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37|回复: 19

【脱马甲】白纸黑字,也仅仅只是为了说明我是你滴猫而已——【假】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9 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巫鸦 于 2018-12-10 15:16 编辑

《僵局》

听一场雨和一只鸟所能制造的炮竹
没有什么不同的营地。不让我们把花朵的帐篷,和月光的篝火

都安置在一块石头上。我是说,如果你也像我这样
喜欢在想一个人的时候。有了蜻蜓,飞过荷塘的幻觉

《那么多名字》

爱上美丽的事物,纯粹就是火中取栗
那么多蝴蝶打结的草一样与你为难

我是你怎么也白不起来的马。你完全可以
叫唤。我们为春天的山谷,百花盛开

《我不确定,我们是否熟悉》

你有白的悲伤,那样子看起来是一个雪人
一大清早的就站在你窗外鸟叫

那声音像驼峰上的云层
使人做梦都有岛屿飘在海上的感觉

《杀死一只更知鸟》

救活一棵死树,你就要让更多的鸟
像草籽一样落在这里

也像弹簧,或者一张弹弓
你有使铁生锈的空气。也有惹叶子落泪的雨

《动荡也是一种危险》

这是你把花开的密码。火焰一样设置在树木里
所以我才那么的想,去剥云的鱼鳞

来做船的帆。所以石头成为鸟兽之前
它也只是我做木马时,废弃的部分

《不存在的》

云是为了去山顶。和花朵旁边的蝴蝶
坐一会。才会被你看中

成为我死后的小坟
我不要这样的在冬天里回忆你,如其中的一棵春树

《月亮和灯塔,皆为虚设》

我想给你,做一支玫瑰,不,是鸟枪
可以换泥土,为粮食的

那种月光盐袋。或者说是瓷器吧!哦,全都不是
什么灯塔都充当不了。春风化雨,不如我在下雪的村庄等你

《终于,我们感到饥饿》

有阳光才会有你青草的身影在虚构一匹马
这奔跑的姿势有点像悬崖上的树

我也只是听说竹笋,像溪水中的兰芽
而雪也刚好下至你的脚腕

《微光》

开采一座山的石头,回来雕刻花市
甚至用鸟话给你写信

无疑夜是黑的。我不点灯
我也不要光明,我只要你

《逻辑的退让》

你这让我想起了一种树,那种会结蝴蝶的树
风一来它们就飞了

那时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和蝴蝶相同
我所居住的村庄,也比石头小。星星发着雪白光

