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721|回复: 35

没选到的,也别急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9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难说谁写的好谁写的不好。娱乐,其实就应该以娱乐性指数来衡量。但却又要以诗的质地好坏来选拔和评论。这是相当矛盾的。由于时间关系,我肯定不可能把所有的帖子都细细看一遍(也没那个必要)。

这里是我从推荐帖里再筛选出来的。或许那个帖子本身就存在着诸多不足。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好了,废话不多说。开始选吧。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11-29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沙发~我坐错了好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酒桶哥,你是实在人,默默的就做事儿啦~
小板凳坐好,等开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从可青

@《一匹被勒住的马》

十一月来自眺望
微动的草尖牵起我的忧伤
像马儿一样奔走,接连不断涌来的
像马的铜铃,那些低摇的声音
一时轻,一时重
撞着整片的光芒
那些落下的回声——慢慢消磨云的影子
和山石。


酒桶点评:整体营造了可以触摸感知的意境,虚实之间也能求得平衡。不足在表达的准确性上稍有欠缺。



《那么浅,那么深》
文/【假】小呆

坐在井边。
嘬一口酒,吃一口菊花。来辨一下深浅

那么浅,稻草垛儿。那么深,雀儿的叽喳
那么浅,沾泥的小脚丫。那么深,吆喝糖人儿的背影

井。月光浮在井里。溺水的小羊,埋在山顶


酒桶点评:
学呆呆发声,是有难度的。但是,说有难度,也并非就意味着不可为。“那么浅”。“那么深”。各自皆有具象加以印证,这一点是来自呆呆的手法,是像的。但在语义的延展方面,诗意空间的整体把控,不如呆呆的厚度。好在诗句清新又舒缓,读来也令人心生小小的愉悦。



文/【假】梅超风 于 2018-11-28 14:37 编辑


《一只鸟的冥想》

一到清晨,我就开始在我之外流浪
看见白云像个行脚僧,踏上许多不确定的疆土
它喜欢河边青色的艾草,水里无声的鱼
秋天里的尘土,沙漠里辗转反侧的姑娘
春天来了,薄命的桃花突然有了安身立命的机会
炊烟在村庄上面一动不动,这不是一只鸟,可以体会。
还看见一条避居于世的小溪,是怎样奋不顾身,变成了喧闹的一部分
山峰如今矮于高楼,人们迷迷糊糊,在嫁接好的天桥下川流不息
他们把自己变成了流水,湍急或跳跃,均是符号和图示。
他们天生就有语言的障碍,总在暗示自己终将消失
可是没有人懂。他们于是消失,去往具体的山野
在那里,可以拥有身上的泥土,远处的烟霞,这些纹饰。
有一天,他们将看到大海,他们认为那不是水,是某种神秘的掩埋。
他们乘槎去往远方,最终却只带着自己。
我最喜欢那些低头的农人,每到时令
他们就拿出种子,撒向荒原
虽然,再不可能种出庄稼,只会长茅草和卷耳
但他们依然执着于这种仪式
仿佛他们生来就是一粒粟米,秋天,会有一万个孩子来到他们面前。
孩子们总是插上翅膀,离开生育他们的田野
飞向大海
海面寂寥,他们看不到真相。他们尚有时间,在不声不响中慢慢度过。
正在生长的植物,曾经密布这个星球
它们退无可退
但可以改变基因和秩序。把绿叶改成水泥,向壁虎学习变色的经验。
那时,我将寄人篱下,因为没有树,只有高大的钢筋,向天空张开双手
我是被更改的一个道具
他们把我固定在地图上,表示已经飞过千山万水
我的姿态优美,特别富于表现力。
临街铺面正售卖着声音,色相,香气,皮肤和触觉
人们很有修为,不管来自哪个朝代
都是一副法力无边的样子
而我,则是这个世上唯一的理想主义症患者。


酒桶点评:

如果不写这么长,是否可以把想说的说清楚?这是我的第一个疑问。第二个疑问就是,可以不可以当成带有哲理的散文来读,不用分行?



【假】李不白

《幸福的说辞》

扑掉肩上的雪,我们的身体忽然轻了很多,仿佛革命时期迎来了爱情
你一定会觉得我喝醉了。其实,有时候我是真的醉了


酒桶点评:

句子是句子,诗意是诗意。能从旧意象中抽身出来看新世界,这本身就是诗人的气质。



【假】李不白

《只有猫在听我说话》

在朝天门,我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
那些好看的妹儿,一边打麻将一边摆龙门阵,说等一下,碰倒
远处的渡轮呜呜地开走了。好几次我约你一起吃饭
但是每一次,你都支支吾吾的,说忙得很


酒桶点评:大实话中包藏人间世态。不温不火,不恼不怒。有这些就足够了。



【假】李不白

《刺猬的孤独》

雨下在回廊外面,如果被你听见就好了
即便此刻秋草是脆弱的,但我懂得它们身体里的火,一点就会燃
甚至,刺猬也不是抑郁症患者
可为什么它面对自己钟意的事物,总是无法靠近


酒桶点评:如此快速直达内心并从对比与自省中找到出口,是很难的。



【假】李不白

《一只鸟的冥想》

咖啡,香茶,烈酒亦或劲歌,都无法与风中等雨的梧桐媲美
我们的小镇不适宜安放在喧闹之处
青石板路边除了疯长的野草,还需要有散落的古陶,和黑瓦房上孤独的鸟


酒桶点评:三个写意的长句子,能把景深感整出来,是值得点赞的。



【假】李不白

《没有目的的抵达》

秋天的苍阔,无非是风吹芦花时,令人无法回避的惆怅
大片大片的白,雪一样,无限地接近小镇
当我发现,我已经没有芳华了,只有一棵树不作声地站在我的背后


酒桶点评:有澄明清虚之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简而有力的点评

再读一遍,来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酒桶泼酒成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糖小邪 于 2018-11-29 14:04 编辑

