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7|回复: 0

[随笔] 宝藏诗人槟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9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宝藏诗人槟郎
15秘书转本 刘敏
初次听说槟郎老师的大名,还是源于选择了“旅游文学”这门选修课的舍友的口中。在舍友的口中,槟郎老师是一位极其幽默风趣而又平易近人的老师。单凭这一点并没有引起我的兴趣,毕竟这样亲和有趣的老师也是常见到的。但是之后,又陆陆续续从别的同学的口中一次次地听到槟郎老师的大名,并且给出了极其高的评价:“槟郎老师的课你如果不听便会遗憾一辈子的”。这立刻就引起了我的兴趣,究竟是怎样的一位老师才会让同学们啧啧称赞并让同学们给出如此高的评价?
说来也是巧了,槟郎老师竟然也教授我们班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这大约也是缘分吧。因为熟悉这位老师的教学风格也因为槟郎老师这个人,这学期我便继续选择了“新诗赏析”这门选修课。我也无比庆幸自己选择了这门选修课,能有幸欣赏到槟郎老师的许多作品,因而更加了解到槟郎老师是一位宝藏诗人,你去挖掘他,只会发现他更多与众不同的方面。
槟郎老师是一位诗人。
上过他的课的便会知道,槟郎老师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诗人。据他所述,近期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诗歌作品产生。每次上课前他都会“抛砖引玉”,带领我们阅读他的诗歌,随着他的诗歌一起进入他的精神世界,理解他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
槟郎老师是一位漂泊在外、心系家乡的游子。
从他的诗中便可以看出,虽然他身在外地,但是心却依旧惦念着家乡。也许就连槟郎老师自己也记不清楚大约有多少首描绘故乡巢湖的诗歌了吧。
《故乡的油菜花》中,“我爱樱花的妖娆,更爱油菜花的绚烂。在无际乡野陶醉我的,如锦缎一般铺开的金黄,乡村的花,故乡的花,你能给游子以安慰。”
油菜花是槟郎老师对于家乡一种记忆,年少无忧无虑尚在家乡时,田野间的油菜花开的绚烂,这是农民丰收的希望。在油菜花地里有辛苦劳作的母亲,出诊归来的父亲,放学归来的“我”,以及“我”的兄弟妹。一家人在这片祖传的油菜花地上大团圆。还有邻家小妹与“我”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在无际乡野陶醉我的,锦缎一般铺开的油菜花,走来早已过世的父母,走来远嫁圩村的邻家小妹。乡村的 花,故乡的花,你能给游子以安慰。”
油菜花也许成为了槟郎老师情感寄托的对象。每当看到油菜花,便会想起父母与邻家小妹。仿佛父母就在眼前的油菜花地里劳作,未曾逝去。仿佛邻家小妹还在与自己去田野打秧草,淘气地追着蝴蝶和蜜蜂玩。但是童年的时光已然不在,这些都只是因油菜花带来的给自己的心理安慰。
《故乡被拆迁》中,“我还没回去,故乡已经彻底变了。还是我的故乡吗?与记忆已经全然陌生。我已经老了,我的记忆也会死去。”对于故乡被拆迁这件事,槟郎老师发出了沉重的感叹。原本漂泊他乡的游子还有家可回,就算现实中不如意,还可以回归故乡寻找安慰,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故乡已经变了,变得越来越城市化。很多承载着槟郎老师儿时记忆的环境都不复存在了。家乡虽然还在,但却也不是那个熟悉的拥有许多回忆的家乡了,物是人非啊。故乡的发展虽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寄托了他所有回忆与情感的油菜花田也不复存在了。逝去的父亲与母亲、儿时的玩伴,真的只能是存在于回忆里的了,而回忆也不可靠,因为它终究会随着人的死亡而死亡。只有借诗歌抒情,在诗歌中成为那个当初的自己。