《如果云知道》

如果你知道,我爱你的谷物和鸟声
就种在草和百花都枯萎过的地方

旁边的湖泊也紧挨着山谷
每当我想你的时候。就听着雨,落下来

《刚刚洗净的果实》

你是煎熬草药的飞蛾之火,点着
之后的灯。关上房门和就地坐在草上休息的蝴蝶

是一样的冬天。我们染上了风寒
我们需要你的关怀,和爱。像洁净的陶罐,里面装着洁净的雨水,或月光

《玻璃划伤了右手》

我是你迟到在春天的雪。狗拉的雪橇
和树熊常去玩耍的河面

早已让一面镜子照不见我的样子。而松果还会时不时的
掉下来。像我捡回的小动物,还需要在你的照顾下耐心的养伤

《独木桥》

我见过雨后没有出现的彩虹,蜻蜓一样出现在荷叶上
你爱过的下雪之后,离我仅有一层

窗户的纸上画着蜻蜓飞来之前的夜晚,窗外面的月光
很洁白。我忍不住用你的名字,呼唤它们

《在夜里淋雨》

回不去的地方,叫果实的空楼
你走了,云是你留在水里的地址

回忆里的天空总是那么蓝,你顾不上和风说话
我时常想你到无所事事,去纠正院内一棵棕树错误的鸟鸣

《俯瞰大地》

比起以前,我更喜欢鱼,就是你安置在水中的院落
那会移动的火车在冬天的黄昏

看上去和蝴蝶是一样的纽扣
你裹的衣服是冷杉。它没有落叶

《旅客》

去过你灯盏中的火,是经过地层的雨水
我幻想的四季,是花的山谷

经常被溪水漂来小木船的碎片
我的屋顶也经常被你错误和大海的拼成天空的蓝

《你捡起了我扔在地上的心》

没有比把树木当成自己的墓碑,更喜欢的鸟叫着了
我们住在石头里,也住在花房子里

像是捡起的叶子。有时候只是因为太想你了
所以只有这样的书信

《风誓》

泪水是洁净的,你的眼睛是挖在夜空的一口井
你是在这样寒冷的夜晚里醒来

灯以前是草原,拱形的帐篷,和马匹攒动的河流
都如同花朵是树木没有扭紧的绳子

及安置梦营而来不急打牢的石桩
现在的我是盖着故乡的麦田睡觉

之后的你漆黑一片。雨水一样难开口说话
如同一直都生活在石头中的居民

《暖山》

抱着我,你就是可以使树木流泪的蜡烛
很多时候我爱一条河流

它是走向你的无人小路。有和树叶一样宽阔的蝴蝶
鸟和不怕人的小兽

有爱吻你眼睛的沙子,和我心甘情愿与陌生的事物握手
听起来像是落雪了

其实还没有,只是我喜欢你的方式
和一个折纸船的小男孩没有什么不同

《墨痕》

天是冷了,草是枯了,我是老了
你是猫的爪子

你想在睡着的木板上,留下河流的痕迹
为了证明我是爱你的。月亮首先必须是冬天

夜晚的村庄。你旁边可以无星星
和灯火燃熄后的火盆

但一定要有我一样的院落
和安静的狗叫,使风雪不敢冒然的到来

《那么浅,那么深》

雨水擦花了玻璃,我说的是树叶
一样的玻璃,那么即使我们分别了

也不会有月光,非要萤火虫一样
自燃不是为了看清你河底的石头

和鱼一样会摇摆一座马蹄的时钟
我在雁的塔层里留下过身影

那是囚困在你风堡中的罪人
我们在这个夜晚对着海哭

《消失的十一月》

又响起来了。这礼炮本不适合在半夜里释放
犹如翩飞的蝴蝶

逐渐远离春日。你的油菜地刚好开的像围巾
我的脖子也刚好和马一样挂着铃铛

和以往不一样的是道路越发裤筒
愿意曲折和修行的菩萨

走过这里你仍然是个爱玩的孩子
你的神明和泥捏的雪人一样招人喜欢

《冬日主题》

柔软的海,阳光有使你分层的云片
和树形状的鸽子

我的小路从来只为喜欢的你
半掩柴门。种植竹子

和粮食饱满的鸟鸣
养些鹅在旱地上。连风吹过的时候

也分不清,是春天来了
而冬天还没有走马

《千帆》

不是的,我只是等待着蜻蜓从竹子中
飞起来,你拿着刀

削苹果吃。掉落的皮
像河流翻滚的水花

仍有草被你连带着它身上的花枝
做成垫席。我的热爱

变成了想你时候的天空
