看着你熟悉而陌生的脸
你的眼眶是清澈的,盛载着我的一切
而他们犹如一圈晃动的湖堤


◆矛盾

绝食也许才是最后的归途
但我
腐朽而滋生的欲望
如何消减

但我腐朽
成为土地空洞的记忆
是早已忘却的目的吗

那杀戳除去短暂的痛苦
岂非是真实的善

它飞翔的欢畅岂非真实的幻像
而我们
被谁消亡

又消亡着谁
是宿命不可调动的齿轮吗

——我深陷于这浑圆如斯的矛盾中
我逃离于此,必将交出我具体的全部


◆三次方

午时隔江而望的人,在江面可以分得一些浮鱼
浮鱼不是死的
便是在炸药的冲击下平摊于莫须有的神祗

它们何尝知晓,巨大的桥墩会在一瞬间垮塌
二十年间生长的水草与青苔
会在一瞬间化作散乱的尘沙

它们寄居的石头,捕而不绝的虫子。它们跃出水面
一次次背跃下坠时的夕阳与不可或缺的香饵
会在一瞬间糅入荒凉的背景

午时隔江而望的人,就在这沼泽般沉寂的荒凉中
渡过江面又从江面返回。我猜度他的一生
唯有两次无须抑制的快乐,我猜度他的一生
也更加相信爆破的目的:从见到的第一只开始

富有生活底蕴的一组。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低处的迷雾 发表于 2018-11-28 19:16
杨四五

◆坐在温和的夜里

谢谢老师的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一首好诗犹如喝一杯好酒,今夜我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2-18 20:4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