槟郎老师是人生的思考者。
《墓地的沉思》中,“文人喜欢叹老说死,学者研究死亡意识。何况我已经五十岁了,大事已有许多考虑。老早就立下遗言,死后化灰随便撒水。”
大多数人很避讳谈起生死,每每谈起便觉得十分晦气。可是对于生死,槟郎老师似乎已经不是那么的看重了。“从火葬场直接到江边,与墓穴买卖无关。我怕墓地里太挤,每人不到一平方米。还有石板水泥砖太硬,哪如长江汇入大海。”生死有命,既然活着的时候受到许多束缚,那么逝去之后就要自由自在,再也不愿与人世间有任何瓜葛。与其死后还被困在不足一平方米的墓穴里,倒不如将骨灰撒入江海,奔流不息。
《宇宙的边界》中,“灵魂却在即时审判后,分存天堂与地狱。老天爷啊,我在老去,我将重回你的身边。在你的后花园里,听我读采集的诗篇。”我们终将会面对死亡,而死亡之后我们又要去到哪里呢?在这首诗里槟郎老师找到了自己的答案。死亡之后,灵魂将会受到审判,而他也将重新回到老天爷的身边,在天堂继续写诗。原来槟郎老师竟是位天堂的使者,是来人间采集诗歌的,所以死后是要重新回归天堂的。
《并非与你无关》中,“我们同在一条船上,大家同在一栋楼里,公民同在一个国家,人类同在一个世界……明哲保身最不吃亏?岂能纵容他人胡作非为?最终你必然被牵连,莫说大不了同归于尽!”世人皆以为事不关己,所以遇到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发生时,就选择什么也不管,只在一旁选择冷漠的围观。但是事情真的就与你无关吗?明哲保身就真的不会伤害到自己吗?在此,槟郎老师发出了一声质问。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说。这只蝴蝶扇动了它的翅膀,我感觉到了!是不是也扇动了你呢?你感觉到了没有?既然蝴蝶的翅膀已经扇动,那么飓风还会远吗?到时候又怎么能与你无关?
槟郎老师是一位旅行者,喜欢游山玩水,所以离不开的便是那根登山杖。
《我的登山杖》中,“不用刀剑的时代,我有登山杖。一样能防身,一样能便于利用,户外活动的必备。”槟郎老师的登山杖可不是一般的登山杖,在他的眼里,登山杖既是户外活动的装备,又是可以防身的一大利器。在后文中也有提出,用登山杖抵御了成群狂吠的狗。而且用登山杖省力又防跌,也更专业。槟郎老师极其喜爱他的登山杖,这就是他的武器,也是他的朋友。就如同武士拥有的宝剑一般重要。
槟郎老师是浪漫爱情的记录者。
《执手桃叶渡》中,“桃叶渡的传奇,我们的恋爱作续篇”,“不觉间又来到这里,夫子庙一角的二人桃园。桃叶渡口的美少女啊,执子之手已十六年!”
《总统府之恋》:“那时对于我,她就是最好的风景。夫子庙,总统府也好,全都是次要的背景。她慢悠悠地逛着商店,我迷恋并拍照她的身影。”
爱情总是长久被歌颂的一种情感,槟郎老师关于爱情的诗歌也是非常多的。想来槟郎老师也是非常喜爱他的妻子的。桃叶渡、夫子庙、总统府、音乐台都留下了他们爱情的足迹。从相识到相知到相恋到最终的执子之手十六年,这样纯洁而又美满幸福的爱情又怎能不令人心生羡慕?
《永远年轻的宝物》:“有一样我最喜爱的,它是永远年轻的宝物。不随我们的容颜衰朽,这是永恒的慢镜头。”这件永远年轻的宝物,我便猜测是爱情吧。爱情不会衰老,也不会褪色,它会永远留存在我们的记忆中,鲜活无比。时不时的翻出来回忆,便觉得甜蜜无比。
用一句歌词来形容他最好不过了,“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也沉溺于其中梦话。不得真假,不做挣扎,不惧笑话。逆着光行走,任风吹雨打。”
“他有他的活法”(《没有他的消息》)。
这就是槟郎老师,一位拥有无限魅力的宝藏诗人。
2018-12-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3-23 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