里面全部的愿望

《海上观光客》

我眷念着叶子,它是你喜欢的纸
我的姓氏和名字一样

有你疼爱的地址。很多时候都一样
醒来有鸟叫

我经常被这种突如其来的闪电
和雨水堵塞在你的乡下之夜

那样子看起来是天亮了
一棵春树的闹铃陡然地响起来

《一匹被勒住的马》

怎么来向你道歉。夜晚的星星
是虫鼓,是鱼鼓气的肺泡

是草粒幸存于鸟腹里的空寺
也是我急雨的马

正把路上的石子踢向水面
也砸向你的玻璃窗

为了早日见到你人间灯火
我真的加大了风的火力

《静待一场,万物复苏》

等雨停也不过就是等雪
白起来的蝴蝶真的很好看

有货郎走街串巷的担子
也有马帮驮月光的盐袋

白起来的桃花也很好看
你一定也见过溪流走在天上时候的样子

我也见过这样的云
完全不在遇见的客栈逗留太久

《你好,某某》

什么也不能阻挡我爱你,包括火车
独自呜咽。在某段树枝的隧道里

时间和地点都是正确的,恰好够鸟
空降我们。像追逐蝴蝶的孩子

放学后开心的举着红领巾
顺着风在铁轨上自由地奔跑

我就这样爱你花朵的小站,总舍在
我经常去放牛的青草里

《凉风有幸》

是蝴蝶飞在风里吧。我误以为
是树回给我的书信

像水下的石头是天空的云
顽皮时候的样子,像从前

赤脚走在路上的雨
像你踩到的泥潭

有可能是风不理睬我的时候
发出的花苞

《涉水的云》

你何必为难一场雨,不再冬天里
而在六月里割草喂马的事情

世界是宁静的,也是你喜欢的
我们挽着风吹,荷叶就摇摆的

裤管。鸟鸣般的去打扰石头
和云层缝隙之间的鱼虾

我差点就逮住了你
这只长久的注视着水面的小翠鸟

《幸福的说辞》

喜欢的事物,莫过于你
桃花的山寨里面

住着雪小小的居民
和不善于说话的鸟

喜欢用来自树木的语言
诉说自己

是经过许多雨水都没有经过的低洼
才阳光般照着你

《距人间38公里》

忽然而至,你有蝴蝶的轻
和雪来临之际

灯火在我眼里的睡意
我爱过的你至今是

一个已嫁他人的姐姐
关于牛羊的放牧

和草原的夜色如雨
我们交给远方的风去说

《风誓》

我怀有过谷子,恐怕被鸟啄食的心肠
那是你在秋日里,和向日葵私语
剥豆荚的皮如落雨的云层

我划着鱼盆的鼓从水中来,从雪的黑暗中来

我救活过奄奄一息的沼泽
我数过杏仁的羊,都被黑暗吃了
我爱过你死灰捆扎之前的草垛
和树丛都是马形的星座

你们仍高于山峰啊
当我看见自己的石碑转动如你房间的门

《暖山》

你蝴蝶嘴型的花瓣比墙上的图钉尖
疆域辽阔而积雪正在我屋的山顶
我有圆环的花园

和鸽子,正在被你的雨水
在路面上滚动。滚动浪尖上的木头一样

滚动。我是把一棵树从纸张中救回来
我不是你睡眠的床铺
和依靠的椅子里的牛羊被草原笼罩

我是和你较劲的月光,从一个火车的小站
到海上的孤岛
我是照着你穿过隧道的鸟群
所有声音中你最亲切的称呼

《墨痕》

我是经离了你眼泪的刺丛
才把我的马头,从海水中赶出来
我是目视了麋鹿失足成为小岛

及星星们集体跳海的全部过程

你这样的被一只鸟宠信过。当睡醒就是为了
去石头林子里找你。我见过的花
也大多如此的开在你的人间

《那么浅,那么深》

这是你笑的危险而回不来的山谷

这是你爱过的孩子
正在随马群流浪。我交给他的河流
被河流还给雪山

这是被黑夜积压的雪山
它在你黎明的跟前。崩溃了

《消失的十一月》

有过风吹海水,海水就卷起来的时候
我的愿望就是实现

一棵树在石头上。石头就是你爱我的悬崖
和风暴彻夜的花开
很多时候我只喜欢自己

是你颓废的池塘,和望不见的海礁

《冬日的主体》

你是构成这房子
唯一不可缺少的门
和鸟的窗口都开在树上

我在这个早上
听鸟叫
听久了。我就以为
是真的下雪了

《千帆》