文/【假】梅超风 于 2018-11-28 14:37 编辑


《一只鸟的冥想》

一到清晨,我就开始在我之外流浪
看见白云像个行脚僧,踏上许多不确定的疆土
它喜欢河边青色的艾草,水里无声的鱼
秋天里的尘土,沙漠里辗转反侧的姑娘
春天来了,薄命的桃花突然有了安身立命的机会
炊烟在村庄上面一动不动,这不是一只鸟,可以体会。
还看见一条避居于世的小溪,是怎样奋不顾身,变成了喧闹的一部分
山峰如今矮于高楼,人们迷迷糊糊,在嫁接好的天桥下川流不息
他们把自己变成了流水,湍急或跳跃,均是符号和图示。
他们天生就有语言的障碍,总在暗示自己终将消失
可是没有人懂。他们于是消失,去往具体的山野
在那里,可以拥有身上的泥土,远处的烟霞,这些纹饰。
有一天,他们将看到大海,他们认为那不是水,是某种神秘的掩埋。
他们乘槎去往远方,最终却只带着自己。
我最喜欢那些低头的农人,每到时令
他们就拿出种子,撒向荒原
虽然,再不可能种出庄稼,只会长茅草和卷耳
但他们依然执着于这种仪式
仿佛他们生来就是一粒粟米,秋天,会有一万个孩子来到他们面前。
孩子们总是插上翅膀,离开生育他们的田野
飞向大海
海面寂寥,他们看不到真相。他们尚有时间,在不声不响中慢慢度过。
正在生长的植物,曾经密布这个星球
它们退无可退
但可以改变基因和秩序。把绿叶改成水泥,向壁虎学习变色的经验。
那时,我将寄人篱下,因为没有树,只有高大的钢筋,向天空张开双手
我是被更改的一个道具
他们把我固定在地图上,表示已经飞过千山万水
我的姿态优美,特别富于表现力。
临街铺面正售卖着声音,色相,香气,皮肤和触觉
人们很有修为,不管来自哪个朝代
都是一副法力无边的样子
而我,则是这个世上唯一的理想主义症患者。


酒桶点评:

如果不写这么长,是否可以把想说的说清楚?这是我的第一个疑问。第二个疑问就是,可以不可以当成带有哲理的散文来读,不用分行?


可以激发诗意的哲理和散文折射出来的哲理不言而喻还是有着明显区别的。最起码节奏和气息上有所差异,张力上有着空间的差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三哥

《美人骨》

裹着丝滑的绸缎
怀中的青光是天生的,在夜晚,被镜子中的鸟儿叼去

晚风说,它也是空无一物的人
——你可看得见我
这大面积的冬天,那些闪烁的星尘,便是超度后的亡魂

不如,我们一起飞吧
诗歌里,冬红山茶就要盛开


酒桶点评:

历来对此类题目并无太多好感。但这一首似乎有点出人意料。通常来说,顾影自怜的女子,大都喜欢扭扭捏捏的。第一节还算出彩,不落俗套。没有特别令人揪心的老意象,但毕竟是从老意象中衍生而来。第二节贴近日常些,阴郁的气息在明亮的倾述中有了可以悬置的空间,并且这一空间向内是收紧的,向外是敞开的。第三节不咋地,尤其是最后一句,个人认为没起到什么大作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就看看。大咖来了本身已经令人喜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过来给酒桶点个赞,要的很,就是辛苦了。嗯嗯,就是这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围观,捧场,点赞,端菜倒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酒桶,加个太白,那种感觉就出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太白酒桶 于 2018-11-29 15:03 编辑

文:牛二的新马甲

@你好,某某

某某,书信未至,送信人正慢慢老死于路途
或已被带头大哥截杀于雁门关外
我在你好和再见之间徘徊,还没想好开什么花
深秋的果实已暴击了我的头脑n个回合
考虑再三,还是不具名为好
以免把一封书信写成绝笔

大雪之夜,灯光下写字,也是一件奢侈之事
抬头某某,足见一个人的茫然。此时中国正在下雪
从佳木斯,下到齐齐哈尔。雪并没走多远的路程
其间我写错了几个字,也不改了
就当是安插的伏兵和暗探。我是谁的某某
也不重要。最后是风吹来的几个浪子
北风中大笑,笑得很狂野


酒桶点评:

如果从娱乐性来看,这个不错。跟侃大山,摆龙门阵似的,可以聚一堆人边嗑瓜子,边吐唾沫。如果从写诗的角度来说,这一个就写得有些啰嗦,如果纯粹些,干净些,它的质地就会焕然一新。在我个人看来,第一节用一两句话带过即可,或者说干脆全部拿掉。问题是拿掉之后,作者会很难受。就好比一棵树,完全把所有的旁枝儿都拿掉,那树可能就相当遭人鄙视。说到底,无非就是求个平衡,取法节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白酒桶 发表于 2018-11-29 14:14
文:三哥

《美人骨》

谢谢你精彩的点评。说句心里话,第三节是我勉强凑上的,也就是为了诗会。按理说,第二节之后,就可以停顿了。你看的仔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白酒桶 发表于 2018-11-29 14:14
文:三哥

《美人骨》

这类题目,其实我也是勉强的,也算是一次历练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2-18 20:4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