树叶又飞起来了。它假装雨
和书信里面

会停靠在荷叶码头上的蜻蜓
我是梦见了你
天也蓝的很开心

我们全然就是其中
两个散步到这里的路人

《海上观光客》

这是一场爱你的噩梦
鲸鱼游在月亮里,月亮是比海

还要蓝的要命
而我喜欢的小岛还在独自漂流

《一匹被勒住的马》

用一个常年都在下雪
但冬天就不会下雪

所有的事物都像燃烧着
火焰花朵的地方

来流放我吧。像久居在深山
里面的动物

它是你从石头里刻出来的

《静待一场,万物复苏》

我要去的地方就是地底
而不是山顶。像鸟声是喜欢的

早晨也是。阳光还会像蝴蝶一样
落在草上啊,像你在一个日子里
想起了我

你走很远的路,只为回到这里
看看我小坟上,花朵的新居民


《你好,某某》

一样的热爱,雨是马蹄轻踩石板的响
我亲过你,抹着泥巴的脸

那样子看起来是荷
枯的只剩下房间的几根柱子了

那是我背着风,躲着夏天的虫鸣
割回来喂马而风干

之后被编制成草帽的草
是的,亲爱的
为了我捕获过许多动物的狂喜
或打扰过它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安宁

《凉风有幸》

是稻谷就要为泥土低头,是鸟所热爱的自由
是风肩搭着河水
使房子飘起来。是想你的天空里

云有蒲公英回家的船票,和鱼是不会冷的雪
是我还爱你呢

《涉水的云》

你像掺了花草的骨灰,而和好的泥巴
新垒的院墙是阳光和树荫交错之间的格子

你有重新生活的勇气。除了像春天的万物一样你别无办法

《幸福的说辞》

说好的永远呢?我只感觉到燕子的窝
像你手里
还没有断线的风筝一样

《距人间38公里》

你是我另一个被叫做姐姐的远方

或者仅仅只是与梦一墙之隔的地方
边境雪线上两个挨在一起的国家
之中的两个哨兵

用不通的月光和语言。谈论他们曾今的爱人

《纬度》

水之下是云,草的野鬼取决于能从桃花的棺木中
取出多少使风吹之越燃的磷火

水上的天空总是这样绝望而又拿你没有办法
爱上你之前,我要爱上黑暗

暴雨,孤僻的山中屋舍,和无人敢骑的刺猬马
最后我们才会在这里种养那些鸟,尸骨般未寒的冷杉

《裂锦》

我就是要去,身处月光深渊的柏树中
找你如打开石头之门的花朵钥匙

是用云的红布和草原的绿
加上黄昏时候不入海的水流

为你拼一匹纯粹的马
它不需要用任何力气,就能在天空飞行

《枕上书》

整日睡在鸟声的空岛上而无所事事是危险的
比如一株木棉花的春天

仍是一场大风雪的到来
在火车停靠小站的星空前

你也冷空气一样的灌满我的身体
那么我就活该一生都漂泊在乌有之乡

《苍茫之水》

你从天上来,有冬眠的动物栖身于别的动物
眼中的地洞,和不安。我想你到杀死它们

其中的一些异类,是半夜,又咣当的火车
或不知道又要到哪里去安营扎寨的篝火

而孤独来的总是特别是时候。你刚遇见梅花
如在完全漆黑的乡下新生的牛犊。梦就醒了

《给你几个鸭掌》

总是出现这样相同的情景。鸽子叼走了魔术师的帽子
你喜欢的云在山上。湖是玻璃
你的白马又从远方某个姑娘的相思回来了。它一身树的枣红色

《每一声呼啸里都有一座山庄》

你爱过的人死了。春天是她赤脚的孩子
你在寒冬里为她受苦,桑园里
种麻。她没有雪一样地回来,看过你,哪怕一眼梅花

《我们是活在碎屑里的人啊》

你这种不该存在于世上的蝴蝶啊。为什么溪水
那么清澈,月光那么清澈。街道上刚刚想起的警报
为什么和你心底的麋鹿,相差那么多草色,那么多霓虹
《尝试即虚妄》

能用河底的石头和野地里的花来使失明的夜晚
重新打开鱼目吗?我也尝试着在水盆里种雨水
之中的良田,和谷物也都如愿的结成了白灯盏
可是为什么飞蛾扑来时连天上的星星也熄灭了

《每一台飞行器,都是期望》

回到鸟声像刚出生的牛犊还站不起来的时候
燕子的窝也简单的与我们种着春树的院落
大致相同的在搭建海上的灯塔。我写给很多蝴蝶的书信
都没有在准确的时间里下雪,或划着积木小船经过这里

《怀旧之水》

我又听见了雨水的滴答声和刚学会说话的孩子
一样使我艰难的爱这个世界和你的微笑
都让座给了一群白鸽子。他们已经失去了飞行
他们像雪一样正坐在火车的屋顶上。他们想回家

《动物世界》

你一定没有见过,如此难看的牦牛,才会穿着如此难看的草色
和跟天空完全不相搭的雪山,和雪融时候
才会显露在一个人所住的寺院之外的湖泊。我也是往灯里
添加了从桉树中榨取的油,才听见蛐蛐正在草里跟秋风打架

《哀颜》

我是失去了方向的沙群,才会被你幻想成驼铃
之后就一字排开成天空的雁阵。是这样吧
我老的快忘记了自己,是从草原和山之间的石缝中走出来的草
也有可能是只顾着看天色发呆的羊群

《风波》

描述一只鸟翠绿的叶子,你就不能错过它
坠落的样子。水面是平静的,有阳光的鱼鳞
和石头翻身的雨点砸着窗户的玻璃
而你随时都可以捕捉到我这样一直住在空中的云


《余恨》

风很后悔没有把蝴蝶的山坡,变成花
被月光砍到的竹子,很是适合编制房子,竹筏
箩筐,和井。也很适合雨
吹着秋天的芦苇管的时候。我把虫音当文字刻在简上

《驯化》

用草木编席子,无疑是你希望瓷器上面绘制着
雨夜池塘。无疑是鱼戏莲叶间
你等的人迟迟感觉不到天亮
无疑是插在里面的树枝。再也关不住那些踏雪而来的浪蹄

《我们是活在碎屑里的人啊》

我是划着火柴一样的流星夜空
去爱你的人啊,看不见的玫瑰都像点不着的
萤火虫。为什么天色这样白如天鹅的脖子
我一点也不为它能不能穿过平原而蜡烛一样迎风就流泪

《天堂之镜》

我为流浪的蒲公英,而找不到妈妈的小蝌蚪
衷心的感到小路是洒满石头,和月光的煤渣
雨水剥开了树皮。你手里喜欢摇晃的小鼓
曾今是我们废弃的船身,和闲置的粮仓

《你描述的心疼是什么样子》

一个人坐在山顶,不为看早晨和黄昏的日出
你的人间早已万家灯火
而我还是只顾着,寻找自己的影子
在潮水像马车一样消失在鹿齿咬过的草痕上

《奈何情深》

无非就是用你草木啼叫的鸟声来唤醒
万物复苏之后。自有阳光刷白的院墙
和新堆起的麦垛
我们也恰好认识,像两匹躲在里面相互理解春天的马

《百媚千红》

面不如桃花,就不去秋天的寺院
你所熟悉的兰草也就这样心怀我的溪谷
是这样的,如果我不洗干净身上的灰尘
就见不到你,身穿的绸缎。有时也和月光一样怕见熟人从草里飞起鸟来

《锦衣郎》

我要在这风,起。到最大的时候
像这潮水,起初只是鱼群,直到荷叶拥挤
的小站。最后都变成了芦花的生活区
而你爱的少年,仍未像闲云野鹤一样涉及这里

《桃花酿》

风吹过之后,才知道雨点的落脚之处
距离你仍有那么多的树根,发芽在草尖上
想你的夜晚如此煎熬。我除了虚构一匹周身全黑的马
在山涧喝水别无办法。月光躺过时,它黑的不存在了

《凌晨摘下面具》

蝴蝶是猫,所细小的针脚,和滚动的皮球
我是经过了黑夜,才知道花园的艰难
你喜欢的树不一定就是热带的雨林
也有可能是绣在你衣服上的一个雪国所能容纳的背景

《就像夏天结束了一样》

就像悲伤只是河流,经过河流
鸟承受不起,你不在时候的孤独
黑夜里的闪电,有马静止状态下的荷样
其他的我都感觉不到。除了你刺球一样的吻

《我不在这里》

因剥洋葱而流泪。这声控的开关
和你用雨水控制草木的傀儡
是一样的我身在乡下,我无事可做
我想回家的路上,没有石头和花朵这些不明的障碍物

《温柔与善待》

告诉我。他们是雨中的芭蕉,而不是柿子
落尽了的窗子。你那么孤零零的
和谁说话呢。牛羊去了草里,就没有再回来
我爱过的姑娘,要整日的去针线和雪山上找它们回来

《蓝色茉莉》

修饰过你耳朵的喜鹊,一定也在雨中的山村
屋檐下呆过。那蓝色的天空
一定也和挂满果子的树一个味道
我的回忆比它们更蓝,一个个云朵的样子

《修行》

闭上眼睛就能听见海,像仅仅只是装着
音乐的音乐盒。像这音乐
让一棵插在山上的树一样
还要让瓶子感到绝望,忧郁

《一号公路》

消失在秋天里的云。有过那么一个时候
虫声不再是发冷的雨点了
我在路上走了很久
仍旧没有回到,当初的小镇

《宿醉》

原谅我不再爱你的祖国
说过的话都树木,落了叶
鸽子变成了花朵的脸。给山谷写过信的人
背着他的蜂房去了别处

《零度以下》

把雨声留在了窗外。其实也没有那么冷的空气
我抱着你,你抱着黑夜,黑夜抱着一群越冬鸟
其实也没这么黑的煤炭。我们炉壁里面的火苗
我们是穿越在风上的火车。我们让你,日夜不安


《盐的代价》

你的心是核桃,和我身在鸟声的村寨
而不用回答的月光。那么白的雪
在树上停留了一宿。那么虚晃的
梦里的人和马都没有吃到还挂在树上的叶子

《潭》

热爱你久了,就很容易把蝴蝶的窗纸弄破
雨下的久了,就很难走出秋天
就好像这个时候吧,我睡醒了,我没有想你
天空灰蒙蒙的,和你的毛衣一个颜色

《平凡的一天》

你有没有想过我。雪和冬天完全不着边际的时候
鸟声却和屋子的墙壁很搭配。是你不在我身边
是云很白,却冷的要命。是春天快要来了
是过冬的动物,也忍受不住天空蓝,却无意义。柴火燃熄了


《沉闷日记》

你打的绳结是挖在叶子上的井,喝不到水的牛
会在夜晚变成飞虫,去喝它们
这是夏日的闪电专门为你制造的奇迹,树木死后的火柴
我在现在轻易地就划亮了

《我对世界熟悉已久》

你相信我,能从石头的嘴里打探到你的消息吗
甚至花开,甚至春天的废都,和旧朝
甚至海水挂在落日上的时候
仍是你热爱的样子。从未改变过姓氏和住址

《虚构》

作为炸山的鸟鸣,你有足够的火药,和月光
像海水填满书信格子的瞬间
秋天就完蛋了。马齿菜死于马蹄
我们死在爱你的他乡

《要死就死在你手里》

冬天的鸟有自闭症。无论风从哪个方向开来火车
你的雪,都落不在它身上,和心里的故乡
不是一块晒谷场,而是谷物
正在生长的山谷中所传来的瀑布声

《新约,旧约》

你一定是把写给我的书信,投放给了春天
溪流上的小船。所以鸟才会捡着石头
去填海。所以从前的小男孩
才会在树林里阳光的鸽子。并在谷物熟的时候喂它们

《揣摸》

我猜想过你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铁皮
哗啦啦的,在屋顶作响。你喜欢的白桦树
已经像小野马一样顺利的长牙。各种颜色不同的旗帜
插在它的身上。我得费点劲才能拔出其中的几阵细雨

《就像女人揉面》

满天繁星,没有流泪。如果这是夏天的到来
你也为我准备的生日。礼物是门铃
是钥匙私藏的盒子。是下雪的脚印
而我却感觉是清火的薄荷,和想不完全的荷叶

《坠入云朵》

想想一只鸟像仅存谷壳的村庄,你就会知道
我所说的六月有多糟糕
野鸭游进更深的草中去了。我们需要借着橡皮筏的浮力
把宿营的篝火和帐篷安置在水上

《疑心》

我怀疑你住过的小寨子十座有九座都是海上的灯塔
只有一座是草原上盛开的野花。我甚至怀疑过
你的存在本就是落日草原了,雨落草原了
如今雪也落草原了。我想你到悲从中来,走不出去

《别,这样很疼》

你没有一株告别的树给我吗?你没有为他
打扫过庭院里的落叶,和落叶都在落日的马背上吗
你爱的人会在冬日回来吗?如果我的告白
只是一场虚构的雪。你又会怎样从灰烬中抽身

《弯道》

窗外是雨走在人中,树活在鸟上
很多时候我总是这样告诉自己,我爱你
和你爱我是一样的。除非你真的把我一个人排斥在雨里
还非要叫一只鸟出来充当雨水

《野蛮生长》

比起蝴蝶的安静,我更喜欢你是雪
要来的时候也不说一句话啊,要走的时候也不说一声
连石头都在生长啊,我白白的在六月的草原空欢喜了一场
你为什么这样野蛮,和悲伤

《北极星的泪》

这是我曾经亲身经历过的一件事情
冬天是两座山中间唯一的黑。天空没有见到灯火可能
我们完全是凭着自身的勇气
才穿过那里回到住处的

《每一声呼啸里都有一座山庄》

那样的时候总是让人害怕,你一个人过火车的山洞
四周全是陌生的人,和从不同的地方传来的声音
你还没有想好,跟哪个先打招呼时
就被一座山庄里的鸟声吵醒了

《给你几个鸭掌》

船身上的图案和你刚刚学会的剪纸
出自同一些青草。我要用泥巴,或者月光的骨灰
捏一些你喜欢的东西,比如一匹瘦马,瓷,我们所住的土屋
或者溪水。当然,我还会为你捏落花,和几只鸭子在上面

《铁拳和白驼山》

你爱的人去了梦里。我整日为你,在黑夜练琴
用小岛的拳头,一次次击打海水
桃花又一次攻占了我的山头,雪也是
你爱的人形同陌路

《拽》

我时常恨你,不在身边
你骑着白马游春风的样子。真是威风,满朝的潮水都要退回去
开满烟花的湖堤
原来也可以这样一瞬间走完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12-9 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巫鸦 于 2018-12-10 15:22 编辑

雪安静的下了几天后,终于又化了。我也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消失的十一月》

又响起来了。这礼炮本不适合在半夜里释放
犹如翩飞的蝴蝶

逐渐远离春日。你的油菜地刚好开的像围巾
我的脖子也刚好和马一样挂着铃铛

和以往不一样的是道路越发裤筒
愿意曲折和修行的菩萨

走过这里你仍然是个爱玩的孩子
你的神明和泥捏的雪人一样招人喜欢


这种陌生感,振奋人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看乌鸦。
问候早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巫鸦哥,俺来学习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容我晕一下下,昨晚那个形影不离是不是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还没有脱完。信不信我剥的你像牛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乌鸦,还是这么黑,这么招人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黑鸟,下雪啦,要开心一点哦
我来抱走给我的那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鸦鸦哥哥,小月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黑鸟,小黑鸟,看看小黑鸟,要开心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黑鸟,你这次舞会中,还有其他分身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9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假一赔十也足够,写得不老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0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拍拍小黑鸟的大脑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0 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非常多。有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6-19 22